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中之蝶~9~腐蝕

「我要進來囉!
司政所一如往常的忙碌,常常雙手抱著文件無暇敲門的凱特羅斯已經習慣知會之後就直接用肩膀推開沒有關緊的門進入。沙特跟歐路菲都在各自的位置上處理公文,只有沙特抬起頭來看他,
「為什麼又有這麼多!
年輕的公主對他手上的公文作出誇張的反應。凱特只能露出無奈的表情,
「抱歉啦!麻煩您全部看過簽名吧!這些是您的生日宴會相關的文件。」
「明明我的宴會為什麼還要我自己看
沙特不甘願的小聲念著,她的秘書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對他們的交談做出反應。
「對了,沙特殿下! 宴會上我會請帶萊諾家的海薇格小姐出席喔!
「嗯?..喔,好」         
雖然表示同意,但沙特其實並不明白凱特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等到凱特離開之後,她才轉向她的秘書發問。
「為什麼要特別跟我說啊?
聽到問題,歐路菲輕笑出聲,彷彿這個問題很好笑一般,
「這不是很明顯嗎?之前凱特不是有相親嗎? 應該是這次的對象不錯所以想在宴會的時候介紹給您,並請您多加留意。」
「所以說,凱特哥可能快要結婚了?
就算是再不諳世事沙特也聽懂歐路菲說要多加留意的用意。
「如果說是要在您的生日宴會上介紹的話….應該是可以慎重考慮的對象吧。」
歐路菲依照常理推測,凱特並沒有跟他談過這件事,但這也不是凱特第一次相親了,要引薦給沙特還是第一次。
「喔~可是那為什麼要跟我說?
雖然可以理解,但沙特還是看不出這件事的必要性。
「沙雷德家族最上層的公職人員的結婚都要經過王的同意,所以讓你知道是必要的。」
「可是我又不會拒絕。」沙特理所當然的說著,
「總之凱特一定是希望你能夠認識她吧。」
最上層的公職人員全部都是王的親信,他們的婚配就跟王位繼承人的婚姻一樣重要。雖然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有很大的自由去選擇對象,但也沒有像沙特想的這麼容易。只是目前應該先不要下定論吧。歐路菲想著,所以簡單的結束了話題。

當天的午夜,終於有了自己的時間,歐路菲在盥洗之後換上輕便的長袍來到中庭的花園中。雖然是嚴冬,但中庭花園因為有太陽神之力的保護雖然寒冷卻沒有阻礙植物生長得積雪,冬天也可以輕鬆的漫步在其中。他看似無目的的散步,其實一直在搜尋著某個花架不起眼的角落,那裏有一張附滿藤蔓的雙人石椅。
那是許多人不曾發現的隱密角落,但因為周圍都是花朵圍繞,氣氛其實相當的浪漫。
「好久沒有來這裡了….
或許他也只曾來過一次吧,但卻沒有忘記。
坐在椅子上,放鬆的抬頭仰望星空,享受一個人的寧靜。很快的就不只他一個人在這裡了,那或許是一種默契吧,他竟然不怎麼覺得驚訝。
「歐路菲…?
同樣是出來散步的凱特羅斯也來到這裡,有些意外看到他在這。這裡一直自從被他發現以來一直都是他最喜愛的秘密地點。
「晚安,凱特」
歐路菲溫柔的對他打招呼,稍微移動位置示意凱特坐到他身邊,
「沒想到您會到這裡來」凱特的表情有些複雜。歐路菲是知道這個地方的人之一,但他過去卻幾乎從未遇見過他。
「私底下不用對我用敬稱喔」歐路菲說。凱特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你常常來這裡嗎?」歐路菲問,
「恩常常」或是幾乎每天,只要他還有精力的話。但他只是敷衍過去,顯得有些不自在。
「這麼說起來,我今天才跟殿下說或許你喜事近了呢? 我猜對了嗎?
歐路菲不知道是沒有注意還是故意忽略他的不自在,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或許吧。海薇格是個好女孩….我們相處得頗愉快,她對於我的工作與職責和如果跟我結婚需要負擔的責任也很能理解….我想或許不會有比她更適合的對象了」凱特說,那是真心的。
「那真是太好了我很為你高興呢!
「為什麼呢?
聽到歐路菲這麼說,凱特羅斯不知道為什麼卻高興不起來,反而莫名的有些憤慨,或者說悲傷,他自己也不太知道原因。
「咦?」聽出凱特語氣中的意思歐路菲有點吃驚。
「沒甚麼謝謝」對於自己洩漏的情緒感到懊悔,凱特低下頭看著地面,
「凱特」歐路菲柔聲叫著他的名字,他內心一震,聽到的聲音彷彿都變得模糊不清,像是從水底深處傳過來。
「你還在意那時候的事嗎?
「當然我永遠不會忘的」凱特吐了一口氣,像是終於說出多年的秘密,
「說得也是….抱歉」這樣他就完全理解了,歐路菲說著道歉,卻知道那只是空話。
「我對你的心情到現在還是一樣的...」凱特依舊無望的低著頭,沒有看到那一瞬間歐路菲屏息了一口氣,也沒有注意到他改變了姿勢相自己靠過來。
「凱特羅斯
臉龐感受到溫熱的氣息,凱特抬起頭來,接觸到的卻是歐路菲的雙唇。
那是很輕柔的吻,歐路菲的舌尖輕輕的挑逗著,像是怕嚇著他,卻有充滿誘惑。自己甚麼時候已經能這麼熟練的接吻了? 直到這時才發現這點的歐路菲突然有些自我厭惡。但凱特並沒有完全的退縮,雖然遲疑了一下卻還是無法抗拒的回應,他將歐路菲緊緊的擁入懷中,像是不捨得離開那個吻般緊抱著,但當對方也緊抱著自己時,他卻又主動將他推開,輕柔緩慢的,像是怕傷著他。
「請不要戲弄我….
不管是還放在歐路菲肩膀上的手還是他的聲音都在發抖。歐路菲也像是突然驚醒一般,似乎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作出這樣的動作。
「對不起我沒有那個意思….
明明知道對方或許即將踏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為什麼自己還會作出這樣的事?
歐路菲沒有辦法為自己找到答案,他站起身想要離開,凱特卻搖搖頭抓住他的手,用兩手緊緊握著。
「你知道嗎? 我有時仍會夢到這樣的情景,但我還是感到懼怕」
很久很久以前,當他第一次在赫馬斯的司政所見到歐路菲的時候。他的身影就沒有從他的心中消失過。雖然歐路菲對每個人都很溫柔,對每個人都報以微笑,他的眼睛還是不自覺的注視著他。而當歐路菲發現他的視線時,他笑得更加甜美了。剛開始凱特知道他在對著自己微笑時,會害羞得別開臉。後來他也會報以微笑。然而他發現越是如此,歐路菲的身影就越常在他心中出現。他的腦中幾乎已經被佔據,他發現這似乎就是初戀的感覺。終於有一天,他鼓起勇氣跟他告白。
就在這個地方。
歐路菲沒有拒絕,只是溫柔的微笑著,凱特情不自禁的動吻了他。
那是凱特羅斯的初吻,非常的溫柔甜美而且純潔。然後他就心碎了。
他確信他愛著眼前這個人,而且想要永遠擁著他、佔有他。
可是歐路菲並不愛自己。
他對任何人都微笑,並不只有自己而已。
就算能夠跟他走在一起,能夠給予他需要的依靠與安慰,
他也得不到他的心。
他無法忍受,他突然了解自己最後一定會心碎,甚至傷害對方,
然後痛苦致死。
所以他逃了。
「對不起…..
他哭著說,依舊緊緊擁著他,然後才把他放開,
「我沒有勇氣愛你….」雖然這話是他口中說出的,卻像是他失戀了一般。
歐路菲依然是溫柔的看著他,多了一分理解。
然後凱特就哭著離開了。
在那之後歐路菲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對待他,他也像是突然完全成熟了一般。跟歐路菲說話不會在感到害羞與不自在了。他們成為很好的朋友與同事,一同在赫馬斯的司政所工作。但在夜闌人靜時他有時依舊會想起那天的事。
「可是這些年來我越來越理解,我當初做的決定是對的,現在也是….我沒有讓你幸福的能力與資格,雖然我很想但是我一定沒辦法。我會為此心碎難過無法承受,我沒有勇氣去承擔所以….對不起」
「不是我不對,明明知道你有對象了還作出這樣的事…..
凱特的溫柔讓他充滿罪惡感。歐路菲原本真的沒意思要試探他,也不該這麼作。
或許只是因為訝異於他的真情,他想要讓他好過一點,卻反而弄得更糟。為什麼他會認為這樣可以安慰到他呢? 明明覺得到肉體的親密都是膚淺的,卻直覺得就這麼作了。
「我是個笨蛋,竟然夢想著想要以下犯上
凱特有些自嘲的說,然後站了起來,抬起頭來注視著歐路菲,表情非常認真。他再度將手搭在他的肩上,
「但請你一定要相信會有人能夠帶給你幸福」
凱特依稀覺得,不論歐路菲是否有自覺,他一直以來都朝著幸福的反方向前進,而且他自己絕對無法找到正確的方向。他希望自己能夠是那個引導他前往方向的人,但很久以前他就明白他從來就不會是那個人,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的守護者,帶著他無法忘懷的愛戀。
「晚安」
他在初戀之人的額頭上印下友愛的吻,隨後離開了花園。只剩下歐路菲留在原地。
直到他的氣息完全從花園中消失,歐路菲還是呆呆站著,不知道該往哪裡去。一方面他慶幸凱特拒絕了他,一直以來他的腦袋都是他認識的人中最清楚的人之一,不然或許會一發不可收拾吧。另一方面對於自己再次被告白而後又被拒絕心情複雜。這次或許他真的會試著去愛他,但他卻也從來不相信自己能夠作到,他不會再愛任何人了,不管過去是否真的有過,未來也無法再擁有了。
「哼哼你想要安慰的話可以找我啊, 我不會拒絕你喔」
卡歐的聲音突然出現,雖然他幾乎都要習慣他總是在不合宜的場合突然出現,但依然感到有些憤怒。特別是當他沉浸在自我的世界的時候。
卡歐背靠著花架,雙手交疊在胸前,像是看好戲似的看著歐路菲帶著不悅的表情轉過身來。
「你又來作什麼?
「那傢伙是誰啊?
卡歐沒有回答,反而反問他,
「那不干你的事吧?….反正你沒事不都在監視我嗎? 應該知道他是我的同事吧。」
「那你也知道我不是問那個吧,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不會對他怎麼樣
「那是理所當然的吧? 你要說吃醋我可不會相信
「說不定真的會喔」卡歐放下交疊的手,朝著他走過來,歐路菲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
「竟然會主動投懷送抱還,真是太令人嫉妒了呢」白狼靠近他,已經無路可退的歐路菲只有把頭別開。
「別開玩笑了」
「開玩笑的是你吧? 到底想要讓命運脫軌到什麼地步。你再這樣亂搞我可幫不了你了
卡歐粗暴的抓起詩人的手,強迫他看著自己。他當然知道凱特羅斯是誰,雖然他並不清楚兩人之間的糾葛,但他也知道若不是凱特自己止住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所以你是擔心我來警告我的嗎?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好心呢….
歐路菲挖苦的說著,一邊想要掙脫他的箝制,可是白狼依舊緊緊的抓著他。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想要安慰的話我可以給你喔
「我才不想要….
那剛剛發生的一切到底是甚麼? 其實他自己講的都有點心虛。雖然他是想要安慰凱特,但或許在內心深處他也渴望被安慰吧,所以才會作出引誘的行動詩人的表情陰沉了下來,這些卡歐都看在眼裡。.
「真是自私又裝作無辜的樣子」白狼的語氣突然變的冰冷,卻散發的危險的氣息。
「夠了」他不想要再聽下去,其實他知道卡歐說的都沒錯,但他不想要承認。在他用力揮動手臂要想要掙脫時卡歐突然就放開他,突然得到自由反而害歐路菲有些重心不穩的搖晃,趁這時白狼從背後攔腰簍住他,並將頭埋入他的肩膀,輕啃著他的頸部,一手不安分的滑上他的腿,
「恩離約定的時間還沒到吧」雖然知道是徒勞無功,歐路菲還是試圖去制止白狼的手,比力氣他永遠都比不過,卡歐也比任何人都清楚挑逗他的方法。放棄掙扎的結果他竟然自暴自棄的想要講點道理。
「這種時候就算得很精啊,就這麼愛貶低自已嗎」
「反正那是事實
卡歐沒有說清楚,但歐路菲知道他的意思。『只有娼妓會對於溫存的時間驚驚計較』但是面對卡歐他已經不再打算去維護什麼尊嚴了。原本就是交易而已,拋下尊嚴之後他對於這種說法也就完全不在意了。
「這只是我的個人行為我可不打算給你任何好處」卡歐在他耳邊低語吐息,伸出濕潤的舌頭舔著他的臉頰。
「那我也可以拒絕吧….
連歐路菲自己都覺得自己在開玩笑,卡歐只是露出戲謔的表情,他有種不好的預感,但他卻突然失去了爭辯的力氣,今天已經發生太多事,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該堅持些甚麼。
「反正又是要來硬的吧?」他無力的說著,白狼並沒有否認,
「如果你這麼想的話,那就如你所願吧
雖然事後他一定會否認,但在這一刻,有過那麼一瞬間,他確實思考過,在內心深處他是否如此期望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