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中之蝶~12~ 傾斜*草稿

網中之蝶~12~ 傾斜

瓦爾哈拉宮的織品管理部被稱為衣坊的地方,是管理著眾神之王直屬領地與瓦爾哈拉宮一切的跟布料織品有關的事務的工作坊,也為眾神之王家族及其親信制作服裝。舉凡日常家居服到宴客禮服,床單到宴會廳掛飾,都是經由織品管理部的巧手工匠之手製作。
歐路菲對這裡並不陌生,因為衣坊一年到頭都十分忙碌,除了眾神之王與王子公主之外,其他的親信都必須親自這裡量身與商討各種事宜,就算是他也不例外。又因著宮廷詩人的職務,他比其他人有更多機會來到這裡。
僅穿著單薄的貼身衣物,歐路菲聽著衣坊的管理人-龍玉潔的指令抬起手讓她丈量尺寸,雖然她非常謹慎,但那有時還是會讓他有點不自在,特別是量到腰部與腿時,但他依舊很沉穩的讓她完成任務。玉潔不只是衣坊的管理者,也是守護皇宮重要的龍神騎士之一,因此她只幫最重要的人製作服裝。她總是遵守每個約定的時間親自幫他們丈量尺寸,因為她知道彼此的時間都相當寶貴,同時也代表著她對服裝與布料的熱誠。玉潔一直都很欣賞歐路菲的外表,她的美感也讓歐路菲非常激賞,兩人的交情一直都不錯。除了討論服裝製作之外也會閒聊。
「歐路菲大人您又瘦了呢」
將尺寸記在紙上,玉潔說,總是定期幫他量身的她最知曉他身型的改變,她總是說希望歐路菲多長點肉會好看,但他卻越來越瘦,已經到了讓人擔心的地步。
「您已經太瘦了,再瘦下去會被衣服壓垮的喔。您看看,連臉頰都削下去了,而且您氣色真的很差呢……
玉潔替他拿著鏡子照,憂心的說。其實歐路菲也很清楚,這已經是他這幾個月不知道聽過幾次的話了。
「謝謝你得關心,我會多注意的。」

他也只能這麼說,卻不能保證什麼。只是日復一日的茶不思飯不享,不借助藥物就無法入眠,在那讓他幾近支離破碎的一夜之後,他的身體彷彿喪失了一切生存的本能,他不再感到饑渴,不再感到勞累,彷彿失去了所有的感覺。他將一切得注意力投入在工作之中,只有如此他才能不再想別的事情,不再去想卡歐,不再去想如果下次見到他要怎麼樣。這幾周他的工作效率可說是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像是發了狂一般將無處可宣洩的憤怒與不甘都轉化對工作的熱誠,卻也嚇到了不少跟不上他批改速度的文官。就像是熄滅之前最後的火焰,用盡最後的力量去吞噬身邊的一切。他很清楚他的生活已經完全失衡了,連帶他的健康狀態,看著鏡中的自己越來越憔悴,變得宛如枯骨一般,連他自己都快看不下去,卻又無計可施。怪異的是那似乎不減損他的美貌,只是讓原本的精雕細琢的優雅變成蒼白病態,彷彿來自飄渺的黑黯國度的幽魂,隨時會粉碎消失一般令人感到膽戰心驚。
時間就這樣緩慢的爬行著。到了約定的日子,歐路菲沒有出門,只是靜靜的坐在自己床上,他不打算赴約,除非卡歐來找他……雖然他不知道卡歐是否會來。他不想看到他,卻又不相信他會就此放過他。他還沒決定到底該怎麼面對他,卡歐或許又會像沒事一樣的玩弄他,但他卻無法裝作甚麼都沒發生過。他的自尊心還有完全的死去,那樣的屈辱是他無法忍受的。他自己說過他不會放棄掙扎的。但若是卡歐他想要卡歐怎麼樣呢? 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他一定不會照自己的期望行事的,卡歐就是如此的故我,如此的難以捉摸,就像是一隻野生動物,無法被馴服。
但是誰又想要馴服他了?
歐路菲原本不想要跟他建立任何感情上的關係,但他也不想總是這樣被牽著鼻子走,他們是否能夠找到一種平衡的相處模式,歐路菲抱著疑問。雖然他們原本一開始就不是對等的,但在這樣下去只會讓他自己提早被毀掉,最終誰也得不到任何東西。
就在詩人那無止境反覆循環的思緒之中,夜已經深了。
白狼依舊沒有出現,算是出乎他的意料嗎?
或許自己已經被丟棄了吧,如果真是如此,他似乎依然不會感到高興。
他好不容易想要給他機會,但卻又馬上失望了。
*********************************
卡歐張開眼睛,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沉的睡著了,在濕冷的土地上,與狼群一同匍匐於大地,感受著自然的脈動。每年他都會拜訪的狼群,如果原本的狼群解散了,他就會尋找新的狼群。那是一種像是心電感應一般的能力,對他來說就像是本能一樣,他不能跟狼對話,卻有辦法讓狼群認識他,也認同他為一份子,但牠們也知道他不會永遠留在這,就跟狼群中的每隻狼一樣,分離時刻是早已被預訂的。如同這一日,狼群已經在夜中率先離開了他,卻留了禮物給他一隻幼狼捲起身子趴在他胸前沉睡著。他每次都會收到這樣的「禮物」,那是他與狼群的連繫,他會讓將幼狼帶回家撫養,讓家中的成狼教導他,直到有一天他也成為一隻成狼接下教育後輩的職責。
小心的抱起還在睡的幼狼,他想起今天是什麼日子。他有種預感歐路菲不會赴約,但要去找他嗎? 再次見面絕對不會是和平的場面,他會不會先給自己一巴掌呢? 像是要將他肢解一樣的殘暴侵犯並非他的本意,但那時他的確很憤怒。要說是因為嫉妒的報復或許也有一點。從來都是那麼禁欲、抗拒著他的人卻輕易對他人投懷送抱。在那個時候在他心中的確閃過許多不曾有過的情緒,那就是獨佔欲吧,過去他從未想過要獨佔某人,畢竟他從沒有過穩定單一的關係。甚至之前他都還沒有意識到,直到他看見歐路菲在別人懷中,那樣的感覺才一下湧現出來。光只是擁有還不夠,他不希望其他人觸碰他。那被鎖在最深處的禁地只有他能夠進入。他還不知道該怎麼作,但他知道現在他必須要再見他一面才行。
來到他的房間的時候已經接近凌晨了。令他訝異的是,歐路菲還沒有睡,而是靠著墊起的枕頭坐在床上發呆。
當詩人看到他的時候並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但也沒有激動也沒有憤怒,他甚至可以說是面無表情,彷彿自己的出現是很自然的事。
「有點事耽擱了……讓你久等了」
面對那樣幾乎無反應的反應,白狼一時之前反而有點不知所措。有事是真的,只是要將它化為言語卻讓他有些語塞,原本並不想道歉,但在不知道該說甚麼時就順口說出來了。
「我沒有在等你」歐路菲冷冷的說,帶著一點無謂的語氣。
「那你為什麼還醒著?」他其實不意外歐路菲會這麼說,只是這不能解釋他為什麼還呆坐著,雖然他的確是個心口不一的人,但他也沒有天真到覺得詩人會對他說甚麼好話。
「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睡了,自從上次見到你之後我就沒有再好好睡過一天覺」
除了醒來之後的第一天,那時他還太過疲憊,但之後他就再也睡不著了。卡歐看著他,詩人的黑眼圈很重,眼神渙散,消瘦的臉更顯憔悴,似乎不是騙人的。其實他有點訝異,他沒想到歐路菲會讓自己變的這麼狼狽。
「真的是我害的嗎?」卡歐坐到他床邊。
「不然還會有誰嗎? 你知道哪些傷口多久才好嗎?」歐路菲的語氣中透露出怒氣,其實他有很多話想說,原以為看到他時會忍不住先大吼一番,但當白狼真正出現時他卻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般甚麼都不想說了,他的內心依然是憤怒的,但他卻不想將他們洩漏出來。若是生氣的話就好像他很在意卡歐一樣,突然之前他就不知道為何要憤怒了,自己到底在做甚麼? 他自己也不明白,其實他已經在意了,卻不想承認。
「真可憐….」卡歐說,伸手想撫摸詩人的臉,但他將臉別開不想讓他觸碰。
不過卡歐沒有放棄,歐路菲沒甚麼地方可以躲,只要稍微移動身體就可以摸到他。卡歐非常的溫柔的、像是安撫一般撫摸著歐路菲的臉。看著詩人一臉委屈賭氣的樣子,不知道為何他覺得有趣。
「我知道能讓你睡著的方法….這次我會很溫柔的」
「我才不相信你」
他甚至不確定白狼是否真的了解溫柔的意義。
這樣的發展其實跟他預料得相去不遠,只是有點太過平和了。他不懂為什麼卡歐又突然溫柔起來,他沒有必要對他這麼作,不管他怎麼反抗,卡歐有的是方法讓他就範。歐路菲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不確定是否該接受他的溫柔,因為他沒有打算接受他。但無論如何結果發生的事其實都是一樣的。
「但是每次都有用,你最清楚的吧」
卡歐將臉湊近想吻他。歐路菲轉過頭去不想配合,不斷閃避著。但卡歐並沒有用力量勉強他,只是用雙手捧著他的臉讓他無法再逃避,輕輕的把嘴巴覆蓋上去,從輕舔嘴唇開始,慢慢得往內部探索。不斷得用舌頭叩門,直到他終於接受,讓他探索口腔。
那是有點久違的深吻,或許是歐路菲從卡歐得到過最溫柔的一吻,甚至讓他有點沉迷其中。
卡歐掀開他蓋在身上的披肩,將詩人抱了起來,
「你的床太小了,換個地方吧」
卡歐說,這次他第一次在歐路菲清醒的時候抱起他,他沒有反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