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una~I~ Âventiure ‧ 第一章~天選者

天選者

『沒有人能選擇命運,只有命運能選中你。』

(一)

 

天還微微亮,各家族的人馬都已經聚集在比武大賽的駐紮地,為進場作最後的準備。因為還算是在備戰期,這次千年祭典的比武還是表演性質居多,要在盡量不折損兵力的情況下向眾人展現各家族的武力。十一家族的軍隊不會彼此比試,只有華麗的入場對伍跟照劇本套好的戲劇,重現初次諸神黃昏之時他們祖先的最後奮戰。真正的比武是從第二天開始,主要由龍神族與瓦爾哈拉的英靈戰士們進行。武術大會也可說是一場選秀大會,龍神族派出的參加者都是三百年內出生的青少年,許多都還沒有效忠任何家族,這正是他們向各家族嶄露能力的好時機,也是各家族為自己挑選戰士充足武力的機會。各項比賽的優勝者與隊伍往往當下就會被網羅,除此之外觀眾之中也有許多來自各地出生高貴的仕女,希望在賽期之中找到英勇的如意郎君。來自各地的詩人與作家也匯集在此尋找新的靈感,不少傳奇故事與浪漫逸事都在比武大會中發生。揉合了現實與夢幻,比武大賽成為每屆慶典最讓人期待的活動。

沙特穿戴著鑲嵌著金線與寶石的華麗紅色戰袍,頭上戴著有著老鷹雕像的特製頭盔,為了減輕重量已經採用鍍金的製作,但依然相當的沉重,她必須一直保持抬頭挺胸的姿勢才能維持它的平衡。她的愛馬身上也披掛著有家徽的掛飾,很多人選擇讓馬穿上全罩式的裝飾,但是沙特的馬是血統相當高貴的汗血馬,褐紅色的毛皮在某些光線下會變成血紅色,是在亞斯加特非常少見的駿馬,所以選用了沒有遮掩的設計來彰顯他的獨特之處。

跟在她身後的是穿著深紫色軍禮服的歐路菲,沒有戴頭盔的他取而代之的是背著一把金色豎琴,他身上沒有任何盔甲類的護具,強調他音樂家的身份,能夠鼓舞士兵與緩和情緒的音樂家在軍隊中也是非常重要的,能夠擁有一位音樂家在隊伍中也是一件相當光榮得的事。隨後追隨著包括艾米里歐與葛利格在內的全部16隊夜陽騎士,都穿著華麗鑲有暗紅花紋的銅色盔甲,批著血紅色的披風,騎著披著繡有沙雷德家徽與騎士團徽的駿馬,他們都帶著有著巨大老鷹翅膀的頭盔,依照職位材質與設計稍有不同。還另外跟隨著200名步兵,負責統一步調的步行鼓隊等距分布在隊伍之中。隊伍中還有三輛黃金馬車搭載著三座老鷹的雕像跟著進場,一隻頭頂上戴著太陽皇冠,一隻嘴中咬著劍,一隻雙爪抓著盾牌。各種紅色與金色的家徽旗飛揚,將沙雷德家族的威嚴與榮耀充分展現出來。

「走吧。」

歐路菲策馬接近沙特身邊,小聲催促著,因為是第一隊入場,沙特無緣先看到其他家族的隊伍。正如她的就職典禮點燃了千年祭典的信號,她率先領隊入場,揭開比武大會的序幕。

通往競技場的路旁早已擠滿了人潮來觀看這難得的盛會。各色旗幟在競技場中飄揚,四周的觀眾席也早就坐滿了人,場面非常壯觀。

沙雷德家族進場之後,各家族也依序入場。每隊參與遊行的家族都有著不同的主題與呈現方式,但都展現出各家族的特色。水與雨之神的代表色是寶藍色。御風之神是青綠色,雷神是銀灰色,海洋之神是帶著綠的深藍色,星光之神是香檳金色。褐綠色是植物之神的代表,搭配大量的金色讓他們看起來不這麼黯淡。灰色屬於雲霧之神,黃色屬於四季之神。極光之神有著非常夢幻的霓虹紫色。

當十個家族都就位之後,四面的號角手再度吹響號角,終於輪到尊貴的眾神之王-凱蘭菲爾家族。凱蘭菲爾家族的旗幟是雪白色配上金色繡線。但隊伍成員的服飾卻是錠藍色,繡著點點星光般的鑽石與硬幣。由九位女武神護駕的眾神之王全付武裝,氣勢壓過全場。就連沙特就是都是第一次看見領著軍隊的母親,那威嚴的模樣讓她深深震撼著,這天的場景她也將永遠記得。

 

*****************

坐在包廂之中,對沙特來說最困難的部分已經完成了,今天她可以好好專心的欣賞比武大會,不用再出席任何活動了。歐路菲坐在她右後方,手上拿著今天的賽程與選手的資料。

「記得注意一下有哪些優秀的戰士可以網羅的…」

「我已經全權交給艾米里歐跟葛利格了。」

沙特說,她當然知道她還不能完全放鬆,但她還是暫時不想管這些瑣事。這是她第一次參加千年祭典,一天也好,她想要好好享受一下。

比賽的選手們依序列隊入場向觀眾致意,龍神族的劍術比賽與武術比賽共五十名選手,另外參與長槍與團體競技的英靈戰士共有五百名。在眾神之王的指揮之下,比武大賽正式展開。

首先開場的是由龍神騎士蓮琪與皇家的劍術指導米蓮的示範賽,兩人也是正式比賽的裁判。蓮琪是現役八位守護邊境的將軍中最強的一位。亞斯加特是漂浮於大氣中的平面世界,四方圍繞的海平面彼岸有著通往異次元的出入口,在毫無生機只有無盡沙塵與落雷的彼端是黑暗的世界,而他們的敵人正是從那黑暗的彼端過來,因此八位將軍與他們的軍隊輪流在四個出入口駐守,兩位將軍負責一個方位,是守護亞斯加特安全最重要的職務。蓮琪是駐守南方的將軍,為了這次的比賽特地輪調回來。她的對手米蓮也是龍神族的戰士,有劍聖之稱的她在皇宮之中專門教導皇族與親信的子女劍術,沙特也是她的學生。

兩人穿著近戰用的輕便護具,蓮琪的衣服顏色是紅色,配上她深綠色的長髮相當的有對比性,另一邊的米蓮則是一襲緊身黑衣,配上她黑色的長髮充滿神祕的氣息。擔任示範賽裁判的是王子歐帝斯,穿著白衣的他站在兩人中間。兩位女將出示將使用的劍,經過裁判認可之後,兩人用劍行禮,並等待裁判的指示。歐帝斯退到場邊,雖然是試範賽,但比武是來真的。待他手勢一出,兩人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擊。蓮琪以單手握著巨大的雙手劍,毫不費力的向米蓮砍去,比起在戰場上擱倒馬匹的巨劍,米蓮手中的細劍看起來更顯渺小,但卻毫不柔弱,她也單手就擋下對手的攻擊,一轉身將守勢轉為攻勢。兩人互不相讓,以攻擊作為防禦,一有機會就馬上反擊,刀光劍影不曾停下,其間精湛的技巧讓眾人讚嘆不已。最終兩人沒有分出高下,分別各砍斷對方的一條腰帶以平局收場,但已讓場內的氣氛沸騰起來。

接著開始正規比賽,首先是劍術比賽,第一組上場的選手又讓台上引起一陣騷動,因為第一場比賽出賽的正是本次大會最年輕的選手米蘭達。嬌小的她穿著深藍色的裙裝,深褐色的頭髮紮成俐落的馬尾,手上抱著比賽指定的長劍。走上場面對人群的樣子有點怯懦,甚至差點忘了把劍交給裁判檢察。雖然大家都覺得這對她還太早了,但米蓮很堅持要讓她參賽,也就讓人對她的實力更感好奇了。

沙特也聚精會神的看著,在內心默默為她加油。兩位選手以劍互相致意。米蘭達幾乎比對手矮了一個頭還多一點,帶著稚氣的圓臉蛋穿著護具拿著長劍總讓人覺得有點不協調,但當她拔出劍就戰鬥姿勢時,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她專注的看著對方,等帶裁判蓮琪的信號。

「開始!」

『匡啷』

勝負幾乎是瞬間就決定了,對手的長劍被打到老遠的地上,第一場比賽由米蘭達拔得頭籌。在場觀眾無一不驚呼,連沙特都像是想看清楚發生什麼事一般將上半身撐到欄杆之外,雖然她其實看得相當清楚。米蘭達出擊的速度相當快,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也沒有一點破綻,第一次攻擊就讓對手難以招架,握劍的手也鬆動了,接著像是本能反應一般,米蘭達馬上作出第二次攻擊,讓原本已經沒拿穩的劍直接飛了出去,毫不猶豫的她將劍指向對手喉嚨,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毫無反應時間,蓮琪馬上判定米蘭達獲勝。

「公主殿下….請坐好」歐路菲在後面小聲提醒著,沙特才坐回位置。

「真是精采呢。看來這次比賽之中恐怕沒有人是她的對手」歐路菲說。

「不是才第一場嗎? 而且我記得不是有一個選手已經上過前線戰場…」沙特有點驚訝歐路菲會這麼早就作出這種判斷,畢竟她的秘書是以細心謹慎出名的,不過他對狀況掌握與預測的能力也相當優秀。

「經驗固然重要,但劍術比賽比的是純粹的技巧,要掌握技巧有許多方法,一種是經由練習,從練習中汲取經驗提升技巧。然而天賦也占有很大的影響力,米蘭的確有劍術的天份,不只如此,她也完全掌握了運用技巧的方法,當對手還在思考下一步的時候,她的身體已經自然而然的作出應對方式,從我過去幾個月觀察選手們的訓練過程中我還沒看到一個能像她這樣的。」

歐路菲向沙特解釋道,這是他經由客觀觀察作出的推論。

「就像你的音樂天賦嗎?」沙特突然說。毆路菲擅長音樂與彈奏豎琴,不只豎琴,任何樂器到歐路菲手上他都能馬上駕馭,他對沙特說過,那是因為他已經掌握了音樂與樂器的原理。就算是從未見過的樂器,只要把玩一下熟悉運作方式他就能將它當作自己的樂器一般演奏,他的天賦透過他的血肉與靈魂完全發揮出來。

「沒錯,就像是那樣。」

「我也想要那樣的天賦呢。」沙特說,雖然她每一個科目表現都有中上水準,但卻沒有那種與生俱來與靈魂融為一體的天賦。

「您也有您獨一無二的天賦,只是你還沒完全掌握而已。」

他篤定的說,他或許比她更早明白那是甚麼樣的天賦,但要讓她自行去體會發掘,她才能真正的掌握它。

在他們閒聊之時,劍術比賽正繼續進行下去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