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UNA~Âventiure~ 第二章 啟程 ~(三)

(三)
米蘭達站在高聳的書架前,看著她墊腳也搆不到的架上那本她要的書。她暗暗嘆了口氣,沙特跟哥哥都到人間去了,只有她還在晚自習。因為米蘭達還沒有完成全部得學業,所以白天參與騎士團的操練之外,晚上還必須依照家教的安排讀書。
這裡是新月騎士團本部的小圖書館,因為只供成員使用,沒有人員管理設備也很簡單。原本就是不開放的圖書館,晚上更難找到人幫忙,她正思考著要不要去搬張椅子還是桌子來時,突然有個人出現在她身後。
「你要找哪本書?」那是一個很中性的聲音。在那之前米蘭達完全沒有注意到有別人存在讓她暗暗嚇了一跳,慌張的拿起手中的書單確認,站在米蘭達身後的人似乎也瞄到了,將她要找的書從架上抽了出來。米蘭達轉過身,站在眼前的是一個比她高一個頭還多一點的女子,這是由她穿著跟她一樣新月騎士的見習制服判斷的。她烏黑的頭髮紮成整齊的辮子,五官相當精緻,臉上的妝有點濃,為她的脫俗添加了艷麗感,她的眼睛是如刀刃一般的銀色。米蘭達確定自己沒有見過她,但卻又微妙的覺得她有些眼熟。
神秘的女子將書本交給她,
「謝謝…我是米蘭達‧蘭…」米蘭達雙手接下書本,
「我知道你是誰。」神秘女子打斷了她,讓米蘭達一時語塞,然後想起她在亞斯加特也算是小有名氣了,好像到處有人認識也不奇怪。
「請問你是……?」米蘭達思考著要不要問為什麼沒有見過她,但能夠進到內部圖書館的應該不會是可疑的人,這樣問會不會有些失禮呢?
「夏朵。」她簡短的回答,連姓都沒提,似乎不想要跟她多說,夏朵逕自接下去說,
「你要找的書還有幾本放在高架子上,我幫你一起拿吧。」
說著他又逕自轉身走開,米蘭達只好跟在後面,她觀察著領頭的人。她的頭髮很長幾乎到膝蓋,身型相當修長,走路方式雖然快卻相當端莊,幾乎到了一種不自然的地步,而且完全沒有腳步聲,向是用飄的一樣。米蘭達沒來由的緊張得跟著她,好像深怕走丟一般。
「你怎麼知道哪些書在高架上呢?」
「因為那些書都沒人看。」這話讓米蘭達有點困惑,
「可是那些不是基本嗎?」
「所以才沒人看啊….一般加入騎士團的人早都完成學業了,只是因為是基本不得不放在那。」
似乎有道理,米蘭達沒再問下去。
夏朵接連幫米蘭拿下幾本書,米蘭將手中越來越沉的書放到書桌上,她打算在這裡完成作業。這時夏朵也拿了自己要用的書作勢要離開。
「那個,真的很謝謝你。」
米蘭達叫住她,
「沒什麼。」
「你常常來圖書館嗎?」
沒有回答,夏朵離開了圖書館。
隔天,米蘭達趁休息時間向古妮歌德提起了夏朵。她首先似乎有點驚訝,接著將米蘭達拉到一邊。
「夏朵是我們的特務成員,所以妳不要向其他人提到她的事,也不要說妳見過她,知道嗎?」
她語重心長的說,米蘭只有傻傻的點頭,她才剛加入宮廷的世界,不確定這算不算異常。然而此後她總是會偷偷注意周遭,但她的確沒有在其它任何地方見過夏朵,只有在夜晚的圖書館有機會見到她,只是之後她從未再主動跟米蘭達說話,都是米蘭達先打招呼她才有反應。她發現夏朵相當的善於隱匿,即使她全神貫注也無法察覺她是何時進來的,或是她是否原本就在圖書館中。只有當她想被意識到時她才會讓她察覺,這點讓米蘭達相當佩服。
『新月騎士團果然都是高手』她想。
又是一個在圖書館自習的夜晚,米蘭達翻著書本,將答案抄寫在紙上。突然之間某個地方傳出聲音,
『是夏朵嗎?』她提高警覺搜尋著四周的人跡,夏朵卻從她最意想不倒的地方出現。
她的正後方。
「妳提高警覺的太明顯了,就像跟人招手說我在這裡一樣,要躲妳得人早就逃了。」
米蘭達轉過身,訝異她竟然會主動跟自己說話,然後才開始思索她說的話。
「甚麼意思?」
「呼吸聲,寫字的頻率,抬頭的次數,妳沒有注意到的這些小地方都會透露妳的存在與妳的狀態。當妳開始對周遭提高了警覺,其實是讓別人更容易注意到妳。」
米蘭達張著圓圓的大眼睛,她真的完全沒有想到這些事因為也沒有人教過她,原來自己一直在注意夏朵的事早就被發現了嗎。看到她一臉驚訝目瞪口呆的樣子,夏朵好像突然也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不過妳是騎士,也不用太在意啦…」像是要安撫他,夏朵換了比較緩和的語氣,但內容還是讓人不解,米蘭達臉上的疑惑更深了。
「我是說,妳放輕鬆就好了。下次我如果看到妳不會再嚇妳了。」夏朵突然覺得自己今天有點多話,但他也注意到那是因為米蘭達是個表情極其豐富的女孩,一個表情與眼神就可以表達很多事情。
終於聽懂了,米蘭達露出微笑。


在沙特領軍前往人間的同一時間,歐帝斯也將要迎接重要的挑戰,那是只有他自己能面對的。
「可是母親…您不覺得太早了嗎?」
歐帝斯一臉面有難色的說,因為擔任輔助的工作,歐帝斯時常會與歐蕾雅在夜晚休息之前會面,不只談公事,也時常會談論私事。
「是早了一點,但你是我最年長的兒子,也是亞斯加特的第一王子,沙特已經正式接任職位了,現在所有人都在關注你的對象…至少是可能對象。」
歐蕾雅話說得很保留,其實她也不想這麼早就提這件事,雖然她一直自詡公私分明,但她本身對賣兒女這件事卻是有些抵抗的。只是眾家族都殷殷切切的施加壓力,她也不能完全坐視不管或蠻橫拒絕。
「可是母親…」歐帝斯還想要說甚麼,卻又很難說出口,
「我都知道……我跟你父親在你這種年齡的時候就認識了,但那個時候沒有人逼我們,是因為我們很早就證明了自己夠強大。我希望你們都能夠選擇自己所愛的人,但是你雖然未成年,卻也已經不是小孩了,你想要掌握自己的命運,也必須靠你自己爭取。」畢竟是自己的孩子與繼承人,歐蕾雅與歐帝斯其實相較還算是頗親密的母子,偶爾還是會對他透露出溫情得一面。只是在這件事上牽涉到太多家族情誼,她無法全盤做主,因此以希望讓年輕人自己決定的藉口推辭,另一方面她也很明白,這件事的確只有歐帝斯自己能夠解決。
「我知道了。」歐帝斯雖然感到有些洩氣,但腦中的確已經有些計畫了。
===========
西摩用白瓷托盤端著用玻璃水壺盛裝的薄荷檸檬水走進歐帝斯的私人圖書室,那裏時常被他當成工作室使用,卻不准外人進入,只有親信可以造訪。西摩雖然不是侍女,卻自願服侍他,因為一同長大,歐帝斯也很信任她,讓她擔任自己的隨從,出入私人的場所。
歐帝斯坐在漆了白釉漆的橡木書桌前,桌上擺滿各種文件,這其實不常見,因為歐帝斯還有另一間自己的司政所,只有真正緊急重要、萬中選一的事會被他帶回來處理。不過西摩知道他在忙甚麼,下周他要舉辦一場盛大的私人茶會,所以所有事情都由他自己安排。
「妳來的正好」注意到西摩進來,歐帝斯終於從埋首的紙堆中抬起頭,西摩將托盤放在茶几上,貼心的為他倒了一杯飲料遞過去,因為工作許久相當渴的歐帝斯馬上喝了一口。
「謝謝妳,調配得真好。」在冰涼爽口的飲料中還帶有一抹花蜜的甜味,他知道這是西摩為他精心特製的,完全投合他的喜好。將喝一半的飲料放在編織蕾絲杯墊上,他的話還沒說完。
「我幫妳約了衣紡的時間,明天妳過去一趟讓小潔幫妳試衣服。」
「咦!? 甚麼衣服!?」西摩驚訝的說,
衣紡是瓦爾哈拉御用織品部的一個部門,大至宴會廳的壁毯小至枕頭套,織品部不但管理製作瓦爾哈拉城內所有織品,其中的衣紡更是全亞斯加特最高級的裁縫工作室,衣紡的首席御用服裝設計師是龍神族的龍玉潔,她只為皇家成員與親信製作服飾。
「當然是茶會要穿得衣服阿,雖然有點趕不過她說正好手上有幾件新的樣品應該很適合妳。」為了應付各種臨時需求,同時也是為了不斷精進嘗試新設計,衣坊內隨時都有上千套服飾可供參考挑選。
「可,可是…也不用請玉潔大人親自….」
「裘努斯不在,妳是我唯一的隨從,當然也要穿的非常體面啊。」
西摩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雖然她知道自己對歐帝斯來說永遠是排在裘努斯之後的,但他總是會花心思照顧她。
「話說回來,為甚麼突然要辦茶會而且趕著在公主殿下回來之前?是很重要得事嗎?」
西摩問,歐帝斯像是終於等到問題一樣坐直身體,
「嗯,我要邀請亞斯加特各家族所有未婚也未成年的貴族女孩來。」
這範圍其實不算太廣,但就他所知至少也有四五十名人選。西摩驚訝之餘也開始感覺到他的動機不單純。
「這好像某個歐路菲大人說過的人間童話故事。」
「妳是說灰姑娘嗎? 沒有錯,就像是那樣。」
在歐路菲說過得無數童話故事之中,那是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個。王國內每個女孩都有機會參加國王為王子舉辦的舞會,每個女孩在那一夜都有著幻想自己能成為公主的美夢。對於其他王子公主們來說這個故事的有趣之處大慨只有那些魔法變形的部分,但她卻為那舞會感到著迷,因為就算她與王子公主們一同長大,若不是做為王子親信,他們的世界對她是完全無緣的。其實她並不是喜愛那些絢爛的交際生活,只是想要陪伴在歐帝斯身邊。
西摩默默低下頭,她知道歐帝斯要作甚麼跟要趕著在沙特跟裘努斯回來之前作的理由了。但那只是加深了她心中的失落,因為她終究不會屬於被邀請得一列,她很明白,所以不會表現出來。將歐帝斯喝完的雕花水杯收走,連同托盤端回他該去的地方,那個地方才是她真正的歸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