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X. sogno

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X. sogno

『夢是連結世界的鎖匙。』

『當夢醒之時,夢中的世界也就消失了。那麼如果在睡夢中死亡,那世界可以持續到永遠嗎?』

*****

「沒事了…放心吧。」

毆帝斯躺回床上,亞娜莉溫柔的幫他蓋上柔軟的毛毯,雖然他並不怕冷,但這樣的舉動卻讓他感到安心。

「我放了一個守護者在這裡,再也不會有惡夢來侵擾你了。」

黑暗之母將一尊穿著黑色洋裝的陶瓷娃娃放在床頭的矮桌上,她的衣服是用高級的緞布制作,黑色的頭髮微捲,戴著綴滿蕾絲的帽子。陶瓷娃娃的臉蛋細緻光滑,玻璃眼珠是溫潤的茶色,妝容十分精緻,神情與亞娜莉似乎有些神似。

「睡吧,乖孩子。」

亞娜莉吻了他的額頭,歐帝斯覺得眼皮很重,很快的就沉沉的睡去了。

「放心,不會有事的。」

裘努斯跟在母親身後離開房間,似乎還是有些擔心的樣子,但他不是懷疑母親的承諾,而是在思考其他事情。

「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拉赫西斯會把卡歐帶回來,你就照顧一下他們兩個吧,畢竟直接跟那些東西打交道對身心靈負擔太大了…」

「那倒底是甚麼?」

「那些東西不屬於這個世界,我是說不屬於我們所存在的『次元』,你懂我的意思嗎?但是他們的確存在,透過空間的重疊來到這裡…」

「我大慨可以想像…」雖然只有一點點。

平行宇宙的概念,對他們來說還相當新穎。他們一直都知道一個宇宙是由許多世界組成的,每個世界都有著自己的法則,但彼此和諧共存著,在它們之上還有一個共通的法則,維持著宇宙的平衡。只有極少數得人能夠穿越不同世界,像是亞娜莉。然而實際上在他們的宇宙之外還有其他宇宙,就是亞娜莉說的另一次元,那裏只有扭曲與混亂,他們的爪牙一直都在地球上,並且將破滅帶到這個宇宙。

在長廊的另一端,拉赫西斯出現了。

「辦好了,他睡飽就會醒來了。」

亞娜莉輕輕推開男孩剛剛走出來的門瞄了一眼,在昏暗的房間中可以看到卡歐躺在床上沉睡著。卡歐平常是淺眠的人,而且睡眠時間非常短。但那趟旅程消耗了他太多精力,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睡眠。

「好極了…他就交給你了。我們要去辦正事了。」亞娜莉對裘努斯說,

「我們幫不上忙嗎?」裘努斯露出有些失望的表情。

「很遺憾,在這件事上,是的…等我們回來吧。」

 

**********

 

卡歐緩緩張開眼睛,想要起身之時頭部感受到一股敲擊般的劇痛,身體也完全不協調無法控制,全身的筋骨都像被齒輪輾過一遍一般痠痛,

「別動這麼快」

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裘努斯湊上來,雙手固定住他的頭,左右轉動著檢查,接著用手撐開他的眼睛仔細觀察。

「你幹什麼啦…」

一開口卡歐才發現自己的喉嚨相當乾渴,幾乎發不出聲音。

「檢查一下顏面神經有沒有失調…」

卡歐不確定他是不是認真的,但裘努斯還是幫他坐起來,拿了一杯水給他。

「先不要站起來…我還要檢查一下身體…」看到卡歐打算下床,裘努斯再次制止了他。

「這種事一次就夠了可以不要嗎…」想起在銷魂之城的事,他用有些嫌惡的語氣說,換來裘努斯異樣的疑問眼神。

「只是簡單的反應測試跟檢查而已。」

醫者從放在一旁的診療袋中拿出聽診器一根小槌子,絲毫沒有讓步的打算。

「我說了我沒事啦…」

卡歐雖然嘴上抱怨,但當裘努斯抓起他的手折來折去檢查時他並沒有反抗,一方面也是因為他知道反抗也沒用。

「對於頭骨之前跟身體分家的人我實在沒辦法放心…」

裘努斯用小鎚子敲他的膝蓋,小腿就自動抬了起來,完全不需要控制。

「我不確定我是不是想知道那種事…」對於自己到底是怎麼達成這趟地獄之旅又是怎麼回來的,卡歐其實並不是很想知道細節,他只將一切交給拉赫西斯,雖然他依稀可以猜到他似乎用了很驚悚的方式,但他也完全不意外。

「我相信你是完全活過來了,但是關於身體健康還是交給專業的吧。」

裘努斯沒給什麼指示,只是逕自幫他把脈,然後用聽診器聽心跳,卡歐聽說他特地去大學學習現代醫學,他熟練的模樣的確是有幾分架勢。

「目前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你餓了吧,正好一起吃早飯吧…別動這麼快!」

在他說話的時候卡歐想自己想下床,但腳一碰到地就完全不聽使喚害他差點跌倒。關於這種現象他雖有耳聞,但親身經驗卻是第一次。

「不要逞強…你才剛還魂身體還不協調。」

裘努斯想過去幫他,卻被卡歐制止了。

「小動物出生第一天就可以走…不用這麼麻煩」

「可是你也才醒來幾分鐘而已。」

「對了…亞娜莉呢。」不理會裘努斯的雞蛋裡挑骨頭,卡歐已經準備要繼續工作了。

「她跟拉赫西斯去辦正事了,要我們在這等。」

「你說什麼?」白狼一激動,又覺得頭抽痛了,站不穩的搖晃了一下,但裘努斯沒有出手幫他。

「就是說我們幫不上忙。」

「也包括我嗎?」卡歐不死心的重複問了一遍,雖然他明白結果是不會變的。裘努斯露出有些複雜的表情,因為那正是幾個小時前他的反應。

「你知道如果我母親不想講她要去作什麼也不打算讓我們知道的話代表什麼嗎?」

裘努斯突然話峰一轉,卡歐卻理解他的意思。

「代表我們不會喜歡的…」

*******

早餐並不是在黑堡的正式餐廳中,而是臨近他們休息房間的一間小餐廳,可以很舒適的一個人或小團體用餐。餐具已經擺放妥當。餐桌上放著一籃剛烤好的麵包,盤子中放著各式起司、香腸、醃燻鮭魚、早餐肉片等等,另一個盤子則是放著各式蔬果,還有一個盤子放著生菜,水煮蛋、歐姆蛋與煎蛋也是一應俱全,可說是相當豪華的早餐,但卡歐也不禁想這到底是幾人份的餐點。

歐帝斯已經坐在餐桌上了,拿著湯匙反覆勺著一碗麥片粥,臉色似乎不怎麼好。

「吃點肉吧…你需要補充體力。」裘努斯將一片煙燻鮭魚放在麵包切片上遞給歐帝斯,他看起來毫無食慾,但也沒有拒絕,只是一語不發的接過去。

卡歐自己找位置坐下,聞到真正食物的香味讓他開始感到飢餓,他的身體已經很久沒有進食了。

「你也是,多吃點吧,你的胃已經完全扁了吧。」

供餐的木偶推著飲料車來為他服務,在他的茶杯中倒入某種咖啡色的液體。但那不是咖啡也不是紅茶,而是一種有著焦糖甜味的液體,但喝起來並不像聞起來那麼甜。

「這是什麼?」

「Rooibos…溫和又健康,不然就喝牛奶吧,我不建議你們喝含有咖啡因的飲品,會刺激神經…」裘努斯回答,所有提供的食物都由他計劃。

「你真的是非常堅持耶…」卡歐有些放棄的說,動手拿了麵包與肉片組合。這裡本來就是裘努斯的家,照著他的規矩走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

裘努斯也在歐帝斯旁邊坐下進食,三人安靜的吃了一會兒,直到卡歐終於忍不住再度開口。

「真不敢相信我們就這麼假裝沒事的在這吃早餐。在我作了那一切之後……」

白狼放下餐具,這麼平靜的步調他無法忍受。

「這還用你說嗎?我們也曾經是命運之子…但是現在只能等待…如果還有人需要我們,如果還能夠作些什麼……」

原本一直沉默的歐帝斯放下湯匙,那碗麥片粥看起來完全沒有減少。歸於平靜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但他們之所以不願意坐視不管,就是因為過去他們曾經與世界的命運緊緊連繫,站在破滅的邊緣,這個世界之所以還能存在或許也必須歸功於歐帝斯,然而卻無人知曉。

「我還沒有打算退休…」或許也永遠不會,因此白狼更無法接受目前的狀態。

「但有些事不是我們能夠自己選擇的,這你應該最清楚吧。」

裘努斯適時的介入,停止了這段對話。

******************

亞娜莉跟拉赫西斯來到黑堡的地下的密道,這裡會直接通往虛無的世界。

沒有連接到任何地方,也無法被到達,在現實的終點、虛無的盡頭,等待他們的是一扇沒有把手的門,雖然沒有多重封印,但緊閉的程度卻讓人懷疑他是否真得是一扇門。

「這裡就是我一直在找尋的地方嗎?」

「是也不是,只是你想要的答案不在這裡,但『他』在這裡…」

「為什麼?」

「即使已經被取代,命運之神的肉體依然不能輕易消滅。我也…一直沒有決定該怎麼作…替換單一的命運之神是前所未有的,我想要避免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

亞娜莉的語氣難得有些不確定,這是她很少展露得,

「也許有一天還會派上用場?」

拉赫西斯問,連他自己都沒發現,他的語氣預乎有些危險。

「現在我們知道,沒有不可能的事…但是先辦我們的正事吧。」

黑暗女神嘆了口氣,接著她從袖子中抽出一條墜鍊,銀鍊上繫著的晶錐一半是燧石一半是黑耀石,卻看不出接合的痕跡。她將鍊墜交給拉赫西斯,

「這是你的…它會變成任何你想要的武器形狀」

拉赫西斯慎重的接下來,將鍊墜捧在手心,

「我不會使用武器。」

「你也不需要戰鬥」

命運之主抬起右手,她的手上也掛著一條相似的鍊墜,但晶錐是黑色的,受到力量的指引,晶錐轉化成一把黑色的劍,從劍聲到握柄都是漆黑的。

原本緊閉的門發出光芒但依舊緊閉,但周遭的空間卻變了,像是翻轉了一般,現在他們在房間裡面,而那扇門他們身後。

墓穴一般的房間裡只有一具黑色的石棺,被重重鎖鍊纏繞,充滿肅殺的氣氛。

靠近一點看,棺上其實刻著許多花紋,但在幽暗的室內很難看清。

亞娜莉一揮手,那些鎖鍊就脆裂了,石棺的上蓋往後滑動,發出隆隆的磨擦聲。在慢揭露出來的石棺內部,躺著歐路菲。

那是拉赫西斯第一次見到他本人,就像看著鏡子卻認不出自己一樣不可思議。一直以來他只活在他得記憶中,拉赫西斯不認識他,卻擁有他大部分的主觀記憶。歐路菲就跟他記憶中看到的一模一樣,那是不屬於世界、超越自然的美貌。

他穿著黑色的高領長袍,雙手交疊在胸前,他的臉蒼白卻非完全無血色,就像只是沉睡一般,神情放鬆的閉著雙眼。但他們都知道他不可能再甦醒了,那只是一具空殼而已。

拉赫西斯出神的看著,想要走近他身邊。只是當他靠近之時,石棺開始搖動了起來,一團黑色膠油狀物質從石棺流洩出來,像是擁有生命,卻無法匯聚成型體,然後那團物質開始像向四面八方擴散。亞娜莉跟拉赫西斯站在一起,在他們周圍出現一道防護罩抵禦未知的攻擊。周邊瞬間一片黑暗,那團黑色的物質占據了整個空間,也包覆在防護罩之外。亞娜莉用劍切開遮蔽之物,房內傳來一陣尖銳的低頻尖叫,那層關住他們的薄膜也瞬間瓦解了。

現在他們終於可以看清那團東西的真面目,他的表面像是帶有黏膜的肉塊,有著奇異的光澤,某些地方看起來像是觸手,帶著碇藍色的尖刺,與實說像生物,不如說更像一個攤開的器官,沿著房間的牆壁增生擴散。石棺已經完全碎裂,歐路菲不朽的軀體被他緊緊纏繞著往牆上移動。

「沒想到已經入侵到這裡了…他應該出不去吧?」即使知道這裡是完全隔離於世界之外的空間,拉赫西斯還是有些擔心,

「有破口才能趁虛而入…」亞娜莉答非所問的說,但她並不擔心那個東西會跑出去。

「但他的目標一直都在這裡…該是奪回主權的時候了。」

 

***********

淨化之塔從空中墜落,銷魂之城也化為瓦礫,一切都崩毀了。天空破了一個洞,螢綠的星光將世界渲染成螢光綠色,很快的一切失去了形狀,融合成一片黑色的焦油。

在一切之上,只有一個人還站著。

歐路菲看著那片融為一體的虛無,赫馬斯躺在他的腳邊,穿著他死時穿著的袍子,樸素而莊重。

「對不起…我希望你不曾在這個噩夢中醒來,但是現在…至少 …你不用再醒來了…」

『因為這次你會真正永遠的沉睡』

他在他身邊跪下,吻了他蒼白的嘴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