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之島~6~Imbroglio~ 不協共存

Imbroglio~ 不協共存
挑高三樓的大廳牆面與地板都舖滿大理石,大廳中央還有ㄧ座花崗岩雕切得噴水池注滿沁涼的自來水,這裡是T出版社所在的綜合商業大樓,穿著設計簡單的鵝黃色洋裝的奧菲利亞在公告欄旁的地圖前停下腳步,比對著手上的筆記本環顧四周,尋找等等要工作的地方,這棟大樓不但高達25層,因為占地廣大還劃分成不同區塊,單靠地址到了實地還是會不知所措。在走馬看花過程中,她看到在大廳中央的噴水池旁坐了一個黑綠交雜髮色、穿著深色系短褲服裝,大約12歲的男孩,抵不到地面的腳看似很無聊的在空中晃著,在攜來襄往的商業大樓中顯得有點突兀,她一見到他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等到她回過神來,她已經不自覺走向他身邊了。

「你一個人在這裡做甚麼呢?
話一出口,奧菲利亞突然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被當成奇怪的人,
「我在等人!
男孩抬起頭,有朝氣得回應,毫無戒心的樣子。
「你的爸爸媽媽在這裡工作嗎?
「是我堂哥在這裡工作….!他來了喔!
男孩笑了笑,往奧菲利亞身後的方向看去,她也跟著轉頭,一位比她高上ㄧ個頭還多一點,身著米色服裝,皮膚和頭髮都是白色的英挺男子站在她身後,他看起來大約278歲,後面的頭髮削短但耳前與瀏海留得較長,感覺相當有個性,但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那雙異常鮮豔的螢橘色眼睛。
「嗨!
男子主動跟她打招呼,她羞怯的把視線移開,
「你….你好!我看他一個人在這裡怕是迷路了雖然我對這裡也不太熟……
奧菲利亞有些緊張的說,不敢正視他的臉,但她感覺得到白衣男子正在看她。
「妳是第一次來嗎?妳要去哪裡呢?說不定我知道」
男子以低沉磁性的聲音說,奧菲利亞有些遲疑,偷偷瞄向男孩,男孩笑著點頭,她才把寫著地址的筆記本給他看,男子雖然沒有直接觸碰到她,但彎下腰相隔大約只有10公分的距離還是讓她相當緊張。他沒有思考多久得就馬上就告訴她正確的方向與走法,似乎對這裡非常的熟。
奧菲莉亞低下頭拿起筆在筆記本上添加了男子的指示,然後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發現已經快要12點了,
「啊….集合時間快到了,我得先走了!非常謝謝你們
與男子眼神相會似乎還是會讓她感到不自在,她有禮貌得鞠躬,然後低著頭快步離開。
「拜拜!
男孩誇張的揮著手,而男子只是微微含首,目送她離開。
等到她消失在電梯門後,拉齊西斯抬頭看向卡歐,
「卡歐好厲害….一天就把地圖背下來了
「堂哥是嗎……
不理會男孩的恭維,卡歐皺起眉頭,對這個稱謂似乎有點意見。
「不然要說甚麼?總不能說是父子吧!
拉齊西斯理所當然的說,白狼露出有點頭痛的表情,但他已經放棄跟他討論這件事了。
「接下來要怎麼辦? 我已經在這邊租下一個辦公室。 她的經紀公司跟T出版社有合作,所以會常常到這邊來,不過不能老是不期而遇吧…..
雖然一個是成人一個是兒童,但白狼講話的方式就像在面對同事談公事一樣,但有著兒童外貌的同伴也時常故意表現出符合外表的舉止,講的話有時也讓他難以招架。
「接下來當然就是要趕快開始打好關係啊!比如說請她喝咖啡之類的….
……為什麼非得用這種讓人感覺居心不良的方法……..
「不是本來就這麼說好的嗎。卡歐一向很受女性歡迎,沒問題得啦!
「別說的那麼不負責任…….
卡歐感到某種熟悉的惱怒,但奇怪的是卻又不是真的那麼討厭,反而有種久違又懷念的感覺。
「話說回來,你覺得如何?
無視他語氣中的不滿,男孩突然改變話題,
出乎我意料的單純呢……
毫無雜念、ㄧ塵不染,卡歐嘆了口氣,有些複雜的看著奧菲莉亞離開的方向。
「嗯嗯……果然也是很溫柔的人。」
男孩附和一般的說,不知是想到了誰,露出有些超齡的溫柔表情。
「對了,你昨天看到他了嗎?
「看到了….情況似乎比想像的糟啊….
想起昨天,白狼的臉陰沉了下來。他原來沒有期待有什麼會讓他驚訝得,但結果卻讓他難以保持平常一切淡然的心情。
「所以她到底要怎麼辦?
卡歐轉變話題,似乎暫時不想談這件事。拉齊西斯也沒有再追問,接著回答。
「泰兒說要幫忙看著她,其他就只能我們看著辦了,現在我們什麼都不能作….
「泰兒嗎…..也難得你有辦法讓他幫忙
「雖然真的發生事情他作不了什麼事….不過至少可以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拉齊西斯從噴水池上跳下來,伸展了一下身體。
要回家嗎?其他車上談吧….
「恩..我今天沒事了
卡歐從口袋翻出車鑰匙,兩人往通往停車場得電梯前進。
*****************************
化妝間內擠滿了體態均衡、面容姣好的妙齡少女,眾多化妝師與造型師在其中穿梭,為模特兒們打理造型妝容。
奧菲莉亞坐在裝滿燈泡得化妝鏡前,她已經換上ㄧ件米白蕾絲的維多利亞風洋裝,等著讓造型師幫她整理頭髮。
「要喝杯水嗎?
一位有著棗紅色頭髮、綁著馬尾的年輕女子拿著免洗杯和礦泉水出現在她面前。 奧菲莉雅遲疑了一下,一瞬間她覺得她好像不認識這個人,但這想法卻又馬上被推翻。自己明明認識她的,她是負責照護外籍模特兒的經紀人助理賽特,跟她們住在同一棟宿舍,而且就住在她對面,在她第一天到的時候就見過了。其實她每次見到她總會有同樣的感覺,好像自己從未記住過她,但又會馬上想起。
「啊
奧菲莉雅馬上轉換話題以掩飾自己的記憶混亂。
「妳沒睡好嗎?精神不太集中的樣子」賽特關心得問,一邊將水倒入水杯,為了不弄壞唇妝先插上吸管後才遞給她,
「沒有我沒事的
喝了一小口水後,奧菲莉亞將水杯放在桌上,看著鏡中的自己。
被畫上濃妝的臉,連她自己都認不太出來了。淡金色的睫毛被刷上黑色睫毛膏,
眼眶被深邃的咖啡色眼影框起,蜜桃色的腮紅讓她的原本沒有肉的臉頰變得圓潤,帶著亮片的豆沙紫色唇蜜也讓單薄的唇的豐滿許多。
『上帝給了女人一張臉,但她自己又造了另一張』
但是卸下一切之後,鏡中的到底誰的臉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