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短篇

Der Teufelsgeiger

人們說他的音樂是不屬於此世,一聽就無法自拔,人類過去從未聽過,以後也不會再聽見,唯有透過精靈或是惡魔傳授才能達到如此非人的領域。沒有人知道歐路菲是哪裡來的,但很快他就席捲全球。他外表如同精靈美麗脫俗,眼中彷彿有星光,只要與他目光交接,短短一秒就足以讓人三天三夜魂不守舍。不只如此,他還有著不可思議的雙色頭髮,身形高挑又纖細,看似弱不經風,但當他拿起小提琴,他演奏的音樂卻讓人顫慄,其中蘊含的力量能讓最兇惡的野獸都折服,但在柔情之時或許連冥王都會再度留下鐵石之淚。

繼續閱讀

天鵝殺手

他每夜埋伏在湖旁的草叢邊,躲藏於枯樹的陰影之下,全神貫注於周遭的風吹草動,

湖面被風吹動的細訴,看不見身影的昆蟲走獸在草叢間的窸囌聲,偶爾還有遠方的狼嚎,

這都不是他期望聽到聲音。

寒風滲入他單薄的衣物,他強忍著刺骨的冰冷不想顫抖發出聲響。

 

「啪嗒」

 

鳥類拍擊翅膀的聲音引起他的注意,他似乎將寒冷遺忘,只專注地看向湖面。

一隻純白的天鵝飛落,牠的羽毛發出如月光一般的淡白光暈,

祂在湖邊張開翅膀,長長的鵝頸彎下似乎在整理羽毛,突然之間一顆頭出現在雙翅之間,天鵝的外皮隨即脫落,一位妙齡女性從中走了出來。她的皮膚如月光一般白皙,白金的頭髮閃閃發光,她走進湖中沐浴,像是許久未見似的仔細端詳自己的身體。

躲在草叢間的男子把握機會,躡手躡腳的走近脫下的天鵝外皮,他的手才剛摸到就被發現,女子發出尖銳的叫聲,男子抓起天鵝皮頭也不回的就往反方向跑,女子則緊追在後。

「等等!……等等!」

即使不回頭也可以聽見天鵝女子的聲音越來近,情急之下,男子披上了天鵝的皮,變成一隻天鵝飛走了,只留下女子在原地叫喊。

繼續閱讀

月光

月光 (R18)

卡歐X 歐路菲

 


 

 

月光是甚麼顏色?

歐路菲曾經覺得月光是無色的,顏色只是環境帶來的幻覺,直到他看見照在白狼身上的月光,他才確認那是真實的。

卡歐就是那樣能夠映照各種顏色的純白之狼,但他其實從未染上過任何顏色,永遠都是那樣蒼白冷冽,就像是月光,明明是光亮卻毫無溫度。一直以來都待在太陽的身邊,一開始歐路菲對冰冷的月光並沒有特別的感覺,直到被烈日灼傷,他才明白月光的溫柔。

繼續閱讀

Bloody Valentine

「唉~這樣一看也真慘啊耶」

「還活著嗎?」

歐伊凡跟韓少淮一人抓著一手拖行著Mr.O到吧檯前的空地,他的周邊已經變成一攤血泊,所經地上都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那灘血是暗紅色,像是暴露在空氣中多日氧化後的顏色,不像是剛流下的鮮血。

「咳…咳…」

原本緊閉著眼睛的Mr.O咳了兩聲,聲音中有些雜質,似乎有些東西堵在肺中。更多暗紅色的血從他嘴中流出,他黑色的荷葉邊襯衫早以染滿黑血,領口與袖口的刺繡蕾絲跟頭髮也沾滿乾涸的血漬,主要的傷口似乎是在胸口,因為那裡的血漬最為深厚,結成厚厚的一片黑色汙垢。他繼續的咳著,將累積在口腔與氣管的汙血咳出來。

繼續閱讀

Wolfstales

〝他在追自己的尾巴嗎?〞

“你不覺得他其實是ㄧ隻狗嗎?”

兩隻有著白色毛皮的北極狼悠閒的趴在門口,一隻幼狼在積雪的庭院中不斷的追著自己的尾巴轉圈圈,一下轉左邊一下轉右邊,還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完全靜不下來。幼狼的顏色比兩隻成狼都還要白,幾乎快要跟白雪融為一體。

繼續閱讀

2014聖誕賀文~冬季樂園

冬季樂園

「哇~好漂亮喔!」

沙特跟米蘭達抬頭看著兩層樓高,在黑夜中散發出炫麗光芒的華麗旋轉木馬。

雖然平常也有活生生的駿馬可騎,但充滿鏡子的巴洛克風格裝飾還是讓少女們感到著迷不已,目不轉睛的盯著。記得小時候還不能騎馬時也有玩過相似的遊樂器材,那是那時最受孩子們歡迎的玩具,總是勾起她們美好的回憶。

「你們想坐嗎?」

「可以嘛?」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看到她們眼中彷彿射出光芒,歐路菲不禁莞爾一笑,

「當然,我幫妳們買票,去選個好位置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