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情人節~ Feel me as I feel for you

 Feel me as I feel for you

18禁、BL、糾結(?)

赫馬斯X 歐路菲

延續去年的文章

總有一天會有人摘下你這朵花

 

『呼、呼、呼、哈』

氧氣終於用罄,歐路菲從水面探出頭來,大口得喘氣著。

浴缸中放滿冷水,那對他的健康並不理想,卻能讓他的心靈平靜。

或是,原本應該可以的。

他不願意承認,但是他依舊被欲望折磨著。

那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在那之後赫馬斯沒有再碰過他。他們心理都明白那不應該再發生,表面上維持著原本沒事的樣子,但有些事已經悄悄的改變了。

就像是要欲蓋彌彰,越是刻意的疏遠反而越不自然。但是只要看見他他的內心就會騷動不已,讓他幾乎無法呼吸。他不知道對方是否也是如此。

有時他會尋求赫馬斯的目光,希望從中探詢一些答案。但他不知究竟只是巧合還是他真的避著他,除了正面相對,他很少捕捉到他的目光。其實就算真的是後者他也可以理解,內心卻還是隱隱作痛。他對自己那像是陷入熱戀一般的患得患失感到絕望,並為此羞傀不此。然而真正讓他在意的是他注意到有些人看他的目光變了,有時在送回來的換洗衣物中會夾藏著小瓶的潤體油。彷彿不再是秘密一般,就算只是極少數且隱晦的,那樣的目光還是讓他無地自容。

然而最明顯的是來自歐蕾雅,雖然他應該一點也不意外才對,其實他隱約感覺到歐蕾雅從一開始就知曉而且設計了這一切,但出於罪惡感他幾乎不敢與她眼神接觸。他說不出投射在他身上究竟是什樣的目光,既不是憎恨也不是責備。或許像是一種疑問與評量,究竟他為什麼能奪走她的愛情,又或是她的丈夫倒底有沒有看錯人。他本意並不想要傷害任何人,卻不自覺得將所有人都傷害了。他原本以為他已經能夠承受各種厭憎,因為他已經做過各種足以讓人憎恨的事。但這是他第一次真正感到罪惡感,或許因為這是他意料之外的,無關乎命運,只因他個人的可悲慾望。

他唯一得安慰就是依舊待他如常的沙特,只有她被蒙在鼓裡,但他不願那些罪惡汙染她的純淨,她永遠都不該知道自己的黑暗秘密。即使對她隱瞞也讓他充滿愧疚,但也只有與她在一起的時候,他能夠壓制內心所有的黑暗衝動並且能夠感受到生命美善的一面。他依舊相信沙特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他們之間永遠都不可能有結果。她已經遇到命中注定的人,他不應該從中作梗。那裏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了,不論原本他是否還存有一絲期望,當他獻身給赫馬斯的時候,他就決心讓自己完全斷念。還是就是為了讓自己完全死心他才作出那樣的行動呢? 他已經無法判斷。但那必定失望的期望終究是減輕了,他能夠再次全心全意毫無雜念的將他所擁有他一切所知的美善都奉獻給她。為了守護她的美好他願意付出一切。

然而,其他東西該怎麼辦?

他以前並不知道那些被他壓抑的情緒會到哪去。直到有一天他才發現那只是被他埋藏在內心深處,一但封閉的門被打開就會源源不絕的流出,再也無法停止。他變得越來越神經質與情緒化,為了抑制那些負面情緒他試過用各種方法轉移注意力,投入工作或是演奏樂器甚至飲酒與使用藥物,然而即使如此他還是多次因為無法負荷而倒下。他知道若不根治壓力的源頭─ 也就是他自己的話,其他方法只是在延遲時間而已,但他還是不願意面對,直到再也無法承受的重擔再度讓他的心靈崩潰。比如說像是現在,他已經無法再忍耐了。他想要一個答案,不論那是什麼。

歐路菲站在密門之前猶豫不決著,那原本就是讓他們密會的通道 。赫馬斯有時會招喚他來為他彈琴,他亦可以在任何時候過去,那是他被允許的特權。然而在那夜之後他們都沒有再使用過它,明明以前是這麼的自然。

他知道今天赫馬斯會獨自一人在房內,但他卻自己喪失了自信與勇氣。他不斷的回想著是否有收到任何的暗號與提示,但原本他們就從來不曾有過那種東西。那只是一種默契,如今那聯繫似乎中斷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還沒有失去一切,卻也無法再靠近。然而越是如此,他就越加渴望著。

***********

赫馬斯躺著自己的床上閉目養神,心神卻無法平靜。以往能夠有歐路菲的琴聲的話就能快入睡吧,他每天都在思考他的事,卻沒讓他有機會靠近自己。他知道歐路菲時常看著他,但他卻沒有回應。因為看見他他一定會心軟,他無法抗拒他悲傷的表情。他必須好好得想清楚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他有時會感到後悔,自己背叛了一直以來被他視為一切的家庭,甚至覺得辜負了當初將歐路菲託付給自己的亞娜莉。然而或許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他自己對歐路菲也有著情慾,雖然說著不曾想過,但在那個當下卻有著前所未有的衝動。他並非排斥他,雖然是歐路菲主種誘惑他,但那仍然是他自己得決定。無關任何事,只是存粹出於愛情的慾望。他無法忘懷擁抱他的感覺,但他不能將肉體的歡愉當成愛情的結果。他原本只打算就那樣一直保持那樣精神上的愛,原本他以為歐路菲也是一樣的,正如他一直守在自己的女兒身邊,他知道他是如此愛她,卻只能當個旁觀者伴著她。他的心早就為了她碎落一地,卻一點也沒有表現出來。或許正是因為知道他的痛苦,最後他還是抱了他,至少自己還能給他一點安慰吧,他這麼想著。他也為他的放縱情慾感到憂心,他原本認識的歐路菲是個對自己相當嚴格的人,總是壓抑著自己,或許正是因為那樣,當他無法再承受的時候的反噬更加激烈。他不願見到他任人糟蹋,那就只有自己能夠抱他了吧。並非只是想為自己找理由,他始終無法放下他。或許自己會那麼關心的歐路菲的感情狀態,就是因為自己一直都愛著他早就不自覺的將他當成己有,也是因此他才會對於歐路菲被玷汙那麼憤怒。然而即使能夠想清楚這點,已婚無法拋下家庭的自己又能夠做甚麼?正因為他們都不被允許名正言順的把愛表現出來,才讓他們現在的處境如此為難。

正當赫馬斯還在思想的時後,房內似乎有些動靜。他張開眼睛,明亮的月光穿透過窗簾讓室內不是一片幽暗,他看到歐路菲站在他的床前。在那之前他沒有聽到任何聲音,雖然如果是歐路菲的話似乎可以做到這點。但他卻一語不發,赫馬斯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在做夢,因為今天應該沒有月光才對。 歐路菲輕巧的爬上床,鑽入了他的懷中,像是嚇壞的小動物一般緊緊的靠著他。赫馬斯擁著他,摸著他的頭髮,感覺非常真實。

「歐路菲…」他呼喚他的名字。像是對名字產生反應,歐路菲抬起頭,嘴唇輕輕的開闔著。

「陛下…」他的聲音很微弱,但就像是直接傳達到腦中一樣的清楚,他始終還是無法分辨這究竟是現實還是夢境。歐路菲撐起身體,然後輕輕的吻了他。只是嘴唇碰著嘴唇,那是很輕柔的一吻。

「請讓我待在您身邊….」歐路菲的尾音顫斗著,似乎又要哭泣,赫馬斯不知道他怎麼了,但那一時間他卻不想要詢問,他直覺告訴他不該這麼作。

「你知道我身邊永遠有你的位置」

在背光的黑暗面容中,他似乎看見歐路菲硬擠出來的笑容。但接著他接著跨坐到他身上,

「歐路菲!」出乎意料的行動讓赫馬斯緊張起來,但歐路菲毫不動搖,他脫下睡袍,一絲不掛的跪坐在他的腰際。

赫馬斯想起身,但歐路菲不讓開他就無法動彈。他不是沒有預料歐路菲會再次的誘惑他,但他沒有想到這次他會這麼強勢。

「您對我已經沒有感覺了嗎….」歐路菲彎下腰將頭抵在赫馬斯胸前。他聽得到他加速跳動的心臟,幾乎快要衝出胸膛,正如他自己的一樣。但僅此而已,赫馬斯還未有那時得情慾,或許永遠不會有了,他不知道,但這麼想卻讓他感到落寞但又羞愧。一旦嘗過兩人身心真正合而為一的滋味,其他的感官刺激似乎也都相形失色。

「我知道我不應該再癡心妄想,可是我無法忘懷那個時候‧‧‧。我終於不會再做噩夢了,可是醒來卻更加失落。」

赫馬斯將手放到他頭上,有限的移動空間中他能做的也只有這樣。

「我也每天都想著你….只是我沒有…或許是我不希望自己對你再有那樣的感覺……」

聽到他的話歐路菲將頭抬了起來,他看得出他有點受傷。但他希望能用自己認為正確的方式來愛他,只是他也知道要給歐路菲空間,因為他是個倔強的死腦筋,心中的糾結無法這麼容易解開。

「我知道…可是我還是如此希望…沒有辦法停下來」

斗大的淚珠在眨眼之間就流了下來,他無法控制眼淚就如同控制他的渴望。

「那麼…歐路菲,你想要我怎麼做?」其實赫馬斯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但他依舊懷疑他真的知道他想要的嗎?

『感受我』歐路菲的聲音很模糊,似乎根本不是從口中發出。但他的行動清楚回應了。

他解開赫馬斯的睡袍。那精實又壯碩的身體讓他入迷,歐路菲用手指勾畫著他肌肉的線條,一邊慢慢向下挑逗他的慾望。說來諷刺,正是卡歐讓他學會就算對方無意依然可以透過愛撫來挑起情慾。只要碰到對的點,有時那只是一瞬間的事。他很快的就掌握了對方的敏感處,讓充滿血的慾望硬挺起來。赫馬斯皺起了眉頭,他的心情有點複雜,他不是不願意享受與歐路菲共度的時光,但一想到他是如何學會這些技巧他就無法高興起來。他也會沉迷於別人的懷抱嗎? 自己算是在嫉妒嗎? 赫馬斯心中閃過許多苦澀的念頭,但他知道這樣對歐路菲並不公平,如果自己想要愛他,就必須接受並忘卻那一切 。

兩人的慾望彼此摩擦著,感受著彼此的硬度。歐路菲鮮少觸碰自己,本質上他依然厭惡自己的肉體,但是為了赫馬斯他願意做任何事。他為自己預備好,當時機成熟的時候,他撐高身體,將赫馬斯引導到他的體內。

「嗚…嗯…」即使是由自己主導,歐路菲依然痛苦難耐,支撐自己重量的雙手與雙腳因為衝擊而虛軟的開始發抖起來,他幾乎無法堅持住。扭動著身體,不斷尋找適當的位置與角度讓赫馬斯能夠更深的進到他體內。以往都是被動的等著別人進入,此時他反而不知道自己得極限在哪,不斷讓身體上下移動的同時也是在測驗自己。這就是他想要的嗎? 一瞬間他也感到困惑,但情慾卻占滿了他得思緒,他渴望著赫馬斯的一切,他也渴望著自己能夠成為他的一部分。只有赫馬斯讓他同時擁有精神與肉體的愛戀,卻也因此讓他嘗到雙倍的心痛。拋棄他一直謹守的道德倫理與一切羞恥,他最終決定追隨內心的渴望。

「啊…嗯…嗚嗯」即使幾乎已經無法承受,他還是不斷搖動著腰肢,讓赫馬斯在他體內進出。

「…別勉強…呼」赫馬斯扶著他的腰,即使是很難移動的狀態,他依舊試著挺起腰部。雖然速度與力道比相反位置時慢的多,但這樣被動的姿勢卻比由自己主導的感覺更加強烈,他感覺自己慢慢的進入歐路菲體內,每一吋的移動都轉化成快感反應到他身上。他從未這樣真切的感覺到另一個人,他感覺到不只自己沸騰的慾望,連對方的每一分顫抖也都能清楚感覺。他們的肉體與心靈似乎合而為一,他感受到他對於自己的渴望,既怯懦又悲哀,但也正因如此他是如此的深愛著他。越是如此深入的感受他,他的愛意就更加強烈。而現在他完全的屬於自己,他還有何所求。他不再壓抑自己的慾望,而是盡力的去滿足對方。

「啊…啊…」 像是終於抓到了訣竅,歐路菲稍微放鬆了一點。似乎到達點頂點了,他將頭往後仰,深深的吐了一口氣,讓自己完全的被占滿,滿足的呻吟不經意的流溢出來。不想讓高潮這麼快的結束,但那不是他能控制的,而且正是因為那是如此短暫所以才珍貴。最後再感受一次那合而為一的感覺,他讓赫馬斯離開自己,然後精疲力盡的倒在他懷中,讓他緊緊的擁抱著。

 

*********************

當赫馬斯醒來的時候房中只有他一個人。 空曠的雙人床上相當整齊,他身上的睡袍也都還好好穿著。

『真的是夢嗎?』他想。一切都太過真實,但他找不到歐路菲留下的任何痕跡。

他走下密道來到歐路菲的居所,樂器室跟書房跟他上次來的時候一樣收拾得一塵不染。來到睡房,床幕之內的歐路菲沉睡著。他睡著的時候總是一動也不動,就連呼吸都非常輕淺。有時看著他的睡容會讓他感到擔心,就像面對嬰兒時總是害怕他們在睡眠中停止呼吸。所以赫馬斯喜歡抱著他,這樣他才能感受到他的心臟依然跳動。

他坐在歐路菲的床邊,輕輕的摸著他的臉。歐路菲的眼皮跳動了一下,很快的他就張開眼睛了。眨著朦朧的眼他看著眼前出現的人。

「陛下?…」他有些疑惑的喊著,似乎不太敢相信,但他還是馬上撐起身子。赫馬斯一把將他拉入懷中。在他還沒開口講話的時候,赫馬斯率先吻了他。那是一個深情的長吻,赫馬斯溫柔卻又強勢的探索他齒舌間的每一寸空間,兩人相纏著彼此舌間的火花,連呼吸也都一同奪去,時間像是停止了一刻鐘。結束那纏綿的吻,赫馬斯緊緊的擁抱著他。如果那是夢的話,那也一定是因為他一直將他與這件事放在心上的關係,他們之間還有些事必須說清楚。

「你知道我一直愛著你,但你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我不想讓別人覺得你只是我的玩物,但是…」他遲疑了一下。

「我已經把你當成我的情人了」他說不出要歐路菲等他,他知道這樣對他太殘忍。他也說不出不要再讓除了自己的人之外碰他,現在的他給予不了任何東西,沒有名分也沒有承諾,只有不能見容於世的愛,他還有資格要求什麼?但歐路菲卻露出微笑,他回抱著赫馬斯,將頭靠在他肩上。

他們相擁著,就像以前一樣,只是出於純潔的愛,毫無任何顧忌。

***********************

直到赫馬斯離開之後, 歐路菲才掀開棉被準備下床。踩著地面深吸了一口氣。他想要站起,雙腿卻毫無支撐力的讓他重重的跌倒在地。那對赫馬斯來說是一場夢,對他來說卻不是。昨夜他進入了赫馬斯的夢中,雖然是夢,但發生的事卻會真實反映到現實的身體上。靠著床癱坐在地上,對於只能在夢中妄想的自己感到可悲。但至少赫馬斯主動來找他了,他還是一直惦記著自己,那就夠了。

「我也愛你…」他剛剛沒有說出口,但赫馬斯一定知道的,因為他們的心再度意相通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