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知識+

特斯卡特利波卡(1)別稱與化身

這篇因為就沒有四色煙霧鏡的集團活動,為了避免一直重複寫全名會閱讀困難,會穿插使用煙霧鏡這個稱呼。
順帶一提,雖然日語總是把他的名字念成特斯卡.特利波卡,但其實正確的念法應該是 Tez—cat—li—po—ca
貓咪不可分!


看完阿茲提克神話的入門介紹,可能會覺得這個神根本就是專門製造混亂的神經病,特斯卡特利波卡絕大多數出現在大眾文化中的形象也的確如此,在羽蛇神的個人資料以及1-7中羅曼醫生更直接說他是惡神,因此當初2-4給出冠位從者、狂職與南美這些線索時許多人就推測出他的真實身份。(因為其實阿茲提克跟馬雅都是中美(美索美洲)不是南美啊…….)


然而真得是如此嗎?其實真正仔細研究這位神,會發現其實他的各種傳說以及在阿茲提克人的生活中扮演的角色都是互相矛盾的,他的多面性是如此複雜而矛盾,幾乎難以拼湊出一個完整的形象,或許也是因為如此他的人物資料中寫著他更像是一種系統。
在研究納瓦人文化的西方學者眼中,特斯卡特利波卡是可與宙斯與奧丁媲美的主神,卻也是跟路西法同等的墮落惡神,他誘拐女神與在托蘭城利用人性弱點的行動更時常被與誘騙夏娃犯下原罪的蛇做對比。
但不管是什麼資料來源一定都會說祂是阿茲提克真正的神。
什麼叫做真正的神呢?
要解釋這個概念我想到的是在舊約聖經約伯記中,約伯最後問上帝為什麼他要經歷這一切苦難,上帝的回答出乎意料是:「我創造天地的時候你在哪裡呢?」
原文當然不只是這樣,但是意思就是神創造了天地萬物所有一切,不管是福是禍,人類都是沒有立場質疑神的。
我想或許可以總結為:特斯卡特利波卡不是任何自然現象與存在的擬人化,也不是神格化的現實人物,他所體現的就是凌駕於人類、無法測度的「神」這種概念。
西班牙人最開始進行傳教活動時確實有使用特斯卡特利波卡來解釋「上帝」的概念,也的確讓阿茲提克人很快就進入狀況,可以說他之於阿茲提克人的確就像是西方的上帝,但同時卻又有著所有惡魔的特徵XD。
不過他與基督教的神(或者大多宗教的神)有著本質上的區別,基督教的神本質是對人類無償的愛,如同最終約伯得到比失去更加多倍的祝福,信仰的成立便在於人類永遠可以相信自己會被創造者所愛。
但對於特斯卡特利波卡卻沒有人有這種信心,他並非需要跟人類互惠的神明,他可以今天給人榮華富貴,明天就奪走所有的一切,有時一切看似毫無理由,他愛幹嘛就幹嘛,人類只能戒慎恐懼的活著。
這基本都反映到下面幾個稱呼。
Titlacauan 我們是他的奴隸
Ipalnemoani 我們賴以為生者
Ilhuicahua Tlaticpaque 天地之主
Moyocoyatzin 自我創造者(早期翻譯為反復無常的造物主)
Moquequeloa 嗤笑者

其中第一個跟最後一個—Titlacauan 跟Moquequeloa 或許是最常造成誤解並讓他被汙名化。
這兩個講的都是他命運之主的屬性。煙霧鏡掌管命運,人類無法逃離命運就是無法逃離特斯卡特利波卡的手掌心,然而嗤笑者並非將人類當成玩具隨意玩弄嘲笑或以人類不幸為樂,事實上這比較像是當人在遭逢惡運時會問蒼天「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煙霧鏡對命運的影響並不是拿著一隻筆在紙上寫幾個字,而更像是一種「交換」,他的手中握有許多不同的命運,那些敢面對他展現勇氣的人可以換得更好的命運,而害怕消極之人只能接受自己所被給予的命運,更甚者,被換成更差的命運。特斯卡特利波卡的笑容總是出現在命運轉變之時,或許也是因為如此才有當他露出笑容就是有人不幸的說法。
但其實這邊還可以順便補充一點。
煙霧鏡與貴族跟統治者密切相關,但他也是奴隸的保護者,
阿茲提克的奴隸並不是沒有人權的社會階層,身份也不世襲,通常是罪犯或是欠債無法償還才會淪為奴隸,但依舊有公民權,主人不能隨意殺害跟買賣奴隸,奴隸還完錢也可以贖回自由,其實更像是長期雇傭關係,雖然還是有身分之別,但是主人(老闆)還是有照護奴隸(員工)的義務。
並且一年當中特定的一週,奴隸們可以洗刷乾淨得到新衣服、短暫放下奴隸的身分,誰在這段時間內虐待奴隸會受到特斯卡特利波卡嚴厲的懲罰,不但會失去一切財富跟社會地位,更可能成為俘虜被敵人獻祭吞吃。但其實不止這段時間,任何擁有奴隸的人如果遭遇不測、突然生病或是各種事故都會被認為是因為沒有好好對待「特斯卡特利波卡最愛的孩子」而得到報應。
不難發現這裡講的都是同樣的概念: 人的財富與地位都是特斯卡特利波卡給予的,如果人忘恩負義或是過於驕傲苦待他人,他就會把這些人的好命跟不幸的人交換,因此越是位高權重與亨通的人反而越容易成為他「嘲弄」的對象。這也反應在阿茲提克法律中,貴族犯罪的刑罰比平民犯罪還要重的多。
有些人認為煙霧鏡代表著懲罰式的正義,因為他雖然很少憑空獎勵人,但一定不會放過給予懲罰的機會。
如果從這點看來「特斯卡特利波卡的奴隸」這個稱呼的其實並沒有這麼負面?

接著繼續談談他其他的稱呼

Tloque Nahuaque /臨近之主

Yohualli Ehecatl / 夜晚之風

煙霧鏡本來就跟風關係匪淺,另外夜晚之風代表的也是夜晚遊蕩的鬼魂(煙霧鏡的化身或召喚出來的),或是巫師掀起散播疫病的災厄之風,有著巫術之神的面向。

你跟狂獵也有關係嗎

Telpochtli / 少年

特斯卡特利波卡是戰士學校Telpochcalli(青年之家)的守護神,阿茲提克有義務教育系統,男孩15歲後可以進入Telpochcalli接受成為戰士的各種嚴格訓練,但這時他們還不是戰士,Telpochtli 就是更貼近這些男孩們的形象—一個完美的少年,剪著短短的頭髮,象徵的青春無限的力量。

各方面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正面純潔無瑕的形象。

Yaotl – 敵人

這個稱呼還可以添加更多元素

Tlacochcalco Yaol來自北方的敵人

Huitznahuac Yaotl 來自南方的敵人

Necoc Yaotl雙方的敵人

特斯卡特利波卡跟誰都不是朋友,人緣很差(也難怪?)

Yaotl是煙霧鏡戰士與戰爭之神的面向, 跟小弟維齊洛波奇特利非常相似,時常一起出現也難以分辨。

如Necoc Yaotl這個名稱的字面意義,他不只是戰士,更是挑起戰爭之神,將不和與紛爭散佈於人間。

戰爭當然不能一個人打,因此特斯卡特利波卡最喜歡戰士,為了鼓勵男人獻身於戰爭,不但活著的時候可以得到各種獎賞,就算在戰場上死去也能進入特別的樂園:

「在那裡有著一切美好的事物,有鮮花、菸草、音樂、美女,戰士們可以隨心所欲、愛做甚麼就做甚麼,不會有任何人禁止他們。」

特斯卡特利波卡非常聞名的不只誘惑男女,還有為戰士們提供美女的能力,這一方面是反映墨西加人有以女性獎勵英勇戰士的習俗,但也有另一層比較溫和的涵義,就是要回到誘拐羽花女神的故事,可以看成煙霧鏡深諳拐騙追求女性的手段,可以在追求異性這件事上有所幫助(類似於愛情魔咒)。

而既然是「敵人」就代表他可以接受挑戰也喜歡挑戰人,他喜歡夜晚外出,有時會獨自在十字路上等人來找他,有時會變成鬼魅或怪物主動嚇人,這時就是挑戰他翻轉命運的好機會,但戰士外出若是掉以輕心鬆懈下來也可能被他襲擊。

這邊我想補充一下,雖然說遊戲中他說他與山翁的連結是因為山,但我其實發現一個更貼切的關聯性,只是遊戲中不可能會寫出來的地方。

關於山翁—山中老人與阿薩辛

先註明遊戲中的山翁與阿薩辛教團基本上完全跟現實無關。

阿薩辛教團現實中是伊斯蘭教的異端,當然最著名的就是他們曾在中世紀歐洲叱煞風雲的暗殺歷史、無孔不入的滲透跟敢死隊般的忠誠。關於他們為什麼這麼勇敢不怕死以及刺客到底是怎麼培養出來的眾說紛紜,一直以來都有人認為他們是用大麻控制刺客,不過中世紀有一個關於山中老人非常有趣的傳說:

據說在中亞某處山上曾有一座人造的天堂花園,那座花園被高牆圍繞,裡面種植著許多美花美果,花園中住了許多如天使般美麗的少年跟少女,除此之外還有會流出奶與蜜的噴泉。
(這個花園描述基本上就是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中都有人間天堂=伊甸園的概念)
但是花園的主人是一個大壞人,他讓年輕男子在花園中享受七天如天堂一般的生活,之後把他拖出來,告訴他只要完成任務就可以再次進入天堂,藉此養出一群死忠的刺客。這個花園在阿薩辛被蒙古人滅團也被夷平了。

不得不說就算地域不同,操控男人賣命的方法都是一樣的阿XD
不過想當然爾普遍級遊戲不可能提到這種設定,只是我個人的興趣補充。

最後也補充一下關於Huitznahuac ,這名字跟Huitzilopochtli 開頭很像,學者在比較近代才發現到在納瓦語中左邊跟南方是同一個字,因為指稱的是太陽的左手邊—也就是南方。
這也是為什麼早期會將維齊洛波奇特翻譯為左邊的蜂鳥,但考慮脈絡現在比較常用的名稱是南方的蜂鳥。此外Huitznahuac這個名字也可以有左撇子的意思。

Ome Acatl / 2蘆葦

阿茲提克同時使用兩種歷法,其中一種是類似農民曆的占卜歷,曆法的部分因為有點複雜就先跳過,總之類似於天干地支排列,13個數字排列搭配20個日曆名,一年有20個13天週期總共260天,每天都有主宰的今日之神,每個週期也有由一位神主宰。2蘆葦是特斯卡特利波卡主宰的日子,另外蘆葦這個符號也是由他掌管,代表得的是權杖。

除了2蘆葦之外還有許多日曆名都跟煙霧鏡有關,Ome Acatl對應的是本人,其他則是對應到不同的化身面向,分別是Tepeyollotli、Huehuecoyotl跟Chalchihuihtotolin。

還有周期CE MIQUIZTLI (1死)也煙霧鏡主宰的,雖然有些說法會將太陽與月亮視為周期CE MIQUIZTLI的神。

既然已經提到化身了就順著繼續來講其他化身,

肉身化身別種動物叫做Nahual,而tonalli則比較類似靈魂動物 。

之前提過特斯卡特利波卡最喜歡的動物是美洲豹。為什麼呢?

或許是因為美洲豹與煙霧鏡的特質有許多相似的地方,美洲豹是中美最強大的掠食動物,可說是雨林中的萬獸之王,是被畏懼的對象。而美洲豹也被視為「黑夜的太陽」或「死太陽」,因為貓科的眼睛會在暗處會反光,而美洲豹身上的斑紋被視為星星—也就是夜空,關係性顯而易見。

美洲豹是美索美洲最古老的信仰對象之一,豹(人)神的形象幾乎一開始就在這個文化中,阿茲提克也有一位豹人神,那就是

Tepeyollotli  特佩約爾洛特爾 —山之心臟

Tepeyollotli雖然被視為煙霧鏡的穿上豹人皮的一個面向,但這其中有很多難解跟或許永遠無法釐清的疑問。

首先,如上所說特佩約爾洛特爾本身也是一個神明,他是洞穴、回聲與地震之神,

他主管Calli(房屋)這個日歷符號,並主宰週期1-Mazatl(1鹿),

同時他還是九位黑夜領主之一(煙霧鏡跟特拉洛克也是其一)

這樣看來彷彿煙霧鏡的事還不夠多還要換個造型做更多的工作?

然而到底是煙霧鏡先變成豹人然後才變成Tepeyollotli,還是先有Tepeyollotli這個神煙霧鏡只是假扮或是被誤認成他呢? 因為一開始第一太陽紀只說他變成美洲豹而非變成Tepeyollotli,所以代表這個化身不是單純變成豹而已。

盜帳號疑雲!?

不過其實日歷當中的很多神都已經鮮為人知只剩其名,或許是因為這樣才被特斯卡特利波卡吸收或是被當成分靈了吧,畢竟權能都相當類似或有一定程度的關係性。

同樣的情況可能也發生在Hueheucoyotl跟Chalchihuihtotolin身上

Hueheucoyotl—老郊狼

顧名思義是郊狼,

Huehuecoyotl

主宰日歷符號Cuetzpalin(蜥蜴)與週期  1-Xochitl(1花)

Hueheucoyotl是音樂、舞蹈、惡作劇之神,但也代表著放縱情慾與男色(不過基本上男女皆可。)

他的事蹟基本跟煙霧鏡完全重疊,比如說誘拐羽花女神是可以拐幾次,誘惑或拐騙女性,也被視為祈求愛情魔法的對象……基本上都是煙霧鏡做過的事換個名字。

關於煙霧鏡變身郊狼則有一個故事:

有一位戰士某天在路上看到一條蛇與一隻郊狼在扭打,眼看郊狼快要被蛇給勒死,情急之下戰士拿棍子打昏了蛇,脫困的郊狼雖然馬上跑走,之後連續三次刁來火雞送給戰士。

這個故事同事可以看到戰士選擇了展現勇氣與實際行動,而煙霧鏡也不吝勤馬上給予獎賞。

不過也跟特佩約爾洛特爾一樣,這裡變成動物跟變成別的神似乎是兩回事。

Chalchihuihtotolin—寶石鳥/玉火雞

有著綠色的羽毛而得名,是一隻(母)火雞


Chalchihuihtotolin

主管日符Tecpatl (燧石刀) 與週期1-Atl(一水)

關於他的資料非常稀少,有說他是瘟疫與疾病之神,有說他是夜晚與魔法與神祕之神(兩者都與夜風的定位重疊),有說代表無所不能、盛宴和狂歡,但是又有說他可以淨化(男)人的罪惡感,似乎沒有人確定他真正是做甚麼的。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火雞的確是煙霧鏡常化身的動物之一,之前提過火雞是阿茲提克的人主要食用家畜,阿茲提克沒有大型畜牧動物,只養火雞跟狗(都是前四太陽紀人類變化而來的)。同時火雞常被認為是高貴的動物,卻也是一種有翅膀卻不會飛的鳥,也是少數煙霧鏡化身不是掠食動物而是被吃的那方。

總之因為太多不明確與無法辨別真偽的資訊,我稍微拼湊出一個脈絡大慨是這樣,

有一說認為火雞頭頂的肉會讓男人陽痿,瑪雅神話中也有給出軌的伴侶火雞湯的橋段,可能代表著對通姦/不當性行為的懲罰,火雞雖然是重要食物來源,吃了不對的地方反而身體會變壞(病)。阿茲提克文化雖然喜歡二元對立,但對立總存在同一處,不會有絕對的好與壞,好事也可能導致壞事,反之亦然,汙穢也是洗淨的一環,疫病也可以是淨化的一環。

這種對立在許多地方可以看到,當然還有特斯卡特利波卡本身就是一個又好又壞、自體對立的大集合,身為犯罪者卻也是制裁者;身為引誘者卻也是抑制者;帶來疾病也給予治癒;收取活祭也自我犧牲。也是因此現今更多人願意以中立的眼光認識這位無常之神後,會將他的破壞與毀滅行為視為刺激成長與改革的推動力。

※順帶一提,其實美洲豹的肉也被認為可以抑制性慾……你們想吃美洲豹的肉?不過可能就是因為實踐太困難所以改去找火雞吧XDXDXD

最後同場加映,關於FGO中羽蛇神叫他蜘蛛的事,很可能有「又」是從托爾克(托蘭)系列來的,據說在那裡特斯卡特利波卡會乘著蜘蛛網從天而降,除此之外似乎沒有特別著名的蜘蛛形象。(我越來越覺得這個羽蛇神的成分怪怪的了)

其實特斯卡特利波卡還有很多化身跟別名這邊沒有提到,但是因為實在太多了,主要挑的都是以遊戲中出現過的為主。

至於他到底是豹還是蛇,雖然遊戲中他自稱原形來自馬雅的托希爾與考維爾都是蛇神,他們都被認為對應馬雅的God K,特徵也都是獨腳,另一隻腳是蛇。

托希爾意為黑曜石,是火與風暴,戰爭與獻祭之神,非常嗜血,「胡拉坎」是他的另一個名字,意為獨腳,也是英語颶風的語源。

考維爾是閃電、豐產與玉米之神,也與王權有密切的關係。

在許多流傳中煙霧鏡的義肢常被畫或是描述為蛇的形狀,權能已經說過很多的確都非常類似。不過阿茲提克的特斯卡特利波卡除了蛇腳之外就滿少提到蛇就是了,雖然也有創世神話的版本是他跟羽蛇神變成蛇纏住大地女神的四肢將她扯開(這個版本腳就沒事了)。但除此之外沒有像豹人那樣有名的蛇形Nahual(雖說如果本來就是的話也不需要變了?)。不過總體來說身為至高存在應該已經脫離這種形態概念了才對,反正他要變成甚麼都可以嘛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