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之島~遺忘之屋‧破敗城堡‧破碎之心

遺忘之屋
每個城市都有這樣的屋子。
曾經屬於某人,但他已經不在了,然後被遺忘,
就這麼遺世獨立的隱藏於城市中,凝結著過往的時光。
永遠不再被開啟,不再被翻修,
連存在都被遺忘,但還是存在著。
宛如一抹幽魂。

破敗城堡
那是沒有白晝也沒有黑夜的地方,只有一片灰色的天空。
男子緩慢的行走在黑暗的迴廊上,彷彿能在黑暗中看清在這頹廢的長廊中
的每個障礙物,繞過地板的坑洞與剝落的牆壁,他來到長廊深處,悄悄打開沒有上鎖的房門,暮色的微光透過沒有拉上的窗簾落入房內。
那是她的習慣,喜歡讓第一道陽光灑落在自己身上,即使太陽永遠不會在出現了,只是不經思考得遵從以往的習慣。
他輕巧無聲關上門,來到罩著薄紗蚊帳的床旁邊,一位紅髮的少女捲曲的側臥在床上,僅穿著薄紗與蕾絲組成的睡衣,沒有鋪蓋棉被,大片白晰的皮膚與豐滿的酥胸暴露在有些冰冷得空氣中,不用擦唇膏就鮮紅的雙唇微啟。他小心翼翼的斜坐到床上避免驚動她,一邊撩起一絡絹紅的髮絲,又任其從指尖滑落。
「嗯…?」少女突然有反應開始動作起來,不知是再說夢話還是醒了,男子用手背輕撫她的臉頰。
「沒事….繼續睡吧….」男子用低沉又甜美的聲音輕柔的說著,但女子睜開眼,繼續撐起身。
「你醒了嗎?」睡眼惺忪的少女說出像是立場顛倒的話,男子只是微微的一笑。
「是啊……還以為再也不會醒來了呢
「別開這種玩笑了」少女皺起眉頭,朱唇也嘟了起來。
「放心,只要你呼喚我,我就會醒來的…..不論多久不論多少次….
但少女的臉並沒有因此放鬆下來,反而皺得更深。
「意思是自己不願意醒來嗎?
男子依舊微笑著,似乎早預料到她會這麼說,
「無所謂的……你一定會呼喚我的吧」
不是問句,也不是答句,只是毫無溫度的陳述。
破碎之心
他離開了房間。走向走廊的另一頭,
已經殘破的屋頂被黑色的枝葉入侵,往前已經寸步難行,
他想要繼續往前走,但腳卻只是越走越沉,最後無力的倒在地上。
走廊的另一頭傳來少女的哭聲,
已經不再跳動得心臟抽痛了起來,凝固的血液像是被那悲鳴鼓動著想要衝破原本就已經破碎的心臟。
「對不起…..
死亡之心已經無法再給予愛,卻它依舊記得他的天賦—-為愛人心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