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UNA~Âventiure~ 第三章 冰河

第三章 冰河

(一)

穿過虹橋之們,她第一眼看到的,是無盡的冰雪。

這就是人間世界?沒有她想像中的水塘、彩虹,只有被冰封的山谷。星光與月色是唯一的照明。她燃起兩團火球照亮同伴的路,也讓自己將周圍看得更清楚,但景色依舊沒有改變,只有無盡的冰雪。

「虹橋被雪埋住了,所以你看不到它,但是要小心不然可是會踩空的。」

伊萊莎提醒第一次來到人間的同伴們,他們站在一個小丘頂端,這裡原本是虹橋的水塘,但因為千年的積雪變成一座小山丘,還是因為他們定期剷雪才能讓虹橋之門顯露出來,虹橋頭兩旁則是插了兩根長矛作為標記。

伊萊莎與雷妮一同走在前頭,領著剩下三人走下去。虹橋之門在他們身後關起,但沒有消失。人間的雪踩起來非常柔軟,沙特只是想要踏上去,卻將它整個踩穿了,她一腳陷在雪地中,怕另一腳一用力也陷下去,動彈不得。歐路菲輕巧的踏著鬆軟的雪到她身後,抓住她的肩膀與腰帶將她拉起來,彷彿站在實地之上。終於站穩的沙特小心的走著,避免再度陷下去。

「人間的重力跟我們不太一樣,凡事都要輕一點。不然跳一下就飛起來,開個門就把門拆下來可是會嚇到人的。」

蕾妮說,走下橋之後,虹橋之門就消失了。

「這代表我們已經離開虹橋了,當我們要回去再次踏上橋時它會再出現。那麼,各位,歡迎來到米斯加特─也就是人間世界。」

他們一路走到山谷口,有一隊人與好幾台雪橇在等著他們,各個都緊緊包裹著毛皮,其實沙特並不覺得特別冷,這樣得天氣對她來說很有親切感。但對照剛剛雷妮的話,對人類來說已經是難以忍受得酷寒了吧。

「這裡對於人類來說是聖地,千年以來不曾有人類踏足,最遠就是到那裡了。」

說完,雷妮與伊萊莎跟他們揮揮手,然後跑過去與他們打招呼,沙特等人也跟上去,那群人禮貌的與他們示意,卻沒敢跟他們說話。沙特感受得出他們的緊張,她也認出其中有一位與她看起來年紀相仿的女孩,他們分配了雪橇位置,沙特搭乘她的雪橇。領隊的男人載著雷妮,伊萊莎則搭乘殿後的雪橇。由雪橇犬拉動的車隊排成一排,穿越廣大無際的冰原。

***

「她的頭髮潔白如雪,面容如象牙玉雕。她對國王伸出纖纖玉手,天神之後,人間至美…」

在天色黯淡之前他們到達了一座古老的堡壘,那是人間唯一一座由神族建造的城堡—寒冰堡壘,聳立於永恆的冰雪中,偶爾會有迷途的人從遠方看見它的幻影,但沒有人真正見過他,除了原本就住在冰雪之境侍奉神明的人們,現在只剩下埃里克一家,也就是車隊的主人。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格陵蘭,目前屬於丹麥王國,但格陵蘭是座島嶼,與丹麥分隔,因為氣候酷寒幾乎無人居住,只有因紐特人與從冰島或歐洲大陸移民來的人在南邊與海邊居住,中心廣大的冰河區都屬於冰雪之境,人類害怕那裏極端惡劣的天氣極少踏足,對於他們來說是相當完美的隱身之地。埃里克一家號稱是傳說中紅鬍子埃里克的後代子孫,定居在格陵蘭已經很久了,也是目前唯一往來於冰雪之境內的人類。

「那就是我母親的妹妹嗎?」沙特問歐路菲。

第一日的行程就是順利到達堡壘,在整頓一番與晚餐之後,他們聚集在火堆旁,歐路菲為他們唱了一首人間的詩歌,講述中世紀一位流著奧丁血緣的絕世美女成為皇后的故事。

「是的,那就是西維亞公主,她也被譽為天地之間最美麗的女子。堡壘也是她建造的,還有我們之後在人間會接觸到的格拉姆基金會跟地下騎士團,都是西維雅設立的。」

「我們會看到她嗎?」沙特轉身問伊萊莎與雷妮,

「已經很久沒有人見過西維亞公主了,就連我們也沒有見過。說到這個,我剛剛收到信,蘿拉夫人…..也就是現在基金會跟騎士團的領袖,因為身體的關係到南方避寒了,她表示很遺憾無法親自接待你們,但已經吩咐會為你們提供一切需要的資源。」

伊萊莎回答。沙特其實不知道這位蘿拉夫人到底是誰,只知道是一位長輩,所以也沒有太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到目前為止她覺得一切都很沒有真實感,好像她從未離開過亞斯加特。

「明天我們會坐船到丹麥,到了大城市你肯定會大開眼界的。」

雷妮接著說。只有裘努斯沒有加入討論,低頭拿著筆在他攜帶的筆記本上一直寫  著些甚麼。

「你在寫甚麼啊?」 沙特探頭過去,裘努斯沒有遮掩,只是停下筆。

「給你哥哥的報告,倒是…. 喔,是歐路菲會幫妳寫報告吧。」

「是的。」歐路菲笑著說,

「話說回來,裘努斯你對這裡有印像嗎?你應該來過吧?」

「沒有,或者說我也不記得了,畢竟那時候我還很小…」

裘努斯說,自他有明確的記憶以來他就在亞斯加特了,更早以前記憶就像是浮光掠影,他有時會夢到一個黑色的城堡跟很多幼熊外型的填充玩偶,在夢中他知道那是他出生的地方,但醒來之後卻不太確定,他想不起來那是哪裡,也不知道他的出生地究竟在何方。這次的計畫並不包括他的尋根之旅,他原以為穿過虹橋之門會讓他有更多感觸,但到目前為止他就跟沙特一樣對一切都缺乏真實感。

「或許有一天你可以找到你出生的地方。」

「或許吧」

他雖然回答的有些不確定,但他內心深處卻有一種感覺,有一天那會變成現實。

☆☆☆

在寒冰堡壘的夜晚,沙特在床上翻來覆去難以入眠。不只是因為床太硬或睡不慣,或許是因為緊張吧,最後她決定披上大衣到外面呼吸一點新鮮空氣,因為太過寒冷屋內所有窗戶都是密閉的,不流通的空氣有種窒息感。

深夜的寒冰堡壘幽暗無聲,大多走道都沒有照明,但在黑暗中行走對沙特來說沒有問題,太陽神本身就是光,她能夠照亮周邊的事物。堡壘平常很少人駐守,很多地方都被封起來或是蒙上厚厚的一層灰,她們過夜的地方是東翼,但用餐的地方卻是在西翼,埃里克一家似乎也是睡在西翼。她循著記憶走出來,中庭的雪又積了厚厚的一層,她小心的在雪地上走著,避免再次陷進去。她想要抬頭看星星,但風雪遮掩了她的視線。空氣冰冷而乾燥,但她卻覺得很舒服。空氣中的能量很少,跟亞斯加特不同,慢慢的,她開始從自然中感受到兩個世界的差異。接著她左顧右盼,發現在西翼旁的馬廄—目前是雪橇犬住的地方—還有燈火,便往那裏走去。

馬廄中雪橇犬都睡成一團,那個與她同車的人類女孩在一旁縫衣服,不時在暖爐中添加柴火。沙特稍微發出一點聲音讓她注意到存在。

「抱歉,打擾到你了嗎?」

「沒有,睡得不好嗎?一定是因為床很硬吧,我知道…這裡沒甚麼選擇…」女孩停下手邊的工作,有些驚訝的看著沙特。

沙特沒有否認,來到她的旁邊。隨手拿了一個空木桶來坐。

「妳叫芬雅吧。」

「是的…公主…殿下…」芬雅對稱呼有點疑惑,不知道是否正確。

「你可以叫我沙特,大家都這麼叫我的,不用這麼拘束啦。」沙特露出溫和的微笑,似乎融化一點冰冷。

「好的…恩…妳不冷嗎?」芬雅看著她只穿著睡衣與大衣就走出來,忍不住詢問。

「我不怕冷,因為我就是火焰。」沙特其實不確定她是否真的瞭解自已的意思,但她也沒有繼續追問,所以沙特又繼續發問了。

「你在做甚麼啊?」

「我在補衣服,突然發現破掉一定要補一補才行….而且其實我也睡不著,我睡不慣…我明天會跟你們一起上路。」芬雅把針線拿起來繼續工作,沙特不擅長針線活所以插不上話。

「你去過我們要去的地方嗎?」

「我們的家在哪裡…我們時常回來格陵蘭做生意,但我是在日德蘭半島生的。不過我也會跟你們進城去。」

「雷妮說進城之後我一定會大開眼界。」

「恩,一定會的,我第一次去的時候也是大開眼界呢。」

芬雅說,原本拘束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好像很喜歡城市?」

「恩,怎麼說呢,我是鄉下出生得,鄉村生活很平靜,只是就是….」

芬雅停頓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說下去,但沙特卻猜出她想講的話。

「有點無聊?」

「是啊。」芬雅嘆了一口氣,似乎這個想法在這裡是不受歡迎的,看到沙特露出疑惑的眼神,她繼續說。

「在這裡的生活好像幾千年都不曾改變,但是城市中卻是瞬息萬變,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

「你的夢想可以實現嗎?」理解之後,沙特突然覺得好像看到另一個自己,忍不住得關心起來。

「我不知道,爸爸也許不會同意,但是如果我能在城市中找到工作的話,也許慢慢的….」芬雅說,但目前也都還是空談而已。

「哪你呢?妳的夢想是甚麼,沙特?」

「我?我不能有哪種東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