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IX. Fiamma

18禁

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IX. Fiamma

「是我。」卡歐回答的很鎮定。

「太好了!我終於成功了!」

拉赫西斯舉起雙手作出歡呼的姿勢,但卡歐感覺不出他真的有感到驚訝,反而覺得有些虛假。拉赫西斯剛到他們身邊的時候就像一張白紙,幾乎沒有感情,不論說什麼話作什麼事都是同樣的撲克牌表情與毫無起伏的聲音,彷彿他自己也不理解自己在做甚麼。為了與他人溝通,他開始學習各種人類中各種最誇張的情緒表達方式,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個性,或者只是原本的個性逐漸顯露出來。其實他明白他不再需要那些誇張的動作了,但他卻很喜歡作,卡歐覺得他以煩人為樂。

「怎麼了?情況怎麼樣?」卡歐問,但鏡子另一邊的人卻完全沒有要回答問題的打算。

「你聽我說,我等等要把你帶回來了,所以你就在原地等著吧。」

「什麼?可是他們怎麼辦?」

「亞娜莉會接手接下來的事…」

「亞娜莉回來了嗎?」既然是命運之主的意思,卡歐也就無從反對了,但她之前究竟是到哪裡去了呢?

「不然我怎麼跟你連上線呢?就先這樣囉,時間不多了,待會見。」

鏡中的拉赫西斯一說完,影像就不見了,只剩下卡歐的倒影。

『我話還沒說完阿…』卡歐有些無奈的想,然而已經沒有轉圜餘地了。他環顧四周,半途而廢不是白狼的習性,他其實還不想放棄,但只能依依不捨的想把一些圖像留在心裡。

歐路菲終於醒了過來,隨即翻身想讓自己站起,即使是那麼理所當然的動作,再不久之前卻是無法想像的。再度靠雙腳站立的感覺依舊奇妙,他沒有開心的想跳舞,也沒有久臥病床再度站起的那種不協調,而像是他從未失去過他們一般,穩穩的站在地上。他走近水邊,看著自己水面的倒影,他的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原本被撕裂的腹部也變回光滑又平坦,砍斷他腳筋的傷痕也消失了,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然而他身體的改變不只如此,他似乎回到了體能狀態最好的時期,那時他每日操練保持體格,就像是獵豹一般纖細卻精實,只是那麼作不是為了美觀,而是為了負擔高體能的活動,像是長時間騎馬與持劍作戰。不過他對回復的肉體沒有高興的感覺,因為只要一想到他曾經被用來作過的事他就會開始痛恨自己,在他眼中看到的只有洗不清的汙穢,就算肉身毀滅重組也無法消去,恨不得毀壞殆盡。沒有再多看一眼,他蹲下靠近水面,看看自己的臉是不是還是記憶中的樣子,那或許是他唯一關心得。看著不變的面容,他在倒影中整理自己的頭髮,雖然其實是不必要的,因為接著他就跳入水池之中。水面沒有掀起水花,彷彿那其實不是水,而是某種高密度的液體,將他吞沒其中。歐路菲沒有浮起,而是直直的沉入水池底部,彷彿實心的物品。他放鬆身體,讓底層的膠著的水流帶到他該去的地方,哪怕是深淵的盡頭。

 

****

「爸爸~爸爸~ 快來嘛」

紅髮的小女孩在宮殿的長廊上奔跑,看到她父親還慢條斯理的走在後頭,她一溜煙的跑進旁邊的房間。

赫馬斯依舊從容的走到女孩跑進的房間。裡面是一片安靜幽暗,沒有一點光亮,女孩也不知道躲去哪裡了,擺設也沒有被動過的跡象。他環顧四周,發現窗簾旁邊的茶几與椅子的縫隙間發出淡淡的光芒。他小心翼翼的繞了過去,不發出一點聲音。果然小女孩抱著膝蓋低著頭躲在椅子之後,渾然不覺她已經被發現了。

赫馬斯出其不意的把他的小女兒抱起來,在她圓鼓鼓的小臉頰上親了一下,她還沒機會掙扎就被父親摟進懷中。

「哇~爸爸你怎麼這麼快!」

沙特摟住父親的脖子撒嬌,露出驚訝的表情。

「小傻瓜,妳沒發現妳在黑暗中發光嗎?」

赫馬斯這麼一說,沙特才發現,在沒有燈光,室外也沒有光亮傳入的黑暗室內,有一層薄薄的光暈圍繞著她與父親,而且即使黑暗中他們可以清楚視物與看到彼此。看到她終於會意過來,赫馬斯繼續說。

「我們是火與光的化身,所以永遠不會在黑暗中迷失。不只如此,有一天妳也會成為照亮黑暗的人…」

小女孩似懂非懂的點頭。

多年之後她的確作到了,然而自己呢?

他只想著讓她散發天命的光芒,卻沒有想到,在那之後他卻被驅趕入陰影之中,被黑暗吞噬。

他過去從不需要依靠任何燈火,從不害怕火焰,也從不知黑暗為何物,因為就算是最深的黑暗,也無法掩蓋他自體發出的光。

然而現在他一個人孤身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火把在熄滅的瞬間也消失了,看不到型體,他覺得自己的存在也快要消失了。他拿出脖子上的火焰玉,只剩下如餘燼般的火星,已經無法照亮任何事物,只是頑強的不願熄滅。又或者這只是一種幻覺?

『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愛你…』

難道他也開始幻聽了嗎?他好像聽到了姊姊的聲音,彷彿來自冥府一般虛無飄渺。

『可是你拋棄了我…』

火焰玉在他手中化為灰燼,並燙傷了他的手心。在被灼傷的同時,他的心抽痛也了一下,那是她最後殘餘的思念。

『可是,我依舊愛你…我為了你而死』

他從不知道火焰有多燙,燒傷又是多麼的痛,但最終讓人灼燒的卻是那熾熱的情感,足以讓人燒成灰燼。他明明擁有可以感知情緒的能力,為何那時卻忽略了呢?一直以來他都不願意去回想,也許卡歐說的沒有錯,他也該屬於這裡。即使不是自己願意,他依舊傷害了許多親愛的人。愛情是最殘酷的,一但作出抉擇,其他人就必須心碎。而他選擇了讓人心碎,他的姊姊、妻子甚至女兒,對他來說,那是最無法被原諒的罪。

他摀住臉,卻沒有哭泣,只是感到一種深沉的悲哀與內疚。周遭的空氣彷彿也凝結了,時間與空間在黑暗中都不存在,只有虛無。

然後,某一扇門似乎打開了,遠方出現圓拱門型的光芒,讓他放下手走向光的來源。

走過那道門,赫馬斯彷彿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延伸的長廊排列著挑高的大理石柱,牆壁與天花板都鑲著華麗的馬賽克,藍色與金色的瓷磚堆疊出拜占庭風格的輝煌。

他沿著長廊走,最終來到一個有圓頂的浴堂,圓頂上鑲嵌著星空與銀河的馬賽克,四面牆壁上有奇異生物石雕吐出泉水,注入圓形的浴池中,浴池之外還有一圈黑色與金色的瓷磚,十分的華麗。

而在浴池中央,歐路菲只有頭與肩膀浮出水面的漂浮著。

赫馬斯想也沒想的就跳下水,浴池只有及腰的高度,但卻是冰冷的。他來到歐路菲身邊將他扶起,他雙眼緊閉,全身赤裸且冰冷,但他還活著。

「歐路菲…」他擔憂的撫摸著他的臉,輕聲呼喚著他的名字。

或許是感受到那微弱的溫度,歐路菲睜開了眼睛,看到出現在眼前的赫馬斯,他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接著馬上鑽入他的懷中,雙手緊緊抱著他。

「我好想你…」

歐路菲把頭貼在他的胸前,即使他已經快要聽不到心跳。

赫馬斯想用雙手回抱他,但當右手掌碰到懷中人肩膀的時候卻發出了燒焦得聲音。歐路菲發出小聲的驚叫,隨即從他懷中彈開,他的肩膀上出現燙傷的痕跡。

赫馬斯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歐路菲卻已經會意過來了。他抓起赫馬斯的右手,原本被火焰玉灼傷的地方出現了放射狀的紅色疤痕,就像是嚴重燙傷的傷疤─對於沙雷德家的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嫉妒…果然是一把利刃呢」火焰玉是出自琳對弟弟的愛,但她的愛太過強烈,最終扭曲變成無法消去的執念,在赫馬斯的手上留下了疤痕。歐路菲擁有她永遠無法擁有的東西,殘留的意念也因此傷害了他。然而對赫馬斯來說,他無法想像他的姊姊傷害別人,或許是猜到他的心思,歐路菲繼續說,

「她只是想要保護你而已…而且她是對的。」

「什麼意思?」赫馬斯不明白他說的話。歐路菲抬起頭,兩人彼此凝視著。他的臉依舊如他記憶中一般美麗,只是有些蒼白虛弱。但他的眼睛,那雙柔情似水的琥珀色眼睛中沒有光彩。一瞬間赫馬斯好像在他眼中看到黑色的波浪,像是寄宿在他體內的另一個生命,透過他的眼睛也觀看著他。那只是一瞬間而已,但赫馬斯心中卻感到非常不安,他好像不認識眼前的人了,他的外表沒有改變,裡面某些東西卻變了。

「你也察覺了嗎?這樣正好…。他們只說對了一半,我們是不該在這裡,但是也不可能離開了,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的罪惡感呼喚了那些東西占據了我,造就了這個地獄。我想要跟你在一起,但讓你因為背叛而痛苦讓我無法原諒自己。我本以為如果我們能夠一起度過理性的考驗的話就能夠得到救贖…但是我失敗了…」

「這不是你的錯…」

「但早該有人這麼作的….」

歐路菲將赫馬斯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他的脖子很細,赫馬斯幾乎一隻手就可以握住大部分,原本白皙的皮膚在接觸到有疤痕的手心後馬上變得焦黑。他露出痛苦的表情,那片黑色很快的往上下蔓延,像是黑色枝枒一樣蔓延在他的身體上,每一分都是痛楚。

「為什麼?」赫馬斯想收回手,但歐路菲卻緊緊抓住他不讓他放手。

「這是唯一終結的方法了…」

歐路菲的聲音顫抖著,赫馬斯相信他說的都是實話,也知道歐路菲想要什麼以及自己該作什麼,但他不忍看到他痛苦,更不願意透過自己的手。黑色的枝枒爬上詩人的臉,他卻忍住不發出聲音。但那痛楚太過劇烈,抓住赫馬斯的手鬆懈漸漸了下來,赫馬斯馬上抽回右手,將失去重心的歐路菲擁入懷中。

「我作不到…難道還不夠嗎?不要再傷害自己了…」赫馬斯再度觸碰他時已經不會造成傷害了,他手上的疤消失了,歐路菲原本焦黑的皮肉也慢慢變回正常。

「我知道…」歐路菲說的很悲傷,抬起頭,伸出雙手捧著赫馬斯的臉。

「只有你永遠不會傷害我……所以在黑暗虛無之中,我只想要你在我身邊……」

兩人的嘴唇相疊,然後是激烈的擁吻。像是要將分離的時光補回來,連呼吸都不捨的交纏著對方的舌尖。歐路菲撥開了對方的衣服,用他冰冷的手指觸碰赫馬斯還保有熱度得身體,畫著原本應該有疤痕,現在卻完美無缺的肩膀與胸膛。赫馬斯抓起他的手,親吻他的指尖,比水還要寒冷。兩人坦誠相對著,看著彼此,赫馬斯無法分辨現在究竟是現實或是虛幻,亦或都是? 他主動將歐路菲擁入懷中熱吻,撫摸著他的身體,歐路菲一躍到他身上,雙腿緊緊夾住對方的腰。赫馬斯抱著他,理智此時已經不再重要,每個接觸的地方都磨擦出熊熊了烈火,讓他幾乎無法再站立。

失去重心的兩人倒入水中,空氣在交流的唇間流失,即使窒息也不願意分開,貪婪的索求著彼此。兩人毫無阻力的往水底下沉,交疊的身體在水中結合,只是毫無聲音,卻載滿了欲望,在水中不斷的翻滾變換體位,無度的索求著彼此。歐路菲包覆著他,感受赫馬斯在自己體內,而赫馬斯也感受著、探索著他的一切。過去的矜持與自省在此時都已經不再重要,他們只想要消融在彼此之中。浴池的底部彷彿也消失了,兩人只是一直往下沉,在那底下只有越來越深的黑暗。呼吸似乎已經不再必要,冰冷的水從口鼻進入肺中,取代了肉體對空氣的依存。痛覺也消失了,只剩下愛慾驅動著意識,他們緊緊的擁抱著對方。糾纏的熱吻傳送的是冰冷的體液,緊密結合得身體也失去了溫度。唯有靈魂還牽繫著彼此,在深淵的底部發出最後一絲微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