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年雪外篇之七-再生緣(草稿)

再生緣
聖誕節前夕,東京街頭飄著雪。各處裝飾著聖誕燈飾,與不夜的城市一同光芒四射,讓首次來到亞洲的裘努斯感到一種微妙的熟悉感,就算是獨自一人,濃厚的節慶氣氛似乎也能寥解鄉愁。
 

會來到日本其實是因緣際會。裘努斯的父親蘭加爾是個在人間出生的龍神族「覺醒者」,也是一位德日混血兒,他一直有聽聞他祖母是一位日本人,但蘭加爾從來沒有回到過日本,到了裘努斯與米蘭達這代幾乎已經完全跟人類家族脫離關係。他原本就不認識任何父親的親戚,回到人間之後也從未想到要尋找他們,因為那些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然而在日本的遠親不知道過了幾代突然想要追本溯源,找到遠嫁到德國的家人的譜系,也找到蘭加爾曾與Schwarzburg的前貴族結婚可能有後代留下的證據。前些日子他們試探性的與他聯絡,一開始裘努斯本來不打算回應。但亞娜莉卻說他可以來看看,也算是代替父親回到故土。於是他就在聖誕前夕隻身來到這個在世界另一端的亞洲國度會見父親的親族,歐帝斯沒有與他同行,這是多年以來他們第一次分離這麼遠與這麼久。雖然沒甚麼好擔心的,但分離時卻還是依依不捨,他已經很久沒有體驗到這種像靈魂被撕裂的一般的失落,雖然他沒有表現出來。
他們擁有僅次於黑暗女神的古老靈魂,註定世世代代相伴,不論是相愛或是憎恨,刻畫在靈魂中的牽絆是無法切斷的,就算註定悲劇收場,靈魂依舊追求者彼此,帶著前世的依戀與累積的思念。就像是中國傳說中輪迴七世的金童玉女,每世重複著不得結合的悲戀,卻還是不斷的重逢,希冀中有一天能夠得到圓滿的結局。初次聽到這個故事有種熟悉感,後來他才明白,因為那根本就是他們的故事的翻版。然而當他將這個故事告訴歐帝斯時,歐帝斯卻無法全然接受,他從不相信自己是為了亙古以前的前世而活,也不認為應該如此。
「那樣不是太累了嗎?如果必須不斷的為前世付出代價,不是永遠沒完沒了
趴在枕頭上,歐帝斯慵懶的說著,
「那的確是輪迴說最大的問題,就像是打不開得結。不過因為前世的遺憾而累積的祈願與思念也可能會對來世造成正面影響,這點也算是還可以接受的吧?
其實那或許也只是裘努斯個人的希望,不然那時消失的那兩人究竟哪時才能真正的手牽著手度過一生?一想到如果必須依靠那幾千億分之一的可能性,他還是希望一切苦難終有一天得到報償。
「也是啦不過終於得到圓滿的結局,一切遺憾彌補之後,他們就不會再相見了嗎?
歐帝斯問。比起一開始就是偶然編織的命運,本為一體只為彼此存在的靈魂卻因為終於結合之後失去了彼此的標記而分開,他覺得那樣似乎更加悲哀。
「只是回到正常的機率而已吧並非從此無緣了吧?
「還不是一樣所以我一點都不想知道這種事啊…….
歐帝斯將頭埋進枕頭中。如果要他相信輪迴的確存在,就算他可以相信裘努斯從古至今一直以來都屬於他,但以後呢?在這一世打破命運的詛咒之後,他們的靈魂又將流轉何方?雖然那根本就不是他能掌控的事,但將命運賭在不可預料的來生的妹妹卻讓他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而那讓他頭痛不已。因此他決定只站在遠方祈禱,不想去干涉任何事情,甚至不想去想。
「討厭……這種問題還是應該找專業的討論才對吧
那時只是隨口說出,但他必定沒有想到裘努斯真的會去實行。
法蘭克福機場。離飛往日本的飛機起飛還有一段時間,裘努斯坐在機場的咖啡廳內,桌上放著咖啡與蛋糕,他在等人,希望對方會赴約。
約定的時間到了,一位穿著灰白條紋西裝的高大白髮男子走向他坐的位置。
「好久不見,卡歐」裘努斯有些生疏的打招呼,並示意請男子坐下。
「嗯好久不見」
白髮男子也有些生疏的坐下並拿起桌上的菜單,
「隨便點吧,我請客」裘努斯說,一邊改變坐的姿勢。
卡歐透過菜單看了裘努斯一眼,似乎有點訝異,
「沒什麼,是我邀請你的,這點禮貌是應該的」正好服務生走了過來,卡歐闔上食譜跟服務生點了一杯愛爾蘭咖啡。
「品味倒是不錯」裘努斯評論著,並沒有負面意義。
「我只是習慣點一樣的東西…….
這麼說他才想起來,很久以前,讓他走進咖啡廳點愛爾蘭咖啡的人就是歐路菲。那時他對於咖啡與茶都還完全沒有慨念,歐路菲卻打開菜單滔滔不絕的開始解釋每道飲品,還可以順變延伸各種民俗傳說,因為不想聽他無止盡的講下去所以卡歐就隨便點了一個他記得名字,沒想到相當合他胃口,從此他就總是點這道飲品。
「所以你有事想要問我?
發現自己陷入回憶之中,卡歐回過神來試著主動開啟話題,雖然亞娜莉時常會回到Schwarzburg,但卡歐卻很少到哪裡,跟裘努斯等等舊時代前來人間的流放者也都沒有接觸。原本他就跟以沙特為中心的那群人關係不太好,所以他很驚訝裘努斯會主動找他。
「嗯….」這下換裘努斯似乎難以開口。
「你曾經過見過轉世之後的同一人嗎?
面對完全沒有意料到的問題,卡歐露出有點不知所措不的表情。
「你們不是總是說我跟歐帝斯的命運相連,每一世都命定相繫。但我們對此過去一點記憶跟認知也沒有。歐帝斯一點也不相信這種事,我只是很好奇以命運之神的角度是怎麼看這件事」
裘努斯補上一句。
「那麼你相信嗎? 你的前世可以追朔到世界創造之時。」
卡歐回問,
「我不知道但我的確漸漸開始有一些特別的感覺對於命運與許多東西的或許該說,我並非完全不相信,而是在了解之前無法全然相信。」
裘努斯回答,一邊理清自己的思緒。
「也是呢你畢竟跟她血緣相連。感受到命運之力也是很正常的。不過你們算是例外,你們的命運之線是特別的,糾纏在一起的無法分開,而且也不會編在宇宙的記憶中,不受基礎規範的束縛特殊的命運之線都是這樣的….
卡歐停頓了一下。
「不過回到你第一個問題吧。我沒有見過,或說我不知道是否見過吧。我只負責切斷命運之線,當然切斷之後還會被接上新的命運之線,但命運之線的延續只是靈魂的記號,就我的觀點來說斷掉的線就是結束了,再接上的已經是另外一個人了。記憶也是一樣的,每個人的記憶都會被獨立保存,每一世都是獨立的人…..
「所以你看不出來嗎? 人的前世?
「我想的話其實是可以作的到的但是我並不想….
「我可以問為什麼嗎?
服務生為卡歐送上愛爾蘭咖啡打斷的他們的對話,卡歐喝了一口,繼續說。
「人類的命運相較於我們太過於短暫,如果必須不斷面對過去曾經認識擁有相同靈魂的人,但是對方沒有任何關於我的記憶,但我卻全部都記得……那不是很可怕嗎。我以前是人類,如果我遇到曾經是我的父母或是親人的人…..我沒有辦法想像那種感覺,簡直會讓人發瘋……
晃動著高腳杯,卡歐像是想起惡夢一般的說著,其實他沒想到自己會說出這些話。
「這些話我好像曾經在哪裡聽過….
「其實你要問這些問題的話應該要問記憶守護者才對…..畢竟還是有些覺得自己能感受到前世記憶並受其影響的人,那也是他負責處理的部分,需要的話我還可以你幫介紹……
因為那簡直就是命運守護者會說得話,卡歐心想。
「新的命運之神?
裘努斯有聽亞娜莉說過會有代替歐路菲的命運之神,但還未親眼見過。
「不了我會找你是因為你也認識歐路菲跟沙特………..你有想過看他們之後的命運嗎?
遲疑了一下,裘努斯一直不知道該不該問這個問題。歐帝斯說過他絕對不想知道,但他很在意。
「沒有….我也不想知道
「為什麼?
裘努斯原本以為如果是歐路菲的話會讓卡歐改變心意,但他似乎心意堅決。
「或許是因為害怕吧
卡歐嘆了一口氣,像是之前從未對人說過這些話一樣。
你也會害怕嗎?
看到裘努斯似乎把他當成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卡歐露出苦笑,
「老實說….那個時候切斷他們的命運之線的時候我幾乎是閉著眼睛的。其實我對他一直有些罪惡感只是那時就無法彌補,以後更是不可能了。我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就算知道是不同人,我真的能把他當成不同人嗎?
更何況曾經是最在意的人,裘努斯默默的在心中補充。歐帝斯一定也是這樣想的吧。
「所以他們真的變成普通的靈魂了嗎? 失去了所以標記融入億萬的靈魂之中…..
似乎終於了解裘努斯一切問題的核心了,卡歐放鬆了一點。
「就算人類的命運之線也有像你們這樣一直糾結在一起的,雖然很少見,但並非沒有。不過那只代表兩人有強烈的牽絆,並不能保證一定是好事。我沒有去看他們進入宇宙的記憶之後變成了甚麼樣子,也可以說不敢看吧,一但看了就無法回頭了。但我還是不要干涉什麼,這樣對大家都好吧
卡歐停了下來,低下頭繼續喝著他的咖啡。
裘努斯看了一下時鐘,時間似乎差不多了。雖然還有很多想問的,可是終究沒有辦法解決他所有的疑惑。或許他尋求的問題根本就不可能有答案吧。
「總之,還是謝謝你過來。」
他招了手請服務生過來結帳。
「沒甚麼,我根本沒有解答你的問題吧。」
「或許我本來就沒想要尋求答案。」
裘努斯低頭打開錢包,平淡的說著。
服務生過來結完帳。裘努斯穿起外套拿起隨身的皮革公事包準備離開。
「好了,我該走了。…….對了,說到罪惡感,至少你該慶幸那時我揍過你一拳」
正轉身要走時,裘努斯突然開口,讓卡歐再度錯愕。
….可是你不是為了替他討回公道吧?
「沒錯,但那還是你應得。」
裘努斯笑了出來,轉身離開。
「不過你也付出代價了不是嗎….」他小聲說著。
沒有告別,如果會再見面的話就再見吧。
他踏上異鄉的旅程,卻也是血緣的歸鄉之旅。
經過13小時的飛行飛機終於降落,日本家族的人早就在機場舉著牌子等他,其中一位年輕的家族成員講得一口流利的英文擔任他的翻譯,讓他根本不用擔心要怎麼樣讓他們忽略他可以直接跟他們溝通的事情。
會面非常順利,以資料大多遺失與族人大多分散凋零為由他並沒有提及太多關於德國家族的事情。日本家族的人也只是想見見親人沒有太刁難他,安排了幾天的行程各處會見親人與拜訪寺廟墓地。
其實這一切對裘努斯來說都很沒有真實感,就算他的血緣關係其實比他們想像的都還要近,但他從來都沒有自己屬於某個家族的概念。而對凱蘭菲爾家的歐帝斯效忠更代表了切斷與舊家族的連結。但他也的確很驚訝,某些好幾代以前的遺物竟然還收藏的這麼好,代表著這個家族的向心力以及想要維護的決心。
行程結束之後,裘努斯沒有馬上回德國,而是安排幾天自由時間。雖然家族的人也說可以陪同,但他還是謝絕了。他想要一個人用他自己的方式還看看這個的地方。
漫步在東京的夜色中,他開始慢慢回想整理這幾天的所見所得。來之前與卡歐的談話又再次浮現心頭,他或許終於知道他真正想要知道的答案是甚麼了。
在某一天,當家族的人載著他在市區穿梭時,他偶然在街頭看到了一個女孩。
她就跟一般日本女孩一樣有著黑色的頭髮跟深色的眼睛,但他卻覺得她很眼熟,不是外表長得像,而是一種氣質,彷彿是從靈魂散發出來的。
到目前為止他從來沒見過與沙特相像的人,就算沙雷德家族中擁有相似遺傳特徵的人們也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彷彿能夠穿透外表透視那內在相似的靈魂,即使只有驚鴻一瞥也無法忘懷。
「要是能再見到一次就好了…..
那就是了嗎? 還是不是? 如果能夠確定就好了。
他拿出手機,撥了家裡的電話號碼。
「喂……
因為德國時間還是下午,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裘努斯嗎? 怎麼了嗎? 不是你平常打電話的時間呢 …..
聽到愛人的聲音讓他感到一種溫暖,卻又突然有種有口難言的悲傷。因為他無把將那種感覺跟他分享,也沒辦法告訴他。
「沒甚麼,只是突然希望能夠馬上回到你身邊。」
那是真的,從離開的第一刻開始他就開始思念了,就像是心被分成了一半,一半還留在原地,渴望著復合。
「裘努斯……你還好嗎?
聽到他說出不尋常的話,歐帝斯擔心的問著,只是現在正是在離彼此如此遙遠的地方,除了關心之外還能做些甚麼?
「沒甚麼….只是突然想你而已,不用擔心
「嗯不要難過啦,你很快就會回來了吧? 我會去機場接你的
歐帝斯溫柔的回答著,他知道裘努斯平常不會這樣說話,必定是發生了甚麼事吧? 只是他似乎不想說,他只能這麼安慰他。
掛上電話, 裘努斯的心情似乎平靜了一點,然而當他再度抬起頭,那個女孩卻朝著他走過來。穿著紅色的大衣戴著白色圍巾跟毛帽,是個正直青春年華的少女,就算飄著雪也穿著短裙與長襪。她也正放下掛著毛球裝飾的手機,沒有注意到前方高大的外國男子正看著她。但裘努斯那時就明白了,那或許是他獨有的天賦,或許只是他的錯覺,但那種強烈確信的感覺是如此真實。他應該不會認錯的,怎麼可能會認錯呢? 就像是看到本人一樣,雖然外表一點也不像,但感覺是如此熟悉。就算無法證實,他還是想要相信自己的直覺。
『祝你幸福』
在她經過他身旁時,他用旁人聽不見的聲音輕聲說著。然後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