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OLO III ~ chiromante

18禁~

昏暗得會議室內,只有一個黑綠色髮色的男孩坐在主座,橢圓型的桌上放著一顆水晶球,水晶球內有一顆人類頭骨,與他面面相闕。

「連絡上我們的白狼了嗎?」

一個黑髮男人走了進來,他彈了彈手指,牆上照明的燭台就自動被點燃了,被問話的男孩只是若有所思的盯著水晶球,更正確的說是盯著骷顱頭空洞得眼睛。

男子 ─ 裘努斯走到他身旁,一起看著水晶球,像是想看看他到底在看什麼,男孩似乎終於意識到他的存在了,這才回話。

「沒有…我完全找不到他…」他的語氣中透露出擔心,

「雖然這也是預料之中的事,但有辦法確定沒有失敗嗎?」

原本在外面的歐帝斯也走了進來,他的白髮與白衣讓室內明亮起來,但他的話語卻讓人感到憂慮。他與裘努斯一同站在男孩的椅子後面。

「我確定他已經到達目的地了,只是我無法與他連絡…」

男孩說,他的身邊飄起一抹輕煙,在他左右劃了兩個圈後往上飄散。

「所以我們現在無技可施了嗎?」

裘努斯問,事實上眼前這個看起來像是無害男孩的拉赫西斯才是他們行動的主導人。

拉赫西斯沒有回話,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事情一直都是出乎他們的預料。或許他們犯了大錯,但他還不想往這方面想。

「只能交給他了….」雖然他自己也覺得不太可靠,但歐帝斯說得沒錯,其實他從一開始不抱持樂觀的態度,但白狼也知道,卻還是執意冒險。

歐帝斯看著沉默得兩人,他很少看到裘努斯露出那樣擔憂的表情,那讓他感到不忍。

反正都已經攪進來了,他想。

「讓我來試試看好了…」

在另外兩人都還沒意識過來他要做甚麼之前,歐帝斯將手放在水晶球上,水晶球發出刺眼的光芒。

**************

卡歐抱著歐路菲來到登船處,已經預約好的小船與船夫等著他們。特製的船艙之內沒有座位,而是全部舖上了軟墊,油燈綁在艙頂以免礙事。待他們上船坐穩之後,船夫將船撐離港口。河道相當平穩,因為是城市中的運河,沒有甚麼波浪。河上只有他們一艘船,淨化之塔的倒影映在水面上顯得相當夢幻。

卡歐側躺著,將歐路菲摟在懷中,他依舊一語不發,如同他們來時的路上一樣沉默。

其實歐路菲不是不想說話,而是沒辦法。他眨著眼睛,卻覺得自己像在作夢。即使知道自己現在是清醒的,但意識卻與肉體分開,彷彿靈魂出竅一般。

「你還沒睡醒嗎?」卡歐脫下面具,將歐路菲的髮飾拿掉以便親吻他的頭髮,然後扶起他的臉,注視著他得眼睛。他的眼神很迷茫,從中無法讀出任何訊息。或許是被下了藥吧,卡歐想著,現在不是跟他談事情的好時機。他輕輕吻了他,那似乎觸動到歐路菲受困的心靈,他的嘴唇微微顫抖著,似乎想說些甚麼。

『讓我來喚醒你吧…』看到他有反應,白狼稍微起身,把船艙兩側的厚重布簾拉下,艙內只剩下搖晃的油燈照明,火光映照在兩人身上。卡歐脫下自己的長袍,那肉體依然壯碩,讓許多人稱羨不已。歐路菲側臥著看著他,讓卡歐為他脫下衣服,他沒有用暴力撕破,而是細心的解開衣服上的帶子,順著身體慢慢的將之脫去,那樣的溫柔讓歐路菲有些不習慣,出於下意識的習慣他把頭別了過去。卡歐在火光之下注視著他的身體,他比他之前看過的任何時候都還要消瘦,在那不健康的蒼白皮膚之下幾乎只剩下骨頭,誰知道他們是怎麼照顧他的,原本就已經是很體弱多病的人了,也真虧他能活到現在。 他撫摸著那副形同枯槁的身體,但那並沒有減損他的慾望。

卡歐再次吻了他,這次是深入的吻,歐路菲沒有抗拒,他早已不會再反抗任何人了。在這裡也只有卡歐會這樣親吻他,那甚至讓他感到一絲喜悅。卡歐相當溫柔,用舌頭探索著對方口中的一切,歐路菲也回應了他,舌尖彼此交纏著。不知道出來之前他們讓他喝了甚麼,白狼嚐到一種淡淡如花香一般的甜蜜味道,但就算是毒藥也不能讓他退縮。

「呼…呼…」

「有感覺了嗎?」結束那個吻,歐路菲的呼吸變得急促,但卡歐露出微笑。接著吻上他的頸,依舊是那樣纖細白皙,他細細品嘗著。當他與狼在一起時,他會咬斷獵物的喉嚨,對於啃咬著頸部他總有一種迷戀。順勢向下來到鎖骨,然後繼續向下,歐路菲感覺身體熱了起來,原本他一直覺得無法從混沌中醒來,但每個被卡歐觸碰過的部分卻都開始發熱。從頸部到身體,每個被他撫摸與親吻的地方都開始有了溫度,讓他感受到自身的存在。他突然想起,在很久以前,也是唯有與卡歐做愛時他感受到自己確實活著,因為那是身心都無法承受的劇痛,每次他幾乎都快要死去,卻又只有那痛苦證明他還活著。

「啊…」卡歐現在正舔著他的胸口,用舌頭玩弄著立起的乳尖。他發出微小的呻吟,混和著滿足與羞恥,那聲音幾乎連他自己都快認不出了,即使每夜都被迫與無數人交歡,但他卻不再能感覺到自己,他的自我在扭曲的感官之中迷失,他的肉體已經不再屬於他,而他的靈魂也從那軀殼之中慢慢離去。然而現在白狼濕軟的舌頭舔遍他的身體,身上每一分的感覺他都清晰的感受到,還有那個索求著自己的人。

雖然現在或許不太恰當,但卡歐的確是很享受正在作的事。他曾有過無數女人,而且他其實並不喜歡男人,只有歐路菲是例外的,每一次抱他都讓他更加迷戀。但在這裡歐路菲已經不是他的唯一了,在找到他之前他也進入過許多其他男人了。雖然歐路菲或許不會在意,但那對他自己並不容易。雖然在妓院中不需要作全套,甚至根本稱不上做,只要硬的起來能插入能射就好,根本沒有人在意你有沒有心。他們被禁止調情與其他多餘的行為。不管是哪方都只是肉塊而已,離享樂的性還差了十萬八千里,有許多人因為無法承受那種精神壓力而發狂,但他撐了過來,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真正該作的事,其他一切都阻礙他都會克服 。

潤滑油等等的道具早已準備妥當在一旁待命,卡歐仔細塗抹自己與對方,雖然有道具,但他還是習慣以自己的手探路,先從兩指開始,他探入那條隱秘之境。

「嗚…」歐路菲抿著下唇,他幾乎都已經忘了慢慢來是怎樣的感覺,因為他每夜都是被強硬的侵入,毫無任何心理準備與前戲,就那樣被殘暴的撕裂。他感受到體內的異物體積不斷加大,不適感也越來越重,但他至少有所準備。卡歐抬起他得雙腿,因為已經毫無知覺,他只是將他們抬起來架在身上,讓自己更方便進入。不管前戲再怎麼溫柔,一但進入對方,卡歐就不會再保持紳士,他只會朝著會深處前進。他知道在那深處仍有些東西存留著,那是那些混蛋們永遠無法尋到,只有他能觸碰得到的。藏在那最隱蔽深處的,是他沉睡的靈魂。

「啊…啊…啊…」歐路菲終究無法克制的發出聲音,在外表看不出來的地方,他的體內依舊滿是創傷,他的臟腑因每夜得蹂躪而死去,那加劇了他的痛苦,但他不願讓他發現,他情願去感受白狼帶給他的疼痛,讓他再次感受到自己還活著。卡歐很快的就深入了他的體內,或許是因為他裡面已經甚麼都不剩了。但此時他確實感受到情慾充滿他全身,他感受到卡歐在他之中,貪婪又霸道的擠壓著原本容不下他的空間,但他的身體卻也不願讓他離開,他們的身體都還記得彼此,並不斷索求著對方。緊密的結合直到一點縫隙也沒有,彷彿他們原本就是一體的。小船也因為他們的劇烈動作搖晃起來,船夫得用力撐著竿子才能穩住,但依然有一些水濺了進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卡歐覺得透過船身的晃動讓他比以往更加深入了。他幾乎可以感覺到船身跟著他的抽送韻律晃動,每當他用力,船就會往下沉一點發出聲音。慾望此時支配了他的身體,他腦中一片空白,只盲目的追隨那股衝動,高漲的慾望在尖端一觸即發,他堅持著直到最後再也把持不住才讓高潮一次發洩出來。

「呼…」他暗暗得喘了一口氣,讓自己慢慢的退出。

結束之後,他移動身子趴在歐路菲身邊,他還醒著,雖然看起來十分疲累,身上有汗滴,卻沒有泛紅,彷彿他體內已經沒有鮮血了。白狼將頭埋在他的頸間,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在他耳邊細語著。

「我是來帶你離開的…」

「咦?」歐路菲有些吃驚,畢竟這不是剛才歡愛完會說的話,

「我不能說太多…但是這裡不是你們想的地方,我們都不屬於這裡。」

「你要怎麼作?…」歐路菲以同樣的微聲在他耳邊細語,

「我…還不知道…但我們必須先藏起來….」

卡歐有些洩氣的說,他其實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作,無法取得任何幫助,他只能靠自己想辦法。

「卡歐…」歐路菲用輕柔的聲音呼喚著他,將手放在他胸口,

「跳下去…」

「咦?」這次換卡歐吃驚了,

“喀答!”

船底似乎撞到甚麼東西發出怪聲,船身也劇烈的搖晃了一下。卡歐馬上起身掀開船前進方向的布簾。

映入眼簾的是大聖堂的河道入口,這應該不在計畫航線之內,不對,這是陷阱。

「快點…別管我了…」歐路菲爬到他身邊,用他軟弱無力的手推著他,似乎是想把他推下船。

「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難道真的要放棄嗎? 歐路菲搖著頭,依舊試圖把他推下去。

「我不能跟你走,但是你還可以想辦法救我們…」

眼看就快要進入閘口,別無選擇的卡歐只好一翻身跳入水中。他一路往下沉,離小船越來越遠,已經遠遠超過這條河應有的深度,周遭變得昏暗,幾隻奇怪的海洋動物出現,圍繞著他轉圈,他看得出他們似乎都拖著複數隻長尾巴或是觸手,正當一隻怪物接近想要攻擊他時,突然一道光芒從天空直射入水中,一隻巨大的力量之手抓住了他,將他帶離這片水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