本文為上海同好網站:Der Brennde Komet

站長JUN協助上海演唱會之工作日記

經Jun同意轉載,一切權利為作者所有

請勿行無斷轉載

 

 

 

part1.按照國際慣例的感謝list
(喂!國際慣例的感謝不是應該放最後的嗎?!)
我最想感謝的人是臺灣的沙特,如果沒有沙特MSN上用了一個多月的那句要相信一腔熱血夢想終能成真,我大概就算是決定動手做了,也很可能堅持不下去。這個月堣葑‵鳦B躁,也很情緒化,當然也有很大程度是因爲書要截稿而且這次的量還特別大,很多次,我父親也對我說,能幫得上的順手的忙就幫,但是也沒有必要摻和進去;然後我也自問,我做的這些究竟有沒有意義?畢竟我的本職工作和演出也好,和娛樂場地的經營也好,都沒有太大的關係,而且我的稿理論上應該是在108日截稿……|||| 不過最終的結局不錯,大家都很高興也很幸福,那樣就完全足夠了。
其次是感謝這次上海演出主辦方,吉他中國的薑偉。(鼓掌鼓掌)之前在演出之後去喝酒時我就說了,薑偉這次絕對是鐵肩當道義,或者力挽狂瀾這個詞我覺得也不錯,當時lacrimosa的上海演出已經近乎取消了,我那時簡直絕望得不行。以我來說,我只是在前期宣傳時心理緊張壓抑得不行之外,幷沒有做太多的事情,幫到太大的忙,已經覺得辛苦得不能忍了,更何況他一個人要統籌全局還要處理細節的問題。很多辛苦是要經歷過才能感同身受的,所以當時演出開始前他說那段話的時候我就開始哽咽,才會在lacrimosa theme起來時就大哭出來,否則我之前是覺得我自己至少能忍到ich bin der brennede komet……
當然也要感謝樂隊,lacrimosa永遠是最棒的……TT 感謝工作的時候會很凶有點嚇人但是其實很可愛的演出經紀人大叔,感謝工程隊的身高全都2米以上的長人們,感謝我們這次的兩輛司機大叔(還在演出的時候幫忙過來充當保安……orz),感謝其他後勤工作組的同志們(特別感謝mercurykid被我抓來看後臺……)。
然後是觀衆。說實話我在演出之前心中充滿了對人性最惡的那一面最壞的想像,包括閃光燈亂閃啊,包括有人亂叫亂沖啊,包括有人踩劇場的椅子看啊,包括二樓兩邊有人扔東西到舞臺上去啊,之類之類的……而且演出前薑偉才說,保安這次就只有4……||||| 這麽大的場子只有4個保安!!!也太可怕了吧!我心堿O這樣想,但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最後一首copycat之前,最前面一排始終自覺地保持著能讓攝影師走動的長條空間,但是氣氛幷非不熱烈,在每首歌結束之後都有掌聲,lichtgestalt時有人pogo有人比金屬禮,alles luege的時候有整齊的按著節拍鼓掌就像LIVECD堛漕獐芊A而darkness,這首我簡直沒想到他們會唱的曲子,那時候全場一片肅靜,舞臺圓形的黃色燈光灑在tilo身上,anne的鍵盤模仿鋼琴的配樂,tilo帶著哽咽的歌聲,還有空氣中彌散的微弱的啜泣,那一刻有多少人潸然淚下……就算是爲了這一刻我也要感謝在場的所有人。
至於那些引起不少人憤怒的中途退場者和坐著看演出的人,好吧,其實我也還是蠻感謝他們的。就我那天在賣票現場看到的一對海歸夫妻帶著兒子買了3VIP,貌似就是被媒體給騙來的(笑),我很感謝他們,3張票子就是2500多錢,演出時別的我不管我只負責後勤,lacrimosa在上海吃的第一頓飯在上海人家,吃掉1363塊錢,這三張票子都夠他們吃兩頓了。-  - 當然了,我還是希望來看演出的都是有金屬、歌特素質的樂迷,都是lacrimosa的歌迷,但是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在演出前一天,580880的票子也都還沒有售完……[聳肩
我覺得沒來的朋友也不用太惋惜,我自己個人也因爲某些原因很想去北京的那場,所以13號那天情緒狂暴得不得了。不過那時候在monolife那堿搕p說,正好看到一句爲了不能放棄的東西,要先學會放棄,與其一直自怨自艾地後悔,不如讓自己至少能對自己說,我這次放棄了去看lacrimosa還是值得的。大致就是這樣吧。
總之就是要謝謝大家……T     T
你們讓我有了一個最美好的夜晚。


2
、關於我的後勤工作
to be continued

 

part 2.關於後勤工作

其實不太敢寫這個部分,因爲……第一天晚上,他們吃的是麥當勞……|||| 演出那天我還和mercurykid在後臺聊天說,如果被人知道我給anne吃麥當當,一定會有無數人想要殺了我……………………
可是這不能怪我!>_< 話說他們14號中午下飛機的時候,飛機就晚點將近半個小時,接車過去吃上海人家,點菜就用掉大半個小時……得等陳征慢慢解釋菜單麼不是……|||| 然後因爲那時正是兩點多,人民廣場附近那家上海人家還就只有一個廚師留著,上菜慢……最終就拖延了太多的時間,導致後來VIP簽名會也遲……在現場焦急等待的各位對不起啦……TT 說回正題,因爲中午的中餐用了太多時間,晚上簽名會之後tilo去休息,anne和其他一些樂隊成員就提出說要去感受上海的"night life"幷且要能take some fast-food,但是之前演出經紀人york和我說好的是八點半大家一起集合吃飯,我都已經定了中餐館(還讓人提早煲了老鴨的我真對不起人家orz),臨時和我說,我一囧之下就把他們拉到了南京路上,於是……大家就很開心地,吃了麥當當……|||||||| 
第一餐的明細,直接copy自收銀單:
小毛巾
餐前小碟(yanz用手抓了花生吃……
龍井
上海第一鶏(就是白斬鶏其實!)
雙味河蝦(配剝殼蝦仁用的酸醋醬被鄙視了,陳征先吃然後做了個很扭曲的表情說好酸,於是這可憐的醬就只有我偶爾會去碰……
特色肴蹄膀(解釋說這是切開來的德國鹹豬腳,於是吃的很高興= =)
蒜燒白肉(yanzdirk死都不相信這個是豬身上的……不過我覺得上海人傢堛熙o道菜做的油了點……
吊燒琵琶鴨(tilo說還是北京烤鴨好吃,那是當然啦北京烤鴨最正宗啦之類之類的orz
香茶熏目魚(目魚很受歡迎!)
上海醬小排
刺身拼盤(姐姐和tilo吃了很多)
鐵板牛仔粒
魚香肉絲(受歡迎,但是一開始他們覺得這個是麵條……………………
紅燒肉虎皮蛋(肉都吃光了,被嫌棄的鵪鶉蛋都是我吃掉的orz
上海時蔬(是啥菜來著我邊上的司機大哥說過我忘記了,反正我不喜歡- -)
揚州炒飯
上海炒麵
喜力啤酒
青島啤酒
可樂
礦泉水
橙汁
給他們準備了刀和叉子,不過我順口說了一句will you try?之後,大家都用了筷子……jan還很得意地不停夾空氣炫燿自己用筷子的技術orz,順便說他和tilo一樣是左撇子,所以他倆拿筷子也是用的左手……他們都還蠻厲害的,除了撿蝦仁的時候稍微痛苦了一點之外,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事先有特意練習過……
吃完飯之後路上幫anne和其他人買了7杯咖啡,一杯黑咖啡,3杯卡布基諾,3杯拿鐵,裝作不會拼(好嘛其實我確實不會拼嘛!)記不住總需求,遞給anne一張紙讓她寫下來的我太邪惡了,有人要看她寫咖啡名的字麼哈哈哈。後來第二天到賀綠汀的路上又幫她買了咖啡,SAM和陳征都教育我說不能太縱容,可是誰能擋得住她這樣看著你的眼睛然後怯生生地說may i have a cup of coffee嘛!誰能啊!誰能啊啊啊!!!SAM相當邪惡地說他平時都準備一個很專業的咖啡壺和咖啡豆,人家說要喝就告訴他說自己去泡,那東西太專業了泡一杯要一刻鍾,最終沒人會真的去泡咖啡,他也省了很多錢和麻煩……orz 也可以這樣……||| 當然我的話,是捨不得這樣對anne……>_<
因爲我們去堂會和賀綠汀,還有從機場接到賓館都是走的高架,看到兩邊都是高樓,貌似讓他們覺得很新奇,然後jenz還問我上海有多少人口……我不知道啊……||| 然後還有說到磁懸浮,從過來那天就不停地說,要去坐磁懸浮啊一定要去坐磁懸浮啊傳說中的磁懸浮啊之類之類的。汗。我因爲畢業這年一直以來都在上班,也沒什麽時間學習(……),德語都荒廢了,他們之間的對話也只能聽懂2/3左右,感覺有點可惜……
反正第二天演出之後他們就要求說要去簡單的中餐館(上海人家你們上菜慢被鄙視了看到了吧!),不要有包房的,比較輕鬆的地方,但是那時候已經十點多了,正常中餐館貌似早已關門,於是我就推薦了汾陽路上的寶來納……事後我發現這是我的一個巨大的失誤,我不該輕信復旦大學日月光華bbs飲食版精華區堛漕滬茪H均120消費,也不該相信上海餐飲網上那個人均145消費啊啊啊啊啊以後這些網站都應該分別寫出來愛喝啤酒的德國人人均消費為×××”這樣才成……TT |||| 真的好貴啊一杯啤酒65塊錢啊德國人多能喝啤酒啊廢柴了啊盡想死啊……||||| 坐在長椅的角落堹u不想看那邊一杯接一杯地點啤酒……T    T 然後就見我們這邊姜偉和司機大叔、SAM各自點了一杯啤酒慢慢喝,我點了一份40塊錢的蘋果派(靠好貴!)戳啊戳,陳征點了兩串烤鶏肉要64塊,他一邊吃一邊不停碎碎念都可以買10碗貨真價實的麵條了”……orz
不過那地方倒確實是個好地方,它原來是白崇禧的公館,有一個很大而且很漂亮的花園,可以在堶情A也可以在外面露天吃,我們挑的是中間玻璃隔開的走廊的位置,可以聽到堶接嶉葳姨硍內t奏的聲音。演奏的都是些經典的老歌,像another world in heaven這樣的歌曲,所以這些大叔們都high了。yenz坐在我邊上,我們開始瞎扯的時候他還說,其實,像我們這些住在法蘭克福附近的人,都很討厭巴伐利亞人的做派!(他指寶來納是巴伐利亞風的德式餐館)尤其討厭那邊的足球隊!每次看球賽都恨不得他們輸掉!orz 然後就扯到德國隊,我恭維說俺爹看球賽的時候都會為德國隊加油啊,於是他就恭維說中國隊也不錯啊至少上次進了世界盃啊,我乾笑,結果他居然問我那麽中國人怎麽看自己的球隊,我坦率地說,我們覺得他們是shit……-    - 當然後來還有解釋說這個就叫做恨鐵不成鋼的道理啊之類之類的……他不知道爲什麽覺得我是聽punk的,我說沒有啦我還是以post punk爲主,後來就扯到一些老樂隊,說到david bowie,大叔極爲得意地炫燿說,我家的david bowie是收全的!汗。他雖然說是討厭巴伐利亞風之類的,但後來還是很起勁地和jan一起倆人最先手拿啤酒沖到堶惇搢漱鉾嶉葳姨硍云犖t奏,我聽了誰謊報說他們很high啊都跟著上臺表演了之類之類的話,於是我也跟著進去之後不久,我們所有人就都轉移到堶惆茯搡t出了瀑佈汗。那支樂隊不錯的,雖然都是唱copy的歌,但是很開心,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在享受音樂的樣子,yanzjan兩人也很high地在台下那塊原本留給顧客跳舞的地方做演奏狀彈空氣,SAM也做了很激情的空氣鍵盤表演哈哈哈,tilo誇了SAM的演奏"great"……因爲tilo就坐我邊上所以偸拍了不少背影,不過anne,每次偷拍她都被她發現……>_< 那個晚上非常棒,很輕鬆,很有趣,充分享受音樂的魅力。當然,帳單也很驚人就是了。T
16
號的白天他們是自由活動的日子,我送完攝影師大哥去飛機場之後就趕去上班也沒跟去,而且也擔心跟著去要給午飯付錢,所以就沒有請假,在公司廢柴了一天(大家要原諒一個晚上沒睡就怕早上起不來誤了送機的人麼……|||),然後晚上送他們上了他們一直想要去的、傳說中的、高科技結晶的、中國和德國友誼的象徵的,那個磁懸浮…… 其實早上我和攝影師ronald已經坐過一次了,說實話長時間沒有睡眠還空腹坐那東西簡直是惡夢……|||| 此前我通知了送機的時間,ida同學信誓旦旦地號稱說我會早點過去候著的,結果我們都推遲了半個小時出發,路上還耽擱,上磁懸浮的月臺等車的時候,居然還看到這人沿著樓梯慢慢走上來……|||| 你到底在幹嘛啊姐姐!結果其實在磁懸浮的列車上他們也沒有表現出對車子本身的太大興趣,倒是dirk,之前似乎是在外灘那一帶找那種25塊錢畫肖像素描的人幫自己畫了張肖像,jan和他一起去的,jan那張我覺得一點也不像,dirk的那張畫的下巴到脖子那一塊很大,其實是很抓住特徵幷且適度誇張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麽就是特別好笑,而且看一次笑一次,jork在磁懸浮上偸拍了他的側面,角度就和那張畫一摸一樣,引發了一陣狂笑,然後我就看到也坐在附近的IDA一臉囧相……哈哈哈。tilo後來還讓dirk手拿那張畫放在自己側面邊上拍了張對比圖,笑死人……
送機的時候其實我沒想到會耽擱這麽久,這些人完全沒經驗,不是團簽的,所以辦理手續的時候要一個個辦過去,白白讓我們在邊上做了很多事……- -+ tilo貌似廢了很多海關申報單,結果後來我們離開的時候被薑偉催著上汽車忘記去拿了多可惜啊同學們。報關的那個mm看到我們這埵酗H圍著他們覺得一定是明星,就磨著tilo一定要他給樣什麽東西,結果,結果!!!他從包堮野Xsnakeskinsample盤!!!!!!!我們周圍的人簡直都要瘋了,不過還好後來陳征靈機一動讓薑偉拿了張海報出來,tiloanne簽名之後給了那個mm……T  T 貌似那姑娘覺得還是海報比較好……|||
在海關入口和大家都擁抱了,tilo的擁抱特別緊特別久(我知道有些同學要嫉妒了笑)。他們給我的感覺特別真誠,這也是我之前一直對大家說,不用靦腆直接去擁抱他們他們會很高興的原因。都是非常和藹的人。其實我這次的後勤工作有很多失誤,包括沒有給他們演出前準備好毛巾和浴巾(可是我確實沒有在那個list堶惇搢麭o兩樣東西……TT),包括白癡兮兮的買了紅酒但是忘了開瓶器(我簡直就是豬|||),包括以爲演出場地會有冰箱結果沒想到冰箱不借只能滿世界去找冰桶,包括我對德國人的啤酒消耗量計算不足準備的啤酒不夠,包括我點的匹薩提早了NNNNN多時間送到……|| Jork大叔當時皺著眉頭很嚴厲的樣子當然很嚇人,但我更擔心tilo他們因爲後勤工作不足而影響演出情緒……不過後來及時補救,想辦法的樣子他們也都是看到的,也不會因此而一直責怪,這點讓人覺得很親切。話說必勝客的快遞大概也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打電話說兩大袋冰塊謝謝請馬上送來,所以那邊的人才會特別精神緊張,我和他們說匹薩在五點半到六點之間到就行,結果五點一刻就給我急急忙忙地送了過來……|||| 那時候tiloanne還在兜馬路……瀑佈汗。他們好像買了一對十字架的耳環給mannfred,不知道哪買的,上音門口一堆賣盜版的也不知道被他們看見沒有……OTL
感覺上annetilo靦腆多了,live上不敢看臺下的人,平時對別人注視自己的視綫也很敏感。我第一天剛接她的時候兩個人都很緊張,我偷偷瞄她,每次都被她發現,然後靦腆地看看我,然後我們分別尷尬地微笑再把視綫轉開……重複NNNN次。||| 從我第一餐的觀察她不吃肉,但是吃魚,可是我忘記在麥當當媃[察她叫的漢堡塈赤漪O啥了……另外我問了她,傳說中她的衣服都是自己設計的,是不是確實有這麽一回事,她說當然,然後我又問and you made them by your hands?結果她說很可惜不是……我覺得她很優雅,但是有時會做一些很小女生的動作……汗。
關於tilo欠我一百塊錢的事情是這樣的。攝影師Ronald大哥的DV膠捲用完了,拜託我們去買,但是這個不算我們的演出成本開支要他自己付帳,反正總之這個錢最先是我付的,ronald就欠我三百塊,我送他上飛機的時候,他口袋堨u有一張50歐元和兩張一百RMB,於是他就把200給了我,然後說剩下的去找tilo討,當時我很開心,啊可以從tilo手堭給L100塊的人民幣耶真好啊我要留錢包堳呇L著永久留念,然後我下午和IDA見面借了她三百塊讓她有錢坐飛機回去的時候還很開心地說起過這件事,結果在機場堣@轉頭就忘了……我太失敗了太失敗了……阿阿。
大致上就是這些吧,細細碎碎的事情,回想起來也很開心,反正現在就是希望真的能夠明年再見到他們。希望主辦方能再多賣出點票子,多點錢,我就能放心大膽地請他們吃飯了……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