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una~I~ Âventiure – 序章-千年祭典 (二)

就職典禮結束後,沙特率領一行人再次回到亞爾。時間已經接近傍晚了,但威魯索利安依舊燈火通明。在主城圓頂上的大火盆被點起,那是只有在重要場合才會點燃的聖火。

看到公主一行人的蹤跡,城門上的衛兵馬上通報打開王城大門。門裡門外跟通道旁都站滿了迎接公主的人潮。人們歡呼著公主並在路上灑上紅色的玫瑰花,宛如一條紅色地毯直通至主城之前。亞斯加特的冬天是種不出任何植物的。只有受到太陽神恩惠的亞爾與瓦爾哈啦城的中庭花園能夠在寒冬中種出作物。

在主城大門的階梯上站著許多穿著最正式禮服的文官與武官,而站在最前面的是兩個看起來相當年輕的青年男子。一個是夜陽騎士的大隊長兼沙雷德家族軍的統帥艾米里歐,另一位是統管包含文官在內所有行政部門的總書計凱特羅斯。兩人代表著在王位空缺期間共同分擔政務的文武官百官迎接女王的歸來。

馬隊在門前的空地停了下來,待所有人都下馬之後,艾米里歐、凱特羅斯與官員們都單膝下跪向公主致意。沙特揮手示意讓他們起來,帶著歐路菲跟她旗下最頂尖的兩位一起走上樓梯。感應到主人的歸來,主城的大門自動打開。

接著活動的場地是王座廳,那是一個相當莊嚴又華麗的空間。地板上鋪著暗紅色的地毯,挑高的牆壁掛著等高的紅色錦旗,上面的用金線繡著沙雷德家的太陽家輝與代表動物老鷹。王座間的燭台罩上鑲著紅寶石、黃玉與水晶,但真正的照明是來自鑲在牆上的亞爾特產火焰玉,散發著如火焰般光芒的寶玉搭配各色寶石讓王座間充滿溫暖的色調。王座之後的彩繪玻璃描繪著太陽神的火與光。位在平台上的黃金王座有著老鷹展開的翅膀,牠的爪子抓著地,頭部仰天長嘯,身上鑲嵌著各種紅色寶石,充分展現了太陽神的尊貴與榮華。

眾人已經站好定位。等待著公主再次的進場。門外傳來號角手吹出高昂的音樂,王座間的大門再次打開。沙特換上了艷紅的長禮服,頭上戴著她的皇冠。八年前在宣誓典禮上她就已經由她母親加冕,那時皇冠對她來說還太大了,侍女們得煞費苦心幫她編髮並加上許多飾品才能讓皇冠停在她頭上,如今就像量身訂作一樣的合適,彷彿當年的工匠製作時就已經預知了。廳中百官都像他致意,莊重得在眾臣之前走上王座的平台,她不與任何人眼神交流,只專注的望著前方的聖鷹王座。坐上沙雷德的王座,王座上鑲在老鷹眼睛部位的紅寶石發出光芒。主城圓頂的聖火變為耀動的白色與金色,彷彿太陽的光芒一樣照亮黑夜。那是太陽神歸位的信號。

主城街道上的人群還沒有散去,他們等著公主出現在觀景台上。坐上王座接受喝采之後,終於來到儀式的最後一個步驟。沙特帶著一直跟隨她的官員們來到觀景台。在民眾的歡呼聲中,她高舉從瓦爾哈拉帶回來的權杖,向她的子民們宣告著新時代的來臨。

***********

在一切結束之後,還沒打算睡覺的沙特跟歐路菲來到位於王城的司政所討論接下來幾天的行程。司政所裡面還相當空曠,因為她尚未完全成年還在母親的監護之下,今後雖然增加回到亞爾的頻率,但大多時間依然會留在格拉思海姆。因此在格拉思海姆為她預備的代理司政所才是她真正會每日辦公的地方。不過為了讓她更快的適應,兩個房間的配置是完全一樣的。

「您今天表現得很好喔!」歐路菲以稱讚的口吻說

「嗯…你也是啊…不過你本來就很習慣這種場合了吧?」

她的秘書不只是普通的文官,也是亞斯加特著名的音樂家與詩人。在各種盛大的場合擔任過司儀與表演者,面對眾多觀眾也絲毫不會畏懼動搖,總是呈現出最完美的表現。

「『練習是最好的老師』,多做幾次之後您總有一天也會習慣得。」

「說的也是啦」沙特回答得有些有氣無力,

在自己的司政所內,她卻顯得有些不自在。接受鑰匙之後也代表著司政所正式開始啟用。雖然裝修的時候就進來過了,但是這是第一次正式以主人的身分坐在這裡。沙特環顧者四周,這裡的擺設是照她意思設計的。家具也都是全新的,真皮的椅子還有些僵硬讓她有些坐不慣,想到以後必須每天在這樣的環境辦公,她還是覺得很不真實。雖然現在都還空蕩蕩的,但很快的就會堆滿文件吧? 想到就覺得頭都要痛起來了。

歐路菲的桌子就在她旁邊,桌上已經堆了一些文件,是他從書記處帶過來的,已經處理好等待之後文官來收走。將用品放到慣用的位置,雖然正值千年祭典政務停擺中,但他總習慣將一切放在適當的位置以便隨時使用。再次在君主司政所內任職,人與環境都變了,只有他的工作內容沒有改變,讓他不禁有點感慨。自從赫馬斯的司政所關閉之後,他就回到書記處與文官們一起工作。沙雷德家族的秘書制度是赫馬斯首創的,甚至可以說是為了他而創的。每個家族都有不同行政方式,因為改朝換代而改變制度的事也時常發生。過去的沙雷德家族是由王族各家推選十位代表組成元老院作為君王執政的輔助,元老院也統領文官與武官,這樣的制度已經運行了好幾代。但在赫馬斯與歐蕾雅結婚之後馬上就爆發了與魔族的戰爭,沙雷德家折損了許多有元老資格的將領,戰爭結束之後赫馬斯就解散了元老院並大量啟用年輕的後輩,將文武官的部門分開也重組了軍隊並設立了夜陽騎士,當時在文官團中赫馬斯最信任也是最主要的兩位負責人,歐路菲與凱特羅斯,分別成為了赫馬斯的秘書與總書記。秘書只對君王負責,總書記則是負責統管所有文官的事務。這樣的制度讓權力集中回君王身上,也讓身為外族的歐路菲能夠晉升金字塔頂端的統治階級。雖然對於像赫馬斯跟沙特這樣必須在兩地奔波的君主來說這樣的制度其實負擔更重。在赫馬斯失蹤之後,書記處更負起維持政務的運行的所有責任,歐路菲與凱特羅斯幾乎覽下了所有政務,直到他們的公主終於長成到可以開始執政。

那就是現在了,看著一臉不安的沙特,歐路菲雖然也有點擔心,但他早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一定會幫助她,那是他接受的諸多恩惠必須承擔得義務。

千年祭才剛要開始,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公開活動等帶著她們。沙雷德的繼位者是這次焦點,然而不管是什麼慶典,到了他們的位置就只是繁文縟節的活動,或許還比平時更難放鬆。但他知道能讓她打起精神的方法。

「別這麼愁眉苦臉的樣子嘛。後天的武術比賽會相當精彩的喔。我記得米蘭達跟裘努斯都會參加對吧。」

不提明天騎士比武大會的開幕必須由沙特帶著夜陽騎士最先入場,他試著強調其中吸引人的部分。

「是啊…米蘭真的很棒呢…」

想起好朋友們,沙特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裘努斯跟米蘭達這對兄妹是跟沙特與哥哥歐帝斯一起長大的玩伴。裘努斯跟歐帝斯同年今年都19歲,他從小就是各方面都很優秀的天才兒童,18歲就對未來的眾神之王,也是就王子歐帝斯宣誓效忠,可說是這屆武術大賽的冠軍候選人之一。米蘭達比沙特小三歲,她的母親是沙特幼年時的保姆,她可說一出生就跟沙特一起長大,沒有妹妹的沙特更是把她當成親生妹妹一般疼愛。原本她是比沙特跟哥哥們晚一個年級接受教育的,但她第一次拿劍就被發掘為劍術天才從此跳級與她們一同受訓,不只是這次比賽,更是這五千年來最年輕的參賽者。兩兄妹參加的是不同項目,很有可能雙雙奪冠,沙特是這麼希望的。

不過也因為自己這幾周都在忙典禮的事,武術比賽的參賽者也都在進行最後特訓,她已經好些日子沒見到他們的。

「真想趕快見到他們呢…」

曾經是一同成長玩耍的日子彷彿歷歷在目,但自已卻必須提早告別童年甚至少年時光了,沙特沒有把那有些失落的情緒表現出來。她知道這一天必定會來,她總有一天會像她的歷代祖先跟父親一樣坐在哪個王位上,只是比她預計的還要早的太多太多。但她深愛著她的家人跟她身邊的一切,如果這是能夠盡她的能力保護他們的方法,那麼她就也會盡力去作。

「好了,明天還要一場大秀要早起呢…早點休息把」

歐路菲提醒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但她已經不再感到不安,她已經準備好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