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una – I – Âventiure -序章-

2013聖誕節搶先公開版,
就是,是正式故事來著,但是還是草稿版 )艸(

Fortuna – I – Âventiure -序章-


再過幾小時,太陽就要升起了。經過三個月的黑暗,陽光終於再次回到亞斯加特的大地,冰雪將會消退,生命的將再次復甦。不只是如此,今年將是會被寫入歷史的一年,因為新的太陽神即將出現。自十年前掌管火焰與陽光的太陽神失蹤之後,太陽神-沙雷德族的王位就一直空缺著。雖然眾臣早已對當時還年幼的公主表達了忠誠,但她依舊還是依附在她的母親歐蕾雅- 亞斯加特的眾神之王的監護之下,一切的政務與權力都由母親與沙雷德族的文官們掌握,她本人甚至是在歐蕾雅的宮殿格拉思罕姆長大而不是在自己的領地亞爾。然後十年過去,沙雷德的公主也將踏入了漫長的青少年期,經過多年密集的培訓,終於在她年滿十六歲得這一年,她要正式入主沙雷德的司政所了。雖然還不能正式戴上王冠,但已經是踏出第一步,太陽神再也不是空位,年輕的女神會坐在原本就屬於她的寶座之上等待著她的時代來臨。為了這一天,早在一個月前各方就開始密集籌備了,經過無數次演練布置與周詳計畫,這一天終於到來。沙雷德的王者將在破曉從王城威魯索利安出發前往瓦爾哈拉廳,向眾神之王表達準備好接受使命並誓言忠誠,再從她手中得到王者的證明後凱旋歸來。如此一來,她就是沙雷德家族實質的統治者了。

時間要到了出發的時刻,在房內等待的沙雷德的公主-歐洛沙特最後一次將護碗的繩子拉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半是因為亢奮,半是因為緊張,雖然只睡了幾個小時,但她覺得目前的狀況還算不錯。
「都準備好了嗎? 要我再跟您報告一遍流程嗎?
     陪在她身邊的除了侍女之外就只有她的秘書,也是她最信任的親信歐路菲弗爾。在她父親赫馬斯還在的時候他就擔任這個職位,雖然他不是沙雷德族的人,卻對赫馬斯宣誓效忠。也是現今沙雷德族除了她之外握有最大權力的人之一。
「不用! 你已經說過兩百遍了。」
「根據我的計算應該只有三十遍而已喔。」
「我記性才沒有這麼差呢!
誰會一次一次記啊? 雖然她想這麼說,但又覺得以歐路菲的個性很有可能真的一遍遍都記下來。
「好啦,我知道了,那麼就期待您的表現了。」
秘書微笑的說著,無視主人不滿的情緒。不過這樣一來一往的確稍微紓緩了沙特的緊張。即使演練多次,實際上場卻還是不由得緊張起來。這是自八年前她接受沙雷德的眾臣效忠之後最大的場面了,那時她還只是個小女孩 又有母親陪在旁邊,但現在她得獨當一面了。
「放心,我會一路陪伴您的。」
歐路菲補充了一句。即使在怎麼密集的教育,他很清楚他的主人還只是少女而已,看到她必需背負那些以她的年齡根本無法負荷的義務,他其實是有些心疼的。神族擁有上千年的壽命,肉身的快速成長到青少年期會開始緩慢下來,因此他們有著非常漫長的青少年期,直到外貌完全成熟個性完全成長成獨當一面的成人為止,需要至少三百到四百年的時光。大多的王位繼承人會在這段少年時光前往前線或是出外冒險磨練自己並建立功績,為未來繼承王位鋪路。但沙特沒有這麼多時間,在赫馬斯失蹤兩年之後,當歐蕾雅宣布將停止一切搜索,並讓沙特在自己的監護之下成為王位代理人時,她的童年就結束了。當別的孩子還在探索興趣與特長的時候,她必須跟年齡比她大上一倍的孩子一起學習各種理論與技能。但她從來沒有抱怨過,她內心或許跟其他所有人一樣期望父親有一天會回來,但她從來沒有說過一句想放棄的話。早在出生之前命運就已經被決定好了,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他是這樣看著這個女孩一路成長,卻還是訝異於她出乎意料的強韌。
「嗯」
沙特輕輕的應了一句,有這句話她就安心了。
       叮─叮─
 門外傳來鈴鐺的聲音,是時候了。貼身侍女為公主批上繡著沙雷德家徽的批風,她抬起頭,自信的向前走。
從房間到馬廄,侍女與隨從們都來為她送行。在馬廄,太陽神的直屬軍隊─夜陽騎士的副隊長葛利格與他的第二小隊也早已經準備就緒,只等待他們的統帥一聲令下他們就會追隨到天涯海角。簡單跟所有同行的成員示意,沙特與歐路菲分別跨上各自的馬匹。馬廄與王城的大門都已經被打開,在今年的第一道陽光之下,沙雷德的公主率領著隨從與騎士們浩浩蕩蕩的展開命運的旅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