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 peccata mortalia ~ invidia

嫉妒      invidia

德文裡有兩個字都可以表示嫉妒,一個是Eifersucht,一個是Neid

Eifersucht是害怕別人拿走自己擁有的東西。

Neid(invidia)是想要別人擁有的東西。

 

梳妝鏡之前,沙特在侍女的幫助下穿上華麗但又繁複的禮服,準備進行妝髮的整理。貼身侍女瑟琳娜負責梳理她的頭髮,暱稱為賽菲的女孩非常細心的將公主殿下剛梳洗過的頭髮分成好幾部分,抹上保養的玫瑰精油,再用壇木梳子一一梳順,賽菲的手非常的靈巧,沙特對她一直都相當滿意。很少人能夠接下幫沙特梳頭髮這個任務,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人做得到,瑟琳娜跟歐路菲。小時後每當侍女幫她梳頭髮她總是會哇哇大叫,她覺得她們都非常粗魯,遇到打結就只會死命的拉扯。但她的表姊妹們卻從來沒有抱怨過這種事,還很疑惑她為什麼在樹上爬上爬下、在灌木叢中奔跑刮傷撞傷都不在意卻不能忍受梳頭髮時的一點點不舒服。

只有歐路菲幫她梳頭髮的時候不會弄痛她,他真的非常的細心,確保沒有一根頭髮打結。一直以來只有歐路菲能夠幫她梳頭髮,不只如此他也會幫她編出各種繁複又漂亮的髮型,他總是知道如何作出與衣服最搭配的造型。然而後來歐路菲說她已經長大了,他不應該再幫她梳頭髮了,她不懂為什麼。後來他們好不容易才找到瑟琳娜,沙特也很喜歡她,她真的非常能幹又貼心,沙特的侍女團都是她與歐路菲特別挑選出年輕又善良的好女孩,但瑟琳娜是唯一最讓他們信賴的,所以她也是沙特的侍女長。

但即使是如此,沙特有時候還是會懷念小的時候,歐路菲總是一直待在她的身邊。特別是在她父親不在的那段時間,他形影不離的陪在她身邊,那時他只屬於她一個人。

「公主殿下,你想要甚麼樣的髮型呢?要全部梳上去,還是一部分放下來?」瑟琳娜已經將她的頭髮梳好,拿出搭配的飾品。

「嗯…我沒有甚麼想法耶…」沙特心不在焉的回答。她早就注意到沙特今天似乎有些心事,而她也很清楚這時該怎麼應對。

「哪麼,要等歐路菲大人來決定嗎?」

「嗯,好啊。」

「那我先去泡杯茶,請您稍坐一下。」侍女離開房間,留下沙特坐在鏡前思考。

過了不久,歐路菲終於來了,一過來他就拿起梳子,剛剛瑟琳娜都跟他說了。他挑起沙特的披在肩上的髮絲,打算編成辮子,

「早上你都去哪裡了?」沙特問,以前他總是很早就過來看她的狀況。但其實她應該是知道答案的,

「我先去您父親那裡,畢竟陛下才剛回到這裡。」

「嗯,爸爸一定有很多不習慣的地方吧,一切已經改變這麼多了…」

沙特很克制的不讓自己突然酸楚的情緒流洩出來,那樣就真的太孩子氣了。沙特當然愛她的父親,沒有人會不喜歡赫馬斯,沙雷德家的臣子們都極度的愛戴他,就連歐路菲也是。其實赫馬斯才是他最初效忠的對象,她只是接收他父親所擁有的權利,但現在既然赫馬斯回來了,歐路菲究竟該效忠誰呢? 當然她也知道,歐路菲會來到沙雷德家是為了迎接自己的出生,他是她的命運引導者,所以就算真要選擇,最終他也會選擇她的。但歐路菲對她的忠誠是被命運強制的,對赫馬斯卻是自願的。在她之前,他們已經共有過太多時光與回憶,是她無法觸及的。歐路菲總是會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但他在赫馬斯身邊總是很開心的樣子,而且是真心毫無虛假的,就連沙特都很少見到他這麼安心放鬆的神情。在那些時候她會覺得自己不認識那樣的歐路菲,明明應該是自己最熟悉的人,那時她才發覺她所認識擁有的只是一部分而已。這樣的心情有時讓她感到難受,既使回過神來時她自己也會有些罪惡感,但竟然有她無法擁有的東西這件事就像是她心中的一條裂縫,黑暗與負面的想法總是一點一滴的從中流出。為什麼不能只屬於她一個人?為什麼要搶走她唯一想要得的一切?她從未對任何人說過這句真正心底的話,即使在無數時刻她總是這麼想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