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Teufelsgeiger

人們說他的音樂是不屬於此世,一聽就無法自拔,人類過去從未聽過,以後也不會再聽見,唯有透過精靈或是惡魔傳授才能達到如此非人的領域。沒有人知道歐路菲是哪裡來的,但很快他就席捲全球。他外表如同精靈美麗脫俗,眼中彷彿有星光,只要與他目光交接,短短一秒就足以讓人三天三夜魂不守舍。不只如此,他還有著不可思議的雙色頭髮,身形高挑又纖細,看似弱不經風,但當他拿起小提琴,他演奏的音樂卻讓人顫慄,其中蘊含的力量能讓最兇惡的野獸都折服,但在柔情之時或許連冥王都會再度留下鐵石之淚。

繼續閱讀

天鵝殺手

他每夜埋伏在湖旁的草叢邊,躲藏於枯樹的陰影之下,全神貫注於周遭的風吹草動,

湖面被風吹動的細訴,看不見身影的昆蟲走獸在草叢間的窸囌聲,偶爾還有遠方的狼嚎,

這都不是他期望聽到聲音。

寒風滲入他單薄的衣物,他強忍著刺骨的冰冷不想顫抖發出聲響。

 

「啪嗒」

 

鳥類拍擊翅膀的聲音引起他的注意,他似乎將寒冷遺忘,只專注地看向湖面。

一隻純白的天鵝飛落,牠的羽毛發出如月光一般的淡白光暈,

祂在湖邊張開翅膀,長長的鵝頸彎下似乎在整理羽毛,突然之間一顆頭出現在雙翅之間,天鵝的外皮隨即脫落,一位妙齡女性從中走了出來。她的皮膚如月光一般白皙,白金的頭髮閃閃發光,她走進湖中沐浴,像是許久未見似的仔細端詳自己的身體。

躲在草叢間的男子把握機會,躡手躡腳的走近脫下的天鵝外皮,他的手才剛摸到就被發現,女子發出尖銳的叫聲,男子抓起天鵝皮頭也不回的就往反方向跑,女子則緊追在後。

「等等!……等等!」

即使不回頭也可以聽見天鵝女子的聲音越來近,情急之下,男子披上了天鵝的皮,變成一隻天鵝飛走了,只留下女子在原地叫喊。

繼續閱讀

月光

月光 (R18)

卡歐X 歐路菲

 


 

 

月光是甚麼顏色?

歐路菲曾經覺得月光是無色的,顏色只是環境帶來的幻覺,直到他看見照在白狼身上的月光,他才確認那是真實的。

卡歐就是那樣能夠映照各種顏色的純白之狼,但他其實從未染上過任何顏色,永遠都是那樣蒼白冷冽,就像是月光,明明是光亮卻毫無溫度。一直以來都待在太陽的身邊,一開始歐路菲對冰冷的月光並沒有特別的感覺,直到被烈日灼傷,他才明白月光的溫柔。

繼續閱讀

2018情人節 ~ 曇花一現

曇花一現

 R18 赫馬斯X 歐路菲

飄著草藥與花瓣的粉紅浴池呈現夢幻的粉紅色澤,整座室內浴池由純白的大理石打造,配上散落各處的新鮮花瓣,讓人宛如置身薔薇夢境一般。

現在這個時節只有亞爾的溫室還有出產鮮花吧? 在亞斯加特全地都是高貴的珍品,但在這裡卻被這樣奢侈的隨意灑落。為了追求美與愉悅,不惜重本也要肆意浪費。

這就是『芙蕾雅』

一擲千金、夜夜笙歌的愛神之城。

她不存在在地圖之上,每個人卻都聽聞過她的名字。

不論男女都能在此得到藉慰與滿足,對於亞斯加特為數眾多的戰士們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雖然亞斯加特的各大城都有花街柳巷,但沒有地方的比的上『芙蕾雅』,整座城市僅僅為了滿足官能慾望而存在。她又被稱為第二個瓦爾哈拉,除了真正的瓦爾哈拉廳之外,只有在這裡能夠同時讓各路英雄共聚一堂,不論是多堅毅的英雄,在這溫柔鄉也只能折服。

繼續閱讀

Memoria~歷史修正主義者

「歷史修正主義甚麼的,不都是說說而已嗎?」

「在時光機被發明出來之前是這樣沒錯…」

「那種東西是可以被發明出來的嗎?」

「命運沒有阻止這件事,現在就必須付出代價…」

「所以現在這事也落到我們頭上了嗎?」

「倒也不是,這是別人的戰場,但是仍要注意著點…兩方都是,畢竟凡事都有意外…」

「怎麼有點敵我不分的感覺…」

「就像是一體兩面,一不小心就會有要是能改變歷史就好了的想法呢!」

「如果歷史崩壞的話…命運之輪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不會想知道的…」

繼續閱讀

失落之地與一夜驚魂 (中)

旅館大廳很陰暗,只有櫃台上點著忽明忽滅的燭台,沒有人接待,只有一顆發黑的服務鈴。黑髮青年伸手按了按鈴,他們左顧右盼打量著旅館內部。老舊,但還算優雅,以50年前的品味來說應該算是相當豪華吧,但如今一切都散發出一種讓人窒息的霉味,彷彿輕輕一拍就會有大量孢子飛奔而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