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中之蝶~3 金色鳥籠

金色鳥籠
那是再隔一天了,一切都回復原狀,至少表面上是。
 
 

回到工作的崗位 沙雷德族位於格拉姆宮的代理司政所,身為沙雷德王者的秘書,除了自己本身的文書工作之外,在王於司政所辦公時也必須隨側在旁協助。
「打擾了~
雙手抱著一大疊公文的總書計凱特羅斯走進沙特所在的司政室,她的辦公桌上和另外兩張移動推車上到處都堆滿了紙張,
「凱特!!你手上那疊是甚麼? 我早上才處理完一疊….
看著直衝自己而來的公文堆沙特發出了誇張的哀嚎,
「抱歉啦! 我已經盡量把能處理得全部留下來了還是這麼多呢。這些還不急就是了,大慨可以在這邊前面處理就可以了….」說著他把三分之二的公文放在某張推車的下層,並小心調整著不讓紙堆倒褟,
「然後這些是給歐路菲的,是急件希望後天能夠處理完。」
辦公桌就在沙特旁邊的歐路菲桌上也一樣推滿公文,歐路菲從自己的公文堆中抬起頭,接過新的文件,
「謝謝,另外昨天麻煩你臨時幫我代班真是抱歉…..
凱特羅斯本來就是歐路菲的職務代理人,對秘書的工作早就駕輕就熟,歐路菲對他非常放心,代處理的事也沒有再次檢察而是繼續進行新的部分。
「沒甚麼啦! 應該的啊! 倒是你身體好一點了嗎?其實今天再休息也是可以的喔。」
「放心,我現在很好。」
客套的說著,他再度低下頭準備批改公文,把手中的羽毛筆放入墨水瓶沾取墨水,卻在拿出時不慎讓深紫色的墨水滴落到下面墊的空白筆記紙上,變成一個艷麗的紫色斑點。
「這麼心不在焉真不像你呢!
沙特說,平常都是在她耳邊念她不夠細心的人,今天卻反常的粗心,偶爾還會發呆,時在是有點異常。
「會不會是筆頭壞了呢? 你之前好像有提過有受損,我幫你拿去修吧!
凱特羅斯伸出手想拿取歐路菲手上的筆,但在觸碰到他的手的瞬間他似乎驚嚇了一下,迅速把筆桿放掉抽回他的手,讓筆差一點筆就掉到桌上,幸虧凱特反應很快及時抓住了筆桿。
「歐路菲?
凱特有些疑惑的叫著他,
「抱歉沒事」
凱特羅斯跟沙特這時都因為他異常的舉動盯著他看,讓他有種不妙的感覺,現在他並不想讓眾人焦點集中在她身上。
「果然還是不太舒服嘛?」沙特率先開口,他會勉強工作也不是第一次了,若是不注意的話突然昏倒的事都發生過幾次,因此她其實是相當關注他的狀態的。
「你們休息一下吧? 我們正好要休息了,請侍女一起把茶點送來吧!
凱特開口為他解圍,沙特當然馬上就答應了,讓他終於鬆了一口氣。凱特走了之後,他們就開始將桌上的文件收好等待會兒會來再繼續。
「喂!
其實是隨便將文件用大理石紙鎮壓著就打算離開的沙特突然跑到他的桌前,
「嗯?..」抬起頭正想回話時,沙特伸出雙手捏他的雙頰,
「你今天都沒有笑呢不管是真笑還是假笑,怎麼了嗎?
經她一提醒他才想起因為昨天的事其實他的心情一直都沒有回復,雖然盡力不將負面情緒表現出來但也忘了去保持他的招牌微笑,正想彎起嘴角讓她安心時她卻捏得更用力了,
….好痛….
「我不是說過嘛,不要用假笑敷衍我。雖然我不喜歡看到你皺眉頭,不過更不喜歡你強顏歡笑。」
她認真且不悅的說著,嫩紅的小嘴也嘟了起來,
「我知道到啦可以請你放手了嗎。」
「才沒有這麼痛呢! 我根本就沒有用力。」
沙特鬆開雙手,他摸了摸被捏紅的雙頰,卻有點開心。雖然她說沒有用力是騙人的,但那就是她看似粗魯但卻貼心的關心方式,那就是他想要終身陪伴與效忠的人,她所在的場所,還有圍繞在她身邊的可靠的同僚一同構築出的日子是現在他生活的全部,雖然現在日子稍微平淡,但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樣的平淡卻是最為可貴的。就算是必須戰鬥的時候,只要在她身邊他也就無所懼怕。他們終究會一起走向命運的終點。
「好啦! 快走吧!
跟在她身後,走出辦公室,經過文官們工作的房外,他們休息的地方式在城堡角落的八邊型別廳中,因為是從建築突出的設計,房間上半部由大片玻璃取代傳統屋頂與窗戶,加上城堡建於山上,不但採光良好,景觀也相當的狀麗。在房中央的的桌上已經有放好的熱茶與點心等著他們。歐路菲幫沙特拉開椅子,等她就座之後幫兩人倒了兩杯茶才坐下。
「好香喔是我們從人間帶回來的吧…..」她輕嗍了一口溫熱得紅茶,亞斯加爾多是種不出茶的,在人間待過神族子民最先將來自遙遠亞洲的茶當成供品帶回天上,其後茶葉就成為眾神最常從人間帶回的禮物。對於在人間長大的歐路菲來說,紅茶更是生活不可缺得飲品,在他的房內也珍藏了許多從人間帶來的茶葉。這次他們喝的紅茶則是上次一同在人間出任務時帶回來得,那是沙特第一次自己選茶葉,是混著玫瑰與奶油香氣的紅茶,相當順口。
「對了,下個月埃弗雷家的婚禮,你決定好要唱甚麼歌了嗎?
要結婚的是跟沙特一樣同為家族繼承人-未來將成為風暴之神的席爾邦,早在婚禮籌備開始時沙雷德家就接到他希望歐路菲能以吟遊詩人身分演出的請求,因為是重要人士的請求沒有理由不答應的。
「嗯,MINNESANG是一定會唱的傳統,另外新郎希望我能做一首讚揚去年過世的古妮薩大人與埃福雷家族的歌。」
「真令人期待,那會是很盛大的場面呢。」
雖然大型婚禮往往也伴隨著許多繁文縟節,但之後就是整夜的婚宴與慶祝表演,沙特很喜歡那種洋溢著歡樂氣氛的場合,人們都放下憂慮誠心祝福。
「是啊,所有家族的人跟陛下都會到呢。」
「對了要是需要更多時間的話就跟我說吧,凱特昨天也跟我提過,畢竟你也是代表沙雷德家,一定要表現很完美才行,所以先以婚禮準備為優先吧。」
沙特體貼的說著,一方面不想讓他累壞,但要讓頑固的他接受又必須搬出命令的口吻。
「好的,我知道了」明白她的用心,歐路菲沒有異議的接受了。
『時間啊……是呢或許會是個問題呢』
轉頭看向窗外,歐路菲自言自語著,經沙特這一說他才想到,婚禮正好就是從今天算起的一個月之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