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聖誕節 特別編 A day in thousand hundred day

2015 聖誕節

卡歐&歐路菲

清水請安全食用

A day in thousand hundred day

 

卡歐從試衣間中走出來,看了看鏡中的樣子。剪裁合身的米白色毛衣是用高級又柔軟的喀什米爾織成,因為白化的關係,卡歐的皮膚其實相當脆弱,只能穿著天然材質的服裝,深米色的西裝褲也是羊毛的材質,在這樣的嚴冬正好保暖。

「好像很合身嘛。」

歐路菲走過來想幫他撫平衣服的皺摺,雙手手掌平貼在他身上,先從肩上推向兩側,再從正面將毛衣從胸口順下來,將下襬拉好,然後退了一步專心打量著,看起來應該是滿意吧。他的動作很清柔也很自然,彷彿習以為常一般。卡歐卻覺得有點不自在,不論是被他隔著衣服撫摸還是緊盯著。接著歐路菲突然掀起他的衣服下擺,

「但是這個皮帶不搭。」說著,歐路菲一把就把白色的皮帶抽了出來,

「你給我等一下…..」被他突然的行動嚇到,卡歐有點惱怒的感覺。

「換這條比較好…..」歐路菲從一旁的展示架上拿了一條駝色有著鐵灰扣的皮帶替他換上,當他雙手環繞到腰後面時,頭靠在卡歐的身上,卡歐可以聞到他身上的淡淡香水味,相當溫和,就連不喜歡香水的卡歐都覺得很好聞。

繫好之後,歐路菲再度幫他把衣服整理好,卡歐雖然乖乖的讓他動作,表情卻不太情願。

「好了,你今天就穿這套吧。但在這之前再試一下西裝。」

「剛剛不是才試過?」他們已經在這裡耗了一下午,試了好幾套衣服了。當然不只是他,歐路菲也換了好幾套不同的裝扮,但他從未問過卡歐的意見,對卻他的造型意見一堆,接著直接挑了一桿的衣服叫他去換。

「那是燕尾服不是西裝。」歐路菲淡淡回答,字裡行間卻充滿一種有意無意的無奈,彷彿對象是無法溝通的人不想再多說甚麼。卡歐本來還想再說些甚麼,比如說他已經有很多件西裝了,但最後他還是把話吞下去了,因為他也不想跟歐路菲爭辯,這裡可是他的地盤。

接過歐路菲遞來的西裝,是淺灰色的,上面有著兩種不同粗細的淡淡的暗階條紋。

確定自己把衣服都穿好,他拉開布簾,歐路菲已經拿著一盤領帶等著他了。白狼暗自嘆了一口氣,希望這是最後一次,站到鏡子前的位置。

歐路菲拿起幾條領帶掛在手上,一條一條的擺到他身上,最後選擇了一條寶藍色有著黑色斜條紋的領帶準備幫他繫上。

 

「等一下啦…」卡歐這次搶在詩人接近之前退後一步,歐路菲有些疑惑的挑起眉毛,

「真是的,你到底在不自在什麼?又不是沒有碰過…是在想歪什麼?」

「才不是… 只是我可以自己來…」

看來歐路菲並非不明白卡歐抗拒的原因,卡歐嘴上否認著,雖然並不是因為他害羞或是因為對方的觸碰起反應,只是那些若無其事的行為對他來說已經算是親密接觸,雖然兩人早已同度過無數夜晚,這卻是歐路菲第一次主動的親近他。

「看你笨手笨腳的我就不順眼,還是我來比較快吧。」心細又手巧的詩人一句話就回絕了他,讓他只能乖乖的讓自己整理衣服。立起領子掛上領帶打出完美的領節。細心的整理衣領、袖口、釦子與下擺。歐路菲沒有將他當成什麼都不懂的人解釋一堆,只是專心在每個細節之上。卡歐盯著幫自己整理衣服的人的臉,他卻像是沒有注意到一樣,即使他的動作已經相當熟練,想必早已作過無數次駕輕就熟了,但他還是將全部的精神都都聚焦在當下的動作之上,沒有一絲疏忽。

那一瞬間卡歐突然理解到,那是他從未見過的歐路菲。溫柔又會照顧人,連一點點小細節都不放過。他不知道他愛照顧人的個性究竟是天性還是只是習慣使然,但此時他真正能夠感受到歐路菲將心思放在他身上,雖然嘴巴上不饒人,但行為卻是沒有打折的。

「與其看我不如看看我是怎麼作的吧?以後你就自己想辦法…」

歐路菲說完,卻自己噤聲了。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馬上轉換話題。

「好像有些不合身的地方,我作個記號拿去改,你等等就換回剛剛那件毛衣吧。也差不多該去餐廳了…」

歐路菲拿起一旁的粉筆與大頭針在他身上作記號,接著就把他推進更衣室。

卡歐覺得剛剛自已好像錯過了什麼了,但現在也已經太遲了。他小心的換下全套西裝,換上剛試穿的套頭毛衣,把他整理成之前穿的樣子。

『就說我自己來就可以嘛。』他想著,突然之間卻又好像想通了。歐路菲之前一直習慣幫別人整理衣服吧,但他絕對不會對他們說以後自己想辦法的,然而現在他卻不在他們身邊了。『以後』是一種承諾,包含著對於未來的計畫與期望。但他們之間不曾有過任何承諾,只是不論如何那份聯繫都不會消失。

「他又想多了吧…」

**********

晚餐是在必須要早好幾個月預約才有位置的最頂級米其林餐廳,當然他們都有一些門路可以隨時弄到各個高級餐廳的空位。在餐廳的選擇上兩人意見意外的馬上一致,決定了這家法式餐廳。餐點精緻又相當可口,每道料理都像藝術品一般精緻,搭配歐路菲挑選的酒,是相當讓人滿意的用餐體驗。只是大廚親自來桌邊服務,幾乎所有的焦點都被食物跟烹飪表演搶走,雖然說原本到這種餐廳就是要好好享受食物,但卻又好像沒有預期中燭光晚餐的浪漫寧靜感覺。不過對歐路菲來說最意外的或許是發現卡歐對食物的品味能力出奇的好,雖然他總是說自己不懂藝術,但卻能欣賞美食。

「很不錯的餐廳,但是你應該吃不飽吧?」

結束晚餐,兩人隨意的漫步在城市之中,歐路菲走在比自己還要高大的人身邊,突然開口發問。

「要不要再去哪裡走走吃點東西?」

「是還好啦,你想去哪裡呢?」

當再也不用擔心明天會不會沒有東西吃之後,吃飽對白狼來說就已經不是必要了。但他也還不累,而且他的確很想看看詩人平時晚上都愛去哪些地方遊蕩。

「嗯…可以去酒吧坐坐或是去看電影吧。」歐路菲抬頭看向夜空,萬里無雲,滿月照亮夜空,天氣非常好,乾冷的天氣也非常舒適。

「該不是什麼奇怪的酒吧…」卡歐想到兩種可能性,一種是那種在地下室黑摸摸看不到人,出入者都穿著奇裝異服,店內放著奇怪的吵雜音樂又烏煙瘴氣讓人窒息。一種是有著木造外表的愛爾蘭酒吧,所有客人都穿著老氣的西裝,喝著咖啡或是小酒,談論各種他聽不懂的藝術與音樂。

「你才都是去些奇怪的酒吧吧。」歐路菲也想到兩種可能性,但總歸來說都是同一種:一定有沒穿衣服的女人。

結果最後兩人到了一家招牌一閃一閃的小戲院,電影也是歐路菲選的,卡歐對這些完全沒有概念。唯一的放映廳中只有他們兩個人,卡歐拿著一桶剛爆好還熱熱的爆米花,可能是這家戲院之中唯一新鮮的東西。電影開始播放,竟然是黑白的默劇電影,演員的動作神情浮誇,配上偶爾穿插的字幕還有各種配樂。白狼雖然一直都知道這種東西,但第一次在劇院中觀看還是難掩傻眼的情緒,不知該怎麼欣賞只能尷尬的不斷的嚼著爆米花。

他刻意不看向同行的人,雖然他應該早已發現自己的不適應,反倒是坐在右邊的歐路菲自己將頭靠在他肩上,像是反射動作一般他用右手攬住靠在自己身上人。

「你想睡的話我們就回去吧…」

發現歐路菲竟然把眼睛閉上,雖然是想為自己開脫,但在電影院睡著的浪漫他可真的完全無法理解。

「我是用聽的…」維持著原動作歐路菲張開眼睛。

「默劇原本都是沒有聲音的,配樂是為了讓觀眾更加進入劇情才加上的。但在這之前默劇原本就是完整的作品了,換句話說,就算你不能從配樂中聽出劇情的高低起伏與轉折,還是可以看得懂劇情吧。」

「嗯…大慨」

喜怒哀樂,嘻笑怒罵,透過演員刻意誇張的表現方式,要忽視都會有些困難。

「所以說你並不是完全無法欣賞藝術的啊…」聽不出他到底是用什麼心情說出這句話,或許是因為他真的很希望卡歐能夠稍微的了解一點他的世界吧?

「別抱太大期望。」

「也是…連看個電影都坐不住」

「…」

其實他說的也沒錯,卡歐沒有回話。但歐路菲接下來的話又挽救了他的心情。

「不過,今天的打賭你倒是通過了喔。」

「就說我也是作得到的吧。」

「嗯…下次去做些有趣的事吧。」

似乎是對他的表現感到滿意,歐路菲露出微笑的說。

************

『如果你可以陪我一天作些我覺得有趣但你會很無聊的事的話,也許以後我們可以常常出去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