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dmin 的所有文章

UNKNOW(2)

在淺層的夢中偶爾他會遇到同來窺探未來之人,
他們都只是短暫的過客,沒有人比他在夢之淵中待得更久。
每一天他都來到更深層的夢中,遇到的人也越來越少,
直到無人能至的黑暗之處,就連無垠的黑暗也無路可走,

他想這就是他的終點了,他的生命將在此終結,

獨自一人,卯然一身,也無人知曉。

但他聽到了一個聲音。

他從未聽過那種聲音,那不屬於他的世界,像是細緻金屬零件規律轉動,又像是蜂鳴刺
耳卻聽不出發聲物體,彷彿無中生有的奇異聲響。

「是誰在那裡?」

他大聲呼喚,

沒有回應,

然而在黑暗之中,浮現一個紅色的光點。

第九章 Promised Land (I)

( 巴林德醫院)

巴林德醫院內紛紛嚷嚷,不若平常的寧靜。
員工休息中所有人圍繞著剛貼出來的公告,不安的討論聲此起彼落騷動著。
上面寫到醫院被安樂鄉收購,將改建成更進步的科技病院,院內人員也將大改革,會各別商談安排去向,並公布了會談時間表。

每個人都人心惶惶不知所措,突如其來的巨變讓他們無所適從,病院中瀰漫著一股奇怪的氣氛,連病人都感受到了。
有人被介紹到歐陸大城市福利更好的醫院,也有人即將失業,對桂妮來說其實怎麼樣都無所謂,她只想做好自己現在該做的事,
但這個世界只是不斷催促他們前進,一點都不想讓他們停下腳步。
提早結束手邊的工作,桂妮來到院長室。


「歐康納太太得到安樂鄉的邀請函了,她指名要妳當她的隨行看護」
歐康納太太是巴林德醫院的大股東,也是促成安樂鄉收購案的一大推手,這結果完全不意外,幾乎讓人覺得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了。
原來安樂鄉也是可以收買的,桂妮不免覺得有點莞爾,但其實歐康納是個好人,完全沒有有錢老太太的架子,她以前就時常指定桂妮看護,
桂妮也覺得受寵若驚,她從不覺得自己特別優秀。
「這可是大好的機會!」
院長激動的說,似乎非常羨慕,但也是真心為她高興。
「非常謝謝你,但容我拒絕。」
「什麼!很多人搶破頭都想進去耶!」
院長似乎沒預料到她會一口回絕,震驚之情完全寫在臉上。
「我原本就沒有想去安樂鄉,這個心意一直沒有變。」
「妳再多考慮一下吧!這可是一輩子的事,妳現在覺得自己還年輕,但你總有一天也會老的啊,妳男朋友也可以一起去,這樣你們的未來就不用愁了。桂妮妳是個很優秀的人,妳要去哪裡就職一定都沒問題我也會幫妳寫推薦信,但這是難得的好機會,妳再好好考慮一下好嗎。」
院長說什麼都不願意在紙上寫上拒絕,好說歹說的勸她,最後幾乎是強硬的要她再考慮一下的推出辦公室。
「唉……」
離開院長室,桂妮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

繼續閱讀

如夢似幻的時光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懷孕,原本她以為可以像上次一樣堅守到最後一刻,但肚子中的寶寶似乎相當會鬧脾氣的,每當她坐在王座之上就會開始胡鬧,就算是歐蕾雅也只能乖乖躺在床上,只有躺著不動時胎兒才會乖乖的。

繼續閱讀

UNKNOW(1)

生來不能視物,耳不能聽,口不能言,也毫無知覺,
但我對世界的認知清晰無比,
不是在肉身的世界,而是在夢中,
記憶的源頭,靈魂的根源,
我一出生便在此處,我能夠看見過去,也能夠看見未來,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只是看著他人的過去與未來之夢,卻從未看見我自己。
預言者不能看見自己的命運,
我也從未真正認知到真正的自我,
直到我第一次從夢中醒來,
什麼都看不見、甚麼聽不到、張口只能發嘶啞氣聲,身體沒有一個地方不疼痛,卻也沒有地方可以控制,
我從無邊無際的世界中被關入那個黑暗狹小的箱子動彈不得,
那就是我的身體,只是活的屍體,活著,但與死無異。
我只能作夢,唯有在夢中我是自由且完整的。

我曾從他人的夢中看到我自己的樣子,出生以來從未曬過陽光,皮膚蒼白如紙,從未使用與行走的四肢早已萎縮如枯枝,毛髮因為缺乏營養褪成乳黃色,

僅此一次,我看見了自己的未來與自己真正的樣子。

我只是一個幽靈,一個活死人,沒有留下過任何生命的痕跡,只為了那個被詛咒的生命。

能夠看穿星光投射方向的眼睛,與宇宙的記憶連結的意志,

出生以先便有記憶與心智,

為了服侍命運而生,最後也是唯一,我家族代代祈盼的真正的預言者。

我的孩子

注定不會有正常心智,注定如我家族的所有人一樣瘋狂

注定走向不幸。

但我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做不到,

我只是為了讓他誕生的最後的一塊基石。

如果他能保有理智,應該寧願自己從未出生,

如果他能正常思考,應該痛恨我們所有人。

為什麼,什麼樣得世界需要這樣的存在,

什麼樣的命運需要犧牲我們所有人,

我永遠無從知曉。

所有的未來都在那一刻停止,

而我將永遠在夢中作夢,直到我的肉體完全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