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a~歷史修正主義者

「歷史修正主義甚麼的,不都是說說而已嗎?」

「在時光機被發明出來之前是這樣沒錯…」

「那種東西是可以被發明出來的嗎?」

「命運沒有阻止這件事,現在就必須付出代價…」

「所以現在這事也落到我們頭上了嗎?」

「倒也不是,這是別人的戰場,但是仍要注意著點…兩方都是,畢竟凡事都有意外…」

「怎麼有點敵我不分的感覺…」

「就像是一體兩面,一不小心就會有要是能改變歷史就好了的想法呢!」

「如果歷史崩壞的話…命運之輪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不會想知道的…」

繼續閱讀

失落之地與一夜驚魂 (中)

旅館大廳很陰暗,只有櫃台上點著忽明忽滅的燭台,沒有人接待,只有一顆發黑的服務鈴。黑髮青年伸手按了按鈴,他們左顧右盼打量著旅館內部。老舊,但還算優雅,以50年前的品味來說應該算是相當豪華吧,但如今一切都散發出一種讓人窒息的霉味,彷彿輕輕一拍就會有大量孢子飛奔而出。

繼續閱讀

FORTUNA~Âventiure~ 第三章 冰河

第三章 冰河

(一)

穿過虹橋之們,她第一眼看到的,是無盡的冰雪。

這就是人間世界?沒有她想像中的水塘、彩虹,只有被冰封的山谷。星光與月色是唯一的照明。她燃起兩團火球照亮同伴的路,也讓自己將周圍看得更清楚,但景色依舊沒有改變,只有無盡的冰雪。

「虹橋被雪埋住了,所以你看不到它,但是要小心不然可是會踩空的。」

伊萊莎提醒第一次來到人間的同伴們,他們站在一個小丘頂端,這裡原本是虹橋的水塘,但因為千年的積雪變成一座小山丘,還是因為他們定期剷雪才能讓虹橋之門顯露出來,虹橋頭兩旁則是插了兩根長矛作為標記。

伊萊莎與雷妮一同走在前頭,領著剩下三人走下去。虹橋之門在他們身後關起,但沒有消失。人間的雪踩起來非常柔軟,沙特只是想要踏上去,卻將它整個踩穿了,她一腳陷在雪地中,怕另一腳一用力也陷下去,動彈不得。歐路菲輕巧的踏著鬆軟的雪到她身後,抓住她的肩膀與腰帶將她拉起來,彷彿站在實地之上。終於站穩的沙特小心的走著,避免再度陷下去。

「人間的重力跟我們不太一樣,凡事都要輕一點。不然跳一下就飛起來,開個門就把門拆下來可是會嚇到人的。」

蕾妮說,走下橋之後,虹橋之門就消失了。

「這代表我們已經離開虹橋了,當我們要回去再次踏上橋時它會再出現。那麼,各位,歡迎來到米斯加特─也就是人間世界。」

他們一路走到山谷口,有一隊人與好幾台雪橇在等著他們,各個都緊緊包裹著毛皮,其實沙特並不覺得特別冷,這樣得天氣對她來說很有親切感。但對照剛剛雷妮的話,對人類來說已經是難以忍受得酷寒了吧。

「這裡對於人類來說是聖地,千年以來不曾有人類踏足,最遠就是到那裡了。」

說完,雷妮與伊萊莎跟他們揮揮手,然後跑過去與他們打招呼,沙特等人也跟上去,那群人禮貌的與他們示意,卻沒敢跟他們說話。沙特感受得出他們的緊張,她也認出其中有一位與她看起來年紀相仿的女孩,他們分配了雪橇位置,沙特搭乘她的雪橇。領隊的男人載著雷妮,伊萊莎則搭乘殿後的雪橇。由雪橇犬拉動的車隊排成一排,穿越廣大無際的冰原。

***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序 (重製)

原本在已完結小說網中之蝶中並沒有交代序章這段故事,但是其實我內心一直很不滿意,經過考慮許久決定還是重寫出來。如果沒有看過之前的也沒關係,因為這才是真正的開始^^

18禁‧BL

 

 

序‧ 自由意志/選擇

「如果命運已經被決定好,那麼萬物生靈真的有自由意志嗎?」

「就算有自由意志,也不代表能有選擇。」

「如果能夠選擇呢?」

「所以命運的軌道式是有彈性的,小幅度的偏差是被容忍的。」

「那如果偏差超過容忍得範圍呢?」

「這就是我們命運三神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了,如果命運之輪的軌道偏離正軌,就由我們來導正。」

「但是,即使是我們的介入其實也在命運的計畫之內,正如同即使是自由意志的選擇,最後還是可能走向同樣的結局。」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