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a~歷史修正主義者

「歷史修正主義甚麼的,不都是說說而已嗎?」

「在時光機被發明出來之前是這樣沒錯…」

「那種東西是可以被發明出來的嗎?」

「命運沒有阻止這件事,現在就必須付出代價…」

「所以現在這事也落到我們頭上了嗎?」

「倒也不是,這是別人的戰場,但是仍要注意著點…兩方都是,畢竟凡事都有意外…」

「怎麼有點敵我不分的感覺…」

「就像是一體兩面,一不小心就會有要是能改變歷史就好了的想法呢!」

「如果歷史崩壞的話…命運之輪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不會想知道的…」

****

「為什麼不能改變歷史呢?」

黑髮的少女低著頭,雙手緊緊的抓著深色的百褶裙,白色的學生制服上衣名牌被拼布別針遮了起來,繫著頭髮的紅色編繩讓人想到日本神社中的傳統手工藝。

「所以就是說啊…歷史即是命運,是不曾停歇的時間之河的證明,是命運之輪行過的軌跡。過去型塑今日,改變過去也會改變未來,不只是單純的蝴蝶效應而已,歷史是已經編織成型的命運,構築出我們現在的世界。改變歷史等於就是破壞命運的結構,攪亂時間之河會讓時空崩壞,這個宇宙很可能會因此而被毀滅。」

坐在少女對面的,是一個年齡與身高看起來都比她小一截的瘦弱男孩,他毫無遲疑與停頓說出這一大串話,像是已經講過很多次了一般,熟稔到有些照本宣科的感覺。

「我知道啦…」

少女有些不甘願的說,並沒有放鬆下來。

「你的職責不就是守護歷史嗎?而且也不該是『妳』提出這種問題吧。」

「因為…講到過去他們總是很痛苦的樣子…如果歷史能夠改變的話…」

少女繼續看著自己的手,不敢抬頭。對面的男孩安靜的時候明明這麼人畜無害,一講起話的口氣卻老成到不行,很像是她認識的那些『人』。

「所以說你阿,根本不知道歷史是怎麼樣的一件事吧。」

男孩嘆了一口氣,喝了一口放在面前的薄荷巧克力奶昔,

「一年有365又四分之一天,一天24小時,一小時60分鐘,一分鐘60秒,每分每秒都有人出生與死去,歷經大事或者就只是活著,一個人最長可以活一百多歲。然而一個人的一生只有一綹命運之線,記錄他的一生,每綹命運之線都會由命運之神紡紗,再與同時代的人們的命運之線編織成時代的記憶,那即是我們所說的歷史。時代的記憶會不斷延續,從世界開始之初從不間斷,那些的總和就是宇宙的記憶,也就是命運。命運是早就被決定好的,我們只是看顧它走在既定的軌道上,同時也守護保存記憶。」

男孩喘了一口氣,換拿起水杯喝水,一口氣說太多話讓他很快又覺得渴。

「妳會編織吧?或是打毛線? 那你應該知道,每綹絲線都是緊緊相連糾纏的,想要挑起一綹,必定會牽動全體,最後整個毀壞。歷史就是這個樣子,或許你以為只是一點小小的變動,只是一個人的生死改變不了甚麼,然而只是單單一綹

絲線就可能讓整個宇宙的記憶鬆動解體。」

「但是…不是也有哪種不管怎樣都改變不了的命運嗎…因為命運是既定的…」

少女終於鼓起勇起開口了,想要在那萬分之一的機率中尋找一點點可能性。

「對於還沒發生的事,的確是有那樣的情況沒有錯,因為時間是線性的,而我們永遠站在時間的後面。然而回到過去是另外一回事,那些事情是已經發生過的,命運已成定局,一個人一生發生的事都是他存在的證明,就算沒有任何人記得,我們也永遠不會遺忘,為每個人保存著記憶。如果你改變了過去,那他活過的一生又算甚麼呢?每個人的命運都會因此改變,這不是很不公平嗎?他曾經背負的命運,一生的經歷都成為虛假的。」

「虛…虛假?」

「這樣不是很可憐嗎,辛辛苦苦過完一生,結果卻被否定掉。我覺得這是非常過分的事情。」

像是被激勵到了一搬,少女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男孩,他的表情非常認真。

「對我來說,守護歷史最重要的意義就是為了那些活過的人們的存在,因為有所有活過的人們交織的命運,才有現在存在的「世界」。」

「我懂了,對不起….我會好好屢行我的職責的…」

*******

「一天講了10個人也真是太辛苦你了。」

「可是比起總數來說又太少了….」

星空的圓桌旁坐著三個人,美麗又永恆的命運之主、白色的終結命運神,還有孩童外表的記憶的守護者。

「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亞娜莉雖然這麼說,但她知道他並不是因為給自己壓力才這麼作。

「只是說說而已根本是徒勞無功。」

「你不相信他們嗎?」

「我並不真正認識他們,只是知道他們的命運,其中一半能堅持下去,另一半會失敗,剩下那些我們觸碰不到的也是一樣。而我們懼怕那些失敗引來的後果,卻也可憐那些敗給私情的失敗者。」

拉赫西斯拿起銀茶匙攪動加了牛奶與方糖的紅茶,注視著茶杯中的漩渦。

「現在想想,或許歐路菲才是最聰明的,早早離開沒淌到這場渾水。」

卡歐將黃銅酒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有些不經意的說,男孩抬起來頭來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知道嗎,你說的或許沒錯。」

令人意外是亞娜莉說出這句話,她搖動著玻璃杯,讓紫紅的酒呈現漩渦狀。

「或者說,我很慶幸他不用處理這件事…」亞娜莉接著說,

「不然就像是在看鏡子一樣……」

剩下兩人沒有回話,但其實心中都是同意的。

「卡歐,你也去幫忙拉赫西斯吧…」

「咦!?」

「既然我們無法離開也無法置身事外,就要堅持到最後。」

****

「你只是高高在上的看著一切,把命運講的這麼簡單,你能夠理解那種重複的悲傷、無法改變又無力改變的痛嗎?重要的人不會再回來,摯愛的人在面前死去,甚至必須親手去執行….」

「我知道…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

拉赫西斯打斷他的話,表情無比的認真。

「你們守護的歷史是過去,我們守護的命運是未來,雖然方向不一樣,但本質是一樣的。只是我們活在當下,跟命運一同前進,我們守護的命運也是我們自己的命運,不管發生甚麼事都不能改變他,就算會讓自己遍體麟傷、心碎欲絕,就算事過境遷之後心裡的傷口永遠不會復原也永不後悔。那些傷最後都會變為黑洞,讓靈魂墮入永遠的黑暗深淵,不是生,不是死,不是存在,只是永恆的虛空,重要的一切終究會失去、甚麼都沒有、只有悲傷留存……我看過那樣的事,甚至與他感同身受…… 所以我不想再看見任何人重蹈覆轍…不想要再守護哪種記憶…。」

然後是一陣沉默,一刻就像是一世一樣漫長,但拉赫西斯並沒有後悔吐露真言,命運之神是不會也不能後悔的,只能將自身抽離然後消解一切。但那些守護歷史的戰士們也是一樣的,明明極為類似的事情,他們大多卻還沒有或是無法有那樣的覺悟,就那樣將自己推向崩潰邊緣。

『就像是在看鏡子一樣…』

亞娜莉的聲音腦中響起。正是因為能夠理解他們將遭遇的痛苦與艱難,所以就算

機會微乎其微,他們還是選擇嘗試拯救而不是像同行一樣直接抹除他們。就算微乎其微,救贖仍然是救贖。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像是思索了很久,坐在男孩對面的人終於有些遲疑的開口,

「我會完成使命,還是失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