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網中之蝶 下的所有文章

網中之蝶~序 (重製)

原本在已完結小說網中之蝶中並沒有交代序章這段故事,但是其實我內心一直很不滿意,經過考慮許久決定還是重寫出來。如果沒有看過之前的也沒關係,因為這才是真正的開始^^

18禁‧BL

 

 

序‧ 自由意志/選擇

「如果命運已經被決定好,那麼萬物生靈真的有自由意志嗎?」

「就算有自由意志,也不代表能有選擇。」

「如果能夠選擇呢?」

「所以命運的軌道式是有彈性的,小幅度的偏差是被容忍的。」

「那如果偏差超過容忍得範圍呢?」

「這就是我們命運三神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了,如果命運之輪的軌道偏離正軌,就由我們來導正。」

「但是,即使是我們的介入其實也在命運的計畫之內,正如同即使是自由意志的選擇,最後還是可能走向同樣的結局。」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後記

 

後記:

網中之蝶的前兩章大慨可能是2009/2010就寫的,而在前言有提到,真正發生在第一篇「汙點」之前的文可能是10年前的產物,整個就是個很有紀念性的夢幻初夜(?),因為如此所以我一直想要好好發展一下這段故事。把「網中之蝶」當成中篇連載則是2012年才開始,中間也都是斷斷續續進展所以前後甚至每章之間風格落差有點大。總體來說是一篇不像是愛情故事的愛情故事。原本只是想要交代一下歐路菲與卡歐之間糾纏的關係。在真正的劇情中基本上不太會演到這些,但是卻又十分重要。因為這算是直接影響了沙特跟歐路菲的感情發展(簡而言之就是解釋沙特為何莫名被NTR的故事 (掩面)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12~ 傾斜*草稿

網中之蝶~12~ 傾斜

瓦爾哈拉宮的織品管理部被稱為衣坊的地方,是管理著眾神之王直屬領地與瓦爾哈拉宮一切的跟布料織品有關的事務的工作坊,也為眾神之王家族及其親信制作服裝。舉凡日常家居服到宴客禮服,床單到宴會廳掛飾,都是經由織品管理部的巧手工匠之手製作。
歐路菲對這裡並不陌生,因為衣坊一年到頭都十分忙碌,除了眾神之王與王子公主之外,其他的親信都必須親自這裡量身與商討各種事宜,就算是他也不例外。又因著宮廷詩人的職務,他比其他人有更多機會來到這裡。
僅穿著單薄的貼身衣物,歐路菲聽著衣坊的管理人-龍玉潔的指令抬起手讓她丈量尺寸,雖然她非常謹慎,但那有時還是會讓他有點不自在,特別是量到腰部與腿時,但他依舊很沉穩的讓她完成任務。玉潔不只是衣坊的管理者,也是守護皇宮重要的龍神騎士之一,因此她只幫最重要的人製作服裝。她總是遵守每個約定的時間親自幫他們丈量尺寸,因為她知道彼此的時間都相當寶貴,同時也代表著她對服裝與布料的熱誠。玉潔一直都很欣賞歐路菲的外表,她的美感也讓歐路菲非常激賞,兩人的交情一直都不錯。除了討論服裝製作之外也會閒聊。
「歐路菲大人您又瘦了呢」
將尺寸記在紙上,玉潔說,總是定期幫他量身的她最知曉他身型的改變,她總是說希望歐路菲多長點肉會好看,但他卻越來越瘦,已經到了讓人擔心的地步。
「您已經太瘦了,再瘦下去會被衣服壓垮的喔。您看看,連臉頰都削下去了,而且您氣色真的很差呢……
玉潔替他拿著鏡子照,憂心的說。其實歐路菲也很清楚,這已經是他這幾個月不知道聽過幾次的話了。
「謝謝你得關心,我會多注意的。」

繼續閱讀

上下快10年之寫作生涯回顧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8~靈與肉 /罪惡

靈與肉 /罪惡
「嗚嗚嗚….
「放心,醫生不是也說不用擔心的嗎?
「可是可是
「不要哭了….沒事的….
用還能正常活動的右手拍了拍哭個不停的沙特的頭,明明受傷的是他自己,她卻哭的比誰都還傷心,就像是代替不會哭得自己一樣。
其實歐路菲能夠理解她為什麼這麼難過,因為差點就斷掉是他的左手,雖然及時閃過但仍被削掉一大塊肉,當下大量出血手臂完全無法控制時他也閃過要是失去它該怎麼辦的驚慌念頭,雖然他的慣用手是右手,但彈奏樂器時兩手都是必需的,因此雙手一直是他最寶貝的部分。好在在醫生檢查之後並沒有傷到筋骨,等到傷養好之後就可以回復如初了,才讓他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沙特還是心疼的哭了,然而對他來說看到她哭的樣子比手傷更另人難過。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 ~7~樹梢

 
樹梢


幾個月前。
卡歐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將衣服一件件穿回去,其實他也有點累了。
歐路菲完全失去了意識,就算叫他也得不到任何回應。四肢癱開像是死了一般動也不動的躺在床上。滿身都是他留下吻痕與各種液體。
他覺得那是出於他的自衛潛能讓他陷入昏迷以躲避自己,但無論如何也只能到此為止了,他不會對無意識的人出手,因為他認為那像是在對待屍體或是人偶,他沒有辦法忍受毫無反應的對象,那只是單純的洩慾而已而非做愛,對他來說是白費力氣。
看著體無完膚的歐路菲,他開始覺得這次是有點作得太過分了,其實他原本是打算適可而止的,但人在衝動得時候是無法自制的,還有面對他時他也無法自制。
「唉只好送你回去了
穿好衣服,他把歐路菲得衣物撿拾起來,然後不同於之前的粗暴,小心翼翼得將床上昏迷的人抱起來,因為他總覺得,只要再施加一點力道,他懷中的人就會化為一堆碎片。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5 Metamórphosis ~變質~

在過了不知道多久之後,歐路菲終於再度張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靛藍色床廉,圍繞著自己的是柔軟的羽絨被。看來他是在自己的房間中,但他一點都不記得他是怎麼回來的。
而且他不記得的還不只這件事。
腹部與腰際一直隱隱作痛,除此之外在被子之下一絲不掛的身上似乎也多了一些他不記得的傷痕,但他完全無法想起後來又發生了甚麼事。雖然他並不想要知道,但也沒想過他竟然會遺失自己的記憶,原來最可怕的不是被記憶糾纏,而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發生了甚麼事嗎?
他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除此之外他再也感覺不到悲傷,不再為自己感到可憐,只有深深的無力感,因為一切都是他自找得。
他原以為這次不會再示弱,原以為能夠撐過去的,但是他根本無法抵禦,只有越來越失控。卡歐用行動否定了他的想法與信念,他也越來越懷疑自己當初所堅持與選擇的是否正確,再這樣下去他終有一天會輸掉自己的一切吧。
轉頭望向窗戶的方向,還有一抹斜陽,時間還不算太晚,今晚就是埃福雷的婚禮,政務暫時停擺,各人都在家中準備,因此他才能夠像這樣一直躺在床上,如果現在起來的話應該還是有充分的時間打理自己。他忍著移動時全身的劇痛打算下床,卻看到一位穿著侍女服裝的人站在床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