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FOOL特典-愚者狂歡節

 
 
愚者狂歡節
 
算是梯比爾系統的文吧..很多問題..就…算了(ㄟ)

警告
18禁,亂七八糟,沒頭沒尾沒有校稿,來不及了隨便啦(ㄟ)

也許某天又會修改一番(?)
看不懂的地方可以問我~XD

 

愚者狂歡節
對於白狼來說,四月一號也不過是個普通的日子,只是數不盡的歲月中得其中一天。只是會遇到的惡作劇多了一點,但有時也會讓他會心一笑,但他並不特別期待。對他來說生命一直都不是笑一笑就可以解決的,太多事情根本沒辦法解決,他只能看著,為其中一些生命畫下句點。
將車子停在地下停車場,卡歐來到位於鬧區巷弄的梯比爾。雖然之前來過幾次,但是今天是他是被叫來的,沒有被說明理由,但是他還是來了。走進地下室的夜店,平常散發著幽暗詭異氣息的梯比爾今天卻充滿著馬戲團一般的嘈雜聲,音響放著像是從快要壞掉的留聲機發出的跳針手風琴音樂,座位區中放著幾個飲料大筒讓人自由取用,舞池中還有穿著花俏的雜技演員表演。人們大聲歡笑嘻鬧著,彷彿在真正的馬戲團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卡歐走到吧台邊問站在裡面的韓少淮,他還是一派鎮定的在調製飲料,一邊監控著有無失控的行為。
「愚人節的狂歡囉,本日限定。」
說著,他將手上雪克杯內的飲料倒入三角形的酒杯中,那是一杯青綠色有著一層厚厚泡沫的飲料,接著他放入一顆紅色的糖漬櫻桃,讓整體感覺更加不協調。他將飲料遞給白狼,
「這什麼?」卡歐有些遲疑的問,
「不是好東西,歐伊凡請客的,他們在書房等你」
「該不會加了甚麼藥吧」
「沒錯」韓少淮老實的回答,他只是奉命行事,他可沒說不能講。
「我才不要喝這種東西….」卡歐把飲料放回吧檯,
「隨便你,那你就直接去找他們吧」少淮沒有多說甚麼,將綠色的飲料收了下去,
「在書房是吧」
「對,最後面」
卡歐穿過狂歡的人群來到標著「私人」的門前,他從未進過書房,但他一接近就聽到有人交談的聲音,他聽不清楚內容,只聽得出一邊是應該是歐伊凡的低沉男聲似乎在說著什麼,另一個人則發出做作的笑聲,那個笑聲他是認得的。
他沒有敲門就打開門走進去,Mr.O翹著腿坐在書桌上,歐伊凡則是站在一旁,
看到卡歐出現Mr.O露出愉快的笑容跟他打了招呼,那樣親切的態度讓他有點不舒服,
「你來了啊,等你很久了呢」
「嘖,結果你沒喝啊」沒有打招呼,歐伊凡皺著眉頭說,一副剛剛發生的事都看到了的樣字
「我不喝來路不明的東西。」
「才不是來路不明呢,喝了會快樂喔!
「誰相信啊!
「嘖嘖,本來以為你很會享受玩樂的說」
「你們找我來就是為了騙我吃迷幻藥嗎?
卡歐感到有些惱怒,莫名的奇妙的邀約,奇怪的飲料,誰知道他們到底在打什麼主義。
「當然不是囉,其實是我找你來的,不過你還是真是性急呢還是應該說實事求是嗎?Mr.O從書桌上跳了下來,卡歐刻意去忽略在字裡行間的戲謔。他應該要收回前言,這個人已經不是他認識的人,他正努力的將他記憶中的影像抹去。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歐伊凡兩手往後攤,從卡歐來的門離開,
「你到底要幹嘛?
「猜猜看啊」Mr.O用他唱歌的甜膩嗓音笑盈盈的說著,一邊走向卡歐,將手環在他的肩上。因為身高差的關係他得稍微墊起腳才能將臉湊他。白狼其實有點吃驚,但還是故作鎮定表現出不為所動得樣子。明明只是擁有某個人破碎記億的空殼,卻又玩弄那些僅存的記憶,迷惑著過去的所有人來荼毒他們的靈魂,
「這是甚麼意思?」他冷冷得問著,
「你在裝傻嗎?」詩人將嘴唇湊了上去,吐出帶著酒與花香的氣息,
「又是整人的伎倆嗎?
「或許吧,但這裡只有我們兩個而已….
「所以呢?
「根本就不用什麼藥,你最擅常這種事了吧。」
說著,Mr.O就親吻了他,帶著酒味的舌尖熟練的挑逗著。一像是來者不拒的卡歐這次也沒有拒絕。那個吻是火熱卻也是冰冷的,純粹慾望的挑逗在內心深處確是如寒冰一般的惡意,
「真是得你倒底把我當什麼啊」
「你自己很清楚你是很什麼樣的人吧….我可不會相信你說沒有反應的喔。」
予取予求與殘酷的踐踏他人的身心,自己也沒有任何資格說別人吧。本來就沒有任何純潔的回憶,再添一筆罪惡也無妨了。雖然想這麼說,但白狼並非不是完全沒有猶豫的,究竟該用甚麼樣的態度來面對他。時而表露出悔恨得脆弱,時而卻又如此自甘墮落,究竟哪一個才是他現在真正的樣子……不對,他還會有最真誠的面貌嗎?
「哼….你受得了嗎?」白狼挑釁的問著,不讓任何一絲猶豫表露出來。
「試試看就知道啊」詩人笑著,不是高興卻也不是挑釁的笑容,只是不經思考的散發著魅惑,
「弄髒這裡也沒關係嗎?
「我跟他講過了,沒問題的」
「腰斷了我也不會停手的」
詩人沒有回答,再次吻了他,卡歐將他抱了起來,他的雙腿夾緊緊的夾住他的腰,卡歐將他壓倒在書桌上,兩人激情的吻著。衣服有些礙事的彼此擦著,
卡歐鬆開了他的領帶與領口的釦子,輕輕的舔過露出的肌膚,
「啊…..
身下的人發出淫蕩的喘息,毫無遮掩卻又有些虛假。他抬起頭,他依舊是那樣的微笑,卻又如同在夢遊一般。那一瞬間,有一種憤怒在白狼的心中燃起。他直起身子俯視著他,桌上的人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卡歐抽起他的領帶,然後將他拉起來,讓他趴在桌子上。
接著,他用領帶堵住了他的嘴巴。
「嗚..
等到詩人發現已經來不及了,只能措手不及的咬著領帶邊發出嗚耶聲讓白狼在他的頭後面打結。卡歐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作,但他知道事情已經失控了。他將詩人的人壓在桌上,一手將他的褲子解開,只拉下一截露出臀部與股間。桌上放著預備的潤滑劑,他已經沒有前戲的耐性,也沒有興致了。沒有脫下衣服,不再想要去撫摸去感受他的身體,不再想要聽到他愛欲的喘息,不再去為彼此醞釀情欲,那些以前是他最為享受與期待的事,在這一瞬間都消散了,他只想要趕快終結一切,將體內的憤怒發洩然後離開。這時他又回歸了原初,宛如野獸一般的粗暴,不顧對方死活只是單方面的發洩著,他所有的與其說是情欲,不如說只是殘虐的渴望。就算他知道他違背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原則,但是那些都無所謂了。
等到他回過神來,身下的人早已經不知哪時失去意識了。
「嘖….結果是變得更沒用了啊?
將褲子穿好,卡歐毫不同情的說著,將堵住詩人嘴巴的領帶鬆開之後就離開了。
****************
滿步在有些涼意的夜色中,卡歐的內心一點也不平靜,只有一種煩躁與不快,不夠盡興,不夠完全。不暢快的感覺與悔恨在心中盤旋不去,即使剛剛才發洩過精力,卻又像是完全沒發洩一樣想找個東西來毆打破壞。
bibibib~bibibibi
手機不適時務的得響起,原本他想直接把它往地上砸。但看到來電人之後他還是忍住的接了起來,是拉齊西斯,也太會挑時間了吧?
「喂」忍住怒氣得接起電話,或許是問心有愧,其實他現在最不想見到或聽到的人就是他了,但是又非接不可。
「卡歐!你要回來嗎?
「不知道,怎麼樣?
「我肚子餓了,幫我買消夜」
聽到拉齊西斯無辜的說著這種發言他一瞬間差點要爆怒起來,但卻又忍了下來,
「樓下不是有便利商店」
「我不想吃嘛」
「你又吃不出差別還要求這麼多?
「可是我不想吃嘛,而且晚上出去會被警察抓」
面對話筒那一邊無理取鬧得小孩他完全沒輒,只能讓步,
「唉好吧….你要吃甚麼?
「鯛魚燒」
「你要我半夜去哪裡找啊?
卡歐終於忍不住的大吼,整人也要有限度吧,不,這該不會就是在整人吧?
「卡歐」
面對明顯的怒氣,拉齊西斯依舊平靜毫不畏懼的說著,
「怎樣?
「今天是愚人節喔所以做甚麼都沒有關係的喔。」
上言不接下語的發言,但卡歐卻知道他在說甚麼,
「才沒有這種事」他平靜了下來,卻感到有點哀戚,
「真的啦」
「你知道了嗎….
「恩….真的沒有關係的
沒想到他竟然淪落到要小鬼來安慰他,他不禁自嘲了起來。
「我去夜市找找,但是不要抱太大期望….
掛掉電話,他的內心稍微平靜了一點,
「愚人節嗎一點都不好笑」
*******************
回復意識的Mr.O從桌上爬起,將被脫一半的衣服穿回去,
歐伊凡走了進來,雙手各拿著一杯酒,
「看吧我贏了喔!
即使樣子狼狽,詩人依舊一臉輕鬆的說著,
「可是沒有脫光只有半套,所以算是一半一半」
「但是我還是沒有輸」
「我也沒想過你會輸」
「那你還賭?
「我只是想看好戲而已」
歐伊凡將一杯酒遞給他,
「謝了,不過我今天可能要借住這裡了」
「我想也是」
「當作惡作劇也太過分了點呢」
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詩人苦笑的說著。就算知道也一意孤行,而且毫不後悔。
「今天的狂歡節成功嗎?
「全部都掛了,超成功的啊,你該去外面看看那一排的」
「呵呵..不用了反正對我來說沒甚麼好笑的,卻也什麼都是可笑的….
『全部都是愚者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