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短篇

Bloody Valentine

「唉~這樣一看也真慘啊耶」

「還活著嗎?」

歐伊凡跟韓少淮一人抓著一手拖行著Mr.O到吧檯前的空地,他的周邊已經變成一攤血泊,所經地上都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那灘血是暗紅色,像是暴露在空氣中多日氧化後的顏色,不像是剛流下的鮮血。

「咳…咳…」

原本緊閉著眼睛的Mr.O咳了兩聲,聲音中有些雜質,似乎有些東西堵在肺中。更多暗紅色的血從他嘴中流出,他黑色的荷葉邊襯衫早以染滿黑血,領口與袖口的刺繡蕾絲跟頭髮也沾滿乾涸的血漬,主要的傷口似乎是在胸口,因為那裡的血漬最為深厚,結成厚厚的一片黑色汙垢。他繼續的咳著,將累積在口腔與氣管的汙血咳出來。

繼續閱讀

Wolfstales

〝他在追自己的尾巴嗎?〞

“你不覺得他其實是ㄧ隻狗嗎?”

兩隻有著白色毛皮的北極狼悠閒的趴在門口,一隻幼狼在積雪的庭院中不斷的追著自己的尾巴轉圈圈,一下轉左邊一下轉右邊,還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完全靜不下來。幼狼的顏色比兩隻成狼都還要白,幾乎快要跟白雪融為一體。

繼續閱讀

2014聖誕賀文~冬季樂園

冬季樂園

「哇~好漂亮喔!」

沙特跟米蘭達抬頭看著兩層樓高,在黑夜中散發出炫麗光芒的華麗旋轉木馬。

雖然平常也有活生生的駿馬可騎,但充滿鏡子的巴洛克風格裝飾還是讓少女們感到著迷不已,目不轉睛的盯著。記得小時候還不能騎馬時也有玩過相似的遊樂器材,那是那時最受孩子們歡迎的玩具,總是勾起她們美好的回憶。

「你們想坐嗎?」

「可以嘛?」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看到她們眼中彷彿射出光芒,歐路菲不禁莞爾一笑,

「當然,我幫妳們買票,去選個好位置吧。」

繼續閱讀

Catacombes

無盡延伸的單邊迴廊,不管往上還是往下都是一片黑暗。
另外一邊的牆上則是依照等距離有著許多岩洞,黑暗的洞窟中放著巨大的石棺。
這是拉齊西斯心中宇宙的記憶的樣子。
但是,為什麼呢?
宇宙的記憶呈現的樣貌會依每個人的想像而不同,為什麼拉齊西斯會將他想像成墓穴的樣子?
沒有任何關於自己的記憶,卻守護的所有人記憶的自己,究竟是甚麼人?
同樣身為命運之神的同伴們都有各自的淵源,都是依照現象世界的原則藉由母體投生為血肉之軀,沒有人是憑空出現的。
那自己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是否也曾經在現象世界中生活過?
沒有人知道。
就算在別人的記憶中,也沒有人曾經認識他。
他就像是原本不存在的人。

繼續閱讀

Samsara

人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有記憶的? 有人說是還在母腹中就有,有人說真正的記憶要三歲才開始。但對於路卡斯來說,這個問題又更複雜了一點,因為他不只有自己的記憶。
生為一位天才兒童,他很早就有自我的心志,大約是再3歲的時候他就可以識字讀書了,並對哲學理論產生極大的興趣,四歲就開始研讀古希臘哲學。到了大約七歲,他發現他會在夢中見到陌生的景象,大多是在他的時代之前,他也是場景中的其中一個角色,有時是法國大革命中的一個保護國王的侍衛,有時只是很普通的農夫,有時是追隨凱薩的士兵,夢中一切都很真實,真實到就像是真實發生的一樣。有些人說,那是前世的記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