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una – I – Âventiure~序章 千年祭典 (一)

Fortuna – I – Âventiure

「世間一切活物的命運早已被決定好,命運之神只是看顧著,讓命運之輪輾過一切。」

序章 千年祭典

‧一‧

再過幾小時,太陽就要升起了。經過三個月只有月光相隨的黑暗,陽光終於再次回到亞斯加特的大地,冰雪消退,生命的新芽再次復甦。眾人都知道,今年將是會被寫入歷史的一年,不只因為這是這個世界再造之後的第10個千年的開始,千年一度的祭典將被大肆慶祝,更因為這場祭典開幕的序曲是新太陽神的就職典禮。自十年前掌管火焰與陽光的太陽神赫馬斯失蹤之後,太陽神-沙雷德族的王位就一直空缺著。雖然眾臣早已對當時還年幼的公主表達了忠誠,但她依舊還是依附在她的母親歐蕾雅─亞斯加特的眾神之王的監護之下,一切的政務與權力都由母親與沙雷德族的文官們掌握,她本人甚至是在歐蕾雅的金色宮殿格拉思海姆長大而不是在自己的領地亞爾。然後十年過去,沙雷德的公主也將踏入了漫長的青少年期,經過多年密集的培訓,終於在她年滿十六歲得這一年,她要正式入主沙雷德的司政所。雖然還不能正式成為支撐天地的神祇之一,但已經是踏出主政的第一步,太陽神再也不是空位,年輕的女神會坐在原本就屬於她的寶座之上等待著她的時代來臨。為了這一天,早在一個月前各方就開始密集籌備,經過無數次演練布置與周詳計畫,這一天終於到來。沙雷德的王者將在破曉從王城威魯索利安出發前往瓦爾哈拉廳,向眾神之王表達自身準備好接受天賦使命並誓言忠誠,眾神之王會將象徵太陽神的權杖與沙雷德司政所的鎖鑰給她,如此一來,她就是沙雷德家族實質的統治者了。 帶著兩樣王者的證明回到亞爾接受凱旋後,千年祭典將由點燃新火的亞爾正式開始。

 

時間要到了出發的時刻,在房內等待的沙雷德的公主-歐洛沙特‧沙雷德最後一次將護碗的繩子拉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半是因為亢奮,半是因為緊張,雖然只睡了幾個小時,但她覺得目前的狀況還算不錯。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特別為了今天訂製的,合身的褲裝與皮革裝備既能夠方便的行動也可以展露女性的身型,高貴的深紅色是沙雷德皇室的專用顏色,完美的襯托她鮮豔如火的紅髮,在衣角與邊緣等等細部都用金線繡上火焰得花紋。莊嚴而華麗,雖然今天之後她的頭銜依舊是公主,但她的服飾已經清楚的表明她尊貴如同女王的身分。

「都準備好了嗎? 需要我再跟您報告一遍流程嗎?」

陪在她身邊的除了貼身侍女之外就只有她的秘書,也是她最信任的親信歐路菲弗爾,穿著白色文官禮服的他一如往常的優雅,用招牌的甜美微笑跟她說話。在她父親赫馬斯還在的時候他就擔任這個職位,雖然他不是沙雷德族的人,卻對赫馬斯宣誓效忠,在王位空缺的期間能夠讓沙雷德的政務順利運行他絕對功不可沒。他的辦事能力早已獲得肯定,是現今沙雷德族除了沙特之外握有最大實質權力的人之一。

他也是從小教育沙特長大的教師之一。因為長年幾乎形影不離的相處,兩人私底下的互動相當的自然親近。

「不用! 你已經說過兩百遍了。」

「根據我的計算應該只有三十遍而已喔。」

「你說這麼多次我都背下來了啦! 我記性才沒有這麼差呢!」

沙特說。誰會一次一次記啊? 雖然她這麼想,但又覺得以歐路菲的個性很有可能真的一遍遍都記下來。

「好啦,我知道了,那麼就期待您的表現了。」

秘書依舊微笑著,無視主人不滿的情緒。不過這樣一來一往的確稍微紓緩了沙特的緊張。即使演練多次,實際上場卻還是不由得緊張起來。這是自八年前她接受沙雷德的眾臣效忠之後最大的場面了,那時她還只是個小女孩,就算作錯什麼大家也會包容,而且那時又有母親陪在旁邊,但現在她得獨當一面了,不容許一絲差錯。

「放心,我會一路陪伴您的。」

歐路菲補充了一句。即使在怎麼密集的教育,他很清楚他的主人還只是少女而已,看到她必需背負那些以她的年齡根本無法負荷的義務,他其實是有些心疼的。神族擁有上千年的壽命,肉身的快速成長到青少年期會開始緩慢下來,因此他們有著非常漫長的青少年期,直到外貌完全成熟個性完全成長到能獨當一面的成人為止,需要至少三百到四百年的時光。大多的王位繼承人會在這段少年時光前往前線或是出外冒險磨練自己並建立功績,為未來繼承王位鋪路。但沙特沒有這麼多時間,在赫馬斯失蹤兩年之後,當歐蕾雅宣布將停止一切搜索,並讓沙特在自己的監護之下成為王位代理人時,她的童年就結束了。當別的孩子還在探索興趣與特長的時候,她必須跟年齡比她大上許多的孩子一起學習各種理論與技能。但她從來沒有抱怨過,她內心或許跟其他所有人一樣期望父親有一天會回來,但她從來沒有說過一句想放棄的話。早在出生之前命運就已經被決定好了,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他是這樣看著這個女孩一路成長,卻還是訝異於她出乎意料的強韌。

「嗯」

沙特輕輕的應了一句,有這句話她就安心了。

 

叮─叮─

門外傳來鈴鐺的聲音,是時候了。貼身侍女為公主批上繡著金色沙雷德家徽的殷紅批風,她抬起頭,自信的向前走。

從房間到馬廄,侍女與隨從們都來為她送行。在馬廄,太陽神的直屬軍隊─ 夜陽騎士的副隊長葛利格與他的第二小隊也早已經準備就緒,只等待他們的統帥一聲令下他們就會追隨到天涯海角。

簡單跟所有同行的成員示意,沙特與歐路菲分別跨上各自的馬匹。馬廄與王城的大門都已經被打開,在今年的第一道陽光之下,沙雷德的公主率領著隨從與騎士們浩浩蕩蕩的展開命運的旅途。

********

通往瓦爾哈拉的路早就被暢通,路途中也有固定距離的應急站應付各種需求,由沙特率領得隊伍在晨曦中奔馳著,依照這個速度,大約正午就會到達瓦爾哈拉廳了。一路上也聚集不少聽聞行軍路線的人來路邊揮手致意為公主打氣。

他們一路狂奔到瓦爾哈拉,大批的英靈戰士早已排好隊伍迎接,壯麗的大門敞開,沙特與隨從們直接將馬騎進瓦爾哈拉廳內,裡面也如外面一般站滿英靈戰士,正對著大門有一個四層的高台,第一層站著20名龍神族的將領,第二層站著去除凱蘭菲爾與沙雷德的另外九個家族的族長或代理人,平均的站在左右兩側,第三層只站了兩個人。一個是沙特的親生哥哥歐帝斯,歐帝斯遺傳了母親的相貌,他穿著與髮色相稱的白色禮服,手上捧著放著她權杖的枕頭。另一邊站著也是一位白髮穿著紫色禮服的女子,是他們的表姐歐蘭妮,也是歐蕾亞的秘書。她手上捧著一個小巧的珠寶盒,深色的木頭配上古銅的裝飾,裡面放著沙雷德司政所的鑰匙。在最上層的平台上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她的母親,亞斯加特的眾神之王,掌管冰雪與戰爭的女神。歐蕾亞坐在她的王座上,兩隻銀灰的巨狼匍匐在她腳邊,兩隻雪白的烏鴉停在王座兩邊的棲木上,與他們的主人一同俾倪著眾人。

「吾主為沙雷德之王,傳承永恆火光的永生之陽。」

歐路菲以清晰有力但又柔和的聲音念出主人的名號,透過良好的回聲效果整個廳堂都能清楚聽到他的聲音。

沙特一句話都沒說,挺起胸膛顯露出相稱得自信,讓眾人看清這位沙雷德的新王。以交叉得的長矛阻擋高台樓梯的侍衛讓出道路,代表允許通行。

沙特一行人在廳中下馬,葛利格與第二小隊的11名成員整齊的牽著馬排成四排,兩位侍者穿過戰士們出來為沙特與歐路菲德牽馬。也只有歐路菲能陪著沙特走上通往高台的樓梯,在眾人的注視下,沙特鎮靜的走上一層一層的樓梯,直到來到第三層,他們站在階梯剛上來的地方。歐路菲往前走了兩步,單膝下跪然後再度開口:

「尊貴的眾神之王。吾主願向你獻上忠誠。就像沙雷德歷代的祖先,在無數的黃昏奮戰到最後一刻,我們將延續他們的精神與他們的忠誠。」

沙特直直的站著,看著她的母親,歐蕾雅依舊坐著,表情一如往常的冷峻。在所有人之前,她也只是眾神之王之下的其中一位從屬。

那一瞬間她有很多想法湧上心頭,甚至包括想停止的衝動,但那並不是因為她還沒有準備好,而是這時她才意識到這代表什麼。她是她父親的女兒,沙雷德家族的正統繼承人。她生來就是為了迎接這一天,只是或許沒有人料到會這麼快。跟許多人一樣她還想相信著父親有一天會回來,然而當她接下鎖鑰與權杖之後,她就不再只是代替他,而是將取代他成為新的太陽神。這其實也宣告了亞斯加特不再等待赫馬斯的回歸,那讓她感到有點悲傷,但是她不能表現出來。她深吸了一口氣,不讓不安的表情留在臉上。

歐蕾雅作了個手勢,為她捧著兩樣信物的歐帝斯跟歐蘭妮往王座台前走去站在地毯兩旁。沙特也沿著通往王座的地毯走過去,在第四層平台前單膝下跪。歐蕾雅終於離開王座走到沙特面前,但她沒有離開只屬於她的最高平台。

「我接受妳的忠誠。從前妳父親托付在我這裡的東西,現在也都屬於妳。沙雷德之王-歐洛沙特‧沙雷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