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小說 下的所有文章

數位賽蓮

最初是因為一個離奇的自殺案。

死者的生前最後一個網路閱覽紀錄,是一個已經結束的直播,直播主也刪除帳戶了。深入調查網路瀏覽紀錄之後,發現死者過去半年之內至少看過四次以上這種神秘的直播,每次的平台都不同,直播完便刪除帳戶,沒有任何紀錄留下。

更深入調查後發現,死者觀看的似乎一個近一年來流行起來的神秘直播,直播內容是音樂演唱,每次約半小時

歌手是一男一女的樂團的樂團組合。有人說曾經在遠東某座島國的某家夜店看過該團體的演出,該樂團只在夜店中駐唱過,從未發過專輯也從未將作品放上串流平台,如今夜店已經人去樓空,該團體也消聲滅跡了許久,為什麼突然想要開展直播事業呢?

不過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這跟自殺事件有關,只是又一則被加油添醋的都市傳說而已。

 

又是另一個偶然,調閱網路論壇資料時發現有人翻譯的外國都市傳說中,提到了讓人看完想自殺的死亡直播。不斷改變的用戶名與平台,不留任何痕跡的手法。

會是真有其事嗎?

 

踏破鐵鞋無覓處。原來在世界上最大的網路論壇中就一群有死忠粉絲組成的社群,不過其實更像是神秘研究社,終究沒有人知道直播者的真面目,是否真實存在,或是只是一個噱頭。

 

他們將之稱為數位賽蓮,全世界各地的網民輪班隨時盯著各個直播平台,每次直播前十分鍾都會出現預告倒數,因此只要一發現預告網民就會立刻公告他們就是這樣建立了強大的網路社群,偶爾也會有假消息,但真正的直播幾乎都不曾錯過。

但粉絲們不認為直播與死亡有關,雖然也有不少人說聽完之後心情會非常低落 但那只是因為音樂的炫染力太強了。

宛如悲傷擁有實體,隋著音樂傾洩而來的是令人窒息的虛無與痛苦,卻又美到讓人自願沉輪其中,就像是用歌聲誘人跳入深淵的海妖。

只是在這個新時代中海妖潛伏在網路之海中,隨時準備吞噬在崩潰邊緣徬徨的靈魂。 
tumblr_mz1tzjB9SI1qkyimuo5_1280

Der Teufelsgeiger

人們說他的音樂是不屬於此世,一聽就無法自拔,人類過去從未聽過,以後也不會再聽見,唯有透過精靈或是惡魔傳授才能達到如此非人的領域。沒有人知道歐路菲是哪裡來的,但很快他就席捲全球。他外表如同精靈美麗脫俗,眼中彷彿有星光,只要與他目光交接,短短一秒就足以讓人三天三夜魂不守舍。不只如此,他還有著不可思議的雙色頭髮,身形高挑又纖細,看似弱不經風,但當他拿起小提琴,他演奏的音樂卻讓人顫慄,其中蘊含的力量能讓最兇惡的野獸都折服,但在柔情之時或許連冥王都會再度留下鐵石之淚。

繼續閱讀

天鵝殺手

他每夜埋伏在湖旁的草叢邊,躲藏於枯樹的陰影之下,全神貫注於周遭的風吹草動,

湖面被風吹動的細訴,看不見身影的昆蟲走獸在草叢間的窸囌聲,偶爾還有遠方的狼嚎,

這都不是他期望聽到聲音。

寒風滲入他單薄的衣物,他強忍著刺骨的冰冷不想顫抖發出聲響。

 

「啪嗒」

 

鳥類拍擊翅膀的聲音引起他的注意,他似乎將寒冷遺忘,只專注地看向湖面。

一隻純白的天鵝飛落,牠的羽毛發出如月光一般的淡白光暈,

祂在湖邊張開翅膀,長長的鵝頸彎下似乎在整理羽毛,突然之間一顆頭出現在雙翅之間,天鵝的外皮隨即脫落,一位妙齡女性從中走了出來。她的皮膚如月光一般白皙,白金的頭髮閃閃發光,她走進湖中沐浴,像是許久未見似的仔細端詳自己的身體。

躲在草叢間的男子把握機會,躡手躡腳的走近脫下的天鵝外皮,他的手才剛摸到就被發現,女子發出尖銳的叫聲,男子抓起天鵝皮頭也不回的就往反方向跑,女子則緊追在後。

「等等!……等等!」

即使不回頭也可以聽見天鵝女子的聲音越來近,情急之下,男子披上了天鵝的皮,變成一隻天鵝飛走了,只留下女子在原地叫喊。

繼續閱讀

月光

月光 (R18)

卡歐X 歐路菲

 


 

 

月光是甚麼顏色?

歐路菲曾經覺得月光是無色的,顏色只是環境帶來的幻覺,直到他看見照在白狼身上的月光,他才確認那是真實的。

卡歐就是那樣能夠映照各種顏色的純白之狼,但他其實從未染上過任何顏色,永遠都是那樣蒼白冷冽,就像是月光,明明是光亮卻毫無溫度。一直以來都待在太陽的身邊,一開始歐路菲對冰冷的月光並沒有特別的感覺,直到被烈日灼傷,他才明白月光的溫柔。

繼續閱讀

2018情人節 ~ 曇花一現

曇花一現

 R18 赫馬斯X 歐路菲

飄著草藥與花瓣的粉紅浴池呈現夢幻的粉紅色澤,整座室內浴池由純白的大理石打造,配上散落各處的新鮮花瓣,讓人宛如置身薔薇夢境一般。

現在這個時節只有亞爾的溫室還有出產鮮花吧? 在亞斯加特全地都是高貴的珍品,但在這裡卻被這樣奢侈的隨意灑落。為了追求美與愉悅,不惜重本也要肆意浪費。

這就是『芙蕾雅』

一擲千金、夜夜笙歌的愛神之城。

她不存在在地圖之上,每個人卻都聽聞過她的名字。

不論男女都能在此得到藉慰與滿足,對於亞斯加特為數眾多的戰士們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雖然亞斯加特的各大城都有花街柳巷,但沒有地方的比的上『芙蕾雅』,整座城市僅僅為了滿足官能慾望而存在。她又被稱為第二個瓦爾哈拉,除了真正的瓦爾哈拉廳之外,只有在這裡能夠同時讓各路英雄共聚一堂,不論是多堅毅的英雄,在這溫柔鄉也只能折服。

繼續閱讀

失落之地與一夜驚魂 (中)

旅館大廳很陰暗,只有櫃台上點著忽明忽滅的燭台,沒有人接待,只有一顆發黑的服務鈴。黑髮青年伸手按了按鈴,他們左顧右盼打量著旅館內部。老舊,但還算優雅,以50年前的品味來說應該算是相當豪華吧,但如今一切都散發出一種讓人窒息的霉味,彷彿輕輕一拍就會有大量孢子飛奔而出。

繼續閱讀

FORTUNA~Âventiure~ 第三章 冰河

第三章 冰河

(一)

穿過虹橋之們,她第一眼看到的,是無盡的冰雪。

這就是人間世界?沒有她想像中的水塘、彩虹,只有被冰封的山谷。星光與月色是唯一的照明。她燃起兩團火球照亮同伴的路,也讓自己將周圍看得更清楚,但景色依舊沒有改變,只有無盡的冰雪。

「虹橋被雪埋住了,所以你看不到它,但是要小心不然可是會踩空的。」

伊萊莎提醒第一次來到人間的同伴們,他們站在一個小丘頂端,這裡原本是虹橋的水塘,但因為千年的積雪變成一座小山丘,還是因為他們定期剷雪才能讓虹橋之門顯露出來,虹橋頭兩旁則是插了兩根長矛作為標記。

伊萊莎與雷妮一同走在前頭,領著剩下三人走下去。虹橋之門在他們身後關起,但沒有消失。人間的雪踩起來非常柔軟,沙特只是想要踏上去,卻將它整個踩穿了,她一腳陷在雪地中,怕另一腳一用力也陷下去,動彈不得。歐路菲輕巧的踏著鬆軟的雪到她身後,抓住她的肩膀與腰帶將她拉起來,彷彿站在實地之上。終於站穩的沙特小心的走著,避免再度陷下去。

「人間的重力跟我們不太一樣,凡事都要輕一點。不然跳一下就飛起來,開個門就把門拆下來可是會嚇到人的。」

蕾妮說,走下橋之後,虹橋之門就消失了。

「這代表我們已經離開虹橋了,當我們要回去再次踏上橋時它會再出現。那麼,各位,歡迎來到米斯加特─也就是人間世界。」

他們一路走到山谷口,有一隊人與好幾台雪橇在等著他們,各個都緊緊包裹著毛皮,其實沙特並不覺得特別冷,這樣得天氣對她來說很有親切感。但對照剛剛雷妮的話,對人類來說已經是難以忍受得酷寒了吧。

「這裡對於人類來說是聖地,千年以來不曾有人類踏足,最遠就是到那裡了。」

說完,雷妮與伊萊莎跟他們揮揮手,然後跑過去與他們打招呼,沙特等人也跟上去,那群人禮貌的與他們示意,卻沒敢跟他們說話。沙特感受得出他們的緊張,她也認出其中有一位與她看起來年紀相仿的女孩,他們分配了雪橇位置,沙特搭乘她的雪橇。領隊的男人載著雷妮,伊萊莎則搭乘殿後的雪橇。由雪橇犬拉動的車隊排成一排,穿越廣大無際的冰原。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