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快10年之寫作生涯回顧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再生緣~ 201212
開頭:
聖誕節前夕,東京街頭飄著雪。各處裝飾著聖誕燈飾,與不夜的城市一同光芒四射,讓首次來到亞洲的裘努斯感到一種微妙的熟悉感,就算是獨自一人,濃厚的節慶氣氛似乎也能寥解鄉愁。
結尾&最喜歡的部份
掛上電話, 裘努斯的心情似乎平靜了一點,然而當他再度抬起頭,那個女孩卻朝著他走過來。穿著紅色的大衣戴著白色圍巾跟毛帽,是個正直青春年華的少女,就算飄著雪也穿著短裙與長襪。她也正放下掛著毛球裝飾的手機,沒有注意到前方高大的外國男子正看著她。但裘努斯那時就明白了,那或許是他獨有的天賦,或許只是他的錯覺,但那種強烈確信的感覺是如此真實。他應該不會認錯的,怎麼可能會認錯呢? 就像是看到本人一樣,雖然外表一點也不像,但感覺是如此熟悉。就算無法證實,他還是想要相信自己的直覺。
『祝你幸福』
在她經過他身旁時,他用旁人聽不見的聲音輕聲說著。然後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
20129
 網中之蝶-靈與肉/罪惡
開頭
「嗚嗚嗚….
「放心,醫生不是也說不用擔心的嗎?
「可是可是
「不要哭了….沒事的….
用還能正常活動的右手拍了拍哭個不停的沙特的頭,明明受傷的是他自己,她卻哭的比誰都還傷心,就像是代替不會哭得自己一樣。
結尾
『等等…..我在想甚麼?
那些曾被壓抑到心靈最深處的想法突然湧現出來,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然後又是深深的自我厭惡,難道還要再加深罪惡嗎? 歐路菲閉著眼睛,傷口已經不再疼痛了,但他卻無法入眠。
最喜歡的段落
「你終於還手了呢
「咦?
「你明明有很多理由可以打我,可是卻從沒有出手過。對你來說別人的名譽比自己的還要重要嗎?
「你很想被打嗎?
搞不懂他究竟想要做甚麼,歐路菲有點疑惑,但憤怒依舊沒有消退。
「倒也不是,或許你還是覺得只要不出手我就虧欠你吧。你到底是要做給誰看? 好吧,這也已經不是秘密了,泰兒和那位小少爺都知道了,但這終究是我們兩個之間的事吧?
卡歐冷靜的說著,似乎這一切答辯都是早就預謀好的一樣。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26
 網中之蝶 4 18
開頭
歐路菲在空蕩的司政所內,黑木的家具與書櫃還有椅子上的都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塵埃,訴說著已經許久沒有人在這裡的事情。但是他怎麼會到這裡來呢? 原本他是要循著密道出格拉姆宮得。在格拉姆宮中有著無數密道,許多住在這裡的人都不曾知曉,有侍者專用的通道、通到外面的避難通道、情人幽會用的密道、也有密探監視用的密道,只有被認可的人會被指引部份密道得出入口,歐路菲知道的也只有幾條而已。
結尾
歐路菲緊緊閉著眼,不願在看到更多,彷彿閉上眼一切就會不存在,世界的影像已經消失,感官卻還存在,只是他已經無法再承受,也無法再記得了。
最喜歡的部分
他已經乾涸的雙唇微張、眼神空洞,對於卡歐的深吻也毫無反應,腿間佈滿從上流下的黏稠液體,有一瞬間他以為那些是他的血,連同破碎的臟器一同從體內流失,美麗的軀殼之下也只是血與肉,包藏禍心的欲望與妄想。他沒有說完的是,這個實體世界的法則是:生者恆生,然而死了依然會變成腐肉,最後化為塵土。而現在,他活著的時候內在就已經開始腐壞了。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112
Samsara
開頭
人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有記憶的? 有人說是還在母腹中就有,有人說真正的記憶要三歲才開始。但對於路卡斯來說,這個問題又更複雜了一點,因為他不只有自己的記憶。
結尾
「我還會再來嗎?
只依稀記得自己似乎不是在現實世界中,他無意識的問著。
「不會,但或許也算是會吧,你的記憶會在這裡永遠留存的,就算是失落的記憶。」
路卡斯聽不太懂他在說甚麼,只是跟著守護者一起往外走,走道只有一片黑暗。沒有光,沒有影子,
他走著走著,直到身邊的孩童外貌的命運之神不知不覺的消失在黑暗中。
他醒了。
最喜歡的部分
「所以說….你們也是神嗎?
「不然你認為甚麼呢?
「大慨是….像是柏拉圖的理形或是一種介於生命與精神之間得一種超智慧的存在。因為人類無法測度所以以與人相仿得外形投射出來。」
「完全聽不懂你在講什麼相信所到看與最直接得答案有這麼難嗎?
男孩歪著頭看著它,路卡斯覺得有點被輕視得感覺,他不干示弱得回應,
「那麼,你是像你得外表一樣得小孩嗎?
「好問題我還沒想過呢
男孩把頭轉正,
「你雖然是天才兒童,但本質還是小孩子。不過你總有一天會變成大人。但是我不管過了幾百年都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我一直都是小孩,但也一直都不是。」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籠之島 大約2010年末
LOGS~ 道與理
開頭
萬物皆有道
道是萬事之理
道理不在,規範亦不存
現在為過去
過去為未來
時空迷亂
命運倒錯
一切都封印在錯亂時空的命運之籠
結尾
「誕生於扭曲時空的人們,收容扭曲的牢籠,現在都匯聚到這個島上了。既封閉又開放,既無信又虔誠。任何具有神格的神在此都會得到祝福,雖然不足以增長力量,但也已足夠生存,然而最後誰能達成願望呢?
最喜歡的部分
開頭跟結尾()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2007 7
億年雪 第九張 時空膠囊
  室內又是截然不同著景觀,大約只有7的單人套房,與積塵已久的外面不同,房內一塵不染。正對門的是窗戶,窗前是書桌,中間隔著衣櫃,右手邊是空蕩的浴室,地上鋪著駱色的地毯,床被放在視線看不到的死角。進入房內,想打開燈卻發現已經斷電了,她只好先打開窗簾讓光透進來,靠窗的書桌上只放著簡單的文具,書櫃上放滿了書,滿滿的都是樂譜,有精典的練習曲,寫滿筆記的交響樂提琴譜和他自己抄寫或創作的手寫譜,草寫字跡優雅滑順,一如他本人。打開木質衣櫃,一種屬於他的氣味依舊繚繞在衣服上,混著他總是放在衣櫃內的洋甘菊香包的芬芳,成為一種讓人感到沉穩安詳又親切的香氣,讓她不自覺想要深深的吸一口氣,想要補捉那活生生的氣息。
2004
她又來到另一個世界。
白光隨波在深藍中,均衡的深藍,所羅娜覺得她在飛,飛向水底的夜空,有星星在閃爍,然而當她接近時,曾經有過的對這片美的讚嘆已經隨著眼前的影象消逝,
一個男人的臉出現在她面前,緊閉著眼卻沒有痛苦的表情,全身被海藻纏繞著,彷彿那是他長生不老的秘訣,這裡還有許許多多這樣的人,在看到的一瞬間,所羅娜覺得有點反胃,畢竟無論他看起來有多英俊像他生前那樣,那畢竟是冰冷的死屍……..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20126
 網中之蝶 4 18
詩人緊抿著下唇重新撐起身體,因為早有心裡準備,他決心要忍住不讓自己再像上次那樣失態的慘叫,但是過程依然是一樣痛到無法忍受,他覺得自己像是被鈍器硬生生刺穿,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卻執意擠壓原本固有的空間想要進入,他能清楚感受到那堅硬的欲望強硬的挺進狹小通道,一吋吋往前移動的感覺,
「放鬆點這樣我進不去啊」
「我怎麼可能做的到.….
過度緊張讓他的身體越來越緊繃,但那緊緊得包覆卻又讓侵略者更加渴望前進。
以退為進,他就這樣一進一退的往前,沒有一絲多餘的空間,肉與肉就這樣緊緊密合著,而且還未到極點。
「呼…..你根本….就是野獸…..
2006年初
永恆的瞬間~心死
卡歐冰冷的手一把將歐路菲拉入懷中,他的身體一像都是那麼冰冷、沒有一點溫暖,就像蛇一樣,被他抱著感覺就像被一條蛇緊緊纏繞著,吸取著他殘存的體溫。卡歐輕咬著他的耳骨,舌尖玩弄著他的耳垂。然後將一只鑲著紫寶石的耳針穿進他的耳洞,
「別忘了帶走….」他輕聲呢喃著,然後吻著他的後頸,身體緊緊的貼著他,歐路菲任他肆意的動作,沒有任何抵抗,他已經陷入無止盡的思路迷宮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沒有()
微短篇算嗎
(這種愛你敢要嗎之愛你愛到嚇死你衍生微短篇)
沙特: 你看! 看完有甚麼感想!
歐路菲: 恩,很有道理呢! 除了我以外的人對妳說這種的話要趕快遠離他喔! 有必要的話就交給我處理吧。
沙特: 不對吧! 你完全搞錯方向了! 我就是在說你!
歐路菲: 恩,好吧,我要求不多,給我一朵花我就會很開心的。
沙特: 你根本就沒有在反省嘛!!!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2010 2
億年雪外篇~願者之夢
歐路菲伸手觸碰他的臉頰,沒有觸覺,甚至沒有溫度。或許是他不願意去想像赫馬斯死後會是甚麼樣子。他的臉依然跟記憶中一樣俊美,曾經如紅色天鵝絨般華麗的紅色長髮已經變得黯淡無光。當自己陷入永眠的時候,是不是也讓那個人那麼悲傷呢?已經不存在的心痛了起來。兩個他曾經宣誓效忠過的主人,一個已經離他而去,另一個正為了他而悲傷。
他撩起頭髮,俯下身,讓自己回想起那最甜美的回憶,輕吻了他緊閉的嘴唇。那不是冰冷的觸感,而是跟記憶中一樣的溫暖。
『永別了….我的王』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2006年初
永恆的瞬間~慾望舞會
兩人雙手舉起,擺起的開始的動作,隨著音樂踏著準確有力的步伐,一步、兩步、三步,接近、卻無身體接觸,當她轉離時,他抓住她的手將她轉回懷中,她的手是那麼的柔軟而溫暖,輕輕的握著他。此時她背對著他,她的頸部白晰細緻,散發的淡淡玫瑰香氣,想必是細心的侍女在她沐浴的水中加入了香精油吧。甜美的香味勾引著他的嗅覺,再一個轉身,她飄逸的裙擺掃到他的小腿,她的表情認真令人神往,她的手腕靈活的在空中舞著,就連他也不自覺的沉醉在這舞蹈中,隨著她舞動,這短暫的激情,一支舞是一次短暫的戀愛,高潮是他雙手扶著她的腰將她抱起,讓她撐著他的肩膀,這似乎不是正規的動作,但卻沒人在意,反而引起一片歡呼,他仰頭注視的她,她從上往下看,這是他們最親密的接觸了。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籠之島 ~ Doppelgänger ~世上的另一個你

http://letztblumevogel.blogspot.de/2012/06/2.html

「這裡很危險你不應該來這裡的….
她有些無奈的說,但金髮女子一反在外面的困窘,毫不退縮,
「除了這裡之外,其他地方我都沒辦法見到你們的
「你不應該作這種事的…..
「可是….你們需要我…..
「不需要!…..不要管我們了….
紅髮歌姬狠心的撇過頭,
「可是….!!
女子還想回話,但卻被制止,紅鳥溫柔的用帶著蕾絲手套的手指抵在她的唇上。
「對我們來說,只要你一直獨立平安得生活著就夠了。…..
女子一直搖著頭,
「我不要想要這種虛假的生活….
「我們的生活已經夠虛假呢,所以只要你過得好就是我們的安慰」
她溫柔的說著,握著金髮女子的手。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還好其實沒有很羞恥PLAY(?)大慨是因為我很多作品都是連載好幾年,有時一年出一篇都很正常()所以大慨近5年之內的感覺都差不多,其實還有退步的感覺()
不過這樣看下來反而能夠更清楚的看到自己哪裡退步那裏進步,作為未來改進的目標=W=
另外雖然原本想說不要用到高中的不過最後還是把「水下騎士」翻出來了,其實那題想了很久,因為除了時空膠囊那篇之外我幾乎真的沒有寫過那麼長的純場景描寫,最後翻出「水下騎士」是因為那一幕是經典(?)
其實更老更黑的作品我也還有不過還是算了(),最後還是決定先以以各種形式公開發表過的作品為主。
除了「水下騎士」之外大家比較陌生的大慨還有「永恆的瞬間」。這個就真的知者知知,這真的是黑歷史。不過其實重寫一下的話說不定還不錯()。比較特殊的是這兩篇都是先有紙本。另外水下騎士也是所有引文中唯一主角跟其他作品完全沒關係的…..順代也證明一下我還是會寫原創獨立的故事…..雖然最近幾乎沒有寫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