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愚人節特典 – 模擬實驗

這其實是因為今年愚人節用SIMS3拍的腦洞大開來的靈感。
有點BL味、普遍級、腦洞大開(咦)
內容純屬胡扯跟本篇毫無關係~~(但是人物個性是沒有扭曲的WWW)

 

愚人節特典 – 模擬實驗

 

紅燈,卡歐在白線之前把車停了下來,趁空轉頭看坐在副駕駛座的人。

歐帝斯把之前一直不停滑動的手機放下,雙手交叉在胸前,將身體往後靠,眉頭緊皺著。

「所以我們到底要去哪裡?」查覺到卡歐疑問的視線,歐帝斯問,沒有看向他,

「看你想去怎麼樣的地方啊…」白狼雖然是請求指示得語氣,但還語帶保留,因為他不確定,或是幾乎是肯定對方不會有答案。

「我可是被你硬拉出來的耶,好吧。既然裘努斯跟歐路菲有他們自己的事要處理不想讓我在場,既然你又這麼親切…想必是因為被歐路菲拜託把我支開,那就請你好好帶我到處逛逛吧,不過到目前為你只是不斷的在繞圈圈假裝開了很久,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歐帝斯繼續叉著手,語氣中帶有明顯的怒意,雖然他自己也知道這只是遷怒而已,但因為卡歐也算是那兩個人的同夥,所以他毫不隱藏自己的情緒。

卡歐一時語塞,綠燈亮起,他趕緊繼續前進,卻不知道最終要開到哪裡,所以開得有些緩慢。

「我真的不知道他們要作什麼…但是我有我必須幫他的理由…」他坦誠,他只知道是跟某種實驗還是治療有關的事,但這是歐帝斯也知道的,因為他們剛剛就是從醫院出來的。他還沒跟歐帝斯實際相處過,但光是這幾十分鐘他就已經快招架不住了。

歐帝斯嘆了一口氣,放下交叉的雙手轉而開始玩起自己白色的長髮緩和情緒,他也查覺自己似乎太過強勢了一點,卡歐其實並沒有臣屬他的意務,也不該被他拿來出氣。

「你就是這樣老是被指派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吧,也真是辛苦你了。」

不是諷刺也不是嘲笑,歐帝斯只是邊把玩頭髮邊平和的說出真實的感想,卡歐沒有回答,但其實他很意外歐帝斯竟然會想到體貼他,

「只是他們到底為什麼覺得可以把我丟給你啊。」

『­大慨是想順便整我吧…』卡歐心裡的話沒有說出來。一下體貼一下嫌棄,他覺得這位王子殿下實在是很難捉摸的人。

「為什麼呢…哼…」歐帝斯還繼續在思考自己提出的問題,讓卡歐看著他是一回事,但他們之間有什麼共同點呢?他對白狼認識不深,除了他是命運三神之一之外,對卡歐本人他知道的就只有他跟歐路菲之間複雜的關係,還聽說他是個花花公子…

「對了,就是這個!」歐帝斯突然大叫,嚇了卡歐一跳,但是他依舊保持平穩的開著車。

「我們應該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去玩玩。」歐帝斯拿起手機,飛快的左右刷著螢幕,卡歐還沒能跟上他的思考速度,有些不安的用眼角餘光看著他,一邊還要注意路況。

「有了,好極了。」

「呃…可以跟我解釋一下你打算做什麼嗎?」看到他這麼興奮的樣子,卡歐總覺得有些不安,

「準備狂歡整夜吧」歐帝斯對他展示著手機畫面,雖然不斷晃動著加上螢幕很小他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但他猜是某種邀請函之類的吧。

卡歐不知道該說『這樣好嗎?』還是『你高興就好』,因為他隨即了解到不論如何他都無法改變歐帝斯得決定的,他說得一點也沒錯,他就是老是作些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

私人醫院的特別病房,是專門為了他超自然的投資者而建立的祕密房間,在沒有窗戶門也緊閉的房間之內,只有兩張並排的單人病床跟好幾個閃著各色光芒的奇妙儀器。

歐路菲穿著病人袍坐在其中一張床上,左手接著許多細管子連接許多不同的儀器。裘努斯將各個儀器設定好推到床邊,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在開始之前他打開手機作關機前的最後確認,螢幕上顯示一則語音訊息,是歐帝斯傳來的。

『喂,親愛的,你跟歐路菲的小祕密進行的還順利嗎? 不用擔心,我真的沒有生氣,我跟卡歐很好,我們要去通霄狂歡,明天見,或是誰知道呢,掰啦。』

留言中歐帝斯的聲音相當甜美活潑,完全聽不出一絲不悅。

「他簡直氣炸了。」歐路菲替裘努斯說出來,雖然裘努斯沒有開擴音,但在這樣的距離下耳朵相當靈敏的歐路菲全部都聽到了,以他們對歐帝斯的理解,他們都知道他們聽到的跟實際上完全是兩回事。

裘努斯苦笑了一下,

「這也是在預料之中的事…」

他解開醫師袍的釦子,接著連上衣也一起脫掉,

「開始吧。」

*****************

卡歐換上剪裁合身的白色西裝外套,是剛剛歐帝斯請人送來的,連裁縫師跟造型師都跟著過來。他們現在在城內最高級的五星級飯店中,歐帝斯說要換合適的衣服,卻又叫他驅車到最好的飯店,然後直接連絡裁縫店將衣服送過來。他的房間在他對面,現在也正在梳妝打扮吧? 卡歐的頭髮被用髮蠟往後梳露出額頭─特別應歐帝斯的要求。

「你看,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連他自己都要認不出來了,卡歐在心中默默滴咕著。造型師拿著領帶在他面前比對,最後卻決定不要領帶直接讓他打開幾顆領口的釦子,說這樣更性感,他也只有信了。

完成造型之後他走出房門,意外的歐帝斯竟然早就準備好了在外面的沙發上等他了。他穿著白色的長版西裝外套,裡面的背心是另一種有暗紋的質料營造出層次感,肩上再批了一件白色的斗篷,為他單薄的身體添了一些份量。白色的長髮還是隨意放下顯得相當瀟灑,手上拿了一根做作的機關拐杖,仗頭上鑲著一顆誇張的透明水晶,切割成鑽石的型狀,添加了幾分紳士的氣息。

在此之前卡歐一直覺得歐帝斯是個外表跟個性都不像男人的男人,但此時他卻覺得他相當接近少女幻想的童話故事中白馬王子的形象,雖然誇張但是效果十足。

歐帝斯對他的造型似乎相當滿意,走到他面前為他別上一支金色的劍型胸針,他自己胸前也別著,看來是某種識別證。

「真的是很不錯,我可以理解你為什麼會受到女孩子歡迎。」

雖然是稱讚,但卡歐聽的卻有些發毛的感覺。

「走吧,我們的車已經在等了。」

搭著電梯下到一樓大廳,服務人員們排成一排恭送他們,陣仗十分驚人。門口停了一輛加長型禮車,車身烤漆全白毫無瑕疵,搭配白銀的裝飾,車頭鑲著一隻八腳馬的銀像。穿著制服的司機為他們開門。

卡歐讓歐帝斯先上車,自己才坐進去。禮車面十分寬敞,座椅是米白的真皮,十分舒適。第一次坐入如此奢華的禮車,卡歐不自覺得東張西望了起來。

「來杯香檳嗎?」

坐定位之後,歐帝斯熟練的打開冰箱,再從另一邊的收藏櫃拿出玻璃杯。

「不用…」

「這是傳統耶」歐帝斯根本不打算讓他拒絕,直接在兩個杯中都倒了香檳,

「呃…謝謝」

卡歐接過酒杯,兩人禮貌性的乾杯,車子開動起來。

「所以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卡歐喝一口香檳,冰冰涼涼的帶有氣泡,十分爽口。

「喔對,我們要去參加一個時尚派對。」

白狼挑起眉毛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雖然他不太確定那底是什麼意思。

「別擔心,一點都不複雜。美其名是時尚派對其實只是一些有錢人家的公子名媛、不紅的小明星、年輕的模特兒跟高級交際花想互相認識一下的社交場合,以你的資質又是跟著我來的話一定馬上會被女孩們圍繞的…別擔心我不會跟別人說的,好好享受…」

對於歐帝斯的亦有所指,卡歐只能把眼睛轉到另一邊去。

沒過幾十分鐘他們就到達目的地了,是一間相當氣派的夜店,門口鋪著紅地毯跟圍欄,只有有邀請函的人才能進入,雖然如此還是有一群穿著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排在門口希望運氣好能夠被帶進去。

禮車沒有停到最多人排隊的入口,而是停在另一個被保護周全的VIP入口,周邊的圍欄之外擠滿追星族與拿著相機的記者想看看能不能堵到什麼人。穿著西裝的接待已經來到車門邊為他們打開車門。

依舊是歐帝斯先下車,從他踏出的第一步就充滿自信的風采,周邊的鎂光燈閃起,他自然得撥動頭髮露出微笑讓人拍照,即使或許沒有人真正知道他到底是誰,但必定是某位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卡歐遲疑是否該跟上,畢竟他並不習慣暴露在鎂光燈之下,但似乎沒有退路了,接待依舊等著他,在歐帝斯走太遠之前他馬上下車,整了整衣裝,一派自然的跟在他身後,保安為他們打開厚重的VIP大門,在那之後又是一個新的世界。

門後首先是一座宏偉的樓梯,旁邊還有寄放外套的玄關,但他們並沒有使用。走上樓梯就可以來到派對的VIP區,串著上千顆水晶的吊燈掛在挑高的天花板上,各處垂吊著冰晶裝飾與布簾,還有許多熱帶植物與熱帶魚釭,家具與裝潢走的是復古又奢華的裝飾藝術風格。裡面燈光相當昏暗,不若外面無處可躲的鎂光燈,想要低調得話也有地方可隱藏,讓卡歐安心不少。

「有看到認識的人嗎?」歐帝斯問,

「有我知道的人,但我想沒有人認識我。」他認出幾個在廣告看板上看過的面孔,但沒有他曾經實際接觸過的人。

他們在一旁交談,但已經有人認出歐帝斯來了。

「這不是歐帝斯嗎! 你真的來了啊!」兩個年輕漂亮身材高挑的女孩走了過來,一位有著金色頭髮,穿著粉紅色的短洋裝,一位則是褐色頭髮穿著寶藍色的洋裝,她們都是格拉姆財團旗下子公司投資的模特兒,知道歐帝斯跟她們的老闆有些淵源。

「好久不見,女孩們。」

歐帝斯親切的跟她們打招呼,女孩們馬上就靠了過來,歐帝斯禮貌性的吻了她們的手背跟臉頰,一下子又有好幾個女孩也冒了出來,

「你今天帶了新朋友來啊!」一位女孩注意到卡歐,走到他身邊,

「是啊,偶爾也要給你們一點福利嘛。」歐帝斯一手摟著一個女孩,轉頭看卡歐,女孩們邊笑邊尖叫的圍著他,讓卡歐不是很能理解。

「好啦女孩們,跟我們說說有什麼新鮮的吧。」

***************************

他的意識隨著血液流失模糊,有人在他耳邊輕輕的呢喃著些什麼。

在北海邊的黑色城堡,地下室的無限迴廊,

是誰在彈著琴?

整個城堡為壟罩在一層迷霧之中,他探索著那些他從未到過的地方,每過一個轉角周邊的景色就越來越陌生,可是隨著他越來越深入,周邊就越來越模糊,只有他童年聽過的鋼琴聲從未停歇,但最終黑暗還是吞食了一切視線。

『快醒過來!』

裘努斯被電擊醒了過來,歐路菲抱著他,將額頭抵在他的額頭上讓他平靜下來。旁邊連接他們的儀器不斷發出嗶嗶叫聲,確保他們維持在適當的狀態。

「越來越近了…我已經看到你說的最後的路口了」裘努斯大口喘氣的說著,依舊維持躺著的姿態休息,他的上半身沾滿血漬,原本血液被寫成某些字句,但因為汗水而被模糊了,差一點點而已,他就會永遠迷失在那片黑暗中。

「你每次都會更往前進一步,但這或許是最後一次機會了」歐路菲也躺了下來,臉色相當蒼白。

「我知道…」

裘努斯吸了一口氣,然後小心的坐起身來,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新的抽血針筒,先幫自己抽出一管的鮮血,在他的手臂上已經有好幾個同樣的針孔。他將血液住入一個玻璃試管中,裡面有一顆白色的水晶,因為吸了許多血而變成褐紅色。他把一顆沾了酒精的棉球用醫療膠帶貼在針孔上。接著他拿出另一個針筒用同樣的方式幫歐路菲抽血,旁邊的機器發出紅光與嗶嗶聲,提醒他對方的狀態並不好,其實光用看的他就能看出歐路菲現在有多虛弱,短期間內大量的抽血與精神壓力嚴重的削弱了他,但其實他自己也是一樣的。他將歐路菲的血也注入玻璃管中,接著將玻璃管鎖上一個黃銅的蓋子,上面還連接了一個尖嘴。他將玻璃管握在手中,輕聲念著一些咒語,吸了兩人血液的水晶發出紅色的光芒。

歐路菲勉強的將自己撐起來,接過裝有血液的玻璃管,打開尖嘴的頂端,在自己的手心與手背上寫了幾個字母,血液就像顏料一樣附在他手上。裘努斯側躺倒他旁邊,他將魔法的詩句寫在他的身上,再將寫有字母的手附蓋上去,一邊喃喃念著如詩歌一般的旋律。

「聽我聲音,現在,睡吧。跟隨連結我們的生命之泉,到達我不可見的夢境之中,跟隨我的聲音,到我夢境深處的隱蔽之處…」

像是被催眠一樣,裘努斯閉上了眼,瞬時陷入深深的沉睡之中,只是歐路菲的催眠不是單方面的,在將裘努斯引導到他的記憶之夢中的同時,他自己也陷入沉睡之中。

他們頭靠著頭,在夢的彼端再度相會。

********

從夜店轉到高級俱樂部再到某位小開的私人別墅派對,最後禮車還開上崎嶇的山路看夜景。將每位女孩都送到家之後,天也幾乎要亮了。禮車將他們送回飯店,從歐帝斯手中領到了薪水與巨額的小費。

「我必須得承認你的確滿懂得玩的呢,我對你印象深刻了。」

在電梯中,歐帝斯透過鏡子對卡歐說,雖然他們喝了很多,但他確定對方沒有醉。

「我也沒想到你竟然也有花花公子的一面」卡歐回答,簡直是顛覆了他一直以來的想像,畢竟他對女孩子沒有興趣,但若非知情的人一定想不到,只會覺得他很紳士跟異性保持著禮貌的距離。

「我們都帶著面具而活,但其實我也不討厭那樣……話又說回來,其實我真的不介意你帶女孩子回來,不然我就不會訂兩間房間了。」

卡歐與女性調情的技巧他今天可是看的不少,自己貼上來的少女熟女更是從來還沒少過,有機會也沒有少摸過,他都不知道該不該臉紅心跳了。卡歐露出尷尬的表情,雖然若不是因為現在是特殊狀況的話,那也是很有可能發生得事,但他畢竟不是搞不清楚事情輕重緩急的人,現在對他來說還有更優先的事,就是完成他被交付的任務。

「話說回來,你真的不提早回去嗎?」

稍少之前他們收到一則息,裘努斯他們那邊已經結束了,雖然沒有講說是否會馬上回到家,但就是可以去找他們的意思。卡歐原以為是因為還有些女孩跟著他們在禮車上他不好意思提早請走她們,但歐帝斯似乎是真的沒有要回去的意思。

「不用啊,反而飯店都訂了,別說的好像我巴不得馬上衝回他身邊一樣,我可沒有這麼沒有骨氣。」

原來還是在鬧脾氣啊,卡歐沒再多說甚麼,他的任務只是跟著歐帝斯而已。另一方面而言,如果能夠讓他們出乎意料的話似乎也是滿有趣的,就順著他的意思吧。

電梯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

「晚安,或是早安,睡起來吃完早飯我們在回去吧。」

「你說的算。」

這是這一夜的句點。

***********************

他打開了那扇門,然後呢。

記憶中的時間突然向後退,

那是有一年,他們到海邊去,但是歐帝斯根本沒辦法走在炙熱的日光之下,所以他們幾乎整天都待在海邊有著大片落地窗的旅館裡。在窗邊他會摟著他陪他一起看海。

只是當他低下頭看,被他摟在懷中的人卻是歐路菲。

裘努斯睜開眼睛,他橫躺在沙發之上,時鐘指針指向上午11點。歐路菲坐在沙發的另外一邊,也在閉目養神著。他們只是在等歐帝斯跟卡歐回來,但似乎因為昨天實在太累,於是坐著不小心又睡著了。歐路菲沒有被他吵醒,依舊閉著眼睛。裘努看著他,卻有些不同的感覺。

『是附作用嗎?』 他想,為了找到那扇隱蔽的門,他用了祕法讓他能夠進入歐路菲的記憶中,可是那實在是一座太龐大的迷宮,所以歐路菲必須在一旁指引他,同時也避免讓他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即使如此,進入別人的記憶就跟進入別人的心志是一樣的事情,而當他進入之時,其實也是將自己展現給對方。他們的心與記憶曾經如此的相近與糾結,以致於渲染到他原本的記憶。在夢中歐路菲的身影會出現在他不該出現的地方,雖然他很清楚夢本來就是荒謬的,但那還是讓他感到困擾。他想要問歐路菲是否也會如此,但當對方也突然睜開眼睛看著他時,他卻噤聲了,他決定什麼都不說。

大門口傳來鑰匙轉動與開門聲。歐帝斯跟卡歐終於回來了,卡歐手上還提著他們的午餐。

「午安,抱歉我們睡得有點晚……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像是整夜狂歡完全虛脫的樣子……喔不對那是我們才對。」歐帝斯看到攤在沙發上的兩人馬上開始猛攻,裘努斯只能苦笑。

「嗨,親愛的,你心情好像不錯。」裘努斯伸出手拉他,歐帝斯就坐到他旁邊,他知道他其實已經消氣了,只是不會輕易鬆口。歐路菲則是饒富趣味的看著他們,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縱然他才是一切得主因。

「是啊,沒錯,我們度過很精彩的一晚,玩得很盡興,對吧?其實我們很合得來呢,以後我們應該要常常出去玩。你們也可以有更多時間好好獨處。」歐帝斯看向卡歐,他遲疑了一下不確定自己要不要跟著跳這個火坑,但又隨即考慮到不配合他似乎更加不智。雖然這樣對裘努斯好像有些抱歉,但他也只是順水推舟而已,他突然理解了那些喜歡的惡作劇的人的心情。

「是啊,的確是如此。」

因為看他們那樣驚訝不可思議卻又不想表現出來的表情的確很有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