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

月光 (R18)

卡歐X 歐路菲

 


 

 

月光是甚麼顏色?

歐路菲曾經覺得月光是無色的,顏色只是環境帶來的幻覺,直到他看見照在白狼身上的月光,他才確認那是真實的。

卡歐就是那樣能夠映照各種顏色的純白之狼,但他其實從未染上過任何顏色,永遠都是那樣蒼白冷冽,就像是月光,明明是光亮卻毫無溫度。一直以來都待在太陽的身邊,一開始歐路菲對冰冷的月光並沒有特別的感覺,直到被烈日灼傷,他才明白月光的溫柔。

今夜月光是藍色的,室內的一切,灰泥的牆面,木製的家具,還有站在窗前的卡歐都被染上那凍結一般的冰冷深藍。從上而下的光線讓白狼 壯碩的身形更為突顯,陰影勾勒出他的肌肉線條、胸肌與腹肌、手臂與大腿,所有平時被衣服遮蓋的部分都顯露出來。體格健美的人歐路菲平常也見過許多,但那結實的雙臂的曾多次緊緊的環抱住他,比自己壯碩數倍的身體在無數夜晚的纏綿中與他緊密的結合,明明感受過卡歐的一切,但每當凝視著他時卻又覺得如此的陌生,並為即將接受那樣的身體感到戰慄。

「你看的入迷了?」

「咦?」

當歐路菲回神過來時,卡歐竟然已經來到他眼前了,不等他反應,白狼一手捉起他的下巴,在毫無防備之時歐路菲的雙唇自然的開張,接著馬上就被對方填滿。卡歐濕潤的舌毫無阻礙得直接進入口腔深處,不留給他任何喘息的空間,直到在溫熱黏膩的交流中產生的過多的唾液阻礙了呼吸才分開,

「咳哼….我只是在看你身上的月光」

「有差別嗎?」

卡歐用手背擦去嘴角的液體,一手用力朝著歐路菲得胸口將他推倒在床上,

「或許沒有吧…嗚…」歐路菲話還沒說完,氣息又再度被奪走,其實他本來是想要伸出手擁抱對方的,但或許被誤認為是要推開他所以雙手腕也被對方緊緊的壓在床上,光是被抓住的部分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灼熱,渴求著更深的結合,這次的吻也比剛剛更為侵略,定要完全的將對方征服。

「隨你愛怎麼看,但我更喜歡實際去感覺…」白狼的唇吻下移到他的細頸,即使歐路菲沒有明顯的喉結,卡歐卻總是能夠精準的刺激到他最敏感的地方留下嫣紅的吻痕,沒過多久他的肩頸部就像是被灑落了花瓣滿布紅青。接著白狼將頭埋進他的耳後髮間吸聞,歐路菲身上總有著淡淡的花草味,即使與汗水混合依然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即便他偶爾會變換香水,卡歐依然能夠從中辨認出他自身的味道,事實上他覺得歐路菲就算不用那些多餘的裝飾也很好聞,但那些香水原本其實是用來掩蓋血的味道而非穿戴者的味道,薰染在每一件衣服上長期下來也沾染在穿戴人的身上,成為他的一部分。

「嗚嗯…」白狼在頸際的吐息到耳邊變成撥動神經的酥麻感,另一方面他的手也開始往腰際移動,歐路菲忍不住低吟出聲,讓卡歐停下的動作, 撐起身來看著他,

「看吧…身體反應還是比較快。」

歐路菲的臉頰一瞬間脹紅起來,對於自己總是這麼輕易的被挑逗感到羞恥。即使作為藝術家的五感都比一般人更為敏銳,對自身的生理反應卻毫無辦法掌控,只能被對方肆意的玩弄。

「我可不像你只會用下半身感受…」

即使知道是自討苦吃,歐路菲還是不甘心的回嘴了。他絕對不會承認,現在當他看到壯碩健美的男體時會有些臉紅心跳,但不是對每一個人,因此他就更不想承認白狼屬於其中之一,尤其是每當他瞄見那腫脹的慾望,身體便會不自覺的緊張起來,卻又有著些許的興奮,讓他更覺羞恥。

「放心,你的話每一部分我都會好好欣賞再享受的…」

「胡說些甚麼…」卡歐一臉意味深長的看著他,歐路菲覺得自己的臉又更熱了一點。

「畢竟你總是這麼費心保養阿……我會好好回報你的……」

「……」

難得聽到卡歐肯定自己的話語,歐路菲深吸了一口氣,試著讓自己平靜下來。

卡歐讓歐路菲翻面平趴在床上,一開始詩人有些不解想要撐起身子轉頭過來,但卡歐雙手壓住他的肩膀不讓他起來,他想要這樣好好的看著他在自己身下的模樣。就算自己看不到,詩人背後白皙的肌膚也沒有一絲瑕疵,時常有在鍛鍊的背部肌肉曲線相當結實骨感,宛如大理石雕刻的雕像一般完美。卡歐用手指輕輕的從肩頰骨劃過背溝,那觸感甚至比他拿武器與樂器的手更加細嫩,卡歐忍不住想要輕咬一口留下齒痕,這讓歐路菲顫抖了一下,正是因為自己看不見,所以當背後被人掌控時總讓他有些緊張,對於任何動作都更加的敏感。

「你真是討厭的傢伙…」

歐路菲頭側臥在床上,似乎已經隨便他了,雖然歐路菲並不喜歡在做愛時背對著對方,他以前覺得背後是動物野獸的體位,但現在已經能夠當成情趣接受了。

卡歐抬起他的腰與臀並讓他跪起來,他以為是時候了,但卡歐還是空出手壓住他的背不讓他撐起身來,

「噓….放輕鬆…不要用力,交給我就好了…」

他為他塗上潤滑油按摩,讓他呈現一種身體趴著只有臀部翹起的姿態,即使從背面看來都覺得那腰部不自然的曲折只要再用點力好像就會折斷,卻又同時激起他的嗜虐與情慾,想要去試試看他的極限究竟能到甚麼程度,光是想著他纖細的腰枝會如何扭動就讓他感到血脈噴張。他分開那雙跪著有些吃力的修長雙腿,讓自己一氣呵成的插入,

「呼…呼….嗚…」

臉被自己的長髮埋住的歐路菲發出悶悶的嗚耶聲,因為腰背的緊繃讓他無法完全放鬆,卡歐的進入與他的緊繃形成焦灼的拉鋸,硬是推擠是無法前進的,卡歐只能慢慢得的前後搖動製造空隙,歐路菲的姿勢無法施力,只能隨著對方的抽送擺動,卡歐似乎也沒有餘裕再制止他想要撐起身體的行動,但此時他也再也撐不起自己了,白狼越來越大的動作讓他連想穩住自己的都很困難,

「啊…啊…啊…」

歐路菲全身都因為卡歐在他體內的進出而震動著,每當他挺進一步,雖然歐路菲緊緊的抓住床單卻還是會向前滑動,而雙腿也因為在最直接的衝擊中心而酸痛不已,他全身都因為不當的用力緊繃而痙攣起來,若不是卡歐還固定著他可能馬上就會完全倒下,又或許支撐的是他自己的意識,因為與此同時支配他全身的是名為快感的劇烈疼痛,即使痛到連呼吸都能忘記,但那接近暈厥的瞬間卻也是讓人迷戀的無上境界,讓他願意一次又一次的臣服於白狼的身下,被征服蹂躪,卻也被渴望愛慕,既是愛也是恨,既是狂喜也是痛苦,他們之間就是如此互相矛盾又互相傷害,卻也是因此追求彼此。

在狂亂的高潮之後,歐路菲精疲力盡的橫躺在床上,因為不久前全身肌肉太過於緊繃,放鬆之後反而動也不能動了,卡歐從後面摟住他的腰覽他到自己懷中,將頭靠在他的頸間,他還是一樣的火熱,讓歐路菲閃過難道是自己在發冷的想法。

「滿足了嗎?」這話其實也是對他自己說的,總是讓自己這麼狼狽,是否真的值得。

「我永遠不會對你感到滿足……」

卡歐在他耳邊溫熱的吐息著,明明把他折騰了這麼久,卻好像還不疲倦的樣子。

「你還真是野獸呢…」

歐路菲的嘴角在看不見的地方微微的勾起,似乎對這個回答很滿意,但又用手軸推了推半身壓在自己身上的人。

「等到夜晚再度降臨再說……」

太陽雖然還沒有完全升起來,但是日光已經率先照亮大地,月亮也變成不會發光的白色圓盤,雖然他即將閉上眼睛沉眠,但新的一天到來了。

「白天怎麼了嗎?」

「沒甚麼……但我比較喜歡你在月光下的樣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