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o cerchio~ CAPITOLO IV~ Purgatorio

可能不只20禁

後半段有可能讓人不舒服的血腥描述

 

「呃…咳..咳..」

卡歐回神過來時,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他用力咳幾下將噎到氣管的水咳出來。內臟跟頭像是被人重重揍過,暈眩與反胃感同時出現。他觀察了一下四周,從擺設看起來像是客廳,有兩張沙發,矮桌子上放著花瓶卻沒有花。牆上還掛著許多油畫,顏色相當柔和,每幅畫中都有一位金髮的美麗少年,多看幾眼就會發現每張不同場景的畫中都是同一位少年。落地窗外看到的是一座座白色的塔樓,他知道這裡是哪裡了,淨化之塔。

還沒時間考慮他怎麼到這裡來的,門外傳來的腳步聲打斷他的思緒,他有些緊張,不知道到底會是甚麼人進來,但他決定不躲藏等待來者,淨化之塔的居民應該比較好應付吧? 他想。門把開始轉動,原本只是一瞬間的事,此時卻像是慢動作一般,每一秒都被放大。

真相大白的時刻。

出現在門後的是赫馬斯,他穿著整潔的黑色服裝,紅色的長髮也用黑色的束帶整齊綁在後面,顏色似乎比他記憶中還要深了一點。

氣氛瞬時凍結,兩人四目相對一語不發,完全不知所措。

真是夠尷尬的,卡歐心想。雖然赫馬斯也是預計要找的目標之一。但他從來沒想到會是這樣見面,全身濕透而且一絲不掛。他第一次有這麼想要逃離一個地方的念頭,他看得出赫馬斯看到自己不怎麼高興,卻還是忍住不在第一時間表現出來。他其實早就已經把過去得恩怨放下了,但對赫馬斯來說恐怕並沒有過去。不過現在有更急迫的事要處理,他一定得說服赫馬斯跟他合作才行。

他想要起身,赫馬斯卻阻止了他。

「等一下…」

赫馬斯迅速離開了一下,然後帶了一條毛巾回來丟給他。

「謝了…」

「我只是不想到處都是水…」

真是不饒人,卡歐心裡嘀咕著,接過毛巾,隨意的擦拭頭髮與臉,他正想再開口,赫馬斯就已經轉頭離開房間。

「等等…」卡歐將毛巾圍在腰上追了出去,

赫馬斯沒有轉頭,只是繼續走在那黑暗的長廊上。那條長廊有些曲折,只靠牆上微弱的燭光照明,

「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我想我並不想也不需要知道」

「正好相反…你會想知道的..」

赫馬斯完全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這傢伙也太霸道了』卡歐想。他只能孤注一擲了,要引起他的注意只有一個方法。

「歐路菲…」

聽到關鍵字,紅髮男子終於停了下來,

「他不在這裡…」赫馬斯依舊背對著他,但就連卡歐都聽得出他有些動搖。

「我知道…他在下面,我剛剛跟他在一起…」

「什麼都沒穿嗎?」赫馬斯終於轉身過來,表情雖然十分冷漠,但眼神卻透露出驚人的殺氣。這才想起自己剛剛在作什麼的卡歐察覺不妙,趕快轉移話題。他只是要引起他的注意而不是想要刺激他。

「我會出現在這裡不是巧合也不是誤會,是你兒子跟亞娜莉的兒子還有歐路菲的繼任者送我來找你們的…」

「….繼續說」赫馬斯的表情沒有變,但殺氣似乎減弱了一點,

「你們都以為你們理所當然在這裡,但其實這裡並不是你們所以為的地方。」

「什麼意思…」

「這是一個陷阱…讓你們以為無法逃離。」

赫馬斯沉默了幾秒,但從他的表情來看似乎是有些相信他了。他再度轉身往前走,

「跟上來」

卡歐拉近了與赫馬斯的距離,他們經過了幾扇門,全都在同一側,最後來到走廊深處,

「這裡是浴室…不過等等…」赫馬斯指著走廊底部的門,接著走進旁邊的一道門,他示意他在外面等, 那似乎是臥室,他沒有點燈,在陰影中卡歐看見他打開應該是衣櫃的大櫃子翻找,最後拿了一套折疊整齊的白色衣服給他。

「這你應該可以穿…將就一點吧。」

卡歐接過衣服。浴室雖然小,但相當整潔,地面與牆上都鋪著白色與藍色的瓷磚。浴缸則是剔透得白瓷,也有淋浴的蓮蓬頭。跟銷魂之城相比,淨化之塔的生活環境可說是相當的優渥,卻也無比寂寥。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卡歐只簡單的沖洗了一下。雖然要借穿赫馬斯的衣服有點不快,但他也沒有暴露的興趣。衣服意外的合身,甚至還鬆了一點,原來赫馬斯還比自己壯嗎? 他不禁暗自慶幸剛剛沒有起肢體衝突。

走出浴室,走廊上空無一人,但中段的一扇門打開了,裡面有光線透露出。朝著光線走去,那間房間像是餐廳,有一張正方形的木桌子與兩張木椅子,牆上掛著許多畫,但都被白布遮起來了。赫馬斯靠著落地窗邊的牆,將手環抱在胸前,看著窗外,恐怕是在看著銷魂之城吧。卡歐用兩手指敲了敲房門就徑自走進來。聽到他進來赫馬斯也沒有轉頭。

「坐下把話講清楚吧。」

卡歐把這句話當成請坐,但赫馬斯自己卻沒有坐下。白狼把他與拉赫西斯、裘努斯與歐帝斯的結盟跟他如何來到這裡的事都告訴他,連在銷魂之城發生的事他都一五一十的說了。赫馬斯沒有說話,也沒有打斷他,只是一直看著窗外,卡歐看的出他的眉頭越來越緊,手也越握越用力。

「那麼…你的計畫是什麼?」赫馬斯深呼吸了一口氣,聲音有點顫抖,他竭力克制自己不讓感情流露出來,他為歐路菲的遭遇感到憤怒與悲傷,卻也感到不解,他明明應該也一直是與他待在這裡的,為什麼會淪落至此呢。

「銷魂之城有地下水道,幾乎通往每個地方。雖然我還沒有完全掌握他全部的路線,不過要掩人耳目的移動的話只能在地下了。」

卡歐就算再遲鈍也有查覺到赫馬斯的反應,但他覺得此時無視他反而比較好。

「問題只是要怎麼下去?」

「這裡沒有出口。」赫馬斯馬上回答,聲音已經平穩許多。

「不過,有最簡單的解決方法。」他打開落地窗的門,走到外面的陽台上。

卡歐跟上去,內心馬上有答案了。當他在銷魂之城時,淨化之塔是在天上,當他從淨化之塔平行看出去時世界都與自己在同一個平面,但當他站在陽台想要看到銷魂之城時,他很快就會意識到自己雖然站穩著也感受到重力,卻是倒掛著的,而銷魂之城依舊在下方。

「從這裡跳下去的話,會往哪個方向墜落呢?」白狼覺得腦內有點混亂,似乎以往的邏輯一瞬間都顛倒了,倒底哪裡是上哪裡是下他都不再肯定。

「只有試試看才知道囉。」赫馬斯把頭髮綁成馬尾,此時他得長髮依舊往腳站立的方面落下。他躍上欄杆,準備跳下去。

 

************************

歐路菲張開眼睛,看見得的是黑色的穹頂,周邊圍繞著扭曲著奇異身軀的黑暗生物浮雕,似乎訴說著一段詭異的故事。仔細看,那片黑暗中綴有點點星光,是夜空的投射,只是上面的星宿他並不認識。

真奇怪,那究竟是哪個世界的星空?

自己又為什麼會在這呢? 船駛入大聖堂之後的事他都不記得了。卡歐順利逃掉了吧?他其實不知道他究竟還有哪裡可逃,他只能祈禱他能成功。他想要移動身體,卻發現連雙手也不聽使喚了,身體已經完全失去行動能力,他只能無助的躺在哪裡。他聽的見水聲,這裡的設計跟浴堂很像,只是他現在躺在陸地上,冰涼的觸感像是大理石,但他感受的到水氣,他應該離水很近。的確,離他躺的地方不到兩公尺就是身不見底的黑色水池。

水中開始有了動靜,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彎月型的水池中浮出,伴隨著腐敗的黑色霧氣,它的軀體也跟著爬上岸,像是一團爛泥又有著觸手,散發著海洋生物的腥味。幾條蠕動的軟體來到歐路菲的身邊,纏繞住他的四肢把他抬了起來。那團黑影越來越大,幾乎逼近天頂。他本想抬起頭看,但在他突然意識到出現在眼前的會是甚麼時他又馬上把眼睛閉上,就只差那麼一點點而已。光是看到哪不詳的型體就讓他的眼睛如被一千隻細針刺痛,不管如何被蹂躪都不曾流過一滴淚水的眼因為那從未承受過的痛楚湧流出血淚。一千隻血紅的眼睛從那團黑色肉塊中睜開,每顆都往不同的方向轉動,任何人見到哪個場景都會馬上陷入瘋狂。雖然他閉上眼避開了與那千隻瘋狂眼睛接觸,但他依然感受到他們的注視,那邪惡視線幾乎要將他射穿,他們渴望奪走他僅存的理智。

〝看看我啊〞

那東西沒有嘴巴也不會發出聲音,但各種誘惑與打擊的話語卻直接在他腦中響起。低沉沙啞的聲音說著光是聆聽就覺得會被詛咒的黑暗語言。歐路菲全部的意志只能集中在不要張開眼睛,不要去想任何有關於那東西的一切。

〝放棄吧〞

更多隻軟體纏上他的身體,在他身上來回摩蹭,被疙瘩沾著黏液的觸手圍繞的觸感十分詭異,像是被無數軟體蛆蟲纏繞,在他身上留下許多黏膩的液體,其中一隻更纏上他的脖子,尖端竄入他的口中。

〝感受我〞

「嗚…」帶著海洋鹹濕味的粗大觸手塞滿他整個口腔,在他口腔中翻攪,卻只是讓他感到反胃,那尖端更直頂他的喉嚨,被刺激得喉頭反射想要咳嗽卻無法,因為那隻觸手不讓他有一點空間,將他所有的氣息都奪走。他的雙腿被朝兩個方向拉開,許多觸手在他的雙腿間流連,一隻直接進入他的體內。一開始時只是細小滑溜的,卻在進入之後開始脹大,來回旋轉抽動著、搔刮著內壁,那奇怪的感覺比起快感更多是不適,那觸手的不斷的脹大,直到超過他所能承受得,擠壓著狹窄的通道想將他撐破,不只如此,它還從尖端吐出毒液,那是那東西的體液,如硫酸腐蝕灼燒所觸碰得一切。

〝我會讓你看到深淵彼岸的另一個世界〞

它不斷在他體內蠕動,像一隻無眼的蛇,無視腸道的曲折朝著沒有縫隙得肉壁亂鑽。在碰壁幾次之後,原本柔軟的觸手前端突然變得銳利無比,將阻擋它的腸壁直接刺穿,將他的內臟全部撕成醉片,然後攪動他們成為一片血肉模糊,混著血與不明液體得混濁液體從它進入的路徑流出。

歐路菲此刻的神智相當清醒,四肢的感覺都回來了,卻也因此感到無比恐懼與痛苦,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正在被撕裂溶解,柔腸寸斷的劇痛讓他想放聲慘叫,但他的口依舊被阻塞,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全身緊繃卻無法動彈,四肢被往四個方向拉扯,他只能用力咬著的口中充滿韌性的肉塊,但它非但沒有退縮,反而在他口中噴射毒液。燃燒感從喉嚨湧上。毒液流入胃部又再湧上來。接著他的食道也開始灼燒,胃液的酸楚與觸手的鹹濕毒液混和變為噁心的味道,他不斷反胃,唾液與那混合液體從嘴角流出,但更多是又被吞下,然後又吐出。但在那之下的內臟已經沒有作用,或許根本不存在了。他的體內被軟體觸手占滿,一隻還不夠,還有其他隻想進入,那直接撕裂了他的下腹,大量的鮮血伴隨碎肉湧流而出,他的體內已經被完全掏空。那已經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痛覺極限,在被肢解的瞬間他失去了意識,失去了生命。原本緊繃的四肢無力的垂下,在半空中隨著貫穿著他的觸手的動作搖動。注意到他不再有反應,那團黑影終於玩膩之後將他丟在岸上,再度潛回水中。在白色大理石的地板上只有在血泊中身體被撕裂的死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