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VIII. lacrima

18禁

 

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VIII. lacrima

突然之間黑暗降臨,原本站在身邊的人也消失不見了。在無盡的黑暗中,卡歐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他停住不動,想弄明白周圍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滴答、滴答。』

無聲的黑暗突然變得潮濕,不知從何而來的水淹上了他的腳踝,冰冷刺骨的感覺從底部傳了過來,他打了個冷顫。周遭得空氣變了,從原本停滯腐爛的氣味變的潮濕卻又清新,在遠方深處還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哭泣的聲音。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這裡是到底是哪裡?』

卡歐有些疑惑,卻又無法辨識四周,只能漫無目的的走著,有時他懷疑自己只是在原地繞圈。但哭聲越來越清晰,卡歐聽出那是一個女性的聲音,更加深了他的疑惑,這裡應該不會有女孩子才對的啊。他在黑暗中繼續走著,朝著聲音的來源前進,水也淹的越來越高,都到他的小腿了。抵抗著水的阻力前進,最後他來到了一個封閉的空間,在房間中央有一個水潭,其中跪著一個低著頭、用雙手摀住臉哭泣的女子。她柔細得淡金色長髮末梢都泡在水中,卡歐此時突然了解到,那些水其實都是她的眼淚,而他們正逐漸的被她的淚水淹沒。

她似乎沒有注意到卡歐的存在,依舊低著頭啜泣著,垂下的頭髮擋住她的臉。卡歐決定冒險走近一點,他小心的移動著,雖然每個動作都濺起水花與潑水聲,但女子卻還是沒有反應,直到他走到離她只有一步的距離時停了下來,這時他才發現女子一絲不掛,皮膚像是從未見過陽光一般慘白。女子似乎終於注意到他,止住了嗚噎聲,將摀住臉的手放下,把頭抬起來看他。

當他們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間他屏息了。

女子有一雙翡翠綠的眼睛,哭腫的泛紅雙眼更襯托出他的綠。但最讓他驚訝的是她的臉竟讓他感覺如此的熟悉,他差點就要叫出名字來,卻在最後一刻收回。那個滿臉淚水的女子,長得竟然跟歐路菲一模一樣!只是他從未見過歐路菲哭泣,所以她流淚的模樣讓他感到非常陌生,卻又楚楚可憐的讓人心軟。但那張臉與氣質跟他記憶中一樣雅緻,他幾乎以為歐路菲就在他的面前,她的每個動作與眼神都會讓他錯認。雖然女子並不豐滿、微捲的金髮蓋住她大部分的身體,但從她纖細的體態他能清楚辨認出她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女性,也因此讓他迷惑不已,她到底什麼人?

看著眼前出現的白色男人,女子起先似乎也有些疑惑,但卻不是驚恐或害怕的情緒,也感覺不出羞腆。突然之間,她好像認出他來,然後伸出雙手撲向眼前的人。卡歐反射性的退了一步,但因為直覺認為對方無害他並沒有真正躲開,讓她撲抱在他的大腿上,雙手抓著他衣服的下襬。

「為什麼…」

她的眼淚再度潰堤,沾濕了他的衣服。她的聲音因為哽噎著而有些不清,但意外得有些低沉,混雜著歇斯底里、憤怒、悲傷還有許多疑惑。白狼一時感到不知所措,他原本就不擅長面對哭泣的人,更何況他完全不認識她,更不知道她為何而哭泣,但她的感情卻又如此真實強烈,將他整個人震攝住。

「為什麼要傷害我…」她邊流淚邊質問,閃著淚光的眼睛注視著他,卡歐心頭突然一緊,整個人動彈不得僵在原地,只能呆呆的看著她。他似乎突然理解她是什麼人了,雖然他依舊不明白為什麼他會出現在在這裡,卻知道他該作什麼。

他微微彎下腰,扶著女子的肩膀先讓她不再抱著自己,然後單膝跪下來在她面前,用手細心的為她擦去淚水。

「對不起…」他說,與歐路菲同樣面容的女子張大了眼睛,連驚訝的樣子都與他十分神似。他對著她道歉,卻又不是在對她說話。

「我真的很抱歉…傷害了你…」

 

 

*********

「住手…不要…」歐路菲的聲音中帶著明顯的恐慌,他跪在地上,雙手被反綁在身後。白狼站在他面前,已經完全蓄勢待發的樣子。被拘束的人別過頭去,不想面對接下來的事

「不…拜託…」歐路菲完全知道他要作什麼,因而發出絕望的哀求,但卡歐不曾理會他,用手從他前額將頭髮往後梳,以便能看清楚他的臉。驚慌與恐懼在他臉上一覽無遺,要看到他這種表情並不容易,因為他總是將自己包裝的無懈可擊,但卡歐卻是少數總是能找到他的弱點的人。

「求求你…」歐路菲的話沒有說完,卡歐突然讓他的頭往後仰,順便揪著手中的頭髮。趁著他因為疼痛嘴巴放鬆時,把自己的欲望塞了進去。他當然不可能配合,光是含著就十分勉強,五官痛苦的扭曲著,但那也無所謂,能夠看到他那樣毫無尊嚴求饒的表情就值得了。

那是唯一一次歐路菲這樣低聲下氣的求他,那時卡歐並沒有理會他的異常。他以為他只是跟以往一樣的過度反應,跟以往一樣他沒有在意。他向來都無視於他的意願的強迫他接受自己。撕破他的衣服,分開他的雙腿,一次又一次的闖入他的體內。如果歐路菲反抗的話,他會用力量壓制他,讓他動彈不得,用繩子綁住他,把他纖細的手腕磨破,在他的脖子上繫上皮帶,讓他幾乎窒息。或許正是因為自尊心很高的歐路菲從不曾哭泣也很少示弱,卡歐從來不曾有過罪惡感,他從未真正動過粗,他只是想要撕破他那張驕傲的面具。可是他卻不知道,那張面具是詩人最重要的東西,肉體的折磨已經不可原諒,心靈的傷害更是永恆的。然而即使是那時,歐路菲也沒有留下一滴眼淚。從那之後他不曾再哀求也不再反抗,雖然卡歐在幾次必須帶著被他弄到昏迷的歐路菲尋求醫生幫助之後也變的收斂許多,但他知道那是因為他已經死心了,對歐路菲來說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他不再相信自己也不再相信卡歐。自食惡果的白狼之後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讓歐路菲再次對他敞開心房 ,但那時他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然而卡歐真正從來沒想過的是:看到那張臉哭泣時,他的心會整個揪起來,然後感到無比懊悔。

***********

『我可以原諒你…』

那個女孩的聲音還在他耳邊迴響。卡歐醒了過來,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是夢,但腦中的想法卻又真實無比。

『你真的會原諒我嗎?』

他曾經對歐路菲造成的傷害比整個銷魂之城對他所作的都還要多,但他卻連當面道歉都作不到,只敢對著有相同容貌的人,對此他感到無比苦澀。但等等,這裡是哪裡?

他環顧四週,認出這裡是淨化之塔,而且是赫馬斯居住的地方。他躺在沙發上,周邊擺設跟他之前得記憶中一模一樣。

他走到走廊上,發現每扇房門都是開著的,卻沒有點燈,只有淨化之塔自身的光亮從窗戶照進來。通往陽台的門還是開的,那時他跟赫馬斯一起從這裡跳下去。把所有房間都巡過一遍後還是找不到原本主人的身影,看來只有他一個人回到這裡。雖然不明白原因,但現在他終於有機會好好端詳掛在牆上的系列畫。他從餐廳桌上找了一盞油燈,幸運的在附近也找到火柴,油燈得火光正好足夠照亮整幅畫。他注意上到每幅畫的某個角落都會有魯涅文字中的『太陽』符文,那應該就是作者的簽名了吧。看著畫中金髮的少年,剛剛那位哭泣女子的容貌突然一閃而過,他這才明白,這些畫都是赫馬斯畫的,而畫中少年的模特兒正是歐路菲。他雖然不懂藝術,卻可以體會到,赫馬斯正是將他對歐路菲的感情寄託在畫中,愛情、溫情、親情、渴望,因為他們兩個都是藝術家,用藝術寄託了那些無法再實現的情感。

他揭開餐廳中原本被遮蓋著的畫,如果是客廳中的畫主題是風景,餐廳的主題似乎是生活,少年的臉也更加清晰,散發著自然的幸福愉悅。歐路菲那樣的表情是他沒有見過的,至少沒有親眼見到過。他並不嫉妒也不覺得可惜,他們不是帶給彼此幸福的存在,最低限度也只是不寂寞而已。來到走廊上,還沒有決定下一步,他想起只剩一間房間還沒有徹底偵察過,但站在門前他卻卻步了。

那是他們的臥房。

雖然身為命運之神他早以觀看過無數人的命運,能夠知道每個人最隱私的秘密。但那些只是記憶,跟親臨現場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現在他真正要踏入他人的隱私空間,他猶豫了,但隨即又想到這樣的正義感似乎有點遲了,他有更重要的事該作,他必須揭開這個煉獄的秘密。

臥房出乎意料的大,擺設卻很簡樸,只有一張雙人大床,兩個衣櫃,幾張椅子,一張在男性房間中有些突兀的梳妝台,但想到歐路菲曾經住在這裡似乎也就不奇怪了。家具都是很簡單的風格,沒有特別的裝飾,看起來也都是同樣的木頭作的。值得注意的是房內有著兩個畫架與許多畫具,看來這裡同時也是赫馬斯的畫室,畫架上還有一幅未完成的畫。畫架正對著床,或許他的模特兒必須躺在床上讓他參考?卡歐繞到另一邊看看那幅畫,雖然尚未完成,但已經可看出主體畫面了,金髮的少年僅用輕薄的白布繫在腰際,他躺在大理石祭壇上,往上看、又或是看向畫家的視線充滿迷茫,同時讓卡歐覺得有些挑逗。與客廳跟餐廳的畫不同,在臥室的圖畫中,少年的神清與姿態都相當的魅惑,身上衣物也很少。這或許就是他們之間的情趣了吧,即使不能再親密愛撫,他依然在畫面上記錄下愛人令人神魂顛倒的一面,如同畫中之人也不吝情展現,渴望作畫者依舊愛戀著他,那些時刻是只屬於彼此的。卡歐並不覺得自己想太多,因為他是很直接的人,也只能接收最直接單純的情緒。而這整間屋子展現出來的情緒是如此強烈,他幾乎毫不懷疑得的認定。但說來有趣,直到此時他才突然覺得,赫馬斯或許並沒有如他想像中哪麼難以親近,因為他們其實是有很多共同點的,雖然赫馬斯一定不願意承認。

 

正當卡歐專注於房內的繪畫與擺設時,梳妝台的鏡子突然開始發出有頻率的閃光,哪種反應讓他聯想起一種東西,果不其然,在閃爍一陣子之後,鏡中倒影消失了,出現的是在另一個世界的人。

「卡歐!卡歐!真的是你嗎?是得話快回答我!」

拉赫西斯出現在鏡子的裡面,用他一貫誇張的肢體動作與表情跟他打招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