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之地與一夜驚魂 (上)

「晚上聽到有人叫你的名字不要回頭,不要貿然跳進水裡,晚上不要亂開窗也不要開門,就算有人在敲。開門的時候人不要自己走出去。任何東西都不要擺成交叉狀。」

「最重要的,無論如何都不要恐懼」

**********

美國‧麻塞諸塞洲‧艾塞克斯縣

黑色的休旅車開在公路上,在旁人看來一切都沒甚麼特別得,只不過是一輛車上坐著四個成人加上一個小孩,大慨就是年輕情侶、大學同學兼競爭對手還有某人的親戚一同旅行。但米娜黛絲很清楚這絕不是外人想像的旅程,雖然對同車的人都還不太熟悉,甚至對於目的地在哪裡都不太清楚,但她知道自己有著重要的使命要完成。打開手中的平板電腦,她還不太習慣螢幕的亮光,但是卻對這種科技的便利性感到驚嘆。再次閱讀這次任務的資料,包括過去一百年來記載了奇聞逸事的剪報,各種民間傳說以及奇異的考古發現。這些事情都發生在位於麻州的阿克罕以及其周圍城鎮中,他們認為這一切都跟某種被稱為「舊日支配者」的異星邪神有關,而這群邪神很可能將再度降臨人間,那時這世間將淪為恐懼與黑暗的煉獄。

「沒有確切時間也沒有確切地點,究竟存在在甚麼地方又是甚麼樣的存在….」

她思索著,就算有許多資料,卻還是不足以拼出一個完整的輪廓。

「他們一直都在這哩,從來沒有真正離開過,傳說克蘇魯一直都在南太平洋海底的拉葉城裡沉睡著。除此之外,某些舊日支配者跟人類產下的異形後代也潛伏在世界上。」

駕駛座戴著防偏光太陽眼鏡的黑髮青年說。

「那為甚麼不直接去找他就好了? 不是也有確切經緯度了嗎?」

米娜黛絲問,一邊打開GOOGLE MAP照著資料上的地址去搜尋。

「死了的東西就讓他一直死著,不論他哪天會活過來」

坐在後座中間,也就是米娜旁邊的男孩搭腔。他的頭髮乍看之下是黑色,在光線下卻透出一種宛如沼澤的深沉墨綠色,眼睛也是同樣的顏色,宛如無底沼澤一般不詳。他懷中抱著一個鼓鼓的布袋,裡面似乎有東西在動,不知道是車子搖晃還是它真的在扭動著。

「不過你學的真快,明明才來到地上五天而已呢。」

男孩突然接了一句不相干的話,讓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時間的話不是有嗎?『當繁星到達正確位置時』。 雖然到底是甚麼位置誰也不知道……」

坐在副駕駛座的青年也搭話了,他有著很長的白色頭髮,金色的眼睛像水晶一般透徹,氣質優雅就像是一位王子。

「所以在這之前阻止就好了。」

坐在男孩的另一邊,剪著俐落及肩短髮的綠髮女子也開口了,她一手撐著臉頰看著窗外,似乎有點無聊。

「說實在的,舊日支配者對我們來說究竟是甚麼東西? 以前明明從來沒聽說過。你有聽說過嗎?」

撥了撥頭髮,綠髮的女子轉過頭來。

「唉呀,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要是知道我就會說了啊。不過我可以跟你說,連『我們』都不知道的話,代表他們一定是不屬於『這世界』的東西。」

男孩一臉無辜的說著。

「可是他們的的確確的是出現在人間啊…」

白髮青年說。

「不過一定不會是朋友的,所以我們才要來探探虛實。」

開著車的青年說。

「是啊…不過我認為,人間只是一條『路徑』而已,正如同人間是天上與地下的交會處一樣,或許也有通往他們來自的遙遠外星球異界的路吧。」

似乎像是都接受了男孩的說法,沒有人再說話,車內又回復了安靜。綠髮女子戴起耳機看著智慧型手機上的影片,副駕駛閉目養神,米娜黛絲環顧四周,透過後照鏡正好與拿下太陽眼鏡的青年駕駛四目相接,他的雙眼是松樹葉般的綠色。

「你的眼睛怎麼變顏色了。」

她一直都有聽說過關於他那對雙左右不同顏色的眼睛的事,初次見面時也確認過傳聞果然不假,看到他雙眼變成同色反而覺得怪怪的。

「只是戴上角膜變色片而已,人間的玩意,可以讓眼睛變成不同顏色,這樣比較不引人注目。」

「什麼時候…」

「剛剛在休息站就戴了啊。」

「難怪剛剛在廁所那麼久…」

「不然你以為我在幹嘛…..」他苦笑了一下

「為什麼不用魔法就好?」

米娜知道他是首屈一指的魔法師,這種小事一定作的到的。

「在人間有時候最樸實的方法也是最安全的方法,特別是對我們來說」

他說,抬頭看了一下前方,天色已經暗了。

「親愛的,我們應該快到了吧。」他對坐在副駕駛座的人說,他知道他聽的到。

「恩,再過500公尺就會看到阿克罕精神病院了吧。」

白髮青年張開眼睛看著NAVI跟腿上的地圖。周遭的景色也漸漸從無人之境變成鄉村的景象。

「是我多心嗎? 從剛剛開始好像有人在看監視我們?」

綠髮女子說,一邊假裝若無其事的看著窗外,其實正仔細的觀察著周遭。戰士的直覺是不會錯的,

「不是,我也注意到了,或者說我們已經被注意到了吧。」

黑髮青年看了看後照鏡,一直以來路上就只有他們這台車。

「我們這種組合不被注意也難吧。」

隨著房舍變多,車子放慢了行進速度,跟隨指向城鎮的標示前進,不久後經過一道高聳的圍牆,上面還有尖刺柵欄,在高牆之內是一棟陰森的維多利亞式建築。

「那就是阿克罕精神病院了,聽說這裡關了許多窮兇惡極的罪犯。」

「你蝙蝠俠看太多了,那是高譚市的阿克漢精神病院。」

「所以其實沒有嗎?」

「現在的精神病院早就已經被廢棄了。」

「要去冒險嗎?」在其他幾位你來我往的閒聊時,男孩突然開口,

「不要!」其他人異口同聲的回答,誰也不想走進那棟詭異的建築。

車子持續開到城鎮中,黃昏了,但城中沒有燈光,只有車子的大燈照明,在血色的暮光中更顯詭異。

市容還保持著上世紀初期的樣子,彷彿一百年來都不曾改變過,只有時間留下了痕跡。很多房子已經沒有了屋頂,櫥窗玻璃碎裂門戶大開,路邊停靠的車化為廢鐵。

「看來這裡已經被遺棄很久了…」

「結果是白費工夫嗎」

「相信我,總比發現我們到了什麼異空間好。」

「話不要說的太早。」

黑髮青年繞了市區好幾圈,將每條巷弄小路都繞盡,甚麼都沒有,沒有人,沒有怪物,甚至任何生物,整個城市安靜到讓人提心吊膽的地步。

「好吧,這的確是出乎預料…」

沒有任何異常現象,但也沒有人敢下車或是打開車窗。

「怎麼辦?」米娜問,

「現在有兩種選擇,後車箱有帳篷跟睡袋,我們在這裡紮營過夜。或是我們回頭開到最近的旅館,臨晨再出發應該可以白天探勘這裡。」

「我絕對不想在這裡過夜。」

「我也是。」

幾乎所有人都意見一致,駕駛青年驅車照原路離開城市,卻經過一段剛剛不曾看過的墓園。然後,原本精神病院的圍牆消失了,病院老舊的建築依舊,但從窗戶內卻透出光亮,門口還掛了一個大大的招牌「豪華旅館」。

 

「我很確定剛剛沒有看到這個…」

負責指路的副駕駛看向NAVI—沒有訊號。他轉而打開手機跟平板,一樣,不管是GPS還是網路甚至連手機訊號都消失了。其他人見狀也跟著打開自己的電子產品,全部都一樣,他們完完全全的與外界隔絕了。

白髮青年放下高科技產品回歸最原始的技能─地圖,他從沒有真正相信過新科技。

「我們應該沒有開錯路,這裡是精神病院啊…」

「歡迎來到百慕達三角洲。」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我們要不要就在這裡過夜算了。」男孩再度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你瘋了嗎,這絕對是陷阱啊!」米娜吃驚的說。

「沒錯,但是不虎穴焉得虎子。既然都特地幫我們準備了,就讓我們看看倒底賣些甚麼藥吧。別忘了我們的任務,冒點險也是其中的一環。」

車中其他人無言以對,前座的兩人透過後照鏡與全車的人眼神交會。接著黑髮青年將車子駛入旅館旁的停車位。

「準備好了嗎?」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所有人穿上外套,作好下車的準備。

打開門鎖就沒有回頭路了。隨著解鎖的瞬間,車子的防護魔法也被解開了,一股不祥的壓迫感隨之而來,現在起只能靠他們自己了。他率先下車去打開後車廂讓同伴拿行李。空氣中有一股死水的味道,像是封閉了許久、佈滿了腐敗植物的黑色水塘,讓人不禁屏息。

鎖上車門之後,黑髮青年用手在引擎蓋上畫了一個防護魔法陣,輕聲念出無人聽見的咒語,希望能保住離開的途徑。

「走吧。」

旅館溫暖的燈火如今在他們眼中看來就像是捕蠅燈的誘餌。

他們或許應該要露營才對的,事後米娜時常這樣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