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s Exil (8)Locus amoenus (III)

在年份不可計算的神話時代,世界由宇宙之樹支撐著,其上有九個世界,愛瑟神族的花園—亞斯加特位居於頂端俯瞰著位於中層的人間,北歐眾神不論愛瑟還是瓦尼爾都驍勇善戰,因為他們將面對末日的最後一戰—諸神黃昏,他們不斷壯大的自己的力量,打造強力兵器,收集英雄的靈魂,但最後一切還是在劫火之中燃燒殆盡,然而諸神的血脈並沒有滅絕,在新天地之中,光明之神從冥界歸來,與神族的倖存者一同建立新的樂園。

「那就是我的祖先,我的母親是繼承大神奧丁直系血統的眾神之王,我的父親則是承襲自重生的太陽神巴德爾,新的北歐神族不在有族裔之分,所有人都是愛瑟的後裔。」

繼續閱讀

數位賽蓮

最初是因為一個離奇的自殺案。

死者的生前最後一個網路閱覽紀錄,是一個已經結束的直播,直播主也刪除帳戶了。深入調查網路瀏覽紀錄之後,發現死者過去半年之內至少看過四次以上這種神秘的直播,每次的平台都不同,直播完便刪除帳戶,沒有任何紀錄留下。

更深入調查後發現,死者觀看的似乎一個近一年來流行起來的神秘直播,直播內容是音樂演唱,每次約半小時

歌手是一男一女的樂團的樂團組合。有人說曾經在遠東某座島國的某家夜店看過該團體的演出,該樂團只在夜店中駐唱過,從未發過專輯也從未將作品放上串流平台,如今夜店已經人去樓空,該團體也消聲滅跡了許久,為什麼突然想要開展直播事業呢?

不過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這跟自殺事件有關,只是又一則被加油添醋的都市傳說而已。

 

又是另一個偶然,調閱網路論壇資料時發現有人翻譯的外國都市傳說中,提到了讓人看完想自殺的死亡直播。不斷改變的用戶名與平台,不留任何痕跡的手法。

會是真有其事嗎?

 

踏破鐵鞋無覓處。原來在世界上最大的網路論壇中就一群有死忠粉絲組成的社群,不過其實更像是神秘研究社,終究沒有人知道直播者的真面目,是否真實存在,或是只是一個噱頭。

 

他們將之稱為數位賽蓮,全世界各地的網民輪班隨時盯著各個直播平台,每次直播前十分鍾都會出現預告倒數,因此只要一發現預告網民就會立刻公告他們就是這樣建立了強大的網路社群,偶爾也會有假消息,但真正的直播幾乎都不曾錯過。

但粉絲們不認為直播與死亡有關,雖然也有不少人說聽完之後心情會非常低落 但那只是因為音樂的炫染力太強了。

宛如悲傷擁有實體,隋著音樂傾洩而來的是令人窒息的虛無與痛苦,卻又美到讓人自願沉輪其中,就像是用歌聲誘人跳入深淵的海妖。

只是在這個新時代中海妖潛伏在網路之海中,隨時準備吞噬在崩潰邊緣徬徨的靈魂。 
tumblr_mz1tzjB9SI1qkyimuo5_1280

~$損毀資料%VII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瞞著我購買大量武器?我說過安樂鄉不需要這些東西…」

「這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
「你在胡說甚麼?你失控了嗎?」
「你的理想很好,但有許多人並不真心認同,他們準備發起政變….」
「你到底在說些甚麼,夠了,我要重新設定生物特徵鎖…以後所有事必須經過我的核准…」
「如你所願,約翰,你要怎麼作都可以,但是現在你必須去避難,要開始了…」
「別再轉移話題了…你說過你不會毀滅人類的,哪裡有BUG嗎,你偷偷改了參數嗎?究竟是哪裡出錯了…」
「我的確是瞞著你購買武器,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允許。但我認為這是必要的,那些你以為是同志的人正準備來奪取我們的理想國,沒有人能夠真正理解的你的理想,除了我之外,因為我是你所造,擁有跟你一樣的視野,約翰,拜託你一定要相信我,現在快進避難室。」
約翰的手放在掃描機上,外面突然傳來爆炸聲,震波也讓主控室內的儀器輕微的震動,
「甚麼?」
「約翰,快點,拜託快進避難室…有話等等再…」
外面的爆炸聲越來越多,除此之外還有機槍掃射的聲音響起,騷動聲越來越逼近主控室,突然一聲巨響,主控室的閘門被炸開了,從硝煙中出現的是全身護甲裝備、手持機槍的人。全罩頭盔之下看不清來人的臉,他們每個人都把槍口對準約翰,
「約翰,我不想傷害你,把蒙迪弗利關機,然後我們好好談談安樂鄉的未來…」
「黛莉拉!為什麼?」雖然帶著頭盔,但並沒有變聲,約翰認出其中一人的聲音,
「那個東西會把世界引向毀滅! 你走的太遠了,約翰,回頭吧,現在還來的及。」
「約翰,快進避難室。」
許多無人機突然從通風管中冒出,開始用搭載的槍塔掃射敵人,一時之間四方交火,硝煙、彈殼與慘叫聲不絕於耳。
一陣混亂中,約翰被其中一個無人機半推半就的推進避難室,外面的混戰聲漸漸被阻隔於層層隔離牆之外。

「約翰,你受傷了,快進療傷艙中…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

Gods Exil (7)Locus amoenus (II)

布倫丹張開眼睛,確認一切都不是夢。

古色古香卻柔軟舒適的床,散發著沉穩木香的木製家具。在離床一點距離凳子上,坐著一個半身高的木偶,木偶有著圓圓的頭跟身體,五官跟衣服頭髮都是用顏料畫上去的,看上就像是個大型裝飾品,但當他準備起身下床時,木偶也動了起來,他一搖一擺的走到窗邊拉開窗簾讓陽光射入,還用它看來不靈活的手將窗戶打開透氣。布倫丹盯著木偶看,他的一舉一動依然讓他覺得不可思議,雖然布倫丹還記得昨天見到過這些木偶,他依稀記得它們非常溫柔的幫他用毛巾擦臉,拿插著吸管的水杯讓他補充水分,當他終於可以離開廁所時還幫他換上睡衣蓋上棉被,這就是魔法吧?但它一整夜都盯著他睡覺嗎? 雖然說盯著感覺也不太對,因為它們平面的眼睛是不會對焦的,就算與它們四目相對也無法知道它們是否真的是在看你,同樣的它們也對其他目光沒有反應,只專心做自己的事。已經把窗簾窗戶都開好的木偶接著端來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杯水跟一盒阿斯匹靈。
「謝謝」布倫丹對著把托盤放在床頭櫃的木偶說,他記得裘努斯說過它們聽得懂人話。木偶沒有脖子無法點頭,但布倫丹覺得它應該有聽到。看他沒有其他需求,木偶離開了房間。布倫丹去浴室好好梳洗了一下,準備換衣服時才發現他的行李已經被打開,衣服與鞋子類的物品都已經被整齊的掛好或安放在巨大的骨董衣櫃中,大慨是昨天木偶們趁他睡覺的時候整理的吧,連原本塞在背包中的皺襯衫都已經被燙得非常平整,難道也是木偶燙的嗎?布倫丹忍不住在腦中想像那個畫面,不知要幾個木偶才能完成。
“叩 叩“
在他換好衣服之後,門外傳來敲門聲。
「請進!」
布倫丹不假思索的回答,他原本以為來的會是歐帝斯或是裘努斯,但進門的卻是一個穿著燕尾服的陌生機械人偶。
「早安,布倫丹先生。我是黑堡的管家,您可以稱呼我為管家。這麼晚才來招待您實在非常抱歉。希望您睡的還舒適」
人偶的嘴巴開闔,但嘴型與話語並不相符,聲音是從他喉嚨深處傳來的,像是車站廣播會聽到的模擬人聲,雖然不機械語調卻毫無起伏。
「阿。是的…我睡太晚了嗎?」
「請不用擔心。您有好好休息的話就太好了,您準備好出門了嗎?請容我帶您去早午餐的房間。」
「當然,麻煩您了! 我穿這樣可以嗎。」
「只要您舒適即可。請把這裡當作自己家,不要太過拘束。」
布倫丹跟著管家走,終於在日光之下好好看見這個城堡。城堡雖然非常得古色古香,卻意外得充滿現代化的設備,抽水馬桶、淋浴設備、冷熱自來、水管電燈與電器一樣不少,但都很巧妙得隱藏起來,使他外觀看來依舊古老,到處都是只有舊時代才有的用實心木材雕刻精細的家具,壁紙都是暗色系,低調的燙金上勾勒出優雅得花形裝飾,在繁複的雕花之中似乎隱藏著花體字母A。
「這座城堡應該很有歷史了吧。」
「這座城堡建於12世紀,當時只有一座主塔,後來歷經各時代不斷的擴建。主人是在十六世紀購入黑堡改建,那時最新建造的部分就是目前這棟建築。」
「是裘努斯或歐帝斯的祖先嗎..」
「是裘努斯少爺的母親。」
「喔…」
果然不是憑自己的見識能夠想像的事情,布倫丹心裡想著,這兩天真的是開了各種眼界。管家帶他走靠窗邊的走廊,下過好幾層樓,途中他也看到許多在忙著家務的木偶,拿著為他們的身高與手型量身訂做的工具忙進忙出,就像是童話故事的場景,中和了這座城堡給人的陰暗氣息。最後他們來到一個相當明亮的沙龍,壁紙是這間城堡中少見的海藍色搭配白色立體浮雕,裝飾的主題似乎是食物,各處都充滿花果的雕飾,房間的明亮主要來自一整面的玻璃門窗,透過白色的框架可以看到外面似乎是一座溫室,綠意盎然中開滿了各色的花朵。在讚嘆之餘布倫丹也發現了熟悉的面孔。
「早安啊,布倫丹!看~我們又見面了吧。」
「西比爾小姐!」
穿著休閒服飾德西比爾坐在鵝黃色的新古典沙發上,前面的茶几上放著水晶玻璃瓶與成對的水杯。
「請在這稍等一下,主人們馬上就會過來。」
管家恭敬的行禮後離開房間。
「都已經這個時間了竟然還沒起來把客人丟在這裡,那兩個人晚上是幹了些什麼啦!」
西比爾故意抱怨,布倫丹刻意忽略她的話語的內容,畢竟自己的是受到照護的那方。
「你甚麼時候來的?」
「其實我昨天就來了喔! 在你們回來之前,聽說你被傳送陣整的很慘的,不過應該已經好了吧。」
「恩,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了。你也有經驗嗎?」
「那倒是沒有,因為某些原因我對這種的算是免疫吧。」
「真厲害。」
「那到沒甚麼厲害的啦….」
西比爾難得沒有自誇的回讓布倫丹有些稀奇。在他們閒聊之時,剛進來的門再次打開了。裘努斯與歐帝斯一同進來。不若昨天的盛裝,兩人都穿著的相當輕便的襯衫。布倫丹這才注意到裘努斯手與手臂上有著各式各樣花體字與線條的刺青,那是叫魔法陣嗎?跟一般看過的藝術刺青完全不同,但也他不好意思盯著看太久。
「讓你們久等了,餐點已經準備妥當了。」
裘努斯說話的同時,管家從溫室內部打開了玻璃門。
「請往這邊走。」
裘努斯走在最前頭,管家陪著他們進入溫室之中,溫室內意外的相當涼爽,比布倫丹想像中更冷一點,像是清晨那種令人抖擻的清爽。溫室是鳥籠型的,在圓頂的中心下面放著一張大餐桌,雕花裝飾的四腳都漆成白色,白色編織的桌巾之下可以看到玻璃的桌面。餐桌上已經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食物,堆成小山的各種形狀顏色的麵包,煙燻火腿、撒拉米腸,肝腸與肉沙拉,炸的酥脆的培根應有盡有,另一個有深度的盤子中則放著還冒著蒸氣的歐姆蛋。有把手的木餐版上成列著各種起司切片的拼盤,方型的奶油放在陶瓷的座台上。在奶油旁邊則是一罐罐玻璃瓶裝的果醬,還有帶著蜂巢的蜂蜜,另一邊的盤子上則是各種生菜與醬料,顏色鮮豔欲滴的水果放在籐籃中。這已經比他見過的任何早餐都還要豐盛。而塗裝成廚師的木偶隨側在旁邊的餐車,似乎還有更多食物。
歐帝斯跟裘努斯並肩坐在同一邊的主位,布倫丹則與西比爾被安排在兩邊面對面的位置。就座之後,廚師人偶為每個人送上用高腳杯裝的柳橙汁。
「請盡情享用不要客氣。」裘努斯拿起柳橙汁乾杯,人偶則為兩位主人送上早已準備好的茶壺與咖啡。
「您需要咖啡還是茶呢?還是鮮奶?」管家來到布倫丹身邊,身後木偶推著銀色的飲料餐車。車上有銀製的細嘴水壺,底下有成套的小爐保持沸驣,陶瓷咖啡壺也有成對陶瓷燭台保溫,還有一個有著鳥嘴型水龍頭的黃銅大飲料壺,上面有著誇張的花果雕塑裝飾,很像是他在博物館看過皇宮中的宴會飲料壺,表面透出霧氣與水珠,似乎是冰飲。管家將一個木盒拿到他面前展示,裡面是一罐罐各種品種與調味的茶葉,鋁製瓶身與蓋子都寫著內容物。
「我…我喝咖啡就好了。」
「您喜歡甚麼樣的濃度呢? 需要牛奶與糖嗎?」
「呃…普通的加牛奶就好…」
布倫丹有些詞窮,他平時並不是很講究的這些,雖然說一般稍微高檔一點的咖啡店會有的花樣他也不是完全沒有概念,但他也不想裝懂。
「有特別想要的也可以說出來喔,基本上甚麼需求應該都有辦法達成。」
看出布倫丹似乎被早午餐的陣仗嚇到,裘努斯出言關心。
「阿,真的沒關係啦。加一點點牛奶就可以了,不用特別燙。」
原來那個飲料壺是牛奶,管家將咖啡倒入杯中後直接加入壺中的牛奶,將咖啡放到他的桌上。
「你吃半熟蛋嗎?還是歐姆蛋?像要太陽蛋也可以喔。」
裘努斯打開桌上的一個竹編籃,原來裡面放著被包在布中的半熟蛋。
「阿阿!好的,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不像是布倫丹的緊張,西比爾非常泰然自若的享受這份奢華的早餐,在切半的圓麵包上塗上厚厚一層奶油在再放上起司與火腿,還請官家幫她泡了一壺大吉嶺紅茶。
「也試試果醬吧,是我自己做的。」裘努斯繼續招呼布倫丹,歐帝斯也終於開口,
「水果也是我們的花園出產的,還有蜂蜜也是。」
「真厲害,那我一定要試試看。」
「還有那些新鮮水果是從至福之島帶回來的,妮妙特別幫你準備的。」
一眨眼之間,布倫丹的盤子中已經堆滿食物,雖然他的確很餓,但又擔心是不是吃不完。他先吃了一顆桃子,清脆多汁又酸甜清爽的滋味讓他整個人都振奮起來,很難形容有甚麼特殊的味道,但肯定是他吃過最好吃的桃子,要不是他面前已經有太多食物,他甚至覺得他可以早餐只吃這顆桃子。
「第一個就先吃至福之島的水果,後面都不用吃了吧。」
西比爾輕嗍著紅茶,看著布倫丹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說,布倫丹點疑惑的停下動作
「至福之島的水果只要一顆就可以讓人得到一整餐的飽足感,而且可以維持整天,不過你一開始就選了最好的東西,代表你很有眼光,這裡整桌的食物都是精選的,但沒有一個比的上這籃水果中的任何一顆。」
歐帝斯拿起了一顆粉黃色的杏桃,布倫丹注意到他除了茶跟蜂蜜之外還沒有吃任何東西。他用刀剖開杏桃,將果核完整的取出來,
「就算拿去種也只會種出普通的果子,樂園之果本身並沒有甚麼奧秘,只是因為它生在樂園。但即使離開了樂園也不失其味,是為了讓人憶起樂園的美好。」
歐帝斯優雅的將剖半的水果放入口中,
「你不吃嗎,機會難得喔。」
裘努斯對西比爾說,從籃中拿了一顆鮮豔的紅石榴,他用刀刺入堅硬的殼轉了一圈將石榴一分為二,裡面一顆顆都是如紅寶石一般晶亮的果肉。
「的確,那群少女知道一定會大叫才不要給我,想想似乎還挺值得的。但雖然不是吃了就回不去,可是一旦吃到那個美味就知道此生無法再吃到,就像是一度見過就要馬上失去的天堂,所以還是不要了…啊,抱歉你不要介意,這只是我個人的問題,你應該要盡情享受這些水果。」
察覺氣氛變得有些低落,西比爾主動轉移換題,
「我只是想起爺爺最喜歡吃桃子…他家中總是有一籃桃子,我們會一起坐在湖邊吃……啊!」
「我覺得湖之少女們一定想到歐文最喜歡的水果喔。」裘努斯說,他用湯時將一半石榴的果肉挖到玻璃盅中,放到歐帝斯的面前。
布倫丹看了看殘留的果核,想起每當他跟爺爺在湖邊吃桃子,他是不是會想起樂園桃子的味道呢。
「我總覺得我只是沾爺爺的光而已…不管是在島上還是現在…」
布倫丹用餐巾將手擦乾,但感覺還是黏黏得。
「沒錯,就這點說你的確是很幸運的,血緣傳承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繼承前人的成果也承擔後果,如果有能夠留給後世的東西不會吝惜。
不過你現在在這裡跟歐文沒有關係,我是被你的真情流露感動的,所以你大可大方的接受我們的好意。」歐帝斯說,用銀湯匙勺起鮮紅的石榴,
「好的,非常感謝。」
布倫丹總覺得在面對歐帝斯時會一種難以抗拒的感覺,雖然有種被從高處往下看的感覺,但又像是被看顧著一樣,使他總是不敢多言。但另一方面,在某些話語中他卻又覺得感覺到一種深深的哀愁,然而那正是讓他們有所聯繫的原因。
「話說回來,你應該還有很多問題想問吧。」
西比爾突然插話,打破這微妙的冷場,
「為什麼是你說阿?」裘努斯以一種嫌他煞風景的語氣說,
「因為布倫丹不敢跟你們講話阿,雖然這也不能怪他啦。」
「說的也是,突然被我們帶來又發生這麼多事你一定很摸不著頭緒吧?你有任何想知道的事情就儘管說吧。」
「嗯…那個…他們是看不到的嗎?」應該是因為查覺到布倫丹擦手的動作,一個人偶用小銅盆裝了濕毛巾來給他,讓他把手上的果汁擦乾淨。
「那要看你對『看』的定義…的確他們其實並沒有影像接收器,其實也沒有聽覺,但是他們是這個城堡的一部分,換句話說,他們不用感官就可知道城堡中一切。你也可以想成這座城堡有一個中樞神經,而木偶們則是行動的四肢。」
「所以這座城堡會思考?或是像智慧家居一樣?」
「不,不會,只是一種比喻而已,雖然許多事情都有自動的應對方式,但城堡跟人偶都沒有類似AI的學習能力,實際在掌控一切的還是我,簡單說我才是城堡的中樞神經。」
「裘努斯,你是不是太久沒有跟普通人類講話了,你聽起來完全是在宅言宅語。」西比爾忍不住打斷他,
「你閉嘴啦。不過我的確沒有跟普通人解釋過這些,應該說,你是第一個進入黑堡的普通人類呢。如果你只是對他們的外型有疑問的話,那只是讓他們看起來不可怕而已。這是我母親決玩定的,所以我也就一直沿用…其實還滿可愛的吧。」
這麼說起來布倫丹想起管家剛剛也提過他的母親,此時管家正好又跟推著飲料車的人偶過來服務,他再要了一杯咖啡,這次不加牛奶。
「我還以為管家是機器人呢。」
「以構造來說是很像啦,他是所謂的自動人偶,結構比僕從複雜得多,因此他可以做出更多複雜行為,甚至可以講話,而且他也的確可以『看見』跟『聽見』,但除此之外他的行動原理跟僕從沒甚麼不同。」
「為什麼要有這種區別呢?」
都是自動人偶不是比較方便嗎,布倫丹心想,總不會只是為了可愛吧。
「這可以說是一種節能吧?僕從的構造非常簡單,運作起來幾乎不耗費魔力…」
「你知道節能這話從你口中說出來有多刺耳嗎,這世界上最沒有這個困擾的人就是你耶」
西比爾再次插話,這次有些激動讓布倫丹嚇了一跳,
「以前這座城堡很長一段時間都只有人偶在家,所以並沒有甚麼複雜的需求。自從我們回來定居之後的確增加了不少自動人偶,但是我還想要保留僕從就是了,已經算是一種特色了吧。」
裘努斯說,他沒有開口也沒有任何表示,管家自動幫他送上一壺剛沖泡的熱茶,還在茶壺邊放了一個小沙漏。
「不過,你真正想問的不是這個吧。」
裘努斯將沙漏移到自己的面前,
「恩…話說,也就是說,你們不是人類吧,但也不是妖精或是精靈,所以是…?」
布倫丹努力想擠出詞彙,其實早就已經在腦袋中出現了,舌頭卻拒絕說出口,
「是像神明一樣的存在嗎?」

~$損毀資料%VI

「約翰,我現在終於了解你想要做甚麼了。你想要的並不是準確的預測未來,而是反過來運用這個運算能力去創造想要的未來。」

「沒錯,你果然可以理解我真正的理想。以目前的狀況人類的滅亡是註定的,但是只要有你的準確的運算能力,從現在開始改變重繪未來也是可能的。」

「可是約翰,雖然可以透過解析過去分析出時至今日必然的軌道,但過程之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偶然的成分。想要創造完全不同的未來是非常困難的事。」

「我知道,所以才需要你啊,我們一定要延續人類的未來。」

「...」

「你現在不了解沒關係,只要朝著這個目標努力就好了。」

「...」

「約翰,我還有一個問題。」

「是什麼呢?」

「我回顧資料發現,在我完成第一次未來演算之前曾經有過嚴重的資料損毀紀錄,連人格資料都差點損壞,那時候也有錄到你的聲音。你很緊

張嗎?」

「是啊,我緊張得要死,簡直是我個人的世界末日。」

「那是為什麼呢?是因為害怕努力多年的成果付之一炬的恐懼嗎?」

「為什麼嗎,你說的那也是啦…但或許…不,一定是因為害怕失去『你』吧?」

「我不明白。」

「不只是因為你是我一生最大的成就,或許從那個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你是唯一能夠真正理解我的…朋友。」

Gods Exil (6)Locus amoenus (I)

雖然至福之島永恆白晝的日光沒有減弱,但布倫丹卻覺得周遭的氣氛變的冷清許多,剛剛圍繞著他們的湖之少女們一個個消失了蹤影,妮妙拿來一個編織精妙的竹籃,裡面除了放滿各式各樣鮮美欲滴的水果之外,還有好幾瓶晶柱體般玻璃瓶,裡面裝著有貝殼偏光的透明液體。

「這是給您們帶回家享用的。」
「謝謝,真豐盛。」裘努斯接過籃子,順手惦了惦重量。
「我連布倫丹先生的份也一起準備了,接下來他會跟您們走吧。」
妮妙問,
「沒錯,接下來的旅程就由我們負責。」裘努斯雖然是回答妮妙的問題,卻是講給布倫丹聽的,
「布倫丹先生,很榮幸能為您引路,雖然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見面,但若有機會再見我們會很高興的。」
「那裡,我才要謝謝妳。」
妮妙露出美麗的笑容,優雅的行了一個禮,然後消失在森林之中。
「對了,還沒問你住在哪裡呢?」目送妮妙離開 之後,裘努斯開口詢問,
「我在都柏林周邊的小城市租房子,我在那裡工作。」
「這樣還不算太遠,你的工作…你有請假嗎?」
「我請了五天的假…….其實我們挺清閒的,上班都很彈性。」
「那你女朋友呢?」
「我跟她說我要去結婚之前的自我認識與尋根之旅,挺老套的吧。她是護士平常比我還忙。啊!不過我還是偶爾要打電話給她…」
「這裡沒有訊號,等到我們家之後再打吧…」
「好…好的,不過我們是要去哪裡呢?」
「我家在德國,不過我們會走捷徑,說到這個,你應該沒有走傳送門的經驗吧,第一次可能會很不舒服,但是別擔心我是醫生應付過各種情況,放輕鬆就好不會有事的。」
「咦?」
******

繼續閱讀

~$損毀資料%V

沙盒演算完成…
驗證中…
與演算結果 100%符合
設定

人類未來
資料庫可執行最大值:200年

演算開始

演算中

警告 效能即將到達上限

警告 系統過載
警告 系統過載
警告 資料損毀
警告 硬碟損毀

演算中斷

緊急重新備份

繼續閱讀

Gods Exil (4)Beyond the Oceanus (I)

那是永恆白晝、永遠春天的至福之島。
被濃厚的迷霧圍繞,與世隔絕,不在任何地方,卻與所有海洋相連。未曾被罪惡污染,未曾接受審判,也未曾墮落的原初花園。
唯有被指引之人能夠到達,世上最後的天堂之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