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之地與一夜驚魂 (中)

旅館大廳很陰暗,只有櫃台上點著忽明忽滅的燭台,沒有人接待,只有一顆發黑的服務鈴。黑髮青年伸手按了按鈴,他們左顧右盼打量著旅館內部。老舊,但還算優雅,以50年前的品味來說應該算是相當豪華吧,但如今一切都散發出一種讓人窒息的霉味,彷彿輕輕一拍就會有大量孢子飛奔而出。

「歡 迎 光 臨」

一個穿著斗篷的人突然從櫃檯的陰影中出現,在此之前他們沒有人發覺他的存在。斗篷的影子遮住他的大部分的臉,從露出一點點的下巴來看似乎是一位相當老的男人。蒼白如紙的皮膚又皺又鬆弛,似乎要從臉上掉下來。他的聲音也極度不自然,沒有感情也沒有抑揚頓挫,不像他自已發出的聲音,反而像是電子合成的人聲。或許他其實是披著人皮的機器人…又或者在那層人皮之下到底是甚麼呢。

「四個大人一個小孩有房間嗎?」黑髮青年故作鎮定的問。

「只 有 雙 人 房 。小 孩 可 以 睡 沙 發 不 收 錢」

「我們不想分開住!」米娜說,

「只 有 雙 人 房。」他又重複了一遍,丟出兩把鑰匙,他的手猶如乾枯的樹枝卻又佈滿繭,指甲又尖又長卡滿汙漬。

鑰匙環上面的字一間是353,另一間是217。

青年的眉頭皺了一下,倒不是因為接待人的態度不好,而是這兩個數字讓他有不好的預感。

他看了一眼同伴們,但也計無可施的樣子。

「我 們鎮 比 較保 守 , 晚 上請 待 在 房 間 中 不要出來閒晃。」接待人補充一句,但是他的斷句斷的非常奇怪,像是亂了節拍一般毫無章法。

「你要跟誰睡?」黑髮青年問男孩,

「當然是跟你們睡啊!」綠髮女子搶在男孩回答之前發言。

「樓 梯在 這邊。大家 都睡 了,  請不 要大 聲 說話」

被催促著,一群人雖然充滿疑惑但還是拿了鑰匙上樓。樓梯非常陰暗,僅有放在牆邊燃燒到快熄滅的蠟燭照明,他們幾乎只能看見自己的腳。

「太詭異了!這簡直是標準鬼片發展啊!」

「是啊,就像是要故意要分開我們一樣。」

「怎麼辦?」

站在二樓通往三樓的樓梯間,他們小聲交談著,

「這房子一定有點古怪,看來是有必要好好調查一下」

「先去房間放行李然後我們在這裡集合…」

「我不覺得分開是好主意」

「勇敢點,你是個戰士。」

「總要留點空間給別人發揮啊。」

「‧‧‧」提議被回絕,米娜一語不發的跟綠髮女子走向黑暗的走廊。

「別這麼愁眉苦臉啦,我也不是不懂你的心情。不過在人間要學著獨立自主…」

「才不是那個問題」米娜的眉頭依然緊皺,她並不是想要依賴別人,只是不懂為什麼要冒這麼多不必要的風險,但他們卻又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們的房間到了。」

綠髮女子打開217號房的房門,房內燈光相當昏暗,只有兩張單人床,一張雙人沙發跟一張小桌子,樣式都相當簡單,木頭地板上鋪著老舊的地毯。

將行李丟在地上,米娜到浴室查看,浴室的磁磚是綠色的,有著一個四爪的陶瓷浴缸,鏡面已經發黑,還有一道裂痕。窗戶外面有鐵欄杆,既使他的大小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爬出去。

「窗戶似乎被鎖死了,除此之外房內沒有異常」綠髮女子趴下來檢查床下,除了一堆蜘蛛網跟死昆蟲之外沒有其他東西。

「浴室也沒有。」

「好…有重要東西就帶著。我們走…」

〝叩、叩、叩〞

突然傳來的敲門聲讓他們同時噤了聲。兩人對望了一眼,綠髮女子鼓起勇氣打開門,微微探頭出去,門外沒有任何人。

「想要嚇唬我們嗎。」

她關上門,一切又回復平靜。然而接著從地板下與牆壁中傳來奇怪的聲音,彷彿有人在用指甲刮另一面。

「是蟑螂或是老鼠吧…」

米娜自我安慰著,突然之間外面又傳來“碰、碰、碰”的大力敲打門聲,用力之大連門板都開始震動。 米娜倒抽了一口氣,一下發生太多事超出她的負荷。反之綠髮女子開始焦躁起來,

「呃啊! 我受夠了! 你準備好了嗎? 我們衝出去。」

「等..等等…」

見到綠髮女子已經站好戰鬥架勢,手放在腰帶上的皮包。米娜也趕快站好架勢。

綠髮女子將手放在門把上,門板震動的力道傳了過來。但忽然之間敲門聲又停止了。

「我數到三…一‧二‧三!」

她踢開門,兩人衝了出去,黑暗的走廊空無一人,但跟他們來時樣子卻不一樣了

「什麼…咦!?」

217號房門消失了,變成一面壁紙斑駁的牆,原本昏暗的走廊也變成血紅色的燈光。

「可惡! 我的新手機!」

「那不是重點吧…」

米娜嘀咕,她的內心碰碰跳,也不是沒見過大風大浪,但這種無法預期的詭異狀況還是第一次遇到。不好的預感讓她非常不安。她跟在綠髮女子的後面走,為什麼她可以這麼鎮定呢?果然沒有任何事物能夠動搖傳說中的女戰士嗎?

兩人走在走廊上,原本上下樓的樓梯變成走廊的盡頭,雙開的大門開了一個縫。綠髮女子朝著那邊走過去,

「等等你真的要過去嗎?」

「還有其他路可走嗎?」

米娜拉住她的手臂,但她不為所動,米娜只好硬著頭皮跟上了。

女戰士推開了門,裡面也是血紅的顏色,房間走道兩側放滿了鎧甲雕像,其中有一尊最大的站在房間底部,比其他雕像高了一倍以上。

「收藏還不錯嘛。」

「我覺得他們好像在看我們…」米娜不安的說,她覺得每個面罩下面都有兩顆冰冷的眼睛瞪著她們。

「嗯…你說的說不定是對的。」綠髮女戰士站在最大的雕像前盯著他看,突然之間,他動了,將原本插在台座上的大劍高高舉起。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兩人同時尖叫的轉身想往外衝,卻發現所有盔甲武士都拿起劍圍著她們。

「啊啊啊!」

「別開玩笑了,你當我是甚麼人。」

米娜只顧著尖叫腦中已經一片空白,女戰士從隨身皮包中抽出一把比她還要高的巨劍,她雙手握柄畫出劍花,盔甲武士全部倒退一步,但也躲不過劍尖與揮動產生的氣壓,被掃到的盔甲化為一堆碎片。手持巨劍的女戰士一轉身攻擊最大尊的盔甲武士,對方卻用大劍擋住了她的攻擊,兩人僵持著互不相讓許久。之前被化為碎片的盔甲武士們再度聚合重組起來。米娜只是呆站著不動,瞬間她所受過的所有訓練,從無數戰鬥中磨練出來的勇氣全部消失了。在那股力量之後她看到的是無法戰勝、壓倒一切的存在、通往深淵的無底洞。她信心全無,忘記了目標與計畫,只剩下單純的恐懼與無助。

「喝啊!!!!」綠髮女戰士雙手一轉,將大劍架開,乘隙一劍將對方劈成兩半。從她的劍峰併發出青色的火焰,瞬時所有的盔甲都被青火吞噬化為灰燼,連她自己都有些驚訝攻擊竟然這麼有效。

「快走!」女戰士走出大門之前拍了她一下,米娜終於回過神來,戰鬥已經結束了,她跟在綠髮女子身後想要離開房間。

『米娜!』

「誰?」

「不可以!」

太遲了。米娜回過頭,唯一出口的在她身後關上。

****

「要敲門嗎?」

­「為什麼要敲門?」

「要打個招呼這樣比較有禮貌」

「什麼跟什麼啊。」

「就當作是寧可信其有吧0。」

男孩敲了敲353號房的門然後才打開。房間配置很簡單,一張雙人床,一個雙人沙發跟小桌子。窗簾跟沙發是同樣色系的印花布,褪色又泛黃。

「豪華旅館是嗎?」白髮青年揶揄的說,

「你不會真得當真吧?」

「期待一下有甚麼關係。」

「這沙發好小我根本睡不下嘛!」

男孩抱著布袋跳上沙發,雙腳掛在手把上晃啊晃。

「反正可能也沒辦法睡…你們先整理東西我脫眼鏡等等過來。」

黑髮青年從走進浴室,白髮青年把手提包放在小桌子上,男孩空出一個位置給他坐。

「你帶了些甚麼好東西?」男孩問,白髮青年拉開提包拉鍊,從一堆衣服中撈出一個黑色絲絨的布袋,從裡面拿出一把轉輪手槍,槍身全銀,接著又從袋中掏出六顆子彈,分別有三種不同顏色,金色、黑色跟銀色。

「現在哪有人還在用轉輪填彈的。」

「這是一種美感。」白髮青年說,將子彈一顆一顆的裝入轉輪

「我帶了三套子彈,一般子彈、灌了水銀的銀子彈跟用秘銀與鑽塵打造的子彈,連最厚的秘銀甲都可以打穿! 這把是特製的可以隨時切換子彈種類,槍身也是用秘銀合金打造的,子彈用完緊急時也可以用來抵擋攻擊。」白髮青年將裝好子彈的槍收入懷中,剩下的子彈收到另一個口袋,接著又在包包中翻找出另一個手持的儀器,有著螢幕跟類似雷達的裝置。

「這該不會是甚麼靈異電波接受器吧?」

「不是,只是追蹤器而已。」

白髮青年打開電源開始調整信號,螢幕上開始出現雷達與五個閃爍的點。

「奇怪…」

「怎麼了?」

把變色片拿掉的黑髮青年終於回來加入他們的話題。拿掉眼鏡之後他的右眼變成橘紅色,瞳孔抽長成貓眼的形狀。

「唉呦你的眼睛好可怕喔,是不是過敏啊。」男孩調皮的說。

「才不是,我都特別選含水跟含氧量高的….總之代表這裡的瘴氣很重,充滿了黑暗的力量…我們來對地方了。」發現自己不小心被引導話題,他趕快將主題轉回來,他的眼睛比任何探測器都還有靈敏,他確信他們已經深入敵窟了。

「她們好像分開了,一個在移動,應該是要朝這裡過來吧,另一個則在另一個地方一動也不動。」

「該不會是已經遇到陷阱了吧。」

「不知道…」

「我們也趕快去找她們吧。」

「恩…走吧…」

白髮青年將追蹤器收好,男孩依舊抱著他的布袋,黑髮青年則是甚麼都沒帶。他們來到門口打算出去,此時卻發現,門怎麼樣都打不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