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日存檔:一月 16, 2021

Gods Exil (3) -Journey to the Otherworld (II)

布倫丹記憶中的祖父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所以才幫他取了這個名字。
祖父也會帶著他一起到禱告,雖然內容他不太懂,但依樣畫葫蘆的劃十字他也是會的,在勒戒所時也常有牧師或神父之類的來關懷他們。
然而若非有人帶領他從未自發的禱告過,雖然他並不是無神論者,只是沒有信仰的事物,但他很清楚有高於人類的意志與力量,
因為正是那樣的存在讓他身負詛咒,只是那究竟是神還是惡魔他就不確定了。
要是被桂妮看到他跪在床頭禱告的模樣,大慨會抱著他的頭拍拍說「可憐的男孩吧!」
不過這麼做之後心情意外的平靜,他竟然就這麼趴著睡著了。

*****
波光嶙峋,岸邊孩童的笑鬧聲不絕於耳。
他記得那個地方,是祖父家附近的湖泊,小時候每次拜訪祖父時他都會去湖邊玩。
在遠方的岸邊一座灰色石砌的城堡之前,他看到祖父正在碼頭上跟一位漁人講話,祖父看起來是青年的模樣,其實他只見過祖父年輕
時的幾張黑白照片,但他卻馬上將那位青年認知為祖父。
『這是夢吧。』
他馬上就明白了,這是那種雖然不是清醒夢卻還是知道在做夢的夢。
但他還是朝著祖父跑了過去,然而祖父已經搭上漁人的小船,當他到達他們原本站的地方時,漁人的小船已經消失在視野之內。
記憶中這座湖根本沒有這麼大啊,原本應該可以看見對岸才對,但現在在他眼前的卻是海洋,盡頭只有海平面。
而且這邊應該根本沒有這座城堡,突然之間,他不再認識這個地方,他站在陌生的碼頭,周邊的景色也不再是他熟悉的景象。
一葉獨木舟出現在水面上,執槳的人披著灰色的斗篷,將獨木舟划近碼頭,他稍微調整兜帽,在那之下是一位有著薑紅色捲髮的少女。
「漁人王的使女,妮妙前來迎接您了」
「他們去哪裡了?」布倫丹看向已經空無一人了的水面,在諸多疑問之中,夢中的他卻只專注於那瞬間的殘像,
「你與那位有什麼關係嗎?」名喚妮妙的少女也看向他的目光所在,似乎能夠看到他剛剛看見的身影,
「那是我爺爺。」聽這個回答,少女似乎無聲的訝異了一下
「我明白了,接下來請您仔細聽我說……」

****
布倫丹醒了過來,雖然姿勢不良但還是一覺到天明,入睡感覺還只是10分鐘前的事情而已,
然後,她還說了些甚麼呢?夢中明明覺得腦袋再清醒不過什麼都記得,醒來卻是迷迷糊糊只剩片段的畫面,
布倫丹依稀記得三天後月圓之時,跟要他再看看周圍,那景象他倒是沒忘,
那並不是不認識的地方,醒來之後他反而想起來了,那是離祖父家稍微有段距離,要開車才能到的戈爾威灣,但那座如同四方石柱的城堡他一定見過,上網一查,果然那座方正的城堡一開始就出現在搜尋結果的首位—奧蘭莫爾堡。
會合點就是這裡嗎?布倫丹多少有些半信半疑,但還是打包了輕旅行的行李,請了假,買了巴士票準備踏上這個奇妙的旅程。
他只打算一個人上路,在空盪盪的巴士上,看著外面一片綠意盎然,完全沒有大城市那種現代化的氣氛,彷彿穿越了時空一般,祖父跟他看見的是同一個景象嗎?
車程不長,大慨兩個多小時就到了,到達目的地之後,布倫丹還有時間觀光一下,已經人去樓空的小鎮,他所能做的也就是閒晃而已,就跟克朗福特一樣,奧蘭莫爾也是保持著低科技感,彷彿被世界遺忘的海濱村莊。
吃著自己帶的三明治,沿著海邊的石牆小徑走到盡頭,奧蘭莫爾堡孤零零的面對著大西洋,太陽正在落下,夕陽將大地與海面染成一片橘紅,那正是他夢中的景象。

「嗨,你果然來了呢。」
西比爾坐在城堡前的石牆上,她穿著有寬鬆袖子的黑色的連身長裙,也許是中古城堡背景的加成效果吧,她比起初次見面時更有神秘的感覺,咖啡色的眼睛在夕陽下閃著紅光,簡直就像真正的巫師一樣,或者說,這彷彿才是她真正的樣子。
「現在你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這個嘛…我還是有上網搜尋跟訂票…」
雖然戒心降低了一些,但是布倫丹仔細想想還是覺得對方要追蹤他的行蹤應該是很容易的事,不管是用什麼方式。
「但得到這個結果是你自己,而我既然在這裡,代表你找到了正確的方向,稍微高興一點嘛。」
西比爾從石牆上跳下來,帶著他走到城堡旁的碼頭上,
「你曾經去過聖布倫丹的島嗎?那是真的存在的嗎?」
雖然他已經站在此地等待著夢中出現的船隻,但他對於前途與目標依然充滿疑惑,雖然並非完全相信她,但他相信西比爾的確知道許多事情。
「這個嘛,要說真正那座天堂島是沒有去過,但是同等的存在倒是有去過。」
「什麼意思?」
布倫丹不解的問,明明應該只是是與非的問題而已,為什麼還可以回答的這麼複雜?
「你覺得從這裡一直往西航行的話,最後會到哪裡呢?」
西比爾突然指著海洋問他,
「恩…美國?」布倫丹腦出浮現世界地圖,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聽到這個回答的西比爾爆笑出聲,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捧著肚子,好不容易才把笑意壓下去,布倫丹覺得她也笑的太誇張了。
「雖然也不算錯啦…但也太現實了吧…我想要再夢幻一點的答案,你查資料的時候應該有查到文獻是怎麼記載天堂島的位置的吧?」
「好像…原本應該是一直往西航行就會到了。」
「沒錯…在西方海外的仙境之島,這個描述不覺得有點耳熟嗎?」
「呃…」布倫丹開始有些跟不上她的節奏,她倒底想講甚麼?
「你知道亞瑟王的故事吧?至少也聽過阿瓦隆吧?希臘神話中的伊利西亞,聖布倫丹的天堂島,他們都是位在西方海外的仙境之島,你不覺得太巧了嗎?」
「你想說它們都是同一個地方嗎?這麼說也太牽強了吧。」布倫丹稍微有點抓到西比爾想要引導的方向,但覺得很難置信。
「不,倒不是這麼簡單的結論。方向的確不完全是關鍵,在東方也有所謂的海外仙山—蓬萊仙島是位在東方。在極熱帶還是人類能夠居住的熱帶的時候,也有許多島嶼被稱為天堂,還是旅遊業愛用的廣告詞之一…這對你來說大慨已經很陌生了吧。」
「的確是沒聽過..…」
西比爾像是開了話匣子一樣繼續說,像是把布倫丹當成學生一樣不斷提出各種問題。
「天堂除了死者的靈魂之外,你覺得還有什麼『存在』會生活在天堂?」
「嗯…應該是神或是天使吧?」雖然能夠回答問題,但是布倫丹又開始完全追不上西比爾的思緒了。
「你想的一點都沒錯,天堂是神聖的地方,也是神仙的居所,這點是放在所有文化都通用的。而神仙的居所是不可能輕易到達的,通常是在與世隔絕難以到達的地方,比如說高山或是…」
「或是像島嶼?」就像是終於把一切連結在一起,布倫丹搶先回答,西比爾露出笑容,
「你明白了呢。」
「不,所以這跟我的問題又有什麼關係?」雖然終於弄懂她繞了一大圈想說的話,但是他這才想起他原本的問題。
「到頭來這也會是你的問題。即使都是不同的地方,但他們都是神聖所在的『至福之島』。而現在這個時代,只剩下最後一個至福之島,那也是你將要前往的地方。」
隨著太陽沉入海面,紫色的晚霞逐漸變成濃厚的夜色,但大地並沒有陷入黑暗,因為今夜的月光是如此閃耀,銀白的光芒覆蓋大地,海面宛如如鏡面反光,在一片銀光的湖面,有一艘小船出現了。
是夢中那艘獨木舟,他筆直的朝著碼頭駛來,
「晚安,布倫丹先生,妮妙來現實世界接您了。」
少女將兜帽褪下,恭敬的像他鞠躬,但當她抬起頭來看到西比爾時臉色卻大變,
「你這傢伙為什麼在這裡?」
「哎呀,竟然是妮妙呢,湖之女妖竟然要帶人渡海,不會翻船吧。」
西比爾像是火上加油一樣用輕挑的語氣說,讓妮妙瞬間火冒三丈,
「不用擔心!不管是湖還是海都是我們的領域,只要你不在船上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我說妳們也記仇太久了吧。」
「佩萊斯大人已經對你很仁慈了,不然我早就拿這船槳朝你的頭敲下去。」
妮妙控制不住激動,聲音也大了起來,把手中的船槳拿起來揮動,
「哎呦唉呦冷靜點,這樣可是會嚇到客人的。」
西比爾雙手做出阻擋的動作,一邊用肢體動作暗示著他身後的布倫丹,突然想起原本的任務,妮妙趕快把槳放下,
重新整理了一下表情,對布倫丹露出非常平和的微笑。
「抱歉,布倫丹先生讓您見笑了。我一定會平安將您帶到至福之島的請不要擔心。」
「不會…謝謝」突然被拉入對話的布倫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妳態度也差太多了吧」西比爾在一旁小聲嘀咕,當然故意讓他們也聽得見,
「那是當然的,布倫丹先生可是令人尊敬的騎士歐文的孫子,是我們的貴客。」
妮妙理直氣壯的說,露出驕傲的神情,這樣換成西比爾吃驚了。
「等等,妳是說那個歐文?那個歐文?」後面那句他是對布倫丹問的,想想他之前光顧著在布倫丹面前甩帥都沒有問過他的黃金船票是哪裡來的,他早知道那是家族遺產,但是之前調查時唯獨這個問題怎樣都無法得到答案,因為不影響他的計畫所以沒有特別追究,沒想到現在讓自己被嚇到了。
「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騎士,但爺爺的確叫歐文沒錯…」突然接受過多訊息的布倫丹覺得有點資訊消化不良,驚訝度不亞於西比爾,
「不過原來如此,如果是歐文的話的確會有很多隱匿的道具與祝福,難怪我不知道……」
雖然說是為自己找理由,西比爾也馬上就釋懷了,憑他的能力的確是沒辦法與其抗衡的。
「那個…你們都認識爺爺嗎?」
雖然是自己的祖父,但其實歐文去世時他也才十幾歲而已,騎士什麼的更是完全沒聽過,她們說的跟自己認識的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說到歐文在我們的世界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呢」
「歐文是位內心高潔又善良的騎士,是人類美好的典範…跟旁邊那個變態完全不一樣」
妮妙突然將話鋒轉到西比爾身上,
「你不要讓人家對我有錯誤的印象。」
「說真的,西比爾,你出現在這裡到底想做甚麼?你應該知道奧伯龍大人的禁令不會輕易撤銷的吧。」
「我只是為了引導布倫丹到至福之島才來的,就跟你一樣喔。」
「騙人,因為我們都會避開你所以你才故意湊過去布倫丹先生那邊攪和的吧。」
「這就是你說的你想要的結果嗎?為了見到妮妙小姐?」
想到初次見面的事,布倫丹突然插話,
「才不是為了見她啦,不過其實來的是誰都無所謂就是了。」
「雖然我不想被你纏上,但這說法太令人火大了吧。」
「我也是有在反省啦,大家都排擠我也是很困擾啊,我可是很認真的想要道歉耶。所以啊,既然見到了,你可以幫我轉交我的心意嗎?」
西比爾自顧自的從袖子中抽出一個信封,用紅色的蜂蠟封口並用紅色的緞繫著。
「我才不要!」
「那布倫丹你幫我轉交可以嗎?好歹我也是有幫上一點忙吧。如果是布倫丹的話奧伯龍應該不會拒絕收下吧。」
「等等! 好啦!拿過來啦!」西比爾原本想轉向布倫丹,妮妙搶先擋在前面,把客人拖進這場鬧劇也太失禮了,
他一定是打定主意讓她無法拒絕的,妮妙越想越生氣卻又莫可奈何,
「這真的只是信吧」
「真的啦,是我肺腑之言喔。」
妮妙不甘願地收下信,大力地嘆了一口氣,然後轉頭面對布倫丹,已經回復平靜的模式了,
「布倫丹先生,請上船吧。」
布倫丹看了西比爾一眼,看來對方是不會跟他去的。
「你去吧,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
西比爾眨了眨眼睛,似乎故意保留了甚麼還在賣關子的感覺。
***
妮妙將船駛往海上,原本應該還會經過一座島的,但周圍的景色卻變成一片汪洋,不是他原本認識的戈爾威灣了。
船行駛的十分平順毫無波滔,行駛速度遠快於一般獨木舟由單人划槳的速度,周遭萬籟俱寂只有海潮的聲音,
慢慢的霧氣從海面升起,漸漸地周邊已經變成一片煙霧茫茫,船上沒有燈,視線範圍變得越來越小。
「請不要驚慌,這是很正常的情況。等一下會變得全黑甚麼都看不到,害怕的話可以閉上眼睛。」
妮妙認真的看著前方,她湖綠的眼睛似乎在閃閃發光,彷彿霧氣與黑暗都不是阻礙。
接著,正如她所說,周邊突然變得一片黑暗,原本璀璨的月光也被濃霧遮蔽伸手不見五指,
「請千萬不要亂動喔,放心絕對不會有事的。」
或許是怕他緊張,妮妙再次出聲安撫他,雖然布倫丹並不怕黑,但有她的保證的確安心不少。
船沒有減速持續的航行,在度過一段黑暗的時光之後終於駛出迷霧,周邊突然變成一片光明,彷彿跳過早晨直接變成正午,
那光茫是如此強烈無法直視,他甚至必須用手遮眼,看不清前方那團光中倒底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