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o cerchio ~CAPITOLO~VII. Vaso di Pandora

VII. Vaso di Pandora

黑堡的圖書館今晚燈火通明,不斷有大力的走步聲還有快速的翻書聲,偶爾還有人從旋轉樓梯上扶手滑下來的聲音,完全不像是圖書館該有的景象。

各種書本堆上在書桌與地上,有些攤開著,有些則是疊的跟桌子一樣高。 裘努斯埋首在書堆之間,快速的掃過每一個打開的書頁,決定是否要繼續閱讀,然後將派不到用場的書堆在一邊讓圖書館管理員木偶人將它們歸回原位。

拉赫西斯則是在圖書館中穿梭,爬上書架與爬梯拿取他要得書,他不用看書背的名字就可以準確知道那些書在哪個位置,並翻到正確的頁數讓裘努斯閱讀。他靈巧的搬著一疊書滑下樓梯,用不可思議的完美平衡著地,將那疊書用放上書桌一個個攤開。管理員木偶完全跟不上他們閱讀與取用的速度,地上的書堆也越積越多。

「這根本是白費力氣…」

裘努斯蓋上一本書,有些煩悶的說,看得越多,他越無法從中找出與他的問題有關的連結。拉赫西斯停下動作,拉了一張椅子坐到他旁邊。

「你不是說想要更加了解各種文化的地獄嗎?大開眼界了吧?」

「是啊…我簡直不知道我當初在想什麼…」他對人類的五花八門又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感到驚訝,卻也感到更加的迷失。

「別這樣嘛,還是有點收穫的吧?」拉赫西斯把上身靠過去看書名:日本的地獄。

「比起各種地獄與酷刑,我更驚訝的或許是神也是會下地獄的吧…」

裘努斯必須得承認,即使他知道死後還有一個世界、靈魂會輪迴,卻沒有真正相信過地獄的存在,更沒想過有一天必須面對。

「沒錯,在許多民族的神話中,就連天神也會下地獄,在陰間他們會失去力量,沒有任何生命能夠逃離死亡…」

如果有什麼能跟命運相提並論,那就是死亡了。任何人都能創造死亡,卻無人能逃脫他。有些人認為死亡歸命運所管,其實並不是那樣的。死亡是一種狀態與過程,讓靈魂從世界上脫離,進入那完全抽象的世界。

「但奧菲斯曾活著下過地獄….」裘努斯突然像是想起了甚麼,他怎麼會忘了歐路菲的名字是哪裡來得呢?

「還有海克利斯、奧汀…..是啊,還是會有例外的…但那時他們也還沒有真正死亡。死後的世界以具象的方式顯現,那就是陰間與地獄,也是因此活人才能看見。」

拉赫西斯如數家珍一般,凡是這個世界的故事他都知曉,因為他就是記憶的守護者。

「那卡歐的機會真正會有多少呢?」

裘努斯指示木偶將全部得書歸位,他決定就到此為止了。拉赫西斯沒有回答,他也知道機會不高,他們一開始早就都知道了,但或許其實是近乎於零?就連記憶守護者與命運之神也不知曉的事,他無法想像。

「你讓他去送死嗎?」裘努斯問,沒有甚麼特別的感情起伏,其實就算真得如此,他好像也毫不意外。

「他知道的,可是還是義無反顧。他是切斷命運之線的命運神,也只有他可以斬斷那些錯誤連結的絲線。」

拉赫西斯說,他並沒有對卡歐隱瞞危險性,也不真正感到後悔或抱歉。裘努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或許他是累了,或許因為他跟卡歐並沒有很深的交情,而且他依然相信拉赫西斯…他信任他母親選擇的人,不論他現在做得事多麼讓人感到不安。

「算了…我要睡了…」他轉身準備走回房間,拉赫西斯似乎還不打算離開。

「裘努斯…」在他打開門時,男孩突然叫住他,

「嗯?」

「看好歐帝斯…」

拉赫西斯一臉凝重的說。

===========

卡歐與赫馬斯兩人繼續在黑暗中行走,兩人默不作聲,似乎還因為剛剛的震撼無法言語。

「你有什麼想法…」

赫馬斯率先開口,他感覺若再不開口會被那沉默壓到窒息。

「這絕對是我看過最糟糕得景象了…」

卡歐說,他在銷魂之城看過許多活人無法想像得事情,但沒有一個是像這樣的。或許就是因此這群人在被關在無人能到達的地下吧。

「我竟然突然覺得你好像也還不差嘛…」

這算釋出善意嗎? 但竟然是把自己跟那些人相比,卡歐有些哭笑不得。

「淨化之塔是給真心悔悟的人贖罪的機會,只要他們能夠堅持不再犯。而銷魂之城則是那些不認為自己有錯與放縱情欲的人,必須重複罪行直到一切終結….」這是他對兩個地方的基本認知,

「正好很適合你。」赫馬斯又回到爭鋒相對的狀態,卡歐竟然覺得有些習慣了,

「我不否認。我也無法想像在淨化之塔的生活,我可能早就受不了跳下去了吧。」

卡歐直白的說,他覺得這才是最有可能發生的事。在過量縱欲與完全禁欲之間,他或許還是會選擇前者。

「你就是不喜歡孤獨一人對吧。」赫馬斯皺起眉頭,倒也不是在指謫他,只是那終究不是傷害別人的理由。

「換作是你作到的嗎,永遠孤獨一人?若是時間沒有終結的一天,幾百年幾千年之後,你真的不會想跳下去嗎?」

卡歐反問,明明是身邊總是有人陪伴的人,為什麼能說的這麼淡然?他根本一點都不明白命運之神永恆孤獨的宿命。赫馬斯說的沒有錯,他的確不喜歡孤獨一人,有時候不管誰都好,他想要有人待在身邊。但歐路菲跟赫馬斯卻是相反的人,他們能忍受寂寞與痛苦,但歐路菲最終還是失敗了,那麼赫馬斯呢?

這下換赫馬斯陷入沉默了。他無法馬上回答,過了半晌才有些遲疑的開口,

「那麼…你認為歐路菲怎麼會到銷魂之城呢?…」

赫馬斯沒有正面回答問題,他依然在意著他為什麼會突然離開,內心卻又有著不願正視的想法。他是自願跳下去的嗎?他不想再待在自己身邊了嗎?還是他依舊渴望著?

「我不認為他會自己離開你…但是…」卡歐吞了吞口水,考慮著要不要誠實回答,

「我也不認為他真的適合哪裡…」

最初他認識的歐路菲也是像苦行僧一樣禁慾的人,苛待精神與肉體。但白狼改變了他,讓他體驗到肉體的慾望,沉迷於別人的懷抱。他無法再回到以前的生活,而跟赫馬斯在一起更不可能。

「若不是他誘惑了你,你也不會墮入地獄不是嗎…」

真諷刺阿,他想。他調教了歐路菲成為那樣讓人挑起欲望的魅惑存在,歐路菲卻渴望著眼前這個人,將一切身心都獻給他。即使知道這會將對方的家庭與信念摧毀,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他的愛欲卻駕凌了良知,讓他投身不義之火。然後現在他們三個人都在這個地獄中,短暫相逢,卻無法緊緊抓住。而他也被迫與赫馬斯─如果他們勉強還算是情敵的話─一同行動。

「這不是他的責任,因為我也接受了他…,背叛我所許下的承諾。」

赫馬斯從未怪罪過他,他深愛著歐路菲,雖然一開始並沒有那樣的慾望。但他無法不回應的他那強烈的渴望,他那即使只有一夜也好的義無反顧動搖了他。然而在第一次纏綿之後,他就無法再放開他。然後他一次又一次的打破諾言,一次又一次玷汙他婚姻的床,無可自拔的陷入泥沼之中。但他甘願一同與他墮入地獄,毫不後悔。

「所以說,你不認為…其實你也應該屬於這裡嗎?」

卡歐說,赫馬斯有些驚訝的轉過頭,想要反駁但又無話可說。

突然之間,火光熄滅了。

 

********************

歐帝斯走在一片黑暗之中,每一步都伴隨著濺水聲。他低頭看,他走在水面之上,而水面之下是一片星海,隨著他的腳步流溢星光。他抬頭看,卻只看到一片黑暗雲霧,他彷彿行走在另一次元,這是超越他們所知的現象世界的空間。

他持續行走著,來到一座雕像之前。他沒有明確的型狀,像是一團被揉捏過的黏土。歐帝斯卻能感知道他是一個邪神的雕像。

他的手不自覺的伸出,雕像伸出兩隻黑色的手,纏繞住他右手的黑色瘀青。

那一瞬間,他真正看見了地獄。

死去的靈魂卻無法安息,虛假的肉體彼此交纏無法分離,直至互相榨取殆盡。最終那些屍體高高堆成堆,被推入那深淵的大洞中。然而仔細看,那其實是一張嘴巴,長在黑色的星球之上,被吞噬的肉塊成為黑色泥漿排出,澆灌在枯骨之上再度凝聚成肉體,然後重複那那止盡的愛欲糾纏。

他被拉向那個地獄,而且無法掙脫。

『不要…』他想要抵抗,卻發現手已經變為漆黑,他已被那座雕像吞噬。型體也消失了。他在夢中墮落,消融在無聲之海中。他想要大聲呼救,但聲音與意志也都消失了,他離自己越來越遠,沉淪在那片黑暗之中。

但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那是一道畫破時空的白色閃電,伴隨著惡魔一般的型體,此時卻讓他感到一種安心得的熟悉感。那股力量也將他已經消融的靈魂再度聚合,甚至連身體的的型態也回復了。像是抓到急流中唯一的支柱,他也緊緊的回抓著他,讓自己再度成型。

歐帝斯張開眼睛,他回到現實中了。

他全身幾乎被汗濕透,像是流失了全身的水分,連床單也侵濕了。裘努斯緊緊抓著他的手,看到他醒過來,他才像是終於鬆一口氣般的將他拉入懷中。

「沒事了….」裘努斯輕聲說著,一邊安撫般的摸著懷中人的背。

「嗯…」

終於感受到現在是安全的現實,歐帝斯好不容易才擠出一點讓人安心的聲音,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剛剛多麼的害怕,在那樣的力量之前,他們是多麼的無力。

但現在他只想暫時躲在在溫暖安全的懷抱中。

只是那時間沒有太久,很快的他們都注意到有人來到他們的堡壘了。

最先注意到得當然是裘努斯,身為提供黑堡運作的魔力核心,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整個黑堡都活了起來,木偶們騷動著集中到門口迎接他們的創造者。

拉赫西斯也早已跑到大門口恭候著,等待那扇門緩緩的開啟。

「我等你好久了…亞娜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