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假的愛 ~ THIS LOVE IS A FAKE

BL 18禁

卡歐 X  歐路菲

虛假的愛~THIS LOVE IS A FAKE~

音樂結束,大螢幕上最後一段畫面也跑完,電影院的燈光打開,老舊空蕩的放映廳中只有兩名觀眾。

歐路菲將頭靠在卡歐的肩上,緊閉著眼睛,似乎在熟睡,但卡歐知道他已經醒來了。

「為什麼老是要來電影院打瞌睡啊?」

卡歐雖然嘴上抱怨,卻整場都維持同樣的動作讓他靠得舒服,也不曾試著喚醒他。

「補眠一下晚上才有精神….」

歐路菲瞇著眼睛,在他耳邊別帶深意的細語,帶著甜味的芬芳氣息輕拂過他的臉龐。卡歐有些訝異地看著他,歐路菲已經輕巧的站了起來,將丟在旁邊椅子上的大衣穿上,繫上腰帶顯露出他纖細的身段。圍上圍巾之後將被衣服壓住的頭髮撥出來,然後轉頭對他嫣然一笑。在昏黃的燈光下他是如此美麗動人,白狼一時之間看得出神。

「回去吧。」他伸出手讓他牽著。

步出戲院,氣溫直逼零下二十度,,兩人並肩走在夜晚的街道,呼出的每一口氣息都變成陣陣白煙。

雖然帶著手套,歐路菲還是將雙手緊緊收在口袋中,身體也因為冰冷而有些緊繃。卡歐靠到他身邊,拉起他的右手放入自己口袋中,用自己的手緊緊握住他。隔著手套也能感覺到歐路菲的手就像冰塊一樣冰冷,是否真能感受到他熾熱的體溫呢。

「這裡很開放呢,就算兩個男人在路上親熱也沒關係,在電影院還可以買情人座。我們住的地方也是,從來都不會有人過問。就這麼順理成章表現的好像情侶一樣然後也被這樣看待,感覺真奇妙…」

歐路菲將身體靠近卡歐,似乎也想從他身上吸取一些體溫。

「當我的情人不好嗎?」

「其實想想也沒有什麼不好。」

卡歐停下腳步,雙手抓住他的肩膀將他推向牆邊,兩人的唇瓣輕輕重疊,還想要再繼續深入,卻又在那之前止住,留下意猶未竟的餘韻。

「那就這樣一直下去不就好了嗎?」

歐路菲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微笑,但卡歐知道那代表甚麼意思。

「你我都知道沒有事物是沒有盡頭的,不管是真實也好,謊言也好。」

一切對他來只是一場戲,不管看起來再怎麼真實,他內心深處從來沒有真正相信過。

「但直到盡頭來臨之前,我都不會相信他存在。」

「你的話的確是如此呢。」

「那你又是如何?明明你才是永不放棄的人。」

「我嗎…只要知道有盡頭的一天…就會無時不刻的不安…」歐路菲輕輕將對方推開,

「其他的人不管是誰都有消逝的一天,不管多麼痛苦悲傷,最後都會變成追憶。但是你跟我,我們將永遠留存。」

他低下頭,不再看著對方,

「誰也不能保證我們永遠不會改變,或許有一天你不會再想要我,或許有一天我們不會想再見到彼此…」

所以不管那誘惑多麼甜美,他都不願意再前進一步。歐路菲轉頭想要繼續走,卡歐卻一把拉住他,將他緊緊摟入懷中,

「那又會怎麼樣呢。你不是也曾經討厭過我嗎?」

歐路菲嘆了一口氣,似乎知道他遲早都是要說面對的。

「因為我變了,你也變了。放下憎恨和厭惡能讓內心清澄,所以我才能再次信任你,甚至對你產生好感。但是就算不至於由愛生恨,失去愛情的心也會讓人痛徹心扉。而我們是永遠無法逃離彼此的存在,到哪時候將是永恆的地獄。」

 

「如果會失去的話,乾脆一開始就不要得到。該怎麼說,的確像是你會說的話呢。」

卡歐放開他,嘴角卻勾了起來。他並不覺得挫敗,反而有一種小小的勝利感。

「不曾開始的話就不會結束,就算那不是真的,卻覺得好像容易許多。」

歐路菲也笑了,他知道對方懂他的意思,

「但只有一件事不是虛假的…」

卡歐用手指勾起他的下巴,剩下的話已不需多言。慾望永遠都是真實的,不只對他自己,對歐路菲來說也是。那正是他們還走在一起的原因,跟愛情無關,也不是執著,而是比一切都還要真實的慾望。那股欲望從來都沒有消退過,反而隨著時間越加強烈。他想要得到歐路菲的一切,而歐路菲也眷戀著他的懷抱。詩人的身軀沒有一寸是不曾被他觸碰過的,但那完美表皮之下的東西依舊是一團迷霧,至今他仍然無法掌握。他不是那種得到手就會失去興趣的人,也不相信歐路菲是故意以此吊他胃口。他其實已經接受了自己的心情,卻害怕失去它,他已經失去過太東西,多到他不敢再去擁有。卡歐並不害怕心痛也不會受傷,但卻也無法肯定是否真會有那麼一天,所以他接受了歐路菲的說法。在他們還尋求彼此體溫時便去尋求,只要他還渴求著對方,他也會張開雙臂接受自己,不然他還想要甚麼呢。

 

“叮~”

直通公寓客廳的專用電梯門打開,兩人早已擁吻的難分難捨,靠著牆一路翻滾到沙發上,在令人窒息的長吻之後才分開,

「呼…呼…」

大口補充著空氣,高科技自動化的居家系統早就將燈光與暖氣打開,將室內調節成舒適的溫度。

歐路菲將大衣脫掉,一轉頭看見了結霜的窗戶。這棟位於頂樓的公寓有一片很大的落地窗,不管是星空還是城市都能盡收眼底,但現在只剩一片白霧,甚麼都看不到了。他似乎忘了當下的事,像是著魔一般的靠到窗邊,冰霜的溫度透過加厚的防彈玻璃傳達到指尖,但那樣的冰冷卻讓他感到懷念。彷彿連血液都能冰凍一般的冰冷,那是他曾經度過許多歲月的家鄉。

「老是忘記設定自動除霜也從來學不會,高科技也是靠不住呢。」

卡歐來到他的身後,雙手放上他的肩,然後慢慢滑下。

「不過我喜歡這樣….噢….」

白狼吻上他的後頸,品味他髮絲間的香氣,雙手解開他的皮帶與褲頭,不安分的在敏感地帶遊走,讓失去支撐的毛料西裝褲落下,接著順著他平坦的腹部撩起他的衣服下擺,歐路菲雙手環腰拉起毛衣將之脫去,但合身的高領毛衣領口卻卡住他的頭,拉扯間腳踩到脫下的皮帶讓他一時之間失去平衡,混亂中卡歐將他推向窗戶固定住,然後才幫他把糾纏的上衣拿掉,要不是因為歐路菲叮嚀過好幾次這是料子很珍貴的毛衣白狼恐怕會直接把他撕碎吧。

現在詩人赤裸的貼在冰冷的玻璃之上,背後是白狼熾熱的慾望。一冷一熱沒有互相抵消,反而彼此爭戰著,卡歐從背後啃咬著他的肩頸,手指畫過肩胛骨,背溝,直到腰際,然後放上他的大腿。白狼的手有些粗糙,每一個觸摸都讓人顫抖的充滿慾望。塗上潤滑油的手從大腿根部進入私密的領域,光是用手的愛撫就能讓他幾近暈厥,歐路菲的身體緊繃又僵硬,猶如上弦的弓,再施加一些壓力就會崩解。他想轉頭看看身後的人,卻只能用餘光看到他的揚起的嘴角。卡歐撫上他的臉頰,輕柔的吻上他的側臉。突然之間一切都不像是真實的,溫暖的豪華公寓、熾熱的觸碰都像是幻覺,他的世界應該要像是外面一樣冰冷才對,那他現在究竟在做些甚麼。

「嗚嗯!」在恍惚之間,卡歐已經進入了他,一瞬之間一切又回到現實。

「不要再恍神了…我還是會生氣的喔…」卡歐說,更加用力且快速的抽送,動作也越發粗暴,要往對方最深處探去。不管之前再怎麼表現的溫柔克制,在最坦承相見的時刻本性還是無法隱藏。

「啊…啊…啊…」歐路菲緊靠著玻璃喘息著,對他來說快感與痛苦是密不可分的。追求愉悅就得接受苦痛,但其實他喜愛痛苦更勝於愉悅。窗外的天寒地凍不能降低他從體內燃燒的火焰。他可以就此完全沉浸於感官慾望之中將一切都忘記,但他的手卻還是緊緊貼著冰冷的玻璃,彷彿他需要那份冰冷帶他回到現實,但究竟真實是什麼。

「啊!…」已經是最深處了,兩人的身體緊緊連結在一起,每一吋挺進都變成膠著,然後是頂點的高潮。他雙腿一軟,整個人折了下來。卡歐雖然及時扶住他,但最終還是得慢慢的將他放倒在地上。歐路菲無力的趴著,原本就是地暖系統加上羊毛地毯相當溫暖舒適,但卡歐還是把一張原本鋪在沙發上的毯子蓋在他身上,他知道詩人不喜歡裸露身體。

 

在客廳有一座很大的壁爐,用紅磚砌成跟房屋內典雅華麗的設計格格不入。這間公寓大多是依照歐路菲的喜好裝潢的,並不是特別要討好他,只是因為卡歐並不擅長這些事所以就交給歐路菲全權處理,唯有這個壁爐是他唯一要求想要擁有的家具。壁爐內砍好的柴辛已經堆疊好,卡歐只需要點燃他。雖然有暖氣,但卡歐還是喜歡柴火的熱度,同樣的他也喜愛整張羊皮勝過任何織品,和喜好精巧工藝的歐路菲正好相反,他就是喜歡事物最原始的型態。活過太久的歲月,他們早就能夠適應各式各樣的生活環境,但偏好與習慣卻從不會輕易改變。裝潢配備高貴奢華的公寓並不會讓他覺得闖入自己不屬於世界,只是這樣一個原始的角落會讓他感覺更舒適自在。趴在羊皮之上,享受著爐火帶來的熱度,這是他最喜歡的躺臥位置,更勝過臥室中軟硬適中的大床。

他枕著手臂小睡了一下,不知過了多久。客廳中雖然有一座古董發條大鐘,但時間卻不準確,他們從來都沒有去調整過它,想到時上一下發條,其他時間就任它肆意亂走或停歇。因為時間對他們來說沒有意義,但那卻又是他們唯一無法掌握之物。

他再醒來之時,是感覺到有人來到他身邊。天還是黑的,歐路菲裹著毛毯在他身邊坐下。

「你知道點燃壁爐的話暖氣就會自動停止嗎。」

歐路菲說,看來他是被冷醒的。又是一件電腦靠不住的事,卡歐心想,但沒有說出來。他坐起身來,把歐路菲攬入懷中,他的身體真的非常冰冷,毯子似乎完全沒有幫助到他。

歐路菲依偎在白狼的懷中,他的胸膛跟臂膀是這麼溫暖,跟火焰與冰雪一樣真實。冷與熱都是真實的,如同痛覺與情慾,他突然了解到,在這一切之中,最虛偽就是自己。他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了疑惑,為什麼他還能在這裡玩著同居情人的遊戲,每日每夜他的疑惑只是不斷加深,最終變為一種篤定,他現在的存在只是一種謊言,從此他再也感受不到真實,但他依然渴望著,想在虛幻的世界中抓住最後一絲真實,即使那是來自最瘋狂的行徑。 他雙手繞上卡歐的頸,給予他甜膩的深吻,雙腿也夾上他的腰,想要表達的已經不言而喻。毛毯滑落地面,歐路菲象牙一般的肌膚沐浴在火光之下,又像從他體內透出的火焰。

「這次別手下留情…」他在白狼耳邊低語,

「我從來都沒有過。」

「那就假裝你恨我…或是把每次都當作是最後一次一樣…不要有任何保留或是猶豫…」

像是咬耳朵一般的低喃,說出的卻不是情話,而是玩火自焚的執念。

「這麼極端嗎…好吧…」

卡歐一手將那頭墨綠的長髮用力往後拉,讓歐路菲整個人往後倒了下去,接著順勢將他壓在地上。如果他追求的終究只有自我毀滅的話,他也會奉陪到底。光是毫無保留是不夠的,得像是要將他徹底碾碎一般才行。用力撕咬著直到嘗到血味,讓齒痕與血跡留在他身上。將他的雙腿分到最開,幾乎讓五指都進入他的體內,對於他發出的哀聲也充耳不聞,然後像是要貫穿他一般,一次比一次更用力、更深入,像是恨不得將他硬生生的扯成兩半。雙手緊緊勒著他的纖細鵝頸,不讓一絲氣息通過。歐路菲幾乎多次都要窒息而死,肺已經完全被掏空,下體卻又被對方填滿,無法承受的滿溢出來。但他絲毫沒有懼怕,即使過度的感官刺激已經將他折磨成行屍走肉,他無力作出任何掙扎與抵抗,甚至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任由白狼繼續摧殘,但他的確期望如此,只有在這極端之中,他才能確認自己真實存在著,即使體內每個細胞都開始發出悲鳴,他都頑強的堅持忍受著,現在失去意識的話可是會讓白狼掃興的。他試著捕捉卡歐的目光,即使無法言語,但那短暫的眼神交會已經訴說了一切。在還沒有到達高潮之前卡歐不會也不能罷手,他並不是因為憎恨對方才能作出這些事,即使他以前曾經因為那樣做過,現在卻是出於完全相反的情感。但如果說是愛的話也未免太過醜惡,他不敢相信能讓歐路菲拋棄一切的愛會是這種相貌。所以如果這也能算是愛,必定也是虛假錯誤的那種吧,但那一切也都無所謂了,定義是沒有意義的,不論真假是非,只有存在與不存在,而在此時此刻那份感情的存在是無可質疑的。

「啊哈!」將自己也逼到極點之後才完全解放,白狼不禁想要仰天長嘯。他不確定歐路菲是否有撐到高潮的那一刻,但他此刻是滿足的,他知道對方也是,即使歐路菲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卡歐用毛毯將他包裹起來,然後溫柔的在他頭上印上一吻,這是他從歐路菲常看的那些電影中學來的,但他不常這麼作,更沒有在對方清醒的時候做過。

「果然還是不適合我啊…」他自言自語著躺到歐路菲身邊,將他擁入自己懷中。不論醒來之後會如何,就算是浮生若夢,在夢醒之前他都不會有所質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