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之島~天空的界限、劫後餘生、食之無味

天空的界限
她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曾經來過這個島。
那是一個擁擠但是美麗的城市,以他獨自不可思議的步調混亂卻又不失序的運行著,但她並不記得,當她抬頭時會看不到完整的天空。市區中曾經光亮的道路被新建的高架的捷運線覆蓋,就算沒有高架橋的地方,天空也被參差不齊的高樓侵蝕著邊緣。已經很擁擠的城市終於連天空也不放過,盡可能的將視覺可及的一切空間填滿,看著那樣的天空總是讓她感到一陣乾嘔。
天空自古以來被世界上各個民族視為神明居住之所,將天空的遮蔽住、不再想要仰望天空的人民,還相信著神祇嗎?

劫後餘生
「聖誕快樂!新年也快樂!恭喜你活過了世界末日過後又一年!
男孩拍著手,用開心的語氣說著,卻感覺不到真誠。站在吧檯內的歐伊凡抱著手臂,一臉詭異的看著他。似乎全然無法領會他的喜悅,
「你怎麼不高興呢? ~我的出奇蛋分你一半。」
男孩將自己帶來的巧克力蛋包裝細心的撥開攤成一片,再將中空的巧克力蛋從接何處分成兩半,一半拿給站在面前的歐伊凡。
「我才不要吃呢!你只是想要玩具吧!自己解決啦
「我自己吃也是浪費啊
男孩將小聲說著,將兩半巧克力都攤在面前,裝有玩具的橘黃色膠囊放在正中央
「世界末日沒有來呢。」
歐伊凡彎下腰,把手肘放在桌上撐著臉。
「你一點也不驚訝不是嗎?
「是啊,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
「失望嗎?
男孩平靜的問,伊凡重新站直起來,
「就算世界延續,也只是繼續被你們玩弄而已」
「這麼說好過分呢! 你應該知道吧,你想要的話也可以呼喚末日喔」
「這是試探嗎?還是暗示?
「都不是喔,願望本來就不一定都會實現的」
黑綠髮的男孩說著,將玩具膠囊拿起來抓在手心,
「你想要取回過去的記憶嗎?」歐伊凡問
「你想要成為新世紀的神嗎」
「你知道我真正的願望是甚麼」
「可是你一定不知道我的」
兒童外表的命運之神說,把裡面裝著玩具的膠囊扭開,裡面有一些簡單小零件,
還沒拼湊之前看不出是甚麼。歐伊凡瞬間語塞,當他正想開口時,男孩又再度開口打斷了他。
「運氣真好!」男孩說,不知在指甚麼。他已經靈巧的將用零件拼湊出一隻青蛙造型的玩具。他把放在手心把玩,似乎相當滿意。
歐伊凡沒有接著說話,到他離開之時,兩片完整得巧克力蛋依舊放在吧台上。
食之無味
高級的牛排餐廳中,訓練有素的服務生為客人送上餐點,餐桌上坐著的是一位白髮的青年與一位男孩的奇妙組合。打開銀色的蓋子,白瓷的盤子上放的是厚達1公分,三分熟還帶著血色的牛排。白髮青年熟練的切開牛排,鮮血跟肉汁一起切片中流出。
「卡歐每次都點同樣的餐跟飲料呢。」拉齊西斯攪動著自己得冰淇淋聖代,讓冰淇淋沾上巧克力糖漿,
「倒也不竟然,只是喜歡的東西可吃就不想特地換新的了。」
其實還有其他理由,但他並不想說。
「倒是我看你挺愛吃甜食的嘛?
看著面前放著一大杯冰淇淋聖代的拉齊西斯,他才想到他好像常常看到他吃冰或甜食。拉齊西斯對卡歐的說法也不追問也不表達意見,將剛剛舀的冰放入嘴中。
「說是喜歡,其實也只是興趣而已,因為其實我根本就吃不出甚麼區別。」
放下湯匙,男孩平靜的說,
「好不好吃這種事情,是根據自身的經驗比較得出的結果,也就是記憶的一部分。但是我沒有自己過去記憶,所以無法比較。雖然能分辨是甜的還是苦的,冰的還是熱的,是加了檸檬還是柳丁,但也就如此而已。」
「那為甚麼還要吃呢?
「為什麼因為知道跟看到跟吃到是不一樣的事吧….
意志上一都存在,但在未曾碰觸實體之前一切也都不存在。」
「你想要驗證記憶中的東西是否真實存在嗎?
「說不定是這樣呢」
拉齊西斯又將一口冰淇淋放入口中。憑藉著記憶與經驗卡歐就可以想像它的味道。但男孩不管吃幾次,都永遠無法得知它真正的味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