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Valentine

「唉~這樣一看也真慘啊耶」

「還活著嗎?」

歐伊凡跟韓少淮一人抓著一手拖行著Mr.O到吧檯前的空地,他的周邊已經變成一攤血泊,所經地上都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那灘血是暗紅色,像是暴露在空氣中多日氧化後的顏色,不像是剛流下的鮮血。

「咳…咳…」

原本緊閉著眼睛的Mr.O咳了兩聲,聲音中有些雜質,似乎有些東西堵在肺中。更多暗紅色的血從他嘴中流出,他黑色的荷葉邊襯衫早以染滿黑血,領口與袖口的刺繡蕾絲跟頭髮也沾滿乾涸的血漬,主要的傷口似乎是在胸口,因為那裡的血漬最為深厚,結成厚厚的一片黑色汙垢。他繼續的咳著,將累積在口腔與氣管的汙血咳出來。

繼續閱讀

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IX. Fiamma

18禁

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IX. Fiamma

「是我。」卡歐回答的很鎮定。

「太好了!我終於成功了!」

拉赫西斯舉起雙手作出歡呼的姿勢,但卡歐感覺不出他真的有感到驚訝,反而覺得有些虛假。拉赫西斯剛到他們身邊的時候就像一張白紙,幾乎沒有感情,不論說什麼話作什麼事都是同樣的撲克牌表情與毫無起伏的聲音,彷彿他自己也不理解自己在做甚麼。為了與他人溝通,他開始學習各種人類中各種最誇張的情緒表達方式,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個性,或者只是原本的個性逐漸顯露出來。其實他明白他不再需要那些誇張的動作了,但他卻很喜歡作,卡歐覺得他以煩人為樂。

「怎麼了?情況怎麼樣?」卡歐問,但鏡子另一邊的人卻完全沒有要回答問題的打算。

「你聽我說,我等等要把你帶回來了,所以你就在原地等著吧。」

「什麼?可是他們怎麼辦?」

「亞娜莉會接手接下來的事…」

「亞娜莉回來了嗎?」既然是命運之主的意思,卡歐也就無從反對了,但她之前究竟是到哪裡去了呢?

「不然我怎麼跟你連上線呢?就先這樣囉,時間不多了,待會見。」

鏡中的拉赫西斯一說完,影像就不見了,只剩下卡歐的倒影。

『我話還沒說完阿…』卡歐有些無奈的想,然而已經沒有轉圜餘地了。他環顧四周,半途而廢不是白狼的習性,他其實還不想放棄,但只能依依不捨的想把一些圖像留在心裡。

繼續閱讀

Wolfstales

〝他在追自己的尾巴嗎?〞

“你不覺得他其實是ㄧ隻狗嗎?”

兩隻有著白色毛皮的北極狼悠閒的趴在門口,一隻幼狼在積雪的庭院中不斷的追著自己的尾巴轉圈圈,一下轉左邊一下轉右邊,還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完全靜不下來。幼狼的顏色比兩隻成狼都還要白,幾乎快要跟白雪融為一體。

繼續閱讀

2015回顧

2015novel

年末又到了清算回顧之時了XDXD(喂)

上次跨年的新年新希望的是希望今年每個月至少要寫一篇文出來,我作到了喔!!!

雖然常常都是最後幾天才在瘋狂的趕死線,但是還是很有成就感! 有幾個月還有多寫幾篇呢。希望這個好習慣明年也可以繼續維持,一個月更新兩篇吧(自己整死自己)。

那就還來回顧一下今年的作品吧

繼續閱讀

Secondo cerchio ~CAPITOLO~VII. Vaso di Pandora

VII. Vaso di Pandora

黑堡的圖書館今晚燈火通明,不斷有大力的走步聲還有快速的翻書聲,偶爾還有人從旋轉樓梯上扶手滑下來的聲音,完全不像是圖書館該有的景象。

各種書本堆上在書桌與地上,有些攤開著,有些則是疊的跟桌子一樣高。 裘努斯埋首在書堆之間,快速的掃過每一個打開的書頁,決定是否要繼續閱讀,然後將派不到用場的書堆在一邊讓圖書館管理員木偶人將它們歸回原位。

拉赫西斯則是在圖書館中穿梭,爬上書架與爬梯拿取他要得書,他不用看書背的名字就可以準確知道那些書在哪個位置,並翻到正確的頁數讓裘努斯閱讀。他靈巧的搬著一疊書滑下樓梯,用不可思議的完美平衡著地,將那疊書用放上書桌一個個攤開。管理員木偶完全跟不上他們閱讀與取用的速度,地上的書堆也越積越多。

「這根本是白費力氣…」

裘努斯蓋上一本書,有些煩悶的說,看得越多,他越無法從中找出與他的問題有關的連結。拉赫西斯停下動作,拉了一張椅子坐到他旁邊。

「你不是說想要更加了解各種文化的地獄嗎?大開眼界了吧?」

「是啊…我簡直不知道我當初在想什麼…」他對人類的五花八門又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感到驚訝,卻也感到更加的迷失。

「別這樣嘛,還是有點收穫的吧?」拉赫西斯把上身靠過去看書名:日本的地獄。

「比起各種地獄與酷刑,我更驚訝的或許是神也是會下地獄的吧…」

裘努斯必須得承認,即使他知道死後還有一個世界、靈魂會輪迴,卻沒有真正相信過地獄的存在,更沒想過有一天必須面對。

「沒錯,在許多民族的神話中,就連天神也會下地獄,在陰間他們會失去力量,沒有任何生命能夠逃離死亡…」

如果有什麼能跟命運相提並論,那就是死亡了。任何人都能創造死亡,卻無人能逃脫他。有些人認為死亡歸命運所管,其實並不是那樣的。死亡是一種狀態與過程,讓靈魂從世界上脫離,進入那完全抽象的世界。

「但奧菲斯曾活著下過地獄….」裘努斯突然像是想起了甚麼,他怎麼會忘了歐路菲的名字是哪裡來得呢?

「還有海克利斯、奧汀…..是啊,還是會有例外的…但那時他們也還沒有真正死亡。死後的世界以具象的方式顯現,那就是陰間與地獄,也是因此活人才能看見。」

拉赫西斯如數家珍一般,凡是這個世界的故事他都知曉,因為他就是記憶的守護者。

「那卡歐的機會真正會有多少呢?」

裘努斯指示木偶將全部得書歸位,他決定就到此為止了。拉赫西斯沒有回答,他也知道機會不高,他們一開始早就都知道了,但或許其實是近乎於零?就連記憶守護者與命運之神也不知曉的事,他無法想像。

「你讓他去送死嗎?」裘努斯問,沒有甚麼特別的感情起伏,其實就算真得如此,他好像也毫不意外。

「他知道的,可是還是義無反顧。他是切斷命運之線的命運神,也只有他可以斬斷那些錯誤連結的絲線。」

拉赫西斯說,他並沒有對卡歐隱瞞危險性,也不真正感到後悔或抱歉。裘努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或許他是累了,或許因為他跟卡歐並沒有很深的交情,而且他依然相信拉赫西斯…他信任他母親選擇的人,不論他現在做得事多麼讓人感到不安。

「算了…我要睡了…」他轉身準備走回房間,拉赫西斯似乎還不打算離開。

「裘努斯…」在他打開門時,男孩突然叫住他,

「嗯?」

「看好歐帝斯…」

拉赫西斯一臉凝重的說。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