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acombes

無盡延伸的單邊迴廊,不管往上還是往下都是一片黑暗。
另外一邊的牆上則是依照等距離有著許多岩洞,黑暗的洞窟中放著巨大的石棺。
這是拉齊西斯心中宇宙的記憶的樣子。
但是,為什麼呢?
宇宙的記憶呈現的樣貌會依每個人的想像而不同,為什麼拉齊西斯會將他想像成墓穴的樣子?
沒有任何關於自己的記憶,卻守護的所有人記憶的自己,究竟是甚麼人?
同樣身為命運之神的同伴們都有各自的淵源,都是依照現象世界的原則藉由母體投生為血肉之軀,沒有人是憑空出現的。
那自己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是否也曾經在現象世界中生活過?
沒有人知道。
就算在別人的記憶中,也沒有人曾經認識他。
他就像是原本不存在的人。

從甦醒以來就只知道自己的使命。
在他眼中只看的到事物的本質。
知識是經驗的累積,但他本身沒有自己的記憶。他所感知的一切都是從數千年來人們的經驗與知識總合而來。絕對不會出錯,卻也毫不真實。
『我真的存在嗎?還是只是記憶的總和與重現』
日復一日的,他從這樣的自我懷疑中醒來。
其實他一直相信自己是真正存在的,他不是一個人偶,而是有著自己個性的人。
只是他還找不到證據。
命運神之主或許知道答案,但她不會告訴他。他只能自己尋找答案了。
每夜夢境中他都會來到這個記憶的墓園。
他會走入石洞中,打開一個個緊閉的石棺。石棺之中放著的並不是屍體,而是一件記憶主人的物品。可能是一把劍,一個獎杯、一件衣服甚至是一個玩具。那是一個人一生最重要或是最能代表他的東西。
至今他都還沒有找到甚麼重要的東西。但是他從不放棄。他一邊看著,一邊想要試著想起,或是試著至少想像,自己到底曾經有過甚麼樣的人生,就算那或許只是空想。
又是一個夜晚,他來到走過無數次的地方。
「我曾經來過這裡嗎?」他在一個石洞外駐足,明明經過很多次,他卻從未走進過。這或許就是一個信號?
這次,他終於走了進去。裡面的氣氛跟別的洞窟都不一樣。
更為冰冷,幽暗,連外面火把的亮光都照不進來。
放在中間的石棺比以往所見的感覺都還要厚重,他吃力的推開石棺厚重的上蓋,它也比之前遇到的都還要沉重。他用盡了全身的力量才把他推開。
一股幽暗的氣流從石棺內散布出來,在裡面的不是任何東西,而是他想都沒想到會到看得的人! 其實拉齊西斯從未親眼見過他,但他的記憶卻是最他最為熟悉的。他的臉也跟他看過的記憶中一模一樣,毫無瑕疵的美麗,宛如一尊驚雕細琢的沉睡雕像,如沼澤一般深沉的綠色頭髮跟耳前柔細的淡金色髮絲披散在襯著深紫色絨布的棺內。緊閉的雙眼像是永遠不會睜開。
「歐路菲….
拉齊西斯第一次叫出這個名字,這就是他前任的命運守護者。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呢? 這裡不是歐路菲的記憶墓穴,那到底是誰的,難道這就是他自己的洞穴嗎?
正當他思考著的時候,棺內的青年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拉齊西斯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你所尋求的東西不在這裡,也不在任何地方」
歐路菲看著他,用低沉卻又溫柔的聲音說著,卻又像是一種警告,
「你知道嗎?關於我的事情」
男孩急切的問著,像是怕眼前的人隨時會消失一樣。
「你所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我,只是記憶的殘像遺留在這裡。只有存在之物擁有記憶。因為記憶本為存在的印記」
正如男孩所料,眼前的人也只是記憶片段的幻影,因為真正的歐路菲早就已經不在了。但以型體出現在記憶之墓中的人他是第一次見到。歐路菲必定是有其他的原因才會出現在這裡,或許正是為了守護他不誤入歧途吧。
「可是我也是存在的啊!而且也的確有被抹除的記憶。難道我的記憶也是被抹除的嗎?」拉齊西斯不放棄的問著。在守護記憶的過程中他也見過那些因為干犯了世間定律而被抹除的人,那些被抹除的記憶到哪裡去了?。他也有想過自己的過去或許正是在那裏,但是為什麼呢?
「你的確是存在的,但你不能追求不存在的東西,不然你將會失去你的存在。」
歐路菲伸出手,輕柔的撫摸他的臉。
「我是為了或許有一天你會到這裡來而在這裡等你的。但是不要再到這裡來了….這裡是不該被任何人觸碰的地方。」
臉上被撫摸的觸感逐漸變輕,眼前的青年慢慢化為點點光芒,失去了形體,
「等等….等等
『我還想跟你多說幾句話,就算只是記憶也好』
「我與你同在,在我的記憶之中…….」最後的話語也隨著他的形體變的模糊,但他消失之前的微笑卻比任何記憶中的樣子都還要真實。
男孩往前撲,想要捕捉那消散的光點,
但他只有撲倒在他自己的床上。
「嗚嗚」將臉埋入柔軟的棉被中,他大聲哭泣著。
『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其實他應該不認識歐路菲才對,但他卻覺得他認識他,而他也對自己相當熟悉。
可是歐路菲已經不在了,所以自己才會甦醒過來成為命運之神。他們原本就不可能同時存在,因為不可能會有兩個同樣職分的命運之神。但是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自己能夠跟歐路菲一同活著。
「拉齊西斯」
一個低沉的女聲叫著他,那是他認得卻不常見到的人-命運神之主-亞娜莉。
他還沒有抬起頭,一隻手溫柔的放在他頭上撫摸著,像是在說:
『你可以繼續哭泣』
「對不起
一邊梗噎著,拉齊西斯一邊為自己想要觸犯禁忌道歉。她必定也是為此而來的吧?
但她甚麼都沒有說,只是像母親一般的溫柔的揉著他的頭。
「沒關係的拉齊西斯。﹞
『要記得…….你不是獨自一個人』
哭著哭著,男孩又再度睡著了。這次他沒有再作夢,至少他不記得,只是單純的、在無盡黑暗的環抱之中沉眠著。
等待再度甦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