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中之蝶~遺珠之憾‧千重幻影

網中之蝶~遺珠之憾‧千重幻影

不清水但是也沒有18禁XD

 

千重幻影

 

鏡中的人赤裸得躺在床上,

被緊緊抓住的四肢不斷掙扎扭動著,

髮絲散亂在素白的床上,

紅腫的雙唇不斷開闔喘氣著,

汗滴流過泛紅的肌膚,

一切看起來都只是讓他變得更淫蕩、魅惑,

為什麼那樣的人會是他自己呢?

*******************

 

歐路菲張開眼睛,看到的是在鏡中的自己,切成零碎形狀的鏡子布滿圓弧形的天花板與四周的牆面,不管哪個方向映照的都是房中心的床。不論他往左還是往右看,看到的都是自己被蹂躪了整夜而遍體鱗傷的身體。

他只能閉上眼睛,但影像不會就這樣消失。他已經看了一整夜了,卡歐特地選了這樣的房間來羞辱他,他整夜都看著對方如何侵犯自己,看著自己是如何不受控制的反應。好幾次他想閉上眼睛,卡歐卻都強迫他睜開。越是因為覺得不堪入目,他掙扎的就越激烈,但卡歐卻也會因此更加得起勁。就像是不斷循環的惡夢,

只要閉上眼那影像就會出現,睜開眼卻還是會看到赤裸裸的現實。

他不想承認鏡中的人就是他自己,他不想看。

 

「真難看…」不只是在說現在自己狼狽的處境,還有自己在鏡中的樣子。

他暗暗咒罵著,緊緊捏著床單。全身只有手指是他唯一還能用力的部位。他想要離開這裡,身體卻連翻身也作不到。卡歐已經不在房內了,他總是這樣留他獨自一人,但這樣也好,他不想要張開眼睛就看見他。每次從那惡夢一般的長夜醒來他都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平復自己,讓他一個人最好。但卡歐還在附近,他能感覺的到。說時遲那時快,此時房間唯一的出入口打開了。隱藏在鏡子之後,若是不知道實際位置要花許多時間才能找到它,雖然從房間內側看沒有把手,但只要輕輕一推就能輕鬆打開,另一面的門則是很普通的門板,很少人能想到門之後是這樣一個天地。

「你醒了啊。」卡歐走了進來,不是問句,只是想再次確認一下他是否清醒。

「讓我離開這裡…」閉上眼,他想都沒想就說出這句話,他受不了。

「…把眼睛張開,歐路菲…」卡歐坐到他身邊,把他扶起來讓他坐著,他整晚重複了好幾次這句話,他不會不知道他想離開這裡的,只是,為什麼呢。

「幹嘛一直躲? 又不是沒有看過鏡子…」

卡歐說,歐路菲聽到幾乎想要發笑。其實他說的一點都沒錯,歐路菲一直很注重自己的外表,也時常在鏡前花費許多時間整理儀容。但此時的不自在不是因為一絲不掛,而是他引起的反應與讓他想起的事。

「難看死了….」他低下頭,至少這樣看見的只有白色的棉被,但卡歐馬上抬起他的下巴,如果他不想再看見鏡中的倒影,他就只能看著白狼橘色的眼睛。

「為什麼要這樣逼我?」歐路菲問。他不能理解,自己的一切都已經被奪走了,何必在讓他目睹一切。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你以為我是為了欺負你嗎?」

這次換成卡歐笑了,他好像現在才突然了解他在氣什麼,卻又對他的反應感到好笑。

「不是嗎….」歐路菲突然有些動搖了起來,他知道卡歐不會說無意義的謊言。

「…真是的…我只是想讓你看看自己的樣子。」白狼嘆了一口氣,歐路菲知道他說得是實話。但他還是不明白。看出他眼中的疑問,卡歐接下去說,

「你為什麼不喜歡看?你其實自己應該也很清楚吧?因為你跟我在一起之後變得更加嫵媚了,讓人無時無刻都想佔有…」聽到他這樣說,歐路菲脹紅了臉別開頭,卻看見鏡中眼神迷茫得自己,他知道卡歐說的一點都沒錯,而這正是他不想承認得。

「我不想知道這種事….」他又轉移了目光,他不知道該看哪哩,哪裡能讓他心靈平靜不感到羞愧?

「那就太可惜了…」卡歐說,再次用手挑起他的下巴,讓他與自己目光相對。

「因為如果你能好好把握這點的話….說不定我會為你作任何事….」

白狼說得有點輕挑聽不出真心,沒有反應時間,他用吻奪走了對方的氣息。

然而這次他放任詩人閉上眼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