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情人節 ~ 曇花一現

曇花一現

 R18 赫馬斯X 歐路菲

飄著草藥與花瓣的粉紅浴池呈現夢幻的粉紅色澤,整座室內浴池由純白的大理石打造,配上散落各處的新鮮花瓣,讓人宛如置身薔薇夢境一般。

現在這個時節只有亞爾的溫室還有出產鮮花吧? 在亞斯加特全地都是高貴的珍品,但在這裡卻被這樣奢侈的隨意灑落。為了追求美與愉悅,不惜重本也要肆意浪費。

這就是『芙蕾雅』

一擲千金、夜夜笙歌的愛神之城。

她不存在在地圖之上,每個人卻都聽聞過她的名字。

不論男女都能在此得到藉慰與滿足,對於亞斯加特為數眾多的戰士們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雖然亞斯加特的各大城都有花街柳巷,但沒有地方的比的上『芙蕾雅』,整座城市僅僅為了滿足官能慾望而存在。她又被稱為第二個瓦爾哈拉,除了真正的瓦爾哈拉廳之外,只有在這裡能夠同時讓各路英雄共聚一堂,不論是多堅毅的英雄,在這溫柔鄉也只能折服。

******

赫馬斯從水中浮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帶著花草甜味的蒸氣填滿他的鼻腔。腦中似乎也因為溫暖的香味有些飄飄然,又或許是因為剛剛喝了點酒吧,那樣微醺的感覺十分舒適。他其實並不喜歡來芙蕾雅,原本就沒有出入風月場所的習性,而且畢竟他是有家室的人了,只是因為與夜陽騎士在例行的巡迴中作為他們的犒賞來到這裡。礙於身分的因素,每當他在此停留時都必須藏在某棟建築最深處的房間中,主神階級都會這樣被對待,主要還是因為安全的緣故。雖然要論奢華舒適的話這裡或許還勝過他居住的宮殿,這豪華的浴池甚至是他個人專屬的,但被關在房間中的感覺還是讓赫馬斯感到不自在。這種貴賓室又被稱為純潔的堡壘,原本的意義是與外面璀璨繽紛的夜生活切割,就算是在芙蕾雅過夜也可以號稱潔身自愛,但是否真能守住純潔,至少赫馬斯並沒有真的以字面意義理解它。

也在池中待得夠久了,赫馬斯從浴池中爬起,披上絲綢的浴衣,用布將頭髮擦乾才回到隔壁的臥房。

與純白點綴著粉色的浴室不同,臥室走的鮮豔飽和的桃紅色,不論是圍繞圓形大床的床幕還是精密編織的壁毯都是甜膩的桃紅色,搭配金色的雕像裝飾,讓他每次踏入都眼花撩亂。

歐路菲橫躺在房中央的扶手椅上,僅蓋著一層薄紗露出大片如牛奶般絲滑的肌膚,修長白皙的雙腿交疊起來,雖然幾乎一絲不掛卻依舊優雅。他趴在抱枕上似乎在閉目養神,查覺到赫馬斯的靠近才張開眼睛緩緩的將頭抬起,眼神還有些迷濛。

「累了嗎,也是,今天也在外面奔波一天了。」

赫馬斯溫柔的說,伸手撫摸他的頭,

「沒甚麼,例行工事而已,不費力的。」

歐路菲露出甜美的微笑,卻依舊不改變那慵懶的姿勢。

赫馬斯一個人不會來芙蕾雅,當他在這裡時,歐路菲都會跟他在一起,並且代替他出外處理各種事務,像是清點人數與管理去向,當然還有替他的騎士們結帳這個重責大任。在這裡的一切都不會被官方甚至被紙筆紀錄,就連所有開銷都是由他個人財產支付,但並不代表此地不受法律與紀律的管轄,因此要處理這一切靠的都是身為秘書的歐路菲過人的記憶力。

然而此時與他獨處的歐路菲不只是單純的秘書與隨從,更是他的祕密情人,

「還是一樣的可靠…得要給你獎勵才行呢…」

赫馬斯彎下腰親吻他,他口中的也有著芬芳的酒氣,讓氣息變得更加甜美。輕淺的,沒有舌尖的觸碰,只是唇瓣互映,卻如同引線點燃熊熊的慾火。

「只有這樣而已嗎?」

歐路菲有些不滿足的說,畢竟他都作好萬全的準備了。他撐起身子主動吻了回去,讓原本蓋在身上的薄紗滑落了下來,原本親柔的啄吻瞬時變成激烈的擁吻,讓赫馬斯差點重心不穩的倒在他身上。

「等等…還是到床上…」為了穩住身體赫馬斯讓兩人暫時的分開,喘口氣之餘他提議轉移地點,但歐路菲依舊將他拉向自己,似乎連一秒都不能再等待。

「在這裡就可以了」

歐路菲躺回椅子上,雙手伸到後面調整抱枕的位置,一腳勾起露出誘人的姿態。在桃紅的燈光下赫馬斯覺得一陣血氣翻騰,但他很清楚該做甚麼,從一開始他們就已經將理性拋棄了,不只是在此時此地,而是從他接受了對彼此的慾望開始 ,就再也沒有退路了。只是一直愛著、追求著彼此,在任何可能的狹間尋求著溫暖。不管對世界如何隱藏,對彼此卻是無法欺瞞的,既然如此那也就只有坦然得繼續追求,繼續愛戀,不然只會讓彼此受到傷害。不再懷疑,也不再否定,只遵從著慾望。

赫馬斯將浴衣褪去,同樣以赤裸之姿來到歐路菲面前。因為空間不足,赫馬斯只能一腳半跪在躺椅上介入歐路菲的雙腿之間。親吻他每一吋肌膚,充分潔淨抹上花露的肌膚帶有花蜜的香氣,在吐息間他能感覺到身下之人的輕輕顫抖。親吻與撫摸僅能帶來短暫的撫慰,真實的慾望早就無法再按耐,只是他們從不付諸言語,但在眼神的交錯間,指尖的觸碰間早已明瞭。赫馬斯抬起對方的雙腿將他拉近自己。歐路菲一腿靠在椅背上,另一支勾著赫馬斯的腰,下背因為近乎懸空而緊繃著,他吐了一口氣,讓自己放鬆下來,並將身體重心往上移。赫馬斯也將上半身往前傾,讓歐路菲伸手就能撫摸到他的臉,赫馬斯溫暖的手覆蓋著他的手,將之移動到口部,然後愛憐的親吻他的掌心。私密的部位互相摩擦著,讓慾望自由的滋長,信號是指尖的吻,放開那雙能夠創造美妙音樂的手,赫馬斯右手從他的腰側往下移,從尾錐滑入那隱密之處。

「啊…嗯…」嬌喘聲伴隨著嘆息不經意的從歐路菲口中流洩而出,即使已經預期,每次的結合依然能帶給他驚喜。赫馬斯總是那麼的溫柔但又堅毅,將自身的一切完全投入,一開始是溫柔的扣門,然後逐漸加重力力道與速度,直到最深處完全的契合。在那時歐路菲已經完全無法思考,在理智完全被感官淹沒之前,歐路菲向赫馬斯伸出手,兩人十指交扣,彷彿若不緊緊抓住就會失去彼此。

「哈…啊…」赫馬斯越發使勁,連躺椅似乎都無法承載兩人的搖晃,還想要再深入,就像是把自己完全的代入對方,一次又一次的肉體撞擊,彷彿連靈魂的界限都想要衝破。即使在高潮之後就沒有任何東西,但那過程卻依然刻骨銘心。

在無人能聽聞與知覺,慾望之都的至隱之處,有多少能夠被成全的愛戀呢?

或許一個都沒有吧。

赫馬斯抱著已經累壞熟睡的歐路菲,兩人已經轉移到柔軟的床鋪上了。歐路菲依偎在他的懷中像一隻毫無防備的小貓,在他們離開這間房間之後,一切又將一如往常,將所有愛戀渴望隱藏在心中,直到他們再次踏入另一個魔幻的空間,繼續這份不能被世界接受的愛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