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網中之蝶

網中之蝶~序 (重製)

原本在已完結小說網中之蝶中並沒有交代序章這段故事,但是其實我內心一直很不滿意,經過考慮許久決定還是重寫出來。如果沒有看過之前的也沒關係,因為這才是真正的開始^^

18禁‧BL

 

 

序‧ 自由意志/選擇

「如果命運已經被決定好,那麼萬物生靈真的有自由意志嗎?」

「就算有自由意志,也不代表能有選擇。」

「如果能夠選擇呢?」

「所以命運的軌道式是有彈性的,小幅度的偏差是被容忍的。」

「那如果偏差超過容忍得範圍呢?」

「這就是我們命運三神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了,如果命運之輪的軌道偏離正軌,就由我們來導正。」

「但是,即使是我們的介入其實也在命運的計畫之內,正如同即使是自由意志的選擇,最後還是可能走向同樣的結局。」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後記

 

後記:

網中之蝶的前兩章大慨可能是2009/2010就寫的,而在前言有提到,真正發生在第一篇「汙點」之前的文可能是10年前的產物,整個就是個很有紀念性的夢幻初夜(?),因為如此所以我一直想要好好發展一下這段故事。把「網中之蝶」當成中篇連載則是2012年才開始,中間也都是斷斷續續進展所以前後甚至每章之間風格落差有點大。總體來說是一篇不像是愛情故事的愛情故事。原本只是想要交代一下歐路菲與卡歐之間糾纏的關係。在真正的劇情中基本上不太會演到這些,但是卻又十分重要。因為這算是直接影響了沙特跟歐路菲的感情發展(簡而言之就是解釋沙特為何莫名被NTR的故事 (掩面)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12~ 傾斜*草稿

網中之蝶~12~ 傾斜

瓦爾哈拉宮的織品管理部被稱為衣坊的地方,是管理著眾神之王直屬領地與瓦爾哈拉宮一切的跟布料織品有關的事務的工作坊,也為眾神之王家族及其親信制作服裝。舉凡日常家居服到宴客禮服,床單到宴會廳掛飾,都是經由織品管理部的巧手工匠之手製作。
歐路菲對這裡並不陌生,因為衣坊一年到頭都十分忙碌,除了眾神之王與王子公主之外,其他的親信都必須親自這裡量身與商討各種事宜,就算是他也不例外。又因著宮廷詩人的職務,他比其他人有更多機會來到這裡。
僅穿著單薄的貼身衣物,歐路菲聽著衣坊的管理人-龍玉潔的指令抬起手讓她丈量尺寸,雖然她非常謹慎,但那有時還是會讓他有點不自在,特別是量到腰部與腿時,但他依舊很沉穩的讓她完成任務。玉潔不只是衣坊的管理者,也是守護皇宮重要的龍神騎士之一,因此她只幫最重要的人製作服裝。她總是遵守每個約定的時間親自幫他們丈量尺寸,因為她知道彼此的時間都相當寶貴,同時也代表著她對服裝與布料的熱誠。玉潔一直都很欣賞歐路菲的外表,她的美感也讓歐路菲非常激賞,兩人的交情一直都不錯。除了討論服裝製作之外也會閒聊。
「歐路菲大人您又瘦了呢」
將尺寸記在紙上,玉潔說,總是定期幫他量身的她最知曉他身型的改變,她總是說希望歐路菲多長點肉會好看,但他卻越來越瘦,已經到了讓人擔心的地步。
「您已經太瘦了,再瘦下去會被衣服壓垮的喔。您看看,連臉頰都削下去了,而且您氣色真的很差呢……
玉潔替他拿著鏡子照,憂心的說。其實歐路菲也很清楚,這已經是他這幾個月不知道聽過幾次的話了。
「謝謝你得關心,我會多注意的。」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11~作繭自縛

網中之蝶~11~作繭自縛

賽特走在瓦爾哈拉的走廊上。幫歐路菲請完假之後,他又到醫務所那裡拿了包紮的用品與替換的藥,並用一個大銅盆將所有東西放在裡面,用毛巾蓋在最上面捧著走。她照平常的步伐自然的走著,一位綁著青綠色雙馬尾少女迎面而來與他擦身而過。
「等等..我有見過你嗎?」
原本從不曾被瓦爾哈拉的人注意過賽特突然被少女叫住,讓他一瞬之間有點慌亂,但她馬上就回復平靜得轉過頭。叫住她的少女穿著深綠色的裝飾,不是侍女的衣服,但也不像是神族的華服或官員的官服或是軍官的軍服,比較像是三者的綜合,有著華服的大片袖子;官服的正式剪裁與軍服充滿機動性的短裙。
「您好,我是新來的…」賽特回答,
「最近應該沒有新人啊…你是哪來的?」少女疑惑的問,
「我是新來的」賽特又笑著說了一次,少女愣了一愣,時間大慨凝結了一分鐘。然後她轉身像是甚麼都沒發生似得繼續走。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9~腐蝕

「我要進來囉!
司政所一如往常的忙碌,常常雙手抱著文件無暇敲門的凱特羅斯已經習慣知會之後就直接用肩膀推開沒有關緊的門進入。沙特跟歐路菲都在各自的位置上處理公文,只有沙特抬起頭來看他,
「為什麼又有這麼多!
年輕的公主對他手上的公文作出誇張的反應。凱特只能露出無奈的表情,
「抱歉啦!麻煩您全部看過簽名吧!這些是您的生日宴會相關的文件。」
「明明我的宴會為什麼還要我自己看
沙特不甘願的小聲念著,她的秘書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對他們的交談做出反應。
「對了,沙特殿下! 宴會上我會請帶萊諾家的海薇格小姐出席喔!
「嗯?..喔,好」         
雖然表示同意,但沙特其實並不明白凱特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等到凱特離開之後,她才轉向她的秘書發問。
「為什麼要特別跟我說啊?
聽到問題,歐路菲輕笑出聲,彷彿這個問題很好笑一般,
「這不是很明顯嗎?之前凱特不是有相親嗎? 應該是這次的對象不錯所以想在宴會的時候介紹給您,並請您多加留意。」
「所以說,凱特哥可能快要結婚了?
就算是再不諳世事沙特也聽懂歐路菲說要多加留意的用意。
「如果說是要在您的生日宴會上介紹的話….應該是可以慎重考慮的對象吧。」
歐路菲依照常理推測,凱特並沒有跟他談過這件事,但這也不是凱特第一次相親了,要引薦給沙特還是第一次。
「喔~可是那為什麼要跟我說?
雖然可以理解,但沙特還是看不出這件事的必要性。
「沙雷德家族最上層的公職人員的結婚都要經過王的同意,所以讓你知道是必要的。」
「可是我又不會拒絕。」沙特理所當然的說著,
「總之凱特一定是希望你能夠認識她吧。」
最上層的公職人員全部都是王的親信,他們的婚配就跟王位繼承人的婚姻一樣重要。雖然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有很大的自由去選擇對象,但也沒有像沙特想的這麼容易。只是目前應該先不要下定論吧。歐路菲想著,所以簡單的結束了話題。

繼續閱讀

網中之蝶8~靈與肉 /罪惡

靈與肉 /罪惡
「嗚嗚嗚….
「放心,醫生不是也說不用擔心的嗎?
「可是可是
「不要哭了….沒事的….
用還能正常活動的右手拍了拍哭個不停的沙特的頭,明明受傷的是他自己,她卻哭的比誰都還傷心,就像是代替不會哭得自己一樣。
其實歐路菲能夠理解她為什麼這麼難過,因為差點就斷掉是他的左手,雖然及時閃過但仍被削掉一大塊肉,當下大量出血手臂完全無法控制時他也閃過要是失去它該怎麼辦的驚慌念頭,雖然他的慣用手是右手,但彈奏樂器時兩手都是必需的,因此雙手一直是他最寶貝的部分。好在在醫生檢查之後並沒有傷到筋骨,等到傷養好之後就可以回復如初了,才讓他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沙特還是心疼的哭了,然而對他來說看到她哭的樣子比手傷更另人難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