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中之蝶~13~網中之蝶

13~網中之蝶

愛的小提醒

18禁、BL、廢言多

灰泥的牆面夾雜著茅草,原木的梁柱表面紋路都清晰可見。

房間的擺設很簡單,沒有多餘的裝飾,一切都是以最原始的樣子呈現。所謂的床,也只是由獸皮與毛毯鋪在木板上。而窗戶只是用木框框起的方型大洞,沒有窗簾遮攔,不知是月光還是星光的光芒直接灑入,使得室內就算沒有火光照明也不會是一片漆黑。

這裡就是卡歐的家,或者說是巢穴更加貼切。歐路菲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這裡是白狼平常休息隱匿的私人空間,雖然沒有太多私人物件,但簡單的風格與他的形象相當符合。

卡歐將他放在床上,就只是單純得木板而已。墊在底下的羊皮對於舒適度沒有貢獻,枕頭也相當得乾扁,恐怕裡面只有布團而已。但歐路菲並沒有批判與抱怨的意思,因為這是卡歐的生活,他無權也不想干涉。

他稍微撐起身子,卡歐正脫下自己的衣服。他下意識的把眼睛移開,但這個舉動還是被卡歐發現了。

「我不介意。」

詩人沒有回話也沒有轉過頭,等著褪去衣物的卡歐來到他身邊。

卡歐坐在床緣,一手將他的頭轉向來面對他,給予他深入的一吻,那吻並不激烈,但是卻十分熱切,卡歐一邊輕鬆脫下他的睡袍,將他按倒在床上。

「你到底在想什麼?」歐路菲用雙手將他推開,他沒有辦法就這樣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他還有問題需要解答。

「我想做什不是很清楚嗎? 知道嗎? 你總是想太多了…所以才無法好好享受。」

白狼沒有給他回話的時間,再度堵住了他的唇,這次是火熱的激吻,將他的每一分氣息都奪去。

「嗚嗯…呼呼….」

卡歐的話挑動了他的神經,毆路菲胡亂的舞動雙手才好不容易掙脫了那令人窒息的吻,大大得喘了一口氣。

「說什麼享受……我要怎麼享受我抗拒的事?」他無力的說,

白狼撐起身體看著他,眉頭皺了起來,

「那你為什麼要跟我回來? 你大可抵死不從,像以前一樣,你不是最擅長的嘛。我還以為你在期待呢,因為我吻你的時候感覺不一樣,就像是你在主動誘惑我一樣….」

聽到這話詩人脹紅了臉,他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所知甚少,雖然他理智中依然排斥著,但是身體卻已經漸漸習慣那樣的愛撫,並且開始渴求著,但是他內心依舊抗拒著,並為那樣的身體感到羞愧。他終究不恨卡歐,因為自己依然有求於他,但他也不愛他,使的那種欲望成為更大的罪惡感。

「那你為什麼又突然變的這麼溫柔?….你曾經說過,我跟其他人不同。我差點要相信你,但是之後你又那樣對我….所以我才搞不懂阿…一下認真一下又…我不知道還該不該相信你…但是我又別無選擇…」

他放棄了,歐路菲沒有想過有一天他也會因為認輸而說出真心話。對面卡歐他一開始就是輸的。平常他總是將自己隱藏在面具之下,但卡歐卻總是不給他台階下的將他的面具打碎,他哭不出來也笑不出來,唯一會令卡歐吃驚的就是他會坦白。雖然那對他來說也是最危險的一步棋,因為每當他洩露出一點真心,縱然當下可以停止卡歐繼續進犯,但實質上卻讓他更靠近他所設下的安全界線。

「那是因為你總是逃避我……現在也是。」

白狼也只是比詩人對自己與別人更直率一點而已,對於跟人深入相處交往還是相當生疏,所以每當歐路菲開始表現出那種泫然欲泣表情他也會不知該如何應對,雖然他也想弄哭他,但不是在因為讓他傷心的實況下。自己不管怎麼樣帶給對方的都只有傷口與痛楚,而不幸的是唯有溫柔是他不懂的。該道歉嗎?該安慰他嗎?不管是哪種都不是他能作到的事。他內心深處依然有著人類的同情心,但是卻無法表達出來。面對感情與自我他們兩人都有自己的弱點。只是一個人想逃一個人想追,他們終究面向不同方面。

但是他還是想要佔有他,想要讓他接受自己。

他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變得跟歐路菲一樣瘋狂執著,只是他決定接受自己的改變,接受自己對歐路菲有著特別的感覺。

卡歐雙手捧住他的臉,讓他無法逃避的看著自己。歐路菲迷茫的眼中有著淚光,但那並不是真正的淚水也不會離開眼眶,只是出自被刺激的生理反應,但他的身體卻是向著他的。詩人長久以來都強迫自己將心靈與肉體分開,但也許當他肉體受到強大衝擊時能讓他們再度連結,卡歐有時會這麼想。

「現在只要看著我,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好好的去感受。」

卡歐再度吻了他,不管幾次他都不會滿足。接著轉向啃咬歐路菲蒼白的頸子,他的全身對白狼來說都太過纖細脆弱,只要輕輕撕咬就會出現紅色痕跡,但他內心的外牆卻又無比堅硬,連他自己都無法逃出來。

歐路菲不再反抗,似乎回到最初任憑處置的狀態。但他的身體卻開始慢慢顫抖了,白皙的皮膚也都染上一層紅暈。白狼露出微笑,繼續愛撫著他,像是要將體液都吸乾一般吸允著他胸前突起的嫣紅,並用舌頭玩弄著。

「嗚恩…」歐路菲強忍著聲音,緊緊得咬住下唇。他全身都很敏感,然而被吸允是最讓他感到排斥的事之一。但卡歐不曾停下動作,一手早已經摸到下半身,輕輕捏著他最敏感的部分,他像是被電擊一般全身僵硬,情欲像是電流流竄全身,讓他顫動不已。那樣的顫抖總是讓白狼感到興奮,他內心深處的野性與征服欲望再度流露出來。

卡歐已經介入他的雙腿之間,但他又用手將他的雙腿分得更開,使他最私密的部分都嶄露在他面前。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歐路菲依舊感到羞恥的無地自容。

卡歐將他的雙腿抬到肩上,當白狼往前推進時,他的身體就像是要被折成兩半一樣的疼痛,

「嗚..恩..」

用這種姿勢能夠讓他整天下不了床,在跟地板無異的木板上鐵定是雪上加霜。但卡歐不會管他的,他只是輕輕吻咬著他得大腿內側與鼠蹊部,但他不會碰到性器也不會碰到後面。雖然他不排斥用嘴巴,但是歐路菲曾經在他企圖嘗試的時候大發脾氣的甩他巴掌不願意與他接吻,像是他碰了什麼髒東西一樣…就算觸碰得是歐路菲自己的身體。

歐路菲憎恨自己,對身體與心靈都苛刻的對待。而失貞之後,那樣的憎恨與自殘更是變本加厲。

『就連現在也是吧?』

被卡歐抱也成了他自虐的一環。但卡歐雖然早就知道,卻無法停止下來,因為其實那不需要是他,變成幫兇他沒有罪惡感。他很清楚,如果這一切有源頭得話,自己也一定是其中之一。他曾經強暴了歐路菲好幾次,第一次不管他怎麼懇求掙扎,他把沒有經驗的歐路菲強壓在地上奪走了他的純真,也將他內心某部分完全的粉碎了。在他還沒有自覺的時候他接觸到詩人那顆赤裸裸但又脆弱的心,但那時他毫不珍惜得把他摔碎了,這或許是對他最大的諷刺吧。

然而摧毀他人是一回事,當他發現歐路菲對自身所做的虐待比其他人任何人對他做的更多時他打從心裡感到顫慄,在那光鮮亮麗得外表下他比自己想像得還要深沉灰暗,包裹在那理性之下的是自滅的激烈瘋狂。

他完全無法理解。

歐路菲遵循理智與思考,卡歐卻遵循直覺。因此他現在更不能停下來,這才是貫徹他所堅信的。

歐路菲只是躺著,他累了。累了再去掙扎,那感官已經完全失衡的肉體不受他挾制的追求著激情。他害怕去感受,因為他知道那些慾望是吞噬靈魂的波浪,只要被捲入其中就會將他的心智完全被淹沒。但他已經沒有力氣再抵抗,任憑自己被吞沒。他全身都在發熱鼓燥著,等著那痛苦的高潮。被卡歐架著的腿在顫抖

,白狼還從容的舔著他,柔軟濕潤的舌頭刺激著他的每個感官。卡歐欲望的化身已經充滿血的挺立準備進攻,沾著油的手指探入最隱密的道路,一點一點的撐開。一波又一波的熱流傳遍他的全身,因為壓迫的姿勢他的背也開始痙攣起來。

「你等不及了嗎? 馬上就來了….」

雖然感受身下的人似乎無法再維持動作,卡歐依然沒有加快速度。因為必須要完善的準備不然無法順利進入。歐路菲的身體因為平日的鍛鍊總是相當得緊繃,對卡歐來說是一種享受,但這對他來說卻是一種不幸。卡歐的欲望對他來說太過巨大,若是過度勉強馬上就會受傷。但卡歐卻還是每次強硬的闖入他,一次又一次,占滿那已經到達極限的祕徑。

卡歐屏息了一口氣,那對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卻是值得的,他輕輕的低語著讓人聽不清的話語,然後一口氣攻入那私密的禁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詩人無法再忍耐的喘息出聲,白狼用力的搖動著他的腰,在極度緊密的結合中抽送著,一次又一次,像是要將他貫穿一般的往內挺進,他覺得內臟都被往上推擠離開原來的位置。撕裂的劇痛隨之而來,但同時傳到腦部的疼痛卻是伴隨著快感,漸漸的快感凌駕了一切。在性愛方面卡歐或許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身體,他知道他每個敏感點,一個都不放過的刺激他們,讓他來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歐路菲腦中已經一片空白,長期被他壓抑的肉體此時掌握了他主體的掌控權,讓他不得不承認他其實已經迷上了那種恍惚的快感。他的身體與心靈融合在那感官欲望的漩渦中,失去了完整的存在卻也是再度合一。

呻吟喘息、木板撞擊與肉體碰撞的聲音交織出淫靡的節奏,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被卡歐闖入體內,但此時他卻覺得自己包覆著他,而那貪求快感的肉體似乎不願意讓他離開。

在到達一切情慾的頂點之後,所有的感覺突然消失,他渾沌的思緒再度回復清澈。就像是越過極點之後回到起頭。

在那頂點之上,出現的是他最摯愛的人。

 

*************

他張開眼睛,不知道自己已經睡了多久。被摧殘了一夜,身體在睡眠之後反而更加疲憊,筋骨都隱隱作痛著,但他的思緒卻像是終於得到休息感到無比清爽。他有點不太靈活的轉動脖子。身上蓋著細緻的絲質棉被,前夜他沒有看到這個東西,澎鬆的像是新的一樣,難道是卡歐特別為他找來的嗎? 卡歐似乎不在房內,但他發現有什麼在看著他。圓圓的眼睛與杏仁狀的瞳仁透露出一種無辜。那是一隻白色有著尖耳朵與毛尾巴的小動物,看起來像是一隻小狗,一臉好奇的盯著他,但歐路菲知道牠是一隻幼狼。發現他醒了,幼狼搖著尾巴朝他走來,他不知道該不該伸手摸他頭,但他天真的樣子的確相當可愛。

只是伸出舌頭的幼狼還未舔到他,卡歐就一手捏住他的後頸,像是成狼叼著小狼一般把牠放到床下去。因為剛剛一直盯著幼狼歐路菲沒有注意到卡歐是何時進來的,但當他的眼光看向只用門簾隔間的門外,他發現另外兩雙銳利的眼睛,那屬於兩隻壯碩的成年白狼,牠們也在遠處觀察著他,卻沒有踏入房間一步。

「你家真是熱鬧….」歐路菲說,他沒想到卡歐會在家中飼養其他生物。

「他們是我的家人。」

被放在地上的小狼又頑皮的想爬上床,卡歐用同樣的方式把他抓到門口後把他趕出去。

「他才剛來不懂規矩。」卡歐說,「昨天才把他帶回來的,剛斷奶不久還是小鬼頭。」

歐路菲露出不解的表情,對於狼的習性他也略有所知,但卡歐與狼的關係還是令他感到驚訝。

「他們都是狼群託付給我的。」

「像是小孩一樣嗎?」

「不,比較像是小弟。」卡歐糾正他,他總覺得歐路菲有些不懷好意。

小狼被趕出去後就跑去別的地方玩了。但兩隻成狼依然虎視眈眈的盯著歐路菲,讓他很難不介意。

「他們不會傷害你的,只是從來沒有別人來過這裡,所以他們很緊張。」注意到兩方的關係,卡歐說,接著坐到床上擋住了歐路菲的視線。

「看吧,我就說有用的吧?」

他是說睡眠的事。在筋疲力盡的失去意識之後,歐路菲終於沉沉的睡去了。那是久違的寧靜。

歐路菲搖搖晃晃的撐起身體,像是全身被扯散重組一樣,四肢完全不聽他的使喚。

「先不論這附作用或是到底值不值得,就算是吧。」他有些無奈的說,接著抬起頭看著卡歐的眼睛,他很少這麼直接與他四目相對。

「卡歐……別再試著對我好了。」他很誠懇的說,卡歐的眉毛似乎挑了一下,但表情沒有變。

「你竟然有感覺啊,我應該說覺得感動嗎? 但是怎麼突然又說這種話?」

再經過休息之後,原本處於混亂狀態的歐路菲再度回復到理智壓抑的狀態。卡歐的心情有點複雜,雖然他知道這或許是必然的。但畢竟希望他對他好一點的也是歐路菲自己,但他自己現在卻又要否定之前的自己,簡直就像是無限迴圈。

「…因為我會愧疚。」

歐路菲把眼睛移開,他還是不相信卡歐會多喜歡他,但他的確為自己改變了。

他在意卡歐與自己的關係,只是那永遠不可能是愛情,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真心對他,所以一點點好意都會讓他感到罪惡。他已經不再是受害者了,在面對自己隱藏的欲望之後,他開始害怕自己也會變成那個玩弄感情的人。雖然他不認為卡歐會淪落到那一步,但他依舊想要阻止任何可能性。

「放心…我會讓你的罪惡感少一點的。」卡歐一手抬起他的下巴,輕柔但是強勢的給他一記深吻,然後再次將歐路菲推倒在床上。他其實一點也不意外會有這樣的結果。他知道詩人的心裡不可能容得下別人,因為若非如此他就不會是如此特異的存在。他原本一直以為自己是拿著網子的人,但或許其實自己也早就被關在網中。無愛也無情,他無法形容究竟是什麼聯繫他們,但是他們都無法卻也不想逃脫,那或許就是命運。

~~~~~~~全篇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