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中之蝶 ~7~樹梢

 
樹梢


幾個月前。
卡歐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將衣服一件件穿回去,其實他也有點累了。
歐路菲完全失去了意識,就算叫他也得不到任何回應。四肢癱開像是死了一般動也不動的躺在床上。滿身都是他留下吻痕與各種液體。
他覺得那是出於他的自衛潛能讓他陷入昏迷以躲避自己,但無論如何也只能到此為止了,他不會對無意識的人出手,因為他認為那像是在對待屍體或是人偶,他沒有辦法忍受毫無反應的對象,那只是單純的洩慾而已而非做愛,對他來說是白費力氣。
看著體無完膚的歐路菲,他開始覺得這次是有點作得太過分了,其實他原本是打算適可而止的,但人在衝動得時候是無法自制的,還有面對他時他也無法自制。
「唉只好送你回去了
穿好衣服,他把歐路菲得衣物撿拾起來,然後不同於之前的粗暴,小心翼翼得將床上昏迷的人抱起來,因為他總覺得,只要再施加一點力道,他懷中的人就會化為一堆碎片。



 
蜜月沙龍到了晚間總是高朋滿座,男女嬉笑嘻鬧之聲不絕於耳,在昏暗的燈光下只能從天花板垂降的流蘇廉間隱約看到身材姣好穿著鮮豔暴露的女性在其間穿梭,與客人陪酒談笑或直接就坐在客人的大腿上調情。在ㄧ片酒色情迷中只有ㄧ桌的客人還是單獨坐著,他穿著灰色的西裝外套與條紋襯衫,沒有打上領帶的領口隨意的打開,皮膚跟頭髮都是蒼白的顏色,背往後靠ㄧ手撐著椅背,樣子十分瀟灑。不少還未獲得客人青睞的年輕女孩會偷偷透過流蘇偷看著他,希望能夠得到他的注意,但馬上就被其他資深的前輩使以警告的眼色,因為他們都知道他是誰的客人,癡心妄想可是會倒大楣的。
過了ㄧ會兒,ㄧ位留著栗紅棕色長髮,穿著艷綠低胸絲絨洋裝的女性來到他的身邊,她外表看起來大約三十多歲,然而精美的妝容與成熟的氣質讓她更顯嫵媚動人,她就是這蜜月沙龍的主人─蜜姬‧萊斯。
「真抱歉讓您久等了! 卡爾大爺。」
因為正好有政要來訪耽擱了一點時間,密姬用甜膩的嗓音向客人道歉,一邊坐到他旁間,將椅子拉得離他很近,
「沒什麼,不用介意。」
卡歐 ─在這裡他使用了假名─聽到她的聲音才回過神來,剛剛等待的時間就像是不存在ㄧ樣。
「您好久沒來了! 我都以為您找到新歡拋棄我了呢!
蜜姬開玩笑似的說著,歡場女子當然不會真的跟客人認真,但是常客造訪頻率減少或是突然不再來訪還是令人在意。多年來的經驗讓她能更很快得分辨只是來尋求短暫刺激的人跟把酒家當成第二個家的人,前者不會跟交際花產生進一步關係,後者卻會發展出友誼與默契。在她的沙龍中就有好幾位雖然事業有成但是因為家庭關係破裂幾乎天天留宿的客人。而這位貴客雖然也屬於後者,他大約每ㄧ兩個月會在沙龍中待個幾天,但從他身上她卻感覺不到逃避現實的感覺,她ㄧ直覺得,他所尋求的是一種與人群的關聯性,不是真正的家的感覺,而是流浪中撫慰寂寞的休憩所。蜜姬也很快的就發現在他來到蜜月沙龍之前就已經是酒家常客了,恐怕同時都還在別處有相好,但即使如此她還是很高興他會ㄧ再回來,並且讓她陪伴他在這個城市停留的日子。
「沒這回事,我只是沒怎麼注意時間….多久了呢?
經過蜜姬的提醒卡歐才想起好像真的很久沒見到她,生活在時間幾乎停止的虛無界,對他來說時間是相對的而不是是絕對的,有時轉眼間他就會讓10幾年的時間過去,等到來到人間才發現人事已非。
「這是第四個月了呢! 您這次會待久一點嗎?
「嗯會待個幾天吧。」
蜜姬並不是唯一他會固定拜訪的對象,但卻是最頻繁的ㄧ個。他很喜歡這個城市,也很喜歡蜜月沙龍的氣氛跟蜜姬的招待。但前幾個月他的確完全忘了這裡,至少一點也沒有想念,因為忙著處理命運之輪的事,還有因為歐路菲。
現在歐路菲跟沙特也在人間,但因為他有任務在身他們無法見面。無論如何以各自的任務為優先,這是他們後來達成的共識。對發生過的事絕口不提,只是板著ㄧ張臉告訴卡歐這段時間不要去找他,讓他因為造成他日常生活困擾想表達ㄧ點歉意也毫無機會,很快他就打消這個念頭了,因為知道對方也不會接受。
他的生活突然又變成ㄧ片空白,像是以前那樣,當無所事是或是想要尋求娛樂與休憩時,卡歐很自然的想起了這裡。
「太好了! 房間差不多準備好了,我們上去吧。」
蜜姬的聲音再次將他拉回現實,短暫幾秒的思考就像是百年ㄧ般的長久。但他將恍神隱藏住,摟著蜜姬的腰,只到他胸前的高度的她小鳥依人的將頭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兩人ㄧ同走上幕廉之後的樓梯,那才是蜜月沙龍的精華。
*************
蜜姬的房間在整棟建築的最上層,既寬敞又舒適,有著柔軟舒適的床與枕頭跟溫暖的絨被,漆成桃紅色的牆上掛著古典的畫像。四處放著浸在精油中多時的香木讓空氣中飄著清甜的味道,地上鋪著高級的羊毛地毯,骨董風格的家具都是用柚木製作的。蜜姬是一位相當有品味的女子,也幸運的因此得到賞識,從一位無名交際花晉升穿梭上流社會最後建立了自己的沙龍,即使不再年輕,仍靠著交際手腕被眾多高官達貴視為「心靈與藝術的諮詢者」。其實對於藝術之類的卡歐並不太懂,但他也知道賞心悅目與不堪入目的區別,他並不特別喜歡美麗的東西,當然也不討厭,只是那對他得選擇起不了決定性的作用,他欣賞蜜姬的地方是她的對人的真誠與對生活的努力,她所經營的ㄧ切都反映著她自己,都讓人賞心悅目。
「您已經醒了嗎?
坐在梳妝台梳理頭髮的蜜姬轉過頭來,發現卡歐已經張開了眼睛,但雙手撐在頭後面,似乎正在想事情,沒有要起身的打算,也沒有回話。蜜姬總是會比他早醒來打理自己,以便在他醒來之後隨時提供所需。
「您這次來好像很多有心事呢? 是工作上的事嗎?
「嗯是也不是吧,只是有些事我要想ㄧ想…..
關於與客人閒聊的部分,蜜姬總是非常的小心,她的沙龍有許多必須保守國家或是商業機密的人出入,她不想要讓人有被刺探的感覺,卻也不希望對方覺得不被關心。其實她ㄧ直都不知道卡歐真正的職業,因為他也從來不提,但與其說是刻意隱瞞,不如說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年齡,有時她覺得他比外表看起來老的多,但她從來沒有問過,她問自己那些問題對自己是否重要,答案是否定的。
「那我先不吵您思考了,我去底下看一下順便叫人準備早餐,您有想要特別吃甚麼嗎?
蜜姬來到卡歐身邊,身為老闆必須隨時關心沙龍內的事務,因此在不開業的早上她也有許多事務要處理,但她也不願意怠慢自己重要的客人,身為老闆唯一的好處就只有可以選擇自己的客人,對那些被她視為貴客的人她都希望做到最好的服務,讓他們覺得像是回到家一樣。
「跟以往一樣就好了。」
「知道了! 等我回來喔!
她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穿起外袍走出房間。
卡歐依舊保持著ㄧ樣的姿勢躺著,他的確是在想事情,但他也感覺得到蜜姬似乎有種依依不捨怕他真的會跑掉的感覺。雖然她總是開玩笑似的撒嬌說怕他拋棄她,因為他們都很明白他們之間的關係本來就沒有任何保證,也不該有任何承諾,就算已經維持很長ㄧ段時間,但就算他今天就決定以後不再回來他也不會驚訝,她或許會有些難過,但很快又會振作起來吧? 他不知道,因為一旦他決定離開ㄧ個地方,他就真的永遠不會再回去,那在他身上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了,明明是很習慣的地方很習慣的人,但在某時某刻他就拋棄了,就像是隨時隨地都能拋棄一樣。蜜姬或許已經預見了離去之日將近了吧? 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是絕情,因為他一開始就沒有給予任何希望,但就算如此人類也追尋希望,他其實並不討厭這樣的人類。但他現在還沒有這個打算,他還是很欣賞蜜姬,她的個性很好相處,在床上也不會讓人失望,她的皮膚光滑又柔軟,在精心保養之下每寸肌膚都很有彈性,飄著花香的味道,更不要提豐滿的胸部跟臀部可是她自己都很引以為傲的。而且她很懂得配合各式各樣的客人,面對卡歐這樣習慣主控場面但又注重互動得人也很能夠配合讓他感到很自在又不會覺得無趣。對於性愛,其實他希望的是雙方同等的投入,如果對方有求於他,他也會完全的給予,沒有實質用途,那原本就只是他的享樂而已。
給予惡意也就會收到惡意回報,這是他最近才真正體驗到的。他沒有仔細計算過,但究竟第幾次了,歐路菲從來都不會乖乖就範,總是想盡辦法抗拒他,他幾乎每次都要先武力壓制歐路菲才會不甘心的就範,在反抗最劇烈的ㄧ次他還得想辦法把他綁起來,卡歐有時不禁會想那該不會是他的特殊興趣吧? 對此他絕非樂此不疲,只是對面挑戰當然不能不回應,他更好奇的是他還要這樣堅持到甚麼時候。而且歐路菲從來都不曾對他笑,彷彿連那虛假的笑容也不是他應得的。他的人際關係其實相當單純到貧乏的程度,但與歐路菲的關係肯定是最差的,然而這樣的人卻跟他一樣是同等不滅的存在,賜與他們生命的那位命運之主是否早已預見現在的事了呢? 思及此他才想到,當那位回來之後受到懲罰的會不會反而是自己,因為他明知道歐路菲才是她最寵愛的愛子,但每當他抱他的時候就會有ㄧ種只想留在當下的感覺,他不會為做過的事情感到後悔,也不想要停止。
「結果我們都是一樣的嘛…..」他自言自語著,
說到遠見應該沒有比命運之神們更有遠見的存在了,但就因如此其實他們,至少卡歐跟歐路菲,比任何人都還要能夠體會活在當下的意義,因為若非如此,他們在漫長的時間之流中根本就找不到立足之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