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式

不等式

卡歐X 歐路菲

R18 

 

「在多重關係中,比較是大忌。」

曾有一位自己經營沙龍的交際花這麼對他說過,她是一位相當聰慧的女性,曾有一段不短的日子,卡歐的身心靈都在哪裡得到許多慰藉。那一天有兩位客人為了一位當時沙龍中的紅牌交際花爭風吃醋吵了起來,從送的禮物到在床上花了多少時間都拿出來比較,就像是小孩子吵架一般旁人聽的都要覺得羞愧了,兩人吵到後來還大打出手鬧的不可開交,最後兩人都被卡歐輾了出去。其實多管閒事見義勇為不是卡歐的個性,但他很喜歡她所以幫了她的忙,雖然事後她說早有人通風報信警察跟黑道都在路上了,像卡歐這樣的貴客不應該弄髒手的,但熟客為她出面還是很讓她感動,也難得的跟他侃侃而談關於她經營者的角色以及歡場的人際關係。只是卡歐那時也沒想到,如今他竟然會時常咀嚼那時的對話。他肯定也從來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深陷於多重關係之中。

『重點不在於你對她獨一無二,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對你獨一無二的,只是你不能獨佔她…….』

這些話她是沒有對那兩個人說過的,因為沒有人會聽的進去,然而這些話也是對她自己說的,就算是她愛的人,也永遠只是過客。

每個人其實都心裡有數,倒底誰才是真正被愛的,付出與回報都不能證明任何事情。

卡歐自己心裡也有數。

然而,縱使無法被愛,歐路菲還是會回到他身邊,能讓他擁入懷中。

他應該要就此滿足嗎?

有時他的確會想,自己到底跟那個人有什麼差別? 雖然他早就明白那是無法比較的,不管是個性還是外表以及生活模式都有極大的不同,所以每當他開始開始有一絲念頭時就會開始嘲笑自己,不是都見過那是多麼丟人的行為了嗎?

其實他並非真的想要比較什麼,只是曾經偶然的,他看到了歐路菲在那個人面前露出自己不曾見過的表情與動作,從那時起他偶爾忍不住會想,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究竟是怎麼樣的?

他是不是會比對自己更溫柔更主動?

他會對他說他寫的那些情歌中的甜言蜜語嗎?

離別時他會依依不捨還是無聲無息的消失?

或許與其說卡歐想知道自己與那個人有什麼不同,或許他更想知道的是,他所認識的歐路菲跟在別人身邊的歐路菲是同一個人嗎? 自己也會被比較嗎?

這些問題其實都毫無意義,總是倏忽即逝。

但每當他出現那些想法時,他就感覺不再像自己。

自他進入知性的世界之後,本能與理性就不斷的互相拉扯著,但他總是能夠找到平衡之道,他知道何時該運用理性,何時該聽從本能的呼喚。

但現在他甚麼都聽不到,

沒有獸之本能,也沒有年歲累積的智慧與理性,只有疑惑。

他知道一切的起頭,也知道如何結束,開始與結束總是在同一處,如同他所熟知的命運之輪。一切思想只因一人而起,但也只有他在身邊的時候,他可以真正甚麼都不想。

他獨自坐在椅子上等待日出,

天漸漸亮了起來,透過薄窗簾為室內帶來朦朧的光暈。他沒有掀開窗簾讓陽光照進來,而是轉身看向床的方向。歐路菲裹著羊駝毛毯靜靜的沉睡著,連肩膀都緊緊包裹住,恐怕夜晚是有點冷吧?但除此之外毫無防備,面對著他原本躺的地方,沒有被他驚動的跡象。

這已經是他多年努力的成果。

他應該要就此滿足嗎?

他繞到床的另一邊,以前歐路菲總是背對著他,只要一有風吹草動就會馬上驚醒。原本他並不在意,他從不覺得警醒是壞事,也知道自己不被信任的原因。而且要讓他轉過身來面對自己是很容易的事,只要動手就可以得到,只要用力氣便可以奪取。那是本能的聲音,但是滿足本能卻不一定會讓心靈滿足。

他看著熟睡中的人,那他所想要的倒底是甚麼呢?

他不想在一旁看著,不想只是等著他醒來,他伸手捉住歐路菲的肩膀讓他轉身過來,同時也讓緊裹的毛毯鬆開。

「嗚嗯?…」突然竄入的冷空氣讓歐路菲打了一個冷顫,在他還沒張開眼睛時,卡歐早已壓到他身上,將他一早起來聚集的冰冷都傳到他身上。

「你好冷…」想要掙脫只是徒勞無功,剩下的話語都深吻給吞食,原本被窩的溫暖也被白狼冰冷的身體給吸收,但他越是退縮,白狼只會越進一步。通常情況都是反過來的,歐路菲通常是體溫比較低的那邊,這讓卡歐覺得相當有趣,不過從更溫暖的對象汲取體溫這種事他是很有經驗的,那對他來說曾是求生技能,雖然其實現在不需要,但他還是盡可能緊貼著對方每一寸肌膚,這對歐路菲來說也是難得的體驗吧?沒有誇張的摩擦與動作,僅僅是肌膚相貼就能深刻的感覺到對方存在,共享著溫度,從初接觸時像是碰到冰雪般冰冷到緊貼之處開始微微發熱。卡歐稍微撐起身子,看著突然被自己叫醒的歐路菲,或許是因為剛醒來有些混亂,或是因為他較為反常的舉動,他就像隻受驚的小鳥迷茫的看著他,好久不見那種表情竟讓他覺得有些懷念,他露出惡作劇成功般的微笑,現在要做的事已經沒有任何疑問了。

看到卡歐嘴角不懷好意勾起的表情,歐路菲竟然覺得有些安心,他還是記憶中那個樣子,雖然他知道他已經變了,但他從不喪失自我,跟自己不一樣。

明明纏綿之時依舊讓他痛苦不已,

明明他的快感都建築於折磨自己之上,

明明自己永遠都無法對他付出真心。

究竟是誰在折磨誰?

誰才真正於心有愧?

那個答案連他自己都無法面對。

那是他不願意解開的黑暗之結,卡歐早就知道,卻還是默默的承受他的罪惡感。

所以他不再拒絕他,總是為他保留一個位置。

或許到頭來,無法放手的人是他自己吧。

「喂!」

歐路菲回神過來,卡歐早已來到他雙腿之間擺好架式了,與他正好相反,在性愛時卡歐總是從一開始就全神貫注於對方,如果對方分心的話或許是他自己不夠努力吧?卡歐以前是這麼想,但他知道歐路菲是個例外,他的心智幾乎可以隨時抽離現實,唯有最極端的感官刺激能夠動搖到他的心靈,那就是他的挑戰。

卡歐一手撫摸他的臉,用拇指撥開他的下唇,

「醒了嗎?」雖然讓他在半夢半醒間高潮似乎也很有趣,但他還是決定想要在雙方最清醒的狀態下做愛,這是他對自己最低的標準。

「不是早就被你冷醒了嗎?」歐路菲挑釁似的輕笑,挑逗的輕咬了他的拇指,彷彿在說著『你還在等什麼?』

「要讓你暖起來還不容易嗎?」

他早已全身火熱,迫不及待想要傳達給對方了。雖然他喜愛慢慢醞釀的前戲,但有時也會直接進入正題,特別是當前晚已經纏綿過,就不用再吊人胃口,直上高潮才不會浪費了大好興致。他早已做好準備,一股作氣直接攻入對方深處。

「哈阿….阿」

面對直接的進攻,歐路菲並沒有像他剛剛表現的那麼有氣勢,馬上癱軟的倒在床上任對方擺布,他或許永遠都招架不住卡歐吧,本來因為寒冷而顫抖的皮膚如今已經開始滲出汗珠,透出紅暈的皮膚配上水光更顯得情色,他試著聚焦於白狼的臉,但晃動的視線還是一片模糊,他腦中漸漸的空白,所有想法都褪去,讓感官刺激主掌一切。他或許有意無意間發出一些聲音,但那都像夢囈一樣斷續模糊不清。

還差一點,汗滴滑過卡歐的額頭,他持續著搖動抽插的動作,探入那最深的極點,進入讓他解放之地。

只是忠於慾望,只是追求歡愉。

不論白晝或是夜晚,不論狂亂或克制,

他內心真正的渴望的只有從歐路菲身上能得到滿足。

不只是性愛的高潮,他內心的某個空隙似乎也被填滿了一點。

讓他在一切結束之後不會感受到空虛,

讓他依舊對下次有所期待,

讓他回想時還能淡淡的笑。

然而卡歐早已隱約的注意到,這樣的結論也是他自己比較來的。

如果比較是有意義的,那麼自己的煩惱其實才是真實的嗎?

明天歐路菲或許就不會躺在自己身邊,明天他不知會在何方。

只是在感到滿足的當下,這些暫時不會再來攪擾他。

也許是明天,但不是現在。

命運之輪就是周而復始的圓,但命運卻不是公平的。

對任何人都不是。

那麼現在他也是在逃避現實嗎?

「真難得…看到你睜眼發呆…」

這次換歐路菲拉回他的思緒,他已再次用毛毯將自己包裹起來,只露一邊白皙的香肩,上面還有昨晚他留下的淡淡齒痕。而他只是裸身躺在床上,就如歐路菲所說,睜著眼睛心卻早已神遊到遙遠的地方。

太沒戒心了,但現在有甚麼好警戒的?

「那我還是裝睡吧。」他閉上眼睛引來歐路菲的輕柔的呵笑聲,是真心的,真難得,

歐路菲撐起身子,用手撥弄卡歐的劉海,

「卡歐,你在胡思亂想嗎?」

卡歐張開眼睛,「沒有」他斬釘截鐵地說,那並不是胡思亂想,

「那就好」歐路菲的聲音似乎並不懷疑,但反應也有點不尋常,

「我不能胡思亂想嗎?」卡歐反問,他其實不是不知道他在歐路菲心目中的樣子,或者說他所期望的樣子,但這也讓他感到有些興趣,若是他不在符合他的期待又會如何?

「瘋狂之人只要我一個就夠了。」

那是真心話,歐路菲竟然在為他的心裡狀態擔心,換句話說,當他也陷入瘋狂之時,便是一切結束之時,不論是他們之間的關係,又或是他們自身的存在。然而歐路菲雖然這樣說,顯然沒有要做出有助益行為的打算。

因為他已經太過瘋狂,只能寄望於那些有能力維持自我的人。

每一個被他當成浮木的都是不會迷失自我的堅強靈魂,

但他自己卻永遠迷失了。

「真過份啊...」

卡歐嘀咕著,歐路菲露出酸楚的苦笑,他知道自己的要求有多不合理,但他不想要失去現在的卡歐,或許那已經是一種自私了吧。

「我努力看看嘍...」

毫無根據的自信與承諾,但他有直覺,而他的直覺永遠不會迷失。

那一瞬間他幾乎看到歐路菲要掉下眼淚,雖然他從未見過他流淚,但那樣的表情是他前所未見的,不過歐路菲馬上就把頭轉了過去,沒讓他看見任何東西,

「那我走了」聲音中幾乎聽不出任何異樣,但其實是花了很大力氣才控制住的,只有在在尾端一絲絲的顫抖露了餡,卡歐只是應了一聲,這種時候只要讓他去,不需要安慰,也不需要再說什麼,只要像是什麼都不在乎一樣。即使回過頭來想,根本沒有一件事是真的。

但卡歐不會回想,必須如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