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的碎片 I

經原作者歐伊凡 九泉太陽色同意轉載
還不知道要怎麼定標題,所以暫名為碎片

碎片 I

「所以你所謂穿越虛實之間,對你來說只是遊戲;踐踏他人的肉體跟心靈對你來講不只是手段、必要性,更是娛樂吧?」
韓少淮背靠著吧台的酒櫃,仰頭看著天花板上在黑暗中無限綿延旋繞的金色紋飾與魯涅文,利爪般的文字篆刻著讚美跟詠嘆;但不是歌頌美善,而是為了絕望與悲哀的血雨降臨而狂喜所寫定。

歐伊凡只圍著一條黑色絨布的披巾,穿有舌針的舌如同毒蛇吐信般的伸出齒間抽動,金屬敲擊牙齒的聲音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在陰冷的昏暗中像著了魔似的迴響
他泛紫的嘴角微微揚起「知我者莫若你了,太可惜你只看的到此界,也只選擇相信此界,縱然我向你展示了無數絕妙的演出。」
落地鐘嘶啞的鐘聲響起,響徹空洞的長廊,是錯覺嗎?韓少淮眼角餘光看到一個金髮的身影穿過寫滿邪穢文字的玻璃牆。
「啊啊」歐伊凡歡愉的呻吟著「金絲雀,我最疼愛的珍寶.....」
清脆的玻璃破碎聲響起,他失神捏碎手中的玻璃杯,征征看著濃稠的黑血滴落,旋即像是撫摸愛人般的愛撫自己的胸膛、奶頭。
「我看亞娜莉很快就要對我奉獻出她的權柄了,紅鳥、死蝶、金絲雀都已經在我手裡,黃昏的碎片我也都持有了。」
大廳那面本來破碎龜裂的古董黯色長鏡,現在已經幾乎完好如初,只剩下鏡面中心點的一個微小的缺片,以及三個不同方向的裂紋。
「就算黑衣夫人在時紡織造中安插了醒著做夢的現世命運主、守護夢之碎片的守門人、甚至是為了抑制梯比爾而存在的Shift....祂以為祂順著時紡運行的軌跡,透過鏡像反射的均衡能夠讓這個已經歪曲到極限的牢籠能夠維持在針尖上的和平....」
他尖聲大笑,厲聲
全梯比爾的金屬跟玻璃同時震顫,發出尖銳的摩擦聲,陰影的深處悶響著千萬人的哀號
「但祂永遠不知道穿越此世與彼世的連結,是祂自己一手造成的,而這墮落腐敗的太陽之女、玷污時紡之軌的今昔命運主、還有在混沌中被斷捨離的純真,會是我最重要的一步棋。我要親眼看著這三個墮天的明星毀掉他們的母親.....」
突然他哽住,冰冷的槍管插入他的口中,抵著他的咽喉,韓少淮一臉冷峻的俯視他。
Aber Gott wird den Kopf seiner Feinde, und die behaarte Kopfhaut von einer solchen aufgewickelt, wie gehet auf immer noch in seiner Schuld.
他扣下板機,巨大的槍響迴盪在永夜的黑暗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