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II – Lupo Bianco

18禁~黑暗~捏造設定(?)

 

CAPITOLO II – Lupo Bianco

「請進。」

卡歐走進房間,房內有一張大桌子,三個穿著黑色長袍的男人坐在桌子後面。他站在桌前,盡量保持平常心。現在他全身赤裸,三個男人注視著他讓他有點不悅,那個視線沒有任何溫度,只是評量著。兩個男人不時低頭振筆疾書,一個走過來,拿出一條布尺量他的身體,從頭到腳一點都不放過。

「體格很不錯啊…」

一邊記下尺寸,負責測量他的男人一邊說。卡歐面無表情得讓他測量,被他觸碰的感覺很奇妙,像是被某種無機物觸碰,這三個人只是批著人類的外皮,他從第一眼就看出來的,但在那隻之下倒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他無法判定。

「這邊尺寸也很大…來看看立起來的樣子。」

男人毫不遲疑的測量陰莖的尺寸,彷彿習以為常一般。接著一個男人搖動鈴鐺。一個蒼白的男孩從另外一扇門走了進來,他有著金色的短髮,是個瘦弱的美少年,看著他的眼神中帶有怯懦,全身只有腰上圍了一塊布。他跪在卡歐面前,用他如少女般纖細的手愛撫他的下體。他一手按摩著他的胯下,一手圈住分身,有韻律的來回摩擦。與他無辜的外表完全相反,他的技巧相當熟練,很快的就挑起了卡歐的慾望。但卡歐依然保持站立,嘗試控制自己不被高漲的慾望沖昏頭。一瞬間的靈感讓他從那感官漩渦中跳脫,他好像突然理解了以前歐路菲極力想逃脫慾望掌控的心情。在眼前的男孩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但是另外三個卻不是,在他們眼中這些被欲望支配的生物只是肉塊,光是這樣他就不想示弱。他高傲的掃視著另外三個男人,他似乎可以讀出他們臉上滿意的表情,被這樣觀看著其實讓他非常不自在,但他壓抑著不讓情緒顯露出來。

看著充血立起的男性象徵,男人繼續毫不忌諱的測量,男孩吞了吞口水,用柔軟的舌頭舔了他的尖端,然後有些勉強的將碩大的陽具含入口中,那幾乎占滿他整個口腔,直頂喉頭。卡歐看見他眼角帶有淚水,第一次被男性這麼服務,他的心情有些複雜也難以享受,但現在他不能嶄露任何同情心,他只能冷冷的看著他含著自己,用濕軟的口腔包復自己。男孩稍微退出一點以便能繼續來回舔著他的前端,令人酥麻的感覺從尖端直上脊髓,讓他晃動了一下,但他依然堅定站穩著。感覺似乎快要到高潮,他稍微挺進,被射到口腔深處讓男孩嗆到了一下,他放開卡歐,將滿嘴的精液咳了出來。連這個時刻也被記錄了下來。

「不錯,你真的很不錯…好了,去外面稍等一下結果。」

*******************

歐路菲張開眼睛,看到的依舊是浴堂的天頂。天藍色與白色的馬賽克似乎描繪著某個圖樣,但是他無法看清。男孩一如往常的溫柔的為他沐浴。他感覺到有某種東西在自己體內蠕動,像是某種長條生物卻不具攻擊性,反而在它經過之處原本體內隱隱作痛的傷口都消失了。

卡歐來到這裡而且讓他認出來了,他不能理解他是如何在數不清的男人中認出他來,但他得身體卻一直記得他,他的觸碰還帶有感情,跟其他人不一樣,在那一瞬間他似乎想起了活著的感覺,很少感覺到存在的心臟像是被無形的觸手用力抓住,痛苦又強烈的跳動著。

「竟然有你認識的人呢,是你以前的情人嗎?」

男孩柔聲說著,他想要發出聲音,卻無法控制舌頭,

「不….」

他好不容易吐出一個字,嘴巴卻再度被堵住。少年吻著他,一股甜膩帶有花香的味道傳到他口中。

******

卡歐醒了過來,房內只剩下他一個人。歐路菲沒有行動能力,恐怕是被照顧他的人帶走了。他在牆邊的靠椅上找到了他的衣物。一件有兜帽的長袍、一張面具和一個可以綁在腰上的皮包,這是他現在全部的所有。穿上長袍與面具,墊了墊皮包,似乎變重了一點。這裡的妓院會付錢給每晚來訪的男人們,他們才是這裡真正的工作者。男妓們甚麼都不用做,或是甚麼都不能做,男人們必須到每晚各個妓院看是否還有空位,若是不受管理人青睞也可能被拒絕。他們要盡可能的與多人做愛,雖然金錢對他們並不重要,但晚上甚麼都不做或被拒絕太多次的人會神秘的失蹤,他並不懷疑這點。

他走出房門,幽暗的走廊上空無一人,唯一的光亮通往出口。看來只能等晚上再回來了,他 走出所在得建築。

白天的銷魂城相當安靜,路上還是有一些路人,有的跟他一樣帶著無趣的面具與兜帽,也有些穿著鮮豔亮麗的衣服,那些是可以自由活動的男妓們。每天他都會散步到不同的地方,在城中心有一個市集,販賣食物、衣物與一些他不理解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東西,像是設計相當女性化的飾品,不會有任何人閱讀的書。他注意到銷魂城被一道封閉的牆圍住,城市是圓形的,有一條運河,出入口都通往同一個地方 ─ 大聖堂。跟其他相當樸素頂多兩三層的建築相比,大聖堂是全城最高建築,採用華麗的哥德式建築風格,最高的塔幾乎快要撞到淨化之塔,正面有一面很大的圓形彩繪花窗,窗面上畫著奇怪的生物圖案,像是烏賊或是章魚的頭與觸手,但背景卻不是海底而是黑色的色塊。那也是他剛來的時候被檢察分類的地方,他在聖堂的大廳醒來,卻不記得他是怎麼來的。除了他之外還有許多人也跟他一樣剛從睡夢中醒來,而聖堂內的教士似乎也不以為意,讓他們一個個接受檢查。每個來到銷魂城的人都會在這裡被仔細的測量檢察,被決定扮演的角色,除了嫖客與男妓,也有人會被送到淨化之塔。除此之外,他耳聞似乎有人可以透過一些方法離開銷魂之城到達淨化之塔,但具體的方式卻沒有人清楚。這裡得人們彼此都不交談,不會有人想發展友誼關係或是任何關係。他們每晚都與許多人坦誠相對,與數不清的人做愛,卻沒有人認識任何人。

真諷刺,他想。

只有少數人會像他們這樣在這個極樂的地獄中重逢。但也不保證最後會有好的結果。

在聖堂前站著太久,他注意到有人在觀察他,這裡到處都是眼線,他馬上掉頭走回市集

,裝作無事的購買食物與啤酒然後去辦該辦的事。

看不見的太陽下山了,黑夜之中只有淨化之塔的光。城市點起了燈火,充滿溫暖的紅光。卡歐回到門口種著紫色花朵的妓院,已經有不少男人們聚集在門口,門口有兩個高大的光頭男人,皮膚是巧克力般的黑色,穿著讓人聯想起馬雅文明的異國服飾。額間有一顆黑藍色的寶石,眼白跟寶石是同樣的顏色,看起來就不像是人類。每個妓院之前都有這樣的保鑣,不讓不相干的進入,也不讓不該出現的人出來。卡歐直接穿過兩名保鑣之間,現在他是這裡的特別貴賓。晚上的走廊充滿火光的顏色,他找到昨晚睡覺的房間,坐在椅子上被穿戴整齊的歐路菲與照顧他的少年已經在等著他。

「歡迎回來!」 少年很熱情的招呼他,歐路菲只是看著他卻沒有講話。他穿著一件淡金色的無袖長袍搭配可拆卸的袖套,拖地的長袍遮住他的腳,頭上戴著金色的花冠。

「你們要去坐船吧? 」

「恩,都準備好了。」那就是他白天要辦的事。

「要怎麼去呢? 需要幫忙嗎?」

「不需要。」雖然不知道他是指甚麼,但卡歐馬上拒絕了,他直接抱起歐路菲往外走。一瞬間少年的眼中似乎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就變成讚賞。

目送了他們離開,少年露出微妙的表情。

『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