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ara

人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有記憶的? 有人說是還在母腹中就有,有人說真正的記憶要三歲才開始。但對於路卡斯來說,這個問題又更複雜了一點,因為他不只有自己的記憶。
生為一位天才兒童,他很早就有自我的心志,大約是再3歲的時候他就可以識字讀書了,並對哲學理論產生極大的興趣,四歲就開始研讀古希臘哲學。到了大約七歲,他發現他會在夢中見到陌生的景象,大多是在他的時代之前,他也是場景中的其中一個角色,有時是法國大革命中的一個保護國王的侍衛,有時只是很普通的農夫,有時是追隨凱薩的士兵,夢中一切都很真實,真實到就像是真實發生的一樣。有些人說,那是前世的記憶。

前世的記憶? 他對此很懷疑,但那些經歷與體會是如此真實,
如果真得有前世的記憶這種東西,那麼那些記憶在他誕生之前到底是被儲藏在哪裡呢? 有人說是靈魂,有人說在生命簿中。
雖然聽起來都很抽象不合邏輯,但路卡斯還是開始研究起神祕學。輾轉之間他得到了一篇名為「錢德勒先生的日記」得日記複本,根據某個神祕學者的論文認為錢德勒先生不只是作了一場夢,而是經由夢中將精神與大宇宙的智慧連接。雖然路卡斯認為整篇論文很可笑,但錢德勒先生的日記卻引起他得興趣。他得文筆很平實甚至單調,但也因此多了一分真實性。
如果哪個地方是真實存在的話,一定可以解決他得困惑吧!
於是路卡斯開始想要到達那個地方。人沒有辦法控制做夢,他也是一樣。因此他想到或許可以藉由冥想來更靠近那個地方。
他開始練習冥想,雖然好幾次他都覺得似乎已經到達那個地方,可是那只是他太想成功而作的夢而已,在夢中他摸不到任何東西,也看不到任何人。
後來,經過輾轉介紹他向一位密宗的上師請教冥想的絕竅,但睿智的上師只告訴他:「回歸原始的自己」以及「孩童看的比成人明白」。
或許是第一次感到如此挫敗,那一天晚上,他將所有知識書籍丟到一邊,翻出他五歲第一次參加問答大賽優勝時母親買給他的全套「歷險小恐龍」錄影帶,那時他每天晚上都要看一集才肯睡覺。他看著從頭開始看錄影帶,又燃起了過去的感動,一卷接一卷,跟著劇情高潮迭起,把他平常思考的高深問題拋的九霄雲外,只記得跟著小恐龍們在史前地球冒險,就算已經很累了還是戀戀不捨的看下去,最後在還開著的電視前睡著了。
在無盡延伸的空間裡,一排一排跟幾乎跟天花板一樣高的資料櫃並排著。
空氣冰冷但乾淨,沒有一絲塵埃。他的腦袋很清晰,也覺得有點冷,
這裡不就是錢德勒的日記裡寫的地方嘛?
路卡斯驚奇的想,然後左顧右盼。
「終於來了啊!一直亂敲門的人」
一個孩童的聲音傳來,他轉了一圈,終於發現坐在梯架頂端上的人,是個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孩,有著黑綠色得頭髮,留到大約肩上得長度,穿著一身黑衣黑褲。
「你是誰啊?
「我是這裡的守護人」
「跟錢德勒日記裡寫的不一樣………難道這也是我內心的投射?
「不….我們的確不是同一個人」
他像是溜滑梯一般從梯架上滑下來。到了地面,路卡斯發現他跟他差不多高
「為什麼? 我還以為你們是恆久不變的呢」
「沒有東西是沒有恆久不變的,不管是人還是神….
「所以說….你們也是神嗎?
「不然你認為甚麼呢?
「大慨是….像是柏拉圖的理形或是一種介於生命與精神之間得一種超智慧的存在。因為人類無法測度所以以與人相仿得外形投射出來。」
「完全聽不懂你在講什麼相信所到看與最直接得答案有這麼難嗎?
男孩歪著頭看著它,路卡斯覺得有點被輕視得感覺,他不干示弱得回應,
「那麼,你是像你得外表一樣得小孩嗎?
「好問題我還沒想過呢
男孩把頭轉正,
「你雖然是天才兒童,但本質還是小孩子。不過你總有一天會變成大人。但是我不管過了幾百年都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我一直都是小孩,但也一直都不是。」
「你不是說沒有甚麼東西是不變得嗎?
「我剛剛的確是那麼說過….不過那是指活著的事物。『過去』是無法改變的。而我也沒有說我不會變,只是外表不會變而已。」
路卡斯皺起眉頭,思考該怎麼辯駁。這句話有很多疑點,但他必須一一跟腦內的各種理論比對分析。
「好了!          別談這個了。來談談你為甚麼在這裡吧!
「不是要給我看檔案嗎?
「當然不是,你也沒有真正費盡心力耗費一生也要知道的東西吧!
「當..當然還是有比如說我做的那些夢
「那的確是我讓你進來的理由」
「那些真的事前世的記憶嗎?
「恩,就回答你吧。沒錯,那的確是前世的記憶,但是一般人是不應該有前世的回憶的。這代表你的靈魂與宇宙的記憶有不正常的連接,必須要消除才行」
「消..消除!?
聽個著兩個字,路卡斯害怕的倒退了幾步。
「只是消除記憶和連結而已,不會受傷的。」
「為為什麼非得消除不可呢?
「擁有那些東西對你沒有好處的它會在你虛弱的時候會侵蝕你的靈魂,直到你在也分不出自己活在哪裡….
男孩已與外表不符合的嚴肅表情說著,
「你怎麼知道呢? 你也有前世的記憶嗎?
………..沒有。我是記憶的守護者,我有這裡所有人的記憶,但是沒有『我的』,沒有我成為這個身分之前的記憶。」
「為什麼呢?….
「沒有為什麼命運之神本來就不會有前世的記憶。我們沒有前世,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就像是一就是一,這就是純粹嗎?路卡斯想著,有點無法置信,
「所以這就是這邊看起來跟錢德勒看到的一樣的原因?
「不是你既然看過他的日記應該也記得他聽的到的話吧。這裡是照他的想像呈現出來的,你因為受了他的影響所以也想像成這樣,但其實細節是不一樣的。」
「那這邊應該要是怎麼樣子呢?
「我所能看到的,也就只有我想的樣子而已,想要看看嗎?
周遭的景物突然消失,一切變的黑暗,但路卡斯仍能清楚的看到矮小的守護者站在他身邊。接著,一盞盞火把從黑暗中出現,原本的檔案櫃已經不見了,周邊變得非常狹窄,但又矛盾的感覺很開闊,他看到的是像一個地窖般的地方,他們站在中間圓形的空地上,四面發八方被高聳看不見頂的石牆圍繞,牆上有著許多看不到底的黑色洞窟。路卡斯這才意識到,這是一個地下陵墓。洞中隱約可見到石造的棺材。
「真是陰森」
「其實沒這麼可怕,因為記憶本來就是屬於死者的東西。人死了,記憶成為『定局』,然後被留在這裡。」
路卡斯環顧四周,思索著他的話。
「好了..該送你回去了。」
「這麼快嗎?
不過,他原本到底是來幹甚麼的? 他突然想不起來了。
「走吧!
守護者再度開口,路卡斯身後出現一條走道,他不確定是不是原本就在這裡,因為他之前並沒有回頭看。不過守護者示意他走過去。
「我還會再來嗎?
只依稀記得自己似乎不是在現實世界中,他無意識的問著。
「不會,但或許也算是會吧,你的記憶會在這裡永遠留存的,就算是失落的記憶。」
路卡斯聽不太懂他在說甚麼,只是跟著守護者一起往外走,走道只有一片黑暗。沒有光,沒有影子,
他走著走著,直到身邊的孩童外貌的命運之神不知不覺的消失在黑暗中。
他醒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